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無密(三)正信佛教

第113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廣論」。

延續著上一個單元,我們說過了密宗之所以自認為密高於顯教,他把它分成兩個密:第一個密就是轉世活佛、轉世化身;第二個就是無上瑜伽,他們可以即身成佛或是即生成佛。我們上個單元,已經引用了印順,還有達賴他為他的弟子寫的序,乃至他自己的著作《修行的第一堂課》,我們先在無上瑜伽這一個部分,可以即身成佛的部分,我們已經把這個所謂無上瑜伽,其實就是性交成佛術,這個已經把它蓋棺論定了。那當然有一些對於密宗有一些情執,特別是一些對於欲界的五欲,對於財色名食睡比較有貪愛,換句話說,對於這些有為法比較割捨不下的一些修行者,他會比較相應密宗這樣子的一個下劣的法門;可是又會自詡為自己是根器比較好,他會引用我們上個單元最後達賴喇嘛自己說的「是要具備一定的條件,才能夠來修行無上瑜伽」,所以他們的無上瑜伽不是所謂的性交成佛;他們不是性交,他們的無上瑜伽、他們的樂空雙運,它只是一個手段而已,不能把它們視如凡夫的房中術啦!所謂類似黃帝那個《素女經》這種御女之術,道家都斥為荒唐的這樣子的一個男女陰陽的和合,來為解脫的一個法門;然而事實又是如何呢?我們這個單元就要來揭發他們這一些不如理的辯解。

換句話說,上個單元是要來證明所謂的即身成佛—密宗的第二個密—真的就是「性交成佛術」。這個名詞很不好聽,不過很抱歉!我們上個單元也為菩薩們證明了,這是印順法師所說;而印順法師雖然是顯教法師,可是他對於密宗的蓋棺論定,因為他是從法尊法師,也就是翻譯兩部《廣論》的法尊法師,那一邊直接親口問來、親耳聽來,所以他絕對也有權威性。除非您質疑法尊所翻譯的這兩本《廣論》,要不然的話,對於這一點沒有任何人能夠推翻,印順確實有資格去作這樣子的一個論定。

好,那回來我們這個單元主要的部分,我們要如何證成無上瑜伽這種性交成佛術,絕對不可能是成佛之道。我們簡單先把正真的、真正正確無誤的成佛之道,我們簡單地來花一點點時間,來作一個簡單的說明。一個眾生要成佛必須遵循諸佛如來都是這樣的施設,換句話說,你一定是三歸、五戒,然後來修學戒、定、慧,所謂的四種修,然後再來斷我見,再來明心,乃至來見性、過牢關,乃至在總相智、別相智具足之後,成為地上菩薩修學道種智或是道相智,然後在佛地的時候,四智圓明具足一切種智。

換句話說,我們在以前的單元,也曾經演說過真正的三歸五戒,是必須要從您信受輪迴,而且有正確地簡擇佛法當中確實是把輪迴的原因、把解脫輪迴的法門完全都解說正確無誤,所以我才對佛法當中的三寶作真正的、正心誠意的、深心的、至誠心的一個三歸依。我們之前曾經說過這其實是對於三自性,三自性這一個法門,其實已經完全貫穿您我從剛開始學佛乃至到成佛,都完全不離這個三自性;三自性:遍計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我們說遍計執性就是《金剛經》裡面所說的「人、我、眾生、壽者相」;那依他起性就是《金剛經》所說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我們又說過圓成實性心或者圓成實性,就是《金剛經》裡面所說的【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在這一點,菩薩們應該很容易聯想到,我們說過很多次的,禪宗六祖慧能就是依於這一個《金剛經》,而聽聞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來證悟。他證悟之後所說的自性偈,所謂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他這樣子的一首四句偈。他又在他的《六祖壇經》,在他即將要辭世的時候,我們這時候不說圓寂,因為圓寂其實是指佛,或是說至少是小乘的無學要證入涅槃的時候,圓滿寂滅才能夠說;對於一般來講的話,這個圓寂兩個字,是不應該隨便使用的。就譬如上人,又譬如什麼法王,這些名稱其實我們使用上,都要非常小心,要不然是會犯上大妄語的嫌疑。

好,我們拉回來講。六祖在要辭世之前,他對他的弟子眾清楚地講到,當初自五祖為他講說《金剛經》的時候,所證悟的那一個自性這個清淨心,這個不生滅心,能生萬法的這一個本心自性,他說了:自性能含萬法,名含藏識。那我們從《金剛經》把三自性講清楚;又依於《金剛經》證悟的六祖,也為我們證明了他所悟的自性,也就是那個圓成實性心—這一個不可以色相見,不可以音聲求的法身佛—真正的如來,所以「若以色見我,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的;不能依於五陰十二處十八界,而去指稱、而去說祂就是十八界生滅法中,某一物的這個真實的法身佛,祂真的就是三轉法輪唯識所說的如來藏,也是演說三自性的《解深密經》裡面所說的圓成實性心。而依於這個圓成實性心,也就是不生不滅法,佛講對了!佛把圓成實性心,把這一個不生不滅法講對了!佛也告訴我們眾生輪迴的原因,就是在這一個圓成實性心,這一個涅槃如來藏真實心,祂具足能出生萬法的功能,祂能出生萬法的功能就是所謂的依他起性、五蘊十八界。

眾生卻在五蘊十八界「如夢幻泡影」的這些有為法,依他而起、有生有滅的這一個;本身嚴格來講,若拋開跟這個貪瞋癡相應,這個有為法本身,它純粹只是一個功能,是一個如來藏祂的功能;功能不能講好或不好,就跟刀子可以殺人就不好,刀子可以來治病當手術刀那就好,純粹就依他起性來講,如果我們撇開眾生在上面加上去的「人、我、眾生、壽者相」,這個依他起性是非善、非惡的。然而 世尊告訴我們:【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4)在《密嚴經》裡面也告訴我們:阿賴耶識是一切染淨之法,諸法之所依。這都告訴我們了這個含藏識,這個阿賴耶識,這個如來藏,這個圓成實性心,祂能夠圓滿成就諸法。就如同六祖在自性偈裡面,所描述的前面四個無漏無為性,乃至最後一個能生萬法的無漏有為性;具足無漏的有為性與無漏的無為性,這樣一個圓成實性心,據祂的無漏有為性而建立了清淨分的這個依他起性。

然而很不幸地,眾生由於無始劫來的我執、法執,而在這一個依他起性的運作上面,必定馬上跟著、就隨著意根、意識的這個六七因中轉,這兩個相應人我執、法我執的「遍計執性」心上面,馬上就建立了遍計執相:人、我、眾生、壽者相。我們曾經舉過一個例子,這個如來藏祂的妙真如性,猶如這一個麻繩,構成這一個麻繩,這個依他起性這個麻繩,祂內中就裡的實質,這些麻的本質——依麻,依如來藏的眾多的這一個功能性,而組成的五陰十八界,乃至種種法。繩子有大、有粗,可是繩子是繩子,是依圓成實性心—真如—妙真如性所呈現。可是,眾生看到繩子卻只看到蛇,馬上建立了在五陰十八界上面,建立了遍計執性,落於人、我、眾生、壽者相,這是眾生輪迴的根本。因為佛把這不生不滅法講對了!祂不像一神教,建立它的不生不滅法——上帝是道路,阿拉是全知全能;可是這些一神教永遠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全知全能而人世間還有這些災亂?為什麼眾生各個有不同的遭遇?為什麼有些人行善卻早夭暴斃?為什麼有些人造惡,卻是能夠活得福壽雙全?那後來一些一神教的話,摘用了一些哲學裡面的一個辯論,又冠上去了所謂的自由意志,認為說是上帝給的自由意志,而人類依於自由意志而造惡,所以不屬於上帝的過失。現在問題來了,有一些疾病或是說戰亂,根本不是人類的自由意志造成的。

譬如說一些天災,這跟人類自由意志有何關係?更何況,如果上帝真的是他們所描述的全知全能,那上帝要給人類自由意志之前,應該就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啦!上帝明明知道給了自由意志以後,人類會造惡,那為什麼還要給人類自由意志呢?反過來講,如果上帝給人類自由意志之前,他不知道人會造惡,而這些惡果必須人類來自己承擔,不能責怪上帝;如果是這樣子,那上帝很清楚的就不是全知啊!所以這些一神教,他們根本就把這個不生不滅法完全講錯,建立一個人格化的造物主,這一開始就已經是完全落入了這樣子一個眾生的遍計執性。

好,我們講回來,真正的佛法的修學,是因為你信受輪迴;又因為你簡擇之後,你正確地簡擇只有佛法,只有諸佛如來,把這一個不生不滅法,這一個離開五陰十八界,卻又能夠出生五陰十八界,這一個在《楞伽經》所謂的「藏識海常住」,而諸轉識乃至諸多其他的生滅法,卻如同這個常住的藏識大海所出現的波浪,浪不離海、海不離浪,可是波浪不等於是大海,大海不等於是波浪,我們時時刻刻所出生的一切生滅法,從來都沒有離開如來藏的剎那的這樣子的一個執受與出生。不像說一神教的話,有時候會說上帝出生了以後的話,那您問問看:您是你媽媽生的,還是上帝生的?很顯然地,他們是沒有辦法解釋這樣子的一個現象。那如果您不是上帝生的,表示還有其他的法,有別於上帝而能夠出生某一些法,那上帝怎麼能說是全知全能呢?怎麼能夠說能夠普遍的管到一切呢?可是如來藏呢,卻是時時刻刻都支撐著我們五陰十八界一切法的剎那生、剎那滅,我們從來都沒有離開受熏持種的這個如來藏。一個總結,因為佛把三自性講對了!把不生不滅法講對,當然也就把生滅法講對。

反過來講,如果一些宗教哲學把生滅法講錯,必定也把不生不滅法講錯;或是反過來講,把不生不滅法講錯,譬如說剛剛所說的,建立一個人格化的造物主全知全能,講錯了!他必定也把這個輪迴的因,眾生輪迴的因,乃至呈現的果報各個不同,為什麼在這世看起來,這個善人是個好人卻不長命,而這一世看起來這個禍害卻能夠活千年呢?這個道理以佛法來解釋很簡單:因為眾生出生在這欲界的人,都是有善、有惡,善惡參半,依於因緣成熟前後不同,自然呈現果報不同;可是必定果報儲存在如來藏當中,因緣成熟的時候,自然會如實的兌現。沒有人能夠離開這個以如來藏而說的這樣子的因果律,因為正真的佛法,必定三自性講對;而只有佛把三自性講對,所以我們依佛所說的這個三自性,而來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我們不歸依外道,並不是對於外道起了這樣子輕蔑想,因為佛也說過一切眾生,皆曾互為父母兄弟姊妹;我們對於外道的邪見,我們是絕對不接受,可是對於那些曾經互為父母兄弟姊妹,現在卻是淪落到外道見,去修學這種外道法的過去世,乃至甚至是未來世有緣的父母兄弟姊妹,我們不能生起輕嫌之想。我們有說過:我們是滅外道見,可是我們不滅外道。

好,回來我們剛剛說的三自性。三自性之後,三歸之後,我們說過了三歸之後,為什麼要五戒?因為信受輪迴;輪迴是在三界六道輪迴——在欲界、色界、無色界。欲界的法,欲界的煩惱、的繫縛、的解脫,必定是您我在找到真實的佛法—三乘菩提之後—第一個要入門的一個方向。因為就是要找,信受輪迴,有輪迴、信受輪迴真的是苦;我找到輪迴的法了,正確地找到了佛法,因為佛把三自性講對,而其他任何有情都沒有講對,那我當然只跟從這一個正確的方向;跟從正確方向,別忘了你的本衷,你的初衷是為了要解除輪迴的苦。輪迴既然是在三界,三界當中一樓、二樓、三樓——欲界、色界、無色界,你當然要先從這個欲界,第一層樓入門而來修學;欲界的煩惱表現為財色名食睡,相對於財色名食睡,就是殺盜淫妄酒。這個以前的單元我們說過,節省時間我們就簡單帶過。

三歸五戒之後,我們就要針對了由戒而來生定,由定而要來生慧。在這一個人、我、眾生、壽者相上,煩惱眾多的,還沒有經過五停心觀能夠繫縛住自己的心猿意馬,初分的定力之前的修學佛法的眾生,很簡單地,必定一定要先在這個人、我、眾生、壽者相上,從相上去能夠遵守戒律;從最簡單的五戒,乃至以後的這一個優婆塞戒、優婆夷的戒律,乃至出家的這個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尼、沙彌、沙彌尼戒,乃至至高無上的成佛的千佛大戒——菩薩戒,種種的增上都只是讓我們先要在這一個根塵觸的當下,在我們還習氣很濁重的時候,還落於取相為真、執夢為實的時候,先要能夠攝心為戒,不要往外緣,不要把外境當真,不要取人、我、眾生、壽者相,而開始當起了這樣子的導演、編劇,而一世又一世地墮落於這一個三界六道輪迴的這個生死大海當中,沒有辦法出離。

然而這樣子的四種修,依於這樣的戒之後,而要來修五停心觀。我們說過正覺講堂就是以這個無相念佛來相對於五停心觀。五停心觀之後,因為您對於這樣的基本上的話,能夠不取這個人我眾生壽者相,樂於守佛所制下的戒;然後您慢慢地要依於四念處,而來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而依於這樣的順序,能夠在觀身不淨——觀五根身不淨;所以五根既然不淨,五根觸五塵產生的三種覺受,五俱意識相應的這樣子的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也必定終歸是苦。然後觀身不淨、觀受是苦之後,然後再來前面都是意識的外所取與內所取;最後在觀心無常的階段,能夠因為已經觀身不淨了,對於五根身不愛樂了,所以五根觸五塵的當下,樂於往內緣,而住於清淨的憶佛念。然後以這樣子的觀身不淨來斷身見,之後又以觀受是苦來聯絡後面能取的意識心,乃至前面的往外攀緣五塵的五根身,這樣子一個顛倒的貪愛執著;再滅掉諸受上面無始劫來習氣,太過於攀緣的對於諸受的愛樂這樣子的一個習氣之後,最後你終於能夠斷了身見,斷了對於這個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的顛倒,以苦為樂的顛倒。最後,你才能夠在觀心無常的階段,反緣這一個能取的意識心,這個取五根身而建立身見,這個取種種的受而來建立它是快樂,而導致眾生輪迴、以苦為樂這樣顛倒的這個能取的意識心,本身才正是我們要斷除輪迴的一個根本的入門;換句話說,三乘菩提皆以斷我見為入門。

那延續到我們前面的單元跟這一個單元,我們簡單地,雖然是簡單可是還是花了不少時間,我們來比對一下而來作為下一個單元一個起始。佛法當中斷我見,只不過是三乘菩提真正修學佛法,要來解脫三界六道輪迴之苦的入門而已。然而,單單僅以這個最入門的四念處,來檢驗喇嘛的這一些無上瑜伽、性交成佛術,所謂的樂空雙運,那我們就可以很清楚地來證之:它連這最基本的檢驗都沒有辦法通過。佛說觀身不淨,雖然說菩薩觀身不淨,並不是要來跟聲聞人一樣,斷絕自己五根身,要來捨棄這個色身;因為菩薩還是要一世又一世,取得這個五根身為道器,只是不依於五根身這上面的顛倒,而建立了對於五塵境界相的貪愛執著,所謂的落於人我眾生壽者相。可是菩薩洗完小孩子身上的髒汙,把髒汙連洗澡水丟掉,菩薩是要留下這一個嬰兒,好像一個菩提樹的種子,要慢慢以福德、智慧資糧,以這個三無漏學戒、定、慧,來把這個小孩子養大而成為菩提樹,這是一個正確的修學方式。

反過來講,喇嘛的第一個觀身不淨,他卻是落於《楞嚴經》裡面,佛預先所破斥的,以男女二根為成佛的祕密。三十六相來觀身不淨,三十六相裡面內相、中相、外相,很清楚地就已經告訴我們紅、白菩提,也就是所謂的赤白、二痰,是汙垢不淨之物,喇嘛卻把它們建立為清淨的、成佛的所謂祕密灌頂,所要用的一個神聖的灌頂之物。除了這個五根身不淨之外,那觀受是苦,喇嘛們卻要住於依上師有不淨的五根身,依明妃有不淨的五根身,而行這一個無上瑜伽、男女的性交成佛術,而來住於觀受是苦——佛在四念處所破斥的觀受是苦,而來緣於五根觸五塵,來學習這些真實就是印順所說的這一個房中術、御女術,即使他們再怎麼樣子的辯解,都沒有辦法擺脫這樣子的一個蓋棺論定。

「觀身不淨」,喇嘛們卻是以這一個勇父啊、明妃這男女二根,為成佛菩提之路;「觀受是苦」,可是喇嘛們卻把無上瑜伽裡面的意識心能夠領受高潮的快樂,因為之前又修學過所謂的藏密的這些氣功,能夠忍精不漏,能夠一直住在這一個男女的性高潮,美其名叫作等至。這簡直是對於所謂禪定的等引、等持、等至最大的誣衊,色界天人根本不行淫欲的,色界天人沒有所謂男女二根相交而有的快樂感受。喇嘛們的無上瑜伽性交成佛術,時間的關係,我們簡單的就只以四念處的觀身不淨、觀受是苦這兩項來檢驗;更不用提後面的觀心無常,它還以意識為我而來取明妃相、勇父相,乃至以意識為我而來領受這樣子的樂受,這完全都已經背離了最基本的三乘菩提入門的斷我見、四念處。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