密宗無密(四)活佛法王

第114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延續上一個單元,我們說密宗有兩個密:第一個是活佛轉世,第二個是無上瑜伽即身成佛。上一個單元,我們已經根據無上瑜伽不能成佛,先把真正的成佛的入門的部分,簡單來講,單單以入門三歸五戒,還有四種修,乃至依於四念處而來斷我見,就已經足夠把密宗的樂空雙運無上瑜伽破斥了;那再下來的話,我們要再進一步地引用三乘菩提,乃至這個三轉法輪,每一轉法輪:從阿含,從般若,從這一個唯識如來藏,分別都來破斥、來證明無上瑜伽性交成佛術絕對不可能成佛。

這個單元一開始,我們要先來證成這一個大乘真的是佛所說。之所以要先證成這一點,是因為就如同《攝大乘論》,藏密自己也很推崇的 世親菩薩、無著菩薩兄弟,一個寫論本、一個註解,在這個《攝大乘論》裡面清楚地講到:阿賴耶識是大王路;換句話說,聲聞、緣覺是沒有辦法證知、證見這個阿賴耶識。以這個阿賴耶識,這個所謂的一切種子識,這個相應佛地要來一切種智具足的這一個一切種子識;因為二乘人沒有實證,乃至對鈍根的二乘人,他是定性的來講的話,他連阿賴耶識這個名稱未必都有聽聞過。而《攝大乘論》裡面清楚地告訴我們,大小乘的主要差別就在這一個阿賴耶識的證知不證知,乃至證知之後依之而轉依於祂,而來修除煩惱障現行、習氣種子;乃至來斷除所知障,以至相應於法我執的這些無量無邊一切種子的功能智慧——所謂的道種智,或是 玄奘大師《大般若經》翻譯的道相智,能夠在諸地菩薩從初地到十地,地地之間證得;乃至到佛地具足圓滿,對於這個一切種子識阿賴耶識所有功能的運作都能夠圓滿究竟了知,才叫作四智圓明、成就一切種智。

既然阿賴耶識的證知這麼重要,阿賴耶識也是我們上一個單元所說的三自性裡面的圓成實性心,這是真實、具足存在的不生不滅法。這個單元裡面,我們就是要引用諸多的經典,包括藏密本身他們也信受、也承認是真經的《密嚴經》,有時候翻譯成《厚嚴經》、《楞伽經》,還有《華嚴經》,我們主要就依據這一個唯識裡面有講到的、引用的,來證成阿賴耶識的這個六經十一論。這裡面的三部經是藏密,特別是喇嘛教格魯派宗喀巴這一脈也承認的;我們就依據這樣子的經典,乃至包括阿含部,阿含初轉法輪部分的,還有般若的部分,我們再來破斥:為什麼無上瑜伽性交術不能成佛!

首先,我們用最簡單的來證成,為什麼這個大乘佛經、大乘法必定是佛所說;要證明大乘是佛說很簡單,我們只要在《阿含》裡面舉幾個實際的例子:第一個,如果《阿含》就是全部的佛法,阿羅漢就是佛,那麼在 佛示現涅槃之後,不應該還需要結集經典。這個我們說過,因為阿羅漢就是佛啊!他所說的佛語就是佛經,還集結經典幹嘛?這一點很清楚地破斥:阿羅漢不是佛!

我們也另外簡單講過了:《阿含經》裡面清楚地記載有五事女人不能成就,包括世間的轉輪聖王,包括欲界天的這個天帝釋——所謂的玉皇上帝,包括他化自在天的魔王,乃至包括這一個大梵天王,乃至最重要的包括佛。這是《阿含經》清楚記載的:女人不能成佛。可是反過來講,佛世的時侯,有沒有阿羅漢比丘尼?有沒有女眾的阿羅漢?清楚是有。單單這麼簡單的,我們就可以破斥阿羅漢絕對不是佛!然後再加上去,我們之前又引用過,迦葉因為對於 佛的制戒心有不滿,結果事後還好,總算是阿羅漢,還是真實的聖人,托缽回來以後,洗缽手足之後,佛前頂禮;記得頂禮,阿羅漢必須向佛頂禮,很清楚地有尊、有卑。阿羅漢迦葉尊者跟 佛頂禮之後,他自己說什麼了?請記得,這是《阿含經》清楚記載的:「我愚、我癡。」迦葉尊者自稱,跟 佛說我自己很愚癡。請問有佛會自稱自己愚癡嗎?有佛還要跪著跟另外一尊佛懺悔道歉說「我很愚癡,犯了對您的過失」嗎?

然後,乃至十大聲聞弟子,各個有所謂的神通第一、智慧第一,所謂的戒律第一,所謂的密行第一、種種的第一;很清楚的弟子眾這些阿羅漢,都是大阿羅漢之間彼此所證有高有低,然而諸佛所證同樣都是無上,沒有再比祂更上的無上究竟正等正覺,所謂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從這裡有十大聲聞弟子各個所證各有偏上,我們也可以知道:阿羅漢必定不是佛。然而清楚地翻遍《阿含經》,我們清楚地都知道根本沒有告訴我們成佛之道,只告訴我們:如何依於三十七道品,乃至依於十因緣、十二因緣,而能夠實證所謂的聲聞阿羅漢或是說辟支佛。可是我們也可以在《阿含經》裡面找到其他的證據,這後面會提到。我們就依於這樣子的根基為一個基礎,先來證成大乘必定是佛說,因為成佛之道沒有在《阿含》之中演論,佛沒有說;可是佛不可能說法不圓滿,不可能說只有我能成佛,你們這些弟子、這些眾生都只能當我的弟子,佛絕對沒有像這個一神教那一些所謂的人格神,這一種我慢心,這樣愚癡的一個想法。

既然大乘必定是佛所說,我們接下來再先從一個道理上來演證:我們剛剛說過大小乘最主要的差別,就在於如來藏阿賴耶識的證得與不證得。以這些應成中觀派這些六識論者,他們最大的問題、執著,就在於他們否定不生不滅法阿賴耶識的存在;乃至於在這一個月稱的《入中論》,寂天的《入菩薩行論》的第六地,乃至宗喀巴所針對這兩部論所作的註解,很清楚地,他都專門在破當時的那一些唯識的論師。遺憾的是,當時的唯識論師,因為真正久學證悟的這些唯識論師已經逐漸凋零了,沒有很清楚地留下記載,去破斥他們這一些微不足道,根本沒有打中要害,因為也沒有要害可以讓他們去打中。他們在這所謂應成中觀的這一個八難裡面、八種問難裡面,他清楚地:第一個就誹謗阿賴耶識,他們認為不需要阿賴耶識存在;換句話說,他們不認為需要建立一個不生不滅法。

然而以這樣一個六識論者的一個觀點,我們單單就理上來論證,如果一切法都只是有為法,不允許有一個不生不滅法,經典裡面,包括他們所承認的《楞伽經》裡面所說的「藏識海常住」,包括他們所承認的《厚嚴經》、《密嚴經》裡面所說的「一切眾生阿賴耶識本來而有」,祂是一個「自性清淨心」,祂「同於涅槃」;這些他們承認的經典,佛語這麼真實,他們卻還可以誹謗說:第一個不需要阿賴耶識,阿賴耶識是佛方便建立;然後他們又說:不需要有阿賴耶識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那個業力、這個業果的酬償自然就能夠成立。我們單單就阿含部分的這一個純粹從道理上來論證,我們就可以破斥他們這一種誹謗不生不滅法的存在,完全是不如理、不如實的。

很簡單,如果沒有佛在這一個《阿含經》裡面所說的「識緣名色,名色緣識」,這一個名色之外另外存立的一個識;這在《成唯識論》 玄奘大師也有清楚地指出來:「識緣名色,名色緣識」這一個識,絕對不是七轉識,因為七轉識或是六識都已經含攝在名色的名裡面了,這個當然也是引用《攝大乘論》,《攝大乘論釋》裡面 世親、無著菩薩,藏密也承認的這些大師的一個想法。然而,《阿含經》這麼清楚的佛語,這一些應成中觀的六識論者卻還是要誹謗。那我們單單只根據說:如果是只有一切法只有生滅法;換句話說,只有五蘊、十二處、十八界,那麼請問:「這一些二乘定性聲聞人,他證入無餘涅槃,把一切有為法,一切生滅法滅盡無餘之後,證入無餘涅槃了,所謂的【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大般涅槃經》卷3)那是不是阿羅漢就等同於斷滅見外道?」

在《阿含經》裡面,有一個焰摩迦比丘他抱持著一個錯誤的邪見,然後,最後還被舍利弗尊者所呵責。他認為阿羅漢死後,命終一無所有,所有的法都滅掉了。從舍利弗的呵斥,從這樣子一個經文,乃至從其他相關於 佛為阿難尊者的一個開示,講說有一個入胎識;如果這一個入胎識祂不住胎的話,那這一個胎兒的名色就沒有辦法增長,很清楚的這一個入胎識,絕對也不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當中的法。所以我們說,這一個應成中觀六識論者,他單單就道理上來講,他否定了阿賴耶識之後,否定有一個涅槃本際之後,他就已經讓自己陷入了斷滅空的一個困境。

這是純粹就道理來講,因為有一些學者老是喜歡引用:欸!梵文講了什麼,梵文的經典說了什麼,藏文的經典說了什麼。說的好像是說,我們要研究佛法,如果不研究這些語言文字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來證得真實的三乘菩提。對於這樣子的一個我慢貢高的這種學者的一個偏見,我們很簡單地、我們不需要修學任何的語言,我們單單以自己的語言,我們只要知道五蘊、十八界是什麼,我們就簡單地:第一個,知道是有輪迴;第二個,知道生滅法的分際就是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然後知道以這兩個來推演第三個,無餘涅槃是要斷滅掉第二點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我們就要請問這些人:「既然有輪迴,輪迴所造作的善惡業不見得馬上酬償;既然這一個沒有酬償的種子,不可能憑空消失或是憑空存在,那請問:這些已經造作卻還沒有酬償業果的這些業種,要儲存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哪裡?」宗喀巴、月稱、寂天,他們只能說緣起性空,有說根本跟沒說一樣!乃至這一個阿羅漢,滅盡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既然涅槃是無餘滅盡一切生滅法,那你們這一些應成中觀六識論者,又不承認有一個涅槃本際、第八識如來藏,你們如何來解答這一個阿羅漢死後一切有為法滅盡了,卻不是斷滅空呢?很顯然這是一個他們絕對沒有辦法解決的難題。

從道理上講完之後,我們再分別依據這個三乘菩提各個法門的經教,我們再來更進一步地深細解說,為什麼這些六識論者的無上瑜伽絕對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第一個,我們從這一個神通的證得—雖然我們說過了「神通度俗人,智慧度學人」—可是既然這無上瑜伽可以成佛,成佛的話必定不可能神通方面有任何的缺失;所以請觀眾菩薩們記得:我們這邊引用神通並不是在強調神通;而是說你們既然自稱可以即身成佛,你們都是轉世活佛、都是法王,那具足神通應該是最基本的一個條件;是依於這樣的觀點,而來以這個經典裡面所說的,包括二乘聖人有神通的部分,包括八地菩薩神通的部分,來破斥無上瑜伽能夠成佛。乃至順便破斥之前的這一些轉世活佛,根本都是肉眼凡胎,全部都只是世俗君主跟這一個宗教派系之間利益糾葛,互相爭奪農奴主,搶著當農奴主人跟他相應的這一些利益,純粹的一個不如理的世俗凡夫;如同羅馬梵諦岡這樣一個教宗的傳承,差別只是在他們不承認這一個教宗是另外一個教宗的轉世化身。除此之外,本質上在剝奪人民、農民、或者農奴利益上,完全是等無二致。

我們先來看一下,在《菩薩念佛三昧經》裡面有記載:舍利弗、目犍連、迦葉尊者這些阿羅漢能夠怎麼樣?經文說能夠:【以此三千大千世界內置口中,無一眾生生覺知相。復次,阿難!我遊梵天,發言音響遍聞大千。如是,阿難!我在佛前作師子吼,能以須彌內置口中,若經一劫,若過一劫。】(《菩薩念佛三昧經》卷2)這是聲聞阿羅漢,三明六通的這些舍利弗、目犍連尊者他的神通,他能夠把一個佛世界,示現這樣子一個銀河系這樣的佛世界,把它放到自己的口中。請問:歷代的達賴、歷代的班禪、一切的藏密法王,哪一個能夠作到?可能連他眼前的這一張桌子都沒有辦法放到口中,連眼前的這個麥克風都不能納到他的口中了,何況是這一些。那我們之前為什麼要引用,因為這一個是大乘佛經,很多人對於這一個大乘菩薩所證得的這樣子的一個神通,產生很大的懷疑;乃至等而下之,去懷疑佛能不能右脅入胎、能不能右脅出胎?乃至懷疑佛真的有那樣子的神通威德嗎?所以,我們剛剛必須先證成大乘經真是佛所演說。

然後,這個大乘經的《菩薩念佛三昧經》之外,我們再來看看大家都很熟悉的《維摩詰所說經》卷2有說,維摩詰大士就是金粟如來,說了:【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案:也就是等覺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維摩詰所說經》卷2)時間關係,我們不作深一步解釋,其實也就跟剛剛的《菩薩念佛三昧經》所說的大意差不多。

這是一切達賴,所謂的能夠虹光化身的,乃至生前也沒有即身成佛,死後還要往生到兜率天內院,名稱改名叫作吉祥藏以後才成佛,還要來聽聞他們所誹謗的 彌勒菩薩來演說唯識,完全是顛倒想的宗喀巴;從上自宗喀巴,到他底下的弟子所轉世化身的,美其名為轉世活佛的,其實每一世都已經不是同一個有情眾生了,這樣子的達賴或班禪也好,就中有任何一個法王或活佛,能夠作到這樣境界的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嗎?很清楚都沒有!可是請記得:這只是二乘聲聞人的神通,這只是等覺菩薩的神通。連二乘聲聞人、小乘的無學的神通,這樣子的一個阿羅漢的神通都遠遠不及,而說他是即身成佛,而說他能夠是轉世的活佛,他是那個阿彌陀佛化身、是觀世音菩薩化身、是不動佛的化身,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唐!

好,那我們再來講到一個重要的一點:因為有一些修學藏密的人,他們認為這個無上瑜伽,不是一般根器的人,也不是一般所謂的喇嘛能夠修學;他必須,譬如說有一種講法,要具足八地菩薩以上的證量,他才能夠修學無上瑜伽。問題來了!八地菩薩的證量到底是什麼樣的證量?一個八地菩薩,按照所有的顯教經典來講,我們都知道從初地到這一個七地滿心,這是要成佛所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第二個阿僧祇劫;第三個無量數劫,所謂的阿僧祇劫,是從八地滿心一直到成佛為止。換句話說,八地菩薩離成佛還非常非常非常遙遠。可是這樣的八地菩薩,我們從經文裡面來看看,他有怎麼樣子的一個神通威德智慧。我們再來比較看看,這個無上瑜伽,包括我們之前引用印順所說的,達賴喇嘛為他的弟子作序所說的無上瑜伽的瓶灌、密灌、慧灌,乃至達賴喇嘛他自己所寫的《修行的第一堂課》;再來跟宗喀巴,乃至跟所有的、不只是格魯派的,這樣子的一個所謂可以即身成佛的,所有的男女性交成佛術來作比對。請菩薩們以最簡單的常識來想一想,請問:這一些境界,八地菩薩作不作得到?最簡單的結論,八地菩薩不僅作得到,根本不屑於作!因為那根本是欲界凡夫的貪愛,相應於三界六道裡面的三惡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的惡法。

八地菩薩的證量到底是什麼呢?我們簡單地引用《八十華嚴經》來講,在《八十華嚴經》的卷38有清楚的經文記載:八地菩薩在一念頃,他成為八地入地心之後,他一念之間所產生的智慧,還有這些能夠造作的佛道所行的一個身口意業能夠相應的功德,他所成就的,在一念之間,八地入地心之後,每一念之間所成就的這樣子的一個功德,比照從初發心乃至到七地滿心所修的種種的修行來作一個比較:八地菩薩入地心之後,與這一個從初發心修學到七地菩薩滿心,兩者相較,七地以前所修的所有的菩提道上的,不管是福德、智慧資糧,比諸於八地入地心之後每一剎那,菩薩們請記得,換句話說,前面兩大阿僧祇劫所證得的,遠不如你八地菩薩之後,一念念之間、剎那之間,所能夠證得的;經文裡面講:百分不及一,乃至百千億那由他分亦不及一。佛有簡單地解釋:因為八地菩薩已經於相於土自在,他可以變化無量無邊的化身,同時在無量佛國進行供養、聽聞佛法,乃至度眾生。這是為什麼八地菩薩的殊勝遠超過於七地之前的兩大阿僧祇劫。

時間的關係,我們先演說到這裡,下一個單元再繼續從這個地方演說下去。

阿彌陀佛!


點擊數: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