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無密(一)活佛轉世

第111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我們今天原先是應該要根據正雄居士所寫作的《廣論之平議》,來演說所對應的內容,不過因為所對應的內容,那個法義比較淺顯,那麼我們無妨就利用這一個一次五個單元的時間,直接就整個《廣論》的作者宗喀巴所屬的格魯派,以他的教義乃至於他相對於世俗之間所謂轉世——活佛轉世,還有他即身成佛的教義,我們來作一個簡短的評論。

就一般世俗人來講的話,對於密宗之所以會稱為「密」,主要是兩個原因:一個是所謂的轉世——活佛轉世;第二個是即身成佛。我們這五個單元就根據這兩個主題為主軸,來作一個依序的破斥:第一個活佛轉世,第二個即身成佛;即身成佛的部分,我們又分成兩個:第一個部分先論證無上瑜伽確實就是印順法師所說的「性交成佛術」;第二個其次的單元,我們再來印證「性交成佛術」不能成佛。換句話說,無上瑜伽不可能是成佛之道。

我們簡單把大綱說出來,現在就來說第一點,密宗之所以會被人認為「密」的第一個活佛的轉世化身。在開始之前,我們先提一下喇嘛教,特別是達賴喇嘛,他們經常會認為說「活佛」這個名稱,不是他們西藏密宗喇嘛教他們自己所賦予自己的稱號;而是漢人在接受了喇嘛教之後,自己提出來的一個稱呼。然而,我們從那個西藏密宗他們有一個所謂的「四歸依」,一般正常來講,我們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可是喇嘛教卻在上於這一個歸依佛之上,還要一個歸依上師,所以雖然嘴裡講說「這個活佛不是我們喇嘛教自稱」,可是就實質而言,他們實際上是把自己甚至居於佛之上。當然,這也有一點關係到他們所依據的佛經,譬如《金剛頂經》裡面所謂的金剛手菩薩,竟然可以把他狂言大妄語說是諸佛的增上主宰;這個部分,我們後面的單元如果有相應的部分,我們再來簡略地談一下。

我們先進入第一個「活佛的轉世化身」。喇嘛教中最早的轉世制度,是開始於噶瑪噶舉大寶法王這一個系列;當然,大寶法王的封號,是明成祖的時候,才賜予這一個噶瑪噶舉派的,所謂轉世的這一些活佛。那格魯派,也就是宗喀巴所屬的這個黃教,寫作《廣論》—兩部《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與《菩提道次第廣論》,宗喀巴所屬的這一派,他的這一個活佛轉世系統,在宗喀巴在世的時候,還不存在;宗喀巴死了之後,他的兩個弟子:賈曹傑、克珠傑,陸陸續續依次的承續了他的一個法統。宗喀巴有一個最小的弟子,叫作根敦珠巴,這個根敦珠巴在他去世之前,他先說他要來作一個轉世、要效法噶瑪噶舉派轉世化身,這樣的一個系列;那他主要的用意在哪?其實就跟我們之後要舉出來的例證一樣,藏密各個宗派的這個活佛轉世,全部都只是為了政治權力的鬥爭與既得利益的把持。

那在根敦珠巴他號稱自己要轉世之後,他找到了這個所謂的轉世靈童,叫作根敦嘉措。到根敦嘉措之後,第三代叫作索南嘉措,索南嘉措是第一個被稱呼為達賴的;而他這個達賴的封號,是來自於蒙古的俺答汗這一個汗王。索南嘉措之所以會被俺答汗封為第三世達賴,是因為一些政治上的利益糾葛,他需要蒙古這些汗王部落的首領,來支撐他們格魯派的勢力,來對抗其他的宗派,而這一個俺答汗也需要宗教的力量來幫助他進行政治的統治;換句話說,是利益分贓的一個系統。乃至於,索南嘉措在蒙古去世之後,找到了一個所謂的轉世靈童,竟然這麼剛好就是俺答汗的一個子孫。從這一邊,觀眾菩薩們都可以很清楚地知道,為什麼偏偏這一些轉世化身都是在這一個宗教利益,乃至政治利益的糾葛之下,在這樣子一個系統裡面,我們可以去尋找到呢?

先不提這一個,我們來看看這一個被找到的俺答汗的子孫,而被承認為第四代的雲丹嘉措,他唯一的蒙古裔的達賴喇嘛,他活了多久?僅僅活了二十七歲!那在這裡,我們就要提醒菩薩們,經常有人說:「密宗是根器最上等的修學佛法的人,才有因緣值遇,才有資格去修學。」可是我們看看這一個號稱達賴喇嘛——第四世達賴喇嘛;因為第一世、第二世—根敦珠巴跟根敦嘉措—都是在第三世的索南嘉措被封為達賴喇嘛之後,第一世、第二世才被追封為第一世達賴喇嘛、第二世達賴喇嘛;然而第四世的雲丹嘉措呢,他活了多久?二十七歲!

菩薩們可以想一想,經常有一個傳說(達賴喇嘛當然也會似有似無的否認,可是又似有似無的其實也是承認):所謂達賴是觀世音菩薩的轉世化身,所謂的班禪是阿彌陀佛的轉世化身,乃至其他那個所謂的大寶法王其實是不動佛轉世化身的。這樣子的種種大妄語的謠言,這個我們姑且不提,我們用一個很簡單的常識,來看看這些所謂的轉世化身,這些人為什麼只活了二十七歲;乃至之後,我們還會來舉例:從第九世、第十世、第十一世、第十二世的達賴喇嘛,這個部分有興趣的觀眾菩薩們,無妨可以參看耶律大石所寫的《西藏文化談》這一本書,裡面把號稱是觀世音菩薩轉世化身,卻平均年齡大概都只有在二十歲左右,甚至有十幾歲就暴斃、夭折、身亡的。試問:如果真的是觀世音菩薩轉世化身,會這樣子的死於,其實背後就是政治謀殺、爭權奪利的骯髒汙穢的政治鬥爭之下嗎?這一種眾生,可能是佛的轉世化身嗎?這是非常讓人家覺得很奇怪的。而這樣子一個奇怪的情形,大部分的修學佛法的人,特別是藏密的人,乃至修學《廣論》的人,卻沒有把這件事情把它好好的來思惟一下。去思惟一下:所謂的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這樣的佛寶,可能是政治權力鬥爭之中純粹的一個犧牲品嗎?

我們說下去,那在這之後,我們先把這個十四世達賴喇嘛在2011年9月24日他發表的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我們簡單作一個敘述,讓菩薩們大致上也知道所謂的轉世化身的認證,大概是怎麼樣的一個依據標準。請記得這是達賴喇嘛親手的聲明,我們來唸一下:【轉世認證的傳統建立以後,尋訪、認證的方法和途徑也逐步完善和健全。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世臨終前的遺囑、指示或特殊跡象;轉世靈童準確無誤地講出前世的生活點滴,能辨認前世的遺物及侍從等。除此之外,還有祈請聖者占卜;祈求世俗護法的神諭;觀察拉姆拉措湖和其他護法之魂湖等很多方法和途徑。當出現一個以上的靈童候選人,難以斷定之時,也有在佛像聖物前,舉行“食團問卜”(或稱“麵團球占卜”—譯者)決定的慣例。】(〈十四世達賴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2011.9.24)

我們從剛剛達賴喇嘛自己關於轉世的聲明,我們可以看到幾個很大的缺失:第一個,如果這一些轉世的喇嘛,真的是活佛、真的是法王,當然我們知道要稱呼法王,至少已經是十地滿心,已經是等覺、妙覺之位,準備成佛了才有資格稱為法王;既然這些西藏喇嘛們、或是法王們、或是活佛們,他們既然不否認自己是這樣子的一個佛菩薩的轉世化身;然而我們從達賴喇嘛剛剛自己的關於轉世的聲明,我們可以知道這一些轉世的靈童,第一個,絕對都不是無師自悟,也絕對都不可能是佛菩薩的轉世化身。因為他們的認定,竟然還要經過所謂的聖湖的請示,乃至要跟世俗的這一些所謂的吹仲;這所謂的護法喇嘛,其實就相當於台灣地區這些所謂的乩童,類似的這樣子一種程度。

一個佛菩薩的轉世化身,竟然需用這麼一個卑劣,幾乎是同於薩滿一個宗教崇拜的這樣子一個方式來決定嗎?這一種決定的方式,也未免太小看、輕視佛菩薩了。特別是諸佛如來的這一個轉世,而來示現成佛度化眾生,祂必定都是無師自悟;而從我們所了知的,無論是藏密的,先不提說格魯派——宗喀巴這一派達賴、還有班禪,其他所有各立一個派系的,紅教也好——寧瑪派也好,然後白教——噶舉派,乃至薩迦派—花教—所有的轉世,全部出生的時候,都是無知;乃至成長的過程當中,如果沒有老師的教導,這一些所謂活佛的轉世靈童,也都跟一般的愚癡孩童一樣,他根本不了知所謂的佛法中的五明。從這樣子一個轉世的認定,我們就可以知道這一些格魯派的達賴喇嘛這個系統,因為我們現在評論的主要就是宗喀巴的廣論格魯派,我們就針對它來說,他們這樣的轉世化身,根本是不可能讓人家信任的。

特別是觀眾菩薩如果有興趣,你們無妨去查一查五世達賴跟六世達賴生前的事蹟。四世達賴死了之後,五世達賴是被禁止轉世化身的;那這原因的話,我們可以根據有一個著名的藏學研究家—所謂的王森—這一個中國藏學出版社王森先生所寫的《西藏佛教發展史略》。這《西藏佛教發展史略》有講到了:當初為什麼這個五世達賴,他沒有辦法很快地就被認定呢?因為五世達賴的父親,他的父親叫作都杜饒登,都杜饒登支持格魯派的色拉寺和哲蚌寺來對抗當時西藏的一個政治的首領藏巴汗;他戰敗被俘虜了,被俘虜了之後,他還想要逃獄,逃獄失敗之後就被殺掉了。那後來,當時主持這一個札什倫布寺的這個寺主羅桑曲吉堅贊——其實也就是後來第一個被封為班禪的格魯派所謂的未來的一個班禪,他替那個藏巴汗彭措南傑治病,並說服他讓達賴的系統繼續轉世;因為這樣子,一個世俗政治的首領同意了,所以才有五世達賴能夠繼續來延續達賴的活佛轉世系統。從這裡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其實所謂的西藏密宗的這些所有活佛的轉世化身,全部都只是為了政治利益上的一個糾葛、一個算計。

乃至我們剛剛也說過了,依據這樣子的一個第九世到十二世達賴喇嘛他們的平均壽命是如何?我們這邊來舉一下第九世到第十二世達賴喇嘛,都如何暴斃早夭,慘死於政治鬥爭,依這樣的事實,來證明這些所謂的活佛轉世,純粹都是自欺欺人的大妄語。達賴九世名字叫作隆朵嘉措,他的死因:暴斃,年紀只有十一歲;達賴十世,他的名字叫作楚臣嘉措,死因一樣是暴斃,年紀僅僅只有二十二歲;達賴十一世名字叫作克主嘉措,死因一樣是暴斃,年紀只有十八歲;達賴十二世名字叫作成烈嘉措,死因一樣是暴斃,年紀僅僅只有十九歲;這裡有一個關鍵的年紀,就是十八、十九,都是在這一個附近。因為根據他們的傳統,達賴長大成人,大概十八歲之後,就可以正式的來繼承政治、宗教這樣子一個利益,掌握一個實權,當然就激發起派系之間彼此的暗濤洶湧的互相之間的一個爭鬥。觀眾菩薩們如果有興趣,想要進一步理解的話,無妨去參考我們之前說過的《西藏文化談》,特別是針對這一個五世的達賴他繼位之後,他如何地來壓迫其他的,譬如說噶舉派或是其他的派系,要他們全部都轉依格魯派,要不然就要把他們領土或是他們農奴給剝奪掉,用這樣的方式來進行所謂的宗教逼迫;實際上,彼此之間都並沒有佛教法義上的一個辨正,或是說以這一個佛法為依歸而來作這樣的事情,純粹都只是一個最大的農奴主人與次大的農奴主人,互相之間為了爭奪利益而才產生這一些派系的征伐。

發生在五代達賴身上的,另外還有一個特別有趣的事情:在五世達賴的同時,有一位祖古——扎巴堅贊,他一樣是一個格魯派的喇嘛;這一個扎巴堅贊他出生之後,也曾經被認定是四世達賴喇嘛的轉世的靈童之一,後來又被認定為索南扎巴—所謂的三世達賴—索南嘉措的師父他的一個轉世。這一個扎巴堅贊後來怎麼死的呢?是因為後來五世達賴向寧瑪派學習一些所謂的密法,而遭到了這個扎巴堅贊還有他的支持者強烈的反抗,結果扎巴堅贊就被殺死了;殺死了之後,據說他就轉世成為密宗裡面,所謂的一個護法神的惡神,叫作多傑雄登。乃至在近代,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身上,也發生了所謂的多傑雄登事件這樣一個爭議。

因為篇幅、時間的關係,我們在這裡沒有辦法多予詳述,但是基本上,我們單單從這一個祖古——扎巴堅贊,他被認定是四世達賴的轉世化身的靈童之一,乃至最後又是如何的死亡;這些都已經清楚的揭露了,這一些格魯派,甚至廣而演說其他所謂的喇嘛教,它所有派系轉世活佛的本質,實際上真的就如同我們前面所說的,中世紀歐洲這一個地區,這個羅馬梵諦岡的羅馬教皇,跟這些世俗的宗主、世俗的皇帝之間明爭暗鬥,為了政治的利益、經濟的利益、領土的利益,而互相之間這樣爭權奪利,它的本質本來就是如是。

我們修學佛法的人都知道,喇嘛教自詡為大乘佛法,不管是大乘、是小乘,其實我們應該都知道,所有的出家眾——示現剃頭著染衣的這一個出家眾,我們依照佛的訓示:都是應該要依倚三寶弟子布施而活,而為眾生的福田,來引領眾生跟佛法結緣,才能夠進入佛法的領域當中,來認真的修學三乘菩提。然而比諸於佛正確的教誨教導,我們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所有的喇嘛教,這一些政治乃至宗教的糾葛,完全都只是把西藏的人民這一些農奴,乃至農奴耕作產生的利益,乃至農奴而成為他們的奴僕;乃至某一些西藏密宗黑色的巫術的儀式裡面,還要有什麼人的、濕的,就是新鮮的人腸,還有人皮;乃至五世達賴的時候,甚至還頒布了如何能夠來治理農奴。如果農奴違背於他們統治的事情,甚至可以挖掉眼睛、斬掉手臂,種種這些不如理的,不應該發生在佛教的修行人面對眾生的時候,該有的一個態度,或是對待的一個方法。

嚴格來講,所謂活佛的轉世化身,乃至我們後面的單元所要講到的無上瑜伽即身成佛,這兩個主要構成密宗之所以自稱為密,密宗自認為高於顯教之上,自認為是根器遠勝過於修學顯教的佛教修行人,自認為密宗他們才能夠即身成佛;像這樣子一個敘述,我們都會逐一的在後面的單元,繼續來作針對性的一個破斥。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