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從大悲心生

第107集
由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

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乗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接下來,我們繼續請聖 彌勒菩薩為我們開示「如何才是菩薩的大悲願行」,同時也將舉出《廣論》中,以小緣小悲取代為大乘佛法的大悲心邪見。

《瑜伽師地論》卷44:【於所緣猛利作意而發起故,謂諸菩薩由是作意悲所執持,為息有情眾苦因緣,尚能棄捨百千身命,況一身命及以資財?於一切種治罰大苦,為諸有情悉能堪忍。】聖 彌勒菩薩為我們開示說,由於菩薩從明心證悟的第七住位開始,他觀察有情的諸苦都是緣於他所證的這個甚深微細難了的第八識心所生所顯,由於這樣的智慧,所以生起了悲心,想要救護眾生遠遠地離開種種的苦痛,而且要經由長劫不斷地熏習長養發起了猛利的悲心這樣的作意。由於菩薩被這樣的猛利的「作意悲」所執持的緣故,所以菩薩可以不求名利;也不是為了求名利、只是為了息滅有情的種種痛苦生起的因緣,所以作了對眾生種種有利益的事情,而且這種利益眾生的事情,菩薩是一世又一世地去作。在這過程中,菩薩不斷地捨棄世世所獲得的種種資財,乃至捨身捨命也都會去作這些利益眾生的事。在這個救護利益眾生遠離諸苦的過程中,往往還會被眾生惡口毀謗乃至喊打、喊殺,這些都是因為眾生的無明、邪見、貪愛等煩惱所生起的種種惡心惡行,而加諸於菩薩身上的一切種治罰大苦,菩薩都能夠堪忍啊!因為菩薩能夠行於這種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菩薩行。

所以從上述聖 彌勒菩薩為我們開示的菩薩大悲願行中,我們就應該知道,真正有大悲心的菩薩,不會看到眾生被邪見誤導,卻眼睜睜地視而不見、不管、不顧,就這麼放任著眾生隨著邪見去造下種種下墮三途的惡業;悲心菩薩反而會因為這個作意悲所執持的緣故,如果看到眾生被邪見所誤導,將來會下墮到三惡道中,就會很努力地去救護眾生遠離邪見,將導眾生回歸佛法的正路。這就如同 平實導師一本又一本的佛法正論書籍不斷地問世,至今已經超過一百本了,座下的弟子們追隨學習 平實導師的慈悲心,也有數十本的佛法正知見書籍出版。但是因為眾生的第八識心中還是含藏著無量無邊的佛法邪知邪見,這些眾生心中錯誤的佛法知見,不僅會讓眾生一世學佛徒勞無功、毫無所獲,其中嚴重者,譬如宗喀巴所寫的《廣論》,更會讓人誤入假藏傳佛教,隨著論中的邪說造下邪淫、大妄語等大惡業,來世不免下墮三惡道中,求出無期啊!

菩薩由於心中的作意悲所執持的緣故,為了息滅有情未來生起下墮三惡道等眾苦的因緣,因此不休息的為眾生不斷地說明佛法的正論、正知見,很努力地去救護眾生遠離邪見,導護眾生回歸佛法的正道,這個救護眾生的作意是非常猛利的。譬如宗喀巴說:【無上瑜伽正所化機,謂如前說已修共道淨治相續大乘種性。是大乘中具足最勝種性大堪能者,由大悲心發動意故,成就猛利欲樂急願成佛,欲入無上瑜伽法門速疾成佛,必須無倒了知續義,善學二種次第及諸密行。】(《密宗道次第廣論》卷6)平實導師為了讓大眾明白宗喀巴隱含在這其中的邪說,所以在《狂密與真密》中開示說:【密宗說:若人聞此男女合修之淫樂修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不生懷疑、立即信受奉行者,即是無上瑜伽法門之「正所化機」,說如是人為「大乘中具足最勝種性大堪能者」;是故唯有「大乘中具足最勝種性大堪能者」,方能信受及修學此雙身法,是故此男女交合之無上瑜伽淫樂修法,乃是密宗等「大根性者」之修學法門。】(《狂密與真密》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559。)

所以日常法師廣論班中的學人,若是被宗喀巴《廣論》中的邪說所誤導,誤以為男女雙修的淫樂修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不生懷疑、信受奉行者,就會成為無上瑜伽法門的「正所化機」之人;這個無上瑜伽「正所化機」之人,就是喇嘛教中的「大根性者」。說淺白一點,就是原本廣論班的學人,本來不是修習無上瑜伽的大根性者,但是因為熏習了《廣論》中的邪說,就會被《廣論》中的邪見所轉變,成為修習喇嘛教中無上瑜伽邪淫法的大根性者。

對於這類無上瑜伽的大根性者,不論今世是否去修習邪淫的無上瑜伽,佛早就已經授記說:快的話九世,最慢也就一百世,一定會去實修無上瑜伽的雙身邪淫之法,最後只能下墮到無間地獄。如《楞嚴經》卷9中,佛云:【阿難當知:是十種魔於末世時,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體,或自現形,皆言已成正遍覺知;讚歎婬欲,破佛律儀;先惡魔師與魔弟子婬婬相傳,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則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總為魔眷,命終之後畢為魔民,失正遍知,墮無間獄。】(《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9)所以菩薩為了救護眾生,免於被喇嘛教邪說所誤導,以息滅有情未來下墮地獄等眾苦因緣,就會不斷地向大眾說明喇嘛教無上瑜伽的實質內容,就是 佛在《楞嚴經》中開示的:讚歎淫欲,破佛律儀,卻自言成就無上道的邪說,最後必將墮入無間地獄。藉以將導眾生回歸佛法正路,讓眾生知道要以 世尊的三寶為依歸,以息滅有情生起未來下墮三途的眾苦因緣。

菩薩為何能夠如此不畏諸苦地救護眾生?聖 彌勒菩薩開示說,都是由於這樣的悲心菩薩:「於所緣猛利作意而發起故,謂諸菩薩由是作意悲所執持。」(《瑜伽師地論》卷44)這就是說,由於悲心菩薩救護眾生的作意是非常猛利的,所以當他看到眾生被《廣論》等邪說所誤導,就一定會出來破邪顯正、救護眾生;雖然明知在這破邪顯正的過程中,一定會面臨來自眾生的一切種類的反抗治罰,譬如 平實導師曾被人無根毀謗,乃至有人希望透過司法的方式,抵制及治罰 平實導師破邪顯正的菩薩正行。所以說菩薩看到眾生被邪見所誤導,即將有今世及未來世的各種苦痛生起,悲心菩薩因為緣於這眾生的苦,就會發起猛利的菩薩悲心而來破邪顯正、救護眾生;雖然在這救護眾生的過程中,明明知道種種加諸於菩薩自身上的痛苦會很多,但菩薩不會因為這些艱難苦楚就遭受到打擊而退縮,這都是因為菩薩看到眾生的種種苦,發起猛利的菩薩悲所執持的緣故。

接下來,聖 彌勒菩薩更為我們開示說,悲心菩薩又是如何行於菩薩的大悲願行呢?《瑜伽師地論》卷44:【為息有情眾苦因緣,尚能棄捨百千身命,況一身命及以資財?於一切種治罰大苦,為諸有情悉能堪忍。】這就是說,菩薩對於所緣的眾生苦,由於被猛利的菩薩悲所執持的緣故,尚且能夠棄捨百千世的身命,更何況只有一世的身命以及資財呢?而在這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菩薩行中,毀謗傷害菩薩的一切種治罰大苦,菩薩為了利益有情,都能夠因為悲心的緣故而能夠忍受下來。換句話說,當菩薩生起了救護眾生遠離諸苦的悲心,而被猛利的菩薩悲所執持的時候,不會只有百世、千世,而是會長劫不斷地為息除有情的眾苦因緣,而能夠忍受於種種乃至於眾生的治罰大苦;菩薩這樣盡未來際的為了息除有情眾苦的悲心,這樣才能說是真正的大悲啊!

因此,依聖 彌勒菩薩的開示,菩薩證悟第八識如來藏後,以如是的般若智慧發起了息除有情眾苦的悲心,而且經過百千劫不斷地熏習增長,然後能夠被這猛利的菩薩悲所執持的緣故,所以能夠長劫地行於「為息除有情眾苦因緣,而能夠堪忍一切種種的治罰大苦」這樣的菩薩慈悲願行之中,這樣才是佛法中所說的大慈大悲。因此,佛法中所說的大悲心,並不是一般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薩,把感念母恩而應知恩報恩的世間善心,轉而擴大對於其他眾生同樣生起這種有「我愛執著」的世間善心愛心就可以稱為大;更不是假藏傳佛教中,追求與一切異性合修雙身邪淫之法,卻自稱是慈悲的無上瑜伽,最後卻害人下墮無間地獄的邪淫法、邪淫心這種 佛在《楞嚴經》中開示的「讚歎淫欲,破佛律儀」卻自言成就無上道的邪說。

所以說,大悲心被凡夫外道說成是世俗愛心,乃至被喇嘛教以無上瑜伽的邪淫心來取代,這些都不是佛法中所說的大悲心啊!大悲心如聖 彌勒菩薩所開示的「是極清淨」的正論,也就是說菩薩找到第八識如來藏之後,有了般若的總相智,依著這個般若智慧,緣於有情眾苦發起了悲心,為了息除這有情眾苦的因緣,而被這猛利的作意悲所執持的緣故,悲心菩薩對於一切種種的治罰大苦,為了讓有情離開眾苦因緣,所以皆能夠堪忍下來。在這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菩薩大悲願行中,菩薩才能夠漸漸通達別相智、道種智,地地增上而斷除煩惱障、所知障,清淨菩薩自心如來藏中的二種無明煩惱,最後才能夠斷盡二障煩惱隨眠,到達究竟清淨的佛地,成就佛地究極清淨的佛地大悲,這就是聖 彌勒菩薩所開示的「謂諸菩薩已到究竟菩薩清淨,若諸如來已到佛地如來清淨」。這樣的菩薩大悲由於極為清淨的緣故,不是世間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薩之所能為,證悟的悲心菩薩以此為志,為了息滅眾生諸苦,悉令趣入佛地的大解脫、大智慧境界中,所以菩薩才能夠不畏諸苦,在已經能夠入無餘涅槃的修證下,卻仍然願意生生世世不離眾生而救拔一切眾生的生死大苦。

證悟的悲心菩薩這樣的大悲願行,有別於凡夫外道以及凡夫菩薩的悲心,譬如在《菩提道次第廣論》頁221中說:【其悲生量者。修次初篇云:「若時猶如可意愛子,身不安樂,如是亦於一切有情,欲淨其苦,此悲行相任運而轉,性相應轉。爾時即是悲心圓滿,得大悲名。」】(《菩提道次第廣論》卷8)宗喀巴引蓮花戒所造的《修次初篇》中的例子說:母親對於最心愛的幼子受到痛苦時,母親生起對於幼子呵護疼愛的悲心,將這個母親呵護疼愛子女的世俗悲心,轉而擴大到對一切眾生的苦,都能夠生起同樣的世俗悲心,這樣就算是悲心圓滿了,這個就是大悲的心量。綜觀宗喀巴所說的大悲,還是離不開母愛的世俗相,以及一神教上帝對世人博愛的「我愛執著」煩惱之中,也不能令人趣入大乘勝義諦中的大悲,至於佛地最極清淨的究竟大悲更無論矣!

所以《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所說的大悲心,充其量只能說是世間人的愛心善心。佛法中所說的大悲心,是有情生起菩提的根本,所以大悲心的生起,絕對不會是擴大世俗母愛的小悲就可以稱為大的。《華嚴經》卷53說:【佛子!菩薩摩訶薩以十種觀眾生而起大悲,何等為十?所謂觀察眾生無依無怙而起大悲,觀察眾生性不調順而起大悲,觀察眾生貧無善根而起大悲,觀察眾生長夜睡眠而起大悲,觀察眾生行不善法而起大悲,觀察眾生欲縛所縛而起大悲,觀察眾生沒生死海而起大悲,觀察眾生長嬰疾苦而起大悲,觀察眾生無善法欲而起大悲,觀察眾生失諸佛法而起大悲。】(《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3)經中 佛說菩薩摩訶薩乃是已經證悟的菩薩,對於這樣的菩薩摩訶薩,佛說應恆觀察一切眾生的這十種苦來生起大悲心。又《瑜伽師地論》卷44說:【又諸菩薩於大苦蘊,緣十九苦發起大悲。何等名為十九種苦?一、愚癡異熟苦,二、行苦所攝苦,三、畢竟苦,四、因苦,五、生苦,六、自作逼惱苦,七、戒衰損苦,八、見衰損苦,九、宿因苦,十、廣大苦,十一、那落迦苦,十二、善趣所攝苦,十三、一切邪行所生苦,十四、一切流轉苦,十五、無智苦,十六、增長苦,十七、隨逐苦,十八、受苦,十九、麁重苦。】聖 彌勒菩薩更於同卷說眾生有一百一十種苦。

所以說菩薩大悲心的出生,是緣於經論中所說的廣大眾生諸苦而起的,這可不是宗喀巴所說的世俗中苦就可以含攝的了,因此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的大悲心,其實不符合大乘佛法中的大悲,都只能算是小緣小悲,但這只是客氣的說法,例如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止與觀,是極隱晦在教導假藏傳佛教的信徒們要修學雙身法,誤導信徒們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造下師徒亂倫邪淫等諸多大惡業行,卻自以為在修習成佛之道。所以《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止觀邪見,不僅不能拔除眾生苦,實際上是在陷害眾生淪墮於無間地獄受長劫的大苦,這根本是無慈無悲,居心叵測,哪來的大悲可以說呢?

《瑜伽師地論》卷44:【菩薩如是以所修悲熏修心故,於內外事無有少分而不能捨,無戒律儀而不能學,無他怨害而不能忍,無有精進而不能起,無有靜慮而不能證,無有妙慧而不能入。是故如來若有請問菩薩:「菩提誰所建立?」皆正答言:「菩薩菩提悲所建立。」】論中說菩薩先熏修了大悲心,就能夠修學布施、持戒乃至般若等一切菩提,所以菩提是依大悲心來建立的。這就是說,菩薩要以觀察眾生諸苦所生起的悲心,來熏學佛法中的一切菩提以為菩提的實證,並且在這菩提的實證上,才能夠來清淨自心如來藏中的煩惱障與所知障這兩種障礙,所以大悲心是菩薩生起菩提的根本。菩薩要先熏習這樣的大悲心的正知見,依於大悲心來修學布施、持戒等一切菩提,才能夠真正地實證真實的菩提,而有了真實的佛菩提的親證,也才能夠讓菩薩真正地清淨自心如來藏中的煩惱障、所知障的兩種障礙及隨眠,最後才能漸漸在這個大悲願行中無量數劫,而成就了佛地清淨的究竟大悲心。

所以從聖 彌勒菩薩的開示中,我們可以知道,是因為先有了佛法大悲心的正知見,才不會被《廣論》等邪知邪見所誤導而自以為生起了大悲心,最後卻落入了假藏傳佛教的凡夫祖師所說的小悲小緣中,乃至邪見邪行中;而才能夠藉此真正大悲心—緣於眾生苦的真實大悲心正知見—來讓菩薩能夠漸漸地修證、實證大乘的菩提,最後生起了真正的佛地究竟清淨的大悲心。而這些佛菩提的實證,都是緣於菩薩能夠聞熏真實的大悲心正知見,依此大悲心,然後生起了求證佛菩提的真實的意樂;依這樣的意樂,才能夠讓菩薩在生生世世的大悲願行中,利樂眾生而能夠實證菩提,乃至於次第邁向佛地的究竟清淨境界啊!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