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無密(二)即身成佛—房中術

第112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我們延續上一個單元,要繼續來演說關於密宗之所以稱為「密」,它主要就兩個密:第一個轉世活佛,第二個即身成佛。關於轉世成佛,因為篇幅所限,我們上一次講得有一些匆促,不過簡單提醒菩薩們一下,所有的轉世活佛這樣子政治利益的糾葛,乃至這樣子的九世到十二世喇嘛的早夭暴斃,乃至這個藏巴汗禁止了第四世達賴轉世為五世達賴;從這些種種的事實,我們都可以知道這些所謂的活佛轉世,都是世俗君主賜給這一些所謂的藏密喇嘛這些修行人的封號。達賴或是班禪,乃至隨後其他各個宗派的活佛轉世系統,全部都是世俗君主而來封誥,來賜給他們這樣子的一個所謂的神聖的一個封號。問題是,這一些世俗的君主,他有任何佛法的證量嗎?他有資格來認定誰是活佛?誰能轉世嗎?那這一種的認證的方式,其中很荒謬程度,應該是稍微具備一個普通常識的人,不需要所謂要修學密宗必須要很甚深的、很殊勝的根器才能夠理解。

那我們再來繼續這一個單元,我們說密宗之所以稱為「密」:第一個,它是轉世化身——轉世的活佛;第二個,就是無上瑜伽,即身成佛。那藏密認為他們的無上瑜伽,可以讓這一些密宗的修行人一世之間成就佛道;那我們先簡單的一個總論來破斥這種講法:簡單來說,《廣論》的作者宗喀巴,他有即身成佛嗎?很顯然的,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宗喀巴死了之後,還要往生兜率天去聽聞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說法;而且呢,他以後才成佛,成佛的時候才叫作獅子吼佛,在那之前他都還要在這個 彌勒佛的座下,來聽聞 彌勒尊佛所演說的唯識。可是最妙的是,宗喀巴這一脈相承的應成中觀,上至宗喀巴之前的月稱(寫作《入中論》的月稱論師),乃至月稱之後的寫作《入菩薩行論》的寂天論師,乃至宗喀巴自身所謂的《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乃至所謂的、他註解的、寂天的《入菩薩行論》,他們一脈相傳的,都是在毀謗、否認唯識的正理。最可笑的就是,這樣的宗喀巴卻是死後,卻要上生到 彌勒尊佛—當來下生彌勒尊佛—現在所處的兜率內院,去聽聞 彌勒菩薩說法。那單單從這一點,我們很簡單的就知道了,這個所謂的無上瑜伽,連最被推崇、被認為是藏密第二佛的宗喀巴,他都沒有辦法即身成佛了;宗喀巴以下,這個宗喀巴的弟子,號稱轉世化身的這一些,不管是達賴或者是班禪,又怎麼可能能夠即身成佛呢?

好,那一個總綱,我們先擺在這裡。我們這一個單元,要依據把這一個無上瑜伽這樣子的一個即身成佛,第一個依於顯教的印順法師,他的著作當中所描述的部分,我們來破斥、來驗證說:所謂的「無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術」。這樣一個名稱很難聽,不過很抱歉!這是印順法師的一個定論,我們並沒有添加任何的一個誣衊。那印順之後的話,我們直接就來舉十四世達賴喇嘛,從他的著作與他的演說當中,來證明他們所謂的「即身成佛」、「無上瑜伽」,確實就是男女性交成佛之術。在這之後的話,下一個單元我們再來破斥:為什麼性交成佛術不能成佛?

好,我們現在先來引述印順法師他關於這個藏密無上瑜伽的一個斷定。我們根據的話,主要是根據印順法師在他的兩本著作,雖然都是同樣的內容,不過這兩本著作分別是:第一個,《以佛法研究佛法》的第四章〈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還有他另一部著作,《印度之佛教》第十七章〈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這個內容幾乎是完全大同小異的。我們簡單地看看,印順他在這上面所引用的這兩本著作裡面,他清楚地指出來了:「無上瑜伽」其實就是「性交成佛術」這樣的一個本質。

我們來唸唸印順這個著作裡面,他是怎麼樣來描述的,在《以佛法研究佛法》第四章〈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在第148頁,這是一個提綱挈領的總要,印順法師說:【然以性交為成佛之妙方便,則唯密乘有之。】(《以佛法研究佛法》,正聞出版社,頁148)剛剛我們說過了,我們把這個無上瑜伽定義為性交成佛術,並不是我們的獨創,而是印順法師在他的著作當中,就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了:「以性交為成佛之妙方便,唯密乘有之。」他在相鄰的149頁,又有說到了:【無上瑜伽者以欲樂為妙道,既以金剛蓮華美生殖器,又以女子為明妃,女陰為婆伽曼陀羅,以性交為入定,以男精女血為赤白二菩提心,以精且出而久持不出所生之樂觸為大樂。】重點來了:【外眩佛教之名,內實與御女術同。凡學密者必先經灌頂,其中有「密灌頂」、「慧灌頂」,即授受此法者也。其法,為弟子者,先得一清淨之明妃,引至壇場。弟子以布遮目,以裸體明妃供養於師長。師偕明妃至幕後,實行和合之大定,弟子在外靜聽之。畢,上師偕明妃至幕前,以男精女血(甘露)即所謂「菩提心」者,置弟子舌端。據謂弟子此時,觸舌舌樂,及喉喉樂,能引生大樂云。以嘗師長授與之秘密甘露,名「密灌頂」。】嘗了這樣子的密灌頂的男女,就是上師與明妃的分泌物之後:【嘗甘露味已,去弟子之遮目布。為師者以明妃賜與弟子,指明妃之「婆伽」(也就是那個女人的性器)而訓弟子曰:此汝成佛之道場,成佛應於此中求之。並剴切誨以一切,令其與明妃(智慧)入定,引生大樂,此即「慧灌頂」。《歡喜金剛》云:「智慧滿十六,以手相抱持,鈴、杵正和合,阿闍黎灌頂」,即此也。經此灌頂已,弟子乃得修無上瑜伽,其明妃可多至九人云。】(《以佛法研究佛法》,正聞出版社,頁149-150)

請記得!我們上面所說的,並不是 平實導師《狂密與真密》的內容,純粹是印順—印順這一個被尊稱為在台灣四大山頭共同尊稱為佛法的導師—這一個印順。那有人或許會質疑說:「印順他是顯教的法師啊!他講的話,關於密宗的評論,怎麼能夠說得準呢?」我們這裡要簡單地說一下,印順上面的對於密宗的評論,之所以有可信度,重點在於他跟這一個兩部《廣論》,把它從藏文翻譯成漢文的這樣一個漢譯的法師,也就是法尊法師的關係;可以從這一點,我們來說印順剛剛所謂的「無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術」,是絕對其來有自,而且有其絕對的權威性。因為很簡單,這一個斷定是從印順法師那裡寫出來,可是卻是印順從法尊法師,也就是兩部《廣論》,包括《菩提道次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這一個翻譯者——法尊那裡親耳聽聞。

我們來看一下,這一個印順的著作,《平凡的一生》第五章,在〈最難得的八年〉裡面,印順有說到了:【最難得的八年(二十七年七月到三十五年三月),為我出家生活史中最有意義的八年,決定我未來一切的八年。】(《平凡的一生》重訂本,印順文教基金會,頁22)【在四川(二十七—三十五年),我有最殊勝的因緣:見到了法尊法師,遇到了幾位學友。對我的思想,對我未來的一切,都有最重要的意義!】(《平凡的一生》重訂本,印順文教基金會,頁26)這裡其實就已經,印順為我們證明了,平實導師一直評斥那個印順的話:繼承了宗喀巴的應成中觀見。那從印順自己的這個《平凡的一生》,自己的自傳中這個第五章,這個〈最難得的八年〉,我們可以知道:他把他從法尊那裡習得的這個宗喀巴應成中觀邪見,從兩部《廣論》,特別是《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部分,應成中觀這樣子的緣起性空,六識論的緣起性空邪見,他確實是當之無愧的一個應成中觀派的修行者。

那這底下,剛剛那一段的底下,這個部分的話,我們可以提醒菩薩們,您無妨可以把它跟這一個達賴喇嘛,也就是我們待會兒後面要來描述的、要來引用的,這一個達賴喇嘛他的,算是學生所寫作的這一部叫作《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十四世達賴喇嘛有為他作序。這一本資料是從我們講堂某位呂師兄那裡得來,在這裡面的話,達賴他也親自在這一本書的第205頁,我們可以簡單唸誦一下,來比對剛剛印順他因為在註解,應該說是註解哦!印順因為受法尊之託,他有幫他、替他所翻譯的《密宗道次第廣論》,有幫他潤稿、潤色,讓文章唸起來比較通順。那身為顯教法師,印順當然不太瞭解這些所謂的蓮花啦、金剛啦,這些背後的真正的意義,所以他只要有疑問,就請教法尊法師;所以我們才說:剛剛印順對於這個「無上瑜伽就是性交成佛術」的論定,絕對是有他的權威性,因為這是直接從法尊法師那裡問來的、得來的。那印順的部分,時間的關係,我們先簡單把它這樣子帶過。

我們來講第一個部分,直接引用達賴喇嘛所許可的,他的弟子所著作的,我們剛剛說的這一本《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請觀眾菩薩們,無妨跟剛剛印順的,我們唸的那一大段的,來作一個比對。在這一本書的,請記得:雖然不是達賴(十四世達賴)親手著作,可是他卻有寫序;而且作者,在這一個作者的自序當中,他自己也有承認他這個法是直接承襲自達賴喇嘛(十四世達賴喇嘛);換句話說,達賴喇嘛自己也有修這個法。

好,那我們看看這一本書的第205頁,這個所謂的高上寶瓶灌頂。這個寶瓶灌頂,就是剛剛印順法師的著作,我們唸過有講到「瓶灌」、「密灌」、「智慧灌」、「名詞灌」;這樣一個瓶灌,這個寶瓶,可不是一般我們錯誤地以為的,這個印度古代的話,太子要來繼承王位,有一個寶瓶來灌頂,來表達說是這樣子的一個父子相承;並不是那樣子一個真正的寶瓶,裝載一個真正清淨的水的,那樣的一個儀式。達賴喇嘛為他寫序的這一本書裡面的這205頁,它清楚地講到了:【此時,行者以「金剛身」之相撫觸明妃乳房,擁抱其身,由此引發大貪溶化白菩提,生起大樂。由行者由大樂轉緣空性,緣此樂空覺受而得「寶瓶灌頂」。此位灌頂並未真實使用寶瓶授灌,然因明妃乳房猶如盛乳瓶器,故名「寶瓶灌頂」。】(《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盤逸有限公司,頁205-206)

好,寶瓶灌頂之後,瓶灌之後所謂的密灌,那何謂密灌呢?「上師與明妃等入雙運」,就是同時進入所謂的性高潮,然後:【上師先取一滴白菩提心置於弟子口中,然後明妃亦取一滴紅菩提心置於弟子口中,行者由受用本尊父母密物,得見明妃的蓮花(就是她的性器官),由此而引生大貪,由大貪喜樂,溶化白菩提心引發大樂專修空性,由此而得「祕密灌頂」。】(《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盤逸有限公司,頁206)換句話說,這裡的祕密灌頂就是:上師與明妃的祕密的分泌物。那菩薩們如果對於白菩提、紅菩提,它所謂的其實就是精液或是說女人分泌的淫液的話,有什麼疑問的話,那您無妨直接也去參考這一本書的第378頁,清清楚楚的證據就寫在眼前。

好,那我們從這樣子的印順,還有這樣子達賴喇嘛本身的著作,我們都可以清楚地知道,平實導師一直以來,有別於台灣的四大山頭而清楚地指斥出:這一個密宗的雙身修法絕對不是佛教。而應成中觀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於它不僅是引用了這一個印度派末流的這樣的性力派輪座雜交為成佛之道;乃至達賴、宗喀巴之上的寂天,乃至月稱他們全部都是六識論者,他們都是以樂空雙運當中,住在於這一個快樂感受當中的意識心,它本身無形無相,所以既有空性又有樂觸;而以這樣子六識相應的境界,完全違背於佛所說的這樣子的單單最基本的佛法。所謂的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連基本入門的這樣的四念處,要來讓這個三乘菩提最基本的斷我見所需要要求的,對於身受心法四念處的觀行,他們都已經遠遠地違背了,當然後面我們下一個單元會提到。

既然我們這個單元,已經證明了「無上瑜伽」確實就是性交成佛術,依達賴本身的著作,乃至剛剛寫的序,乃至依於印順本身,他在這一個所謂的《印度的佛教》,還有在《以佛法研究佛法》這兩個相同的章節〈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這些種種的證據都可以證明,雖然印順他沒有,他否定了無上瑜伽,可是很不幸的,印順卻繼承了這樣子的宗喀巴一脈相傳下來的應成中觀見。那最後的話,我們剛剛是引用了印順,還有達賴寫作的序,來為他的這一個弟子或是侍者,來證明他的權威性。

我們剩餘的時間,無妨就以達賴自己本身的,所謂的《修行的第一堂課》,在這《修行的第一堂課》內容,更是非常赤裸裸的,直接地就以這樣子的「以性做為道路」當作標題。在達賴的這一本《修行的第一堂課》的第177頁,它的標題叫作〈以性做為道路〉,達賴喇嘛怎麼說:【對於佛教徒來說,倘若修行者有著堅定的智慧和慈悲,則可以運用性交在修行的道上,因為這可以引發意識的強大專注力,目的是為了要彰顯與延長心更深刻的層面,為的是要把力量用在強化空性領悟上。否則僅僅只是性交,與心靈修行完全無關。】他後面又說:【在修行道上已達到很高程度的瑜伽行者,是完全有資格進行雙修,而具有這樣能力的出家人是可以維持住他的戒律。】這是達賴自己的荒唐語,乃至他在其後又講到了:【這樣修行者不但能夠將肉和美酒做為心靈用途,甚至能將人類的糞便和尿做為靈性的用途;瑜伽行者的禪定將這一切轉化為真正的甘露。】(《修行的第一堂課》,先覺出版股份有限公司,頁177-178)達賴荒荒唐唐地在他自己的著作,這樣子的為他所修學的無上瑜伽,作這樣子的一個保證。

這邊也驗證了一般世俗凡夫,很容易被這樣子的一個冠冕堂皇講法所迷惑,認為是根器甚深的密宗修行者,先要把顯教的法都修行好了,才有資格修行密宗,或者說必須證量非常高了;乃至甚至有荒唐地來指說,我們是八地菩薩的話,才有資格來修學無上瑜伽。因為八地菩薩的話,證量很高了,根器很好了,所以修學無上瑜伽,他沒有所謂的犯戒的問題。所以密宗的法,這樣無上瑜伽的性交成佛術,並不是其他的修學佛法,特別是顯教的法師或顯教的居士,或是簡單來講,並不是正覺同修會 平實導師在《狂密與真密》當中所指斥的,是印度教的末流、不入流的那些以輪座雜交,來證得菩提、證得解脫的方法。

甚至最近的話,還有一些居士的話來演說:這一個其實在很早以前,早在印度教的性力派的末流之前,其實就有一些佛經存在,而可以證成說「無上瑜伽」這個性交成佛之術,其實是 釋迦牟尼佛祂的法身佛所演說;所以一般學佛人,不應該對於「無上瑜伽」這個性交成佛術,把它直接指斥為是世俗凡夫貪愛肉欲,享受性高潮快樂的不入流的一個修行方式。對於他們密宗行者來講,他們具備了所謂的種種的修煉,他們能夠忍精不漏,因為他們修學拙火,他們修學九節佛風,他們有這樣子的對於三脈七輪的觀想;他們有所謂的這些藏密喇嘛教的氣功,所以他們的無上瑜伽看似性交,實際上不是世俗凡夫的性交。這樣子的辯詞,是不是能夠為他們來解脫這樣子的一個惡名呢?我們無妨就到下一個單元,再針對這個部分來解說。

好,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解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