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教密宗的修色身莊嚴

第105集
由正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這一集我們要來談談,喇嘛教密宗的修色身莊嚴。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說明,在台灣被稱為廣論團體的一家里仁公司,以及在大陸代理他們的悅意、里德等公司,在海峽兩岸開設許多廣論班,他們使用的教材,就是喇嘛教密宗至尊宗喀巴所編撰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書中把大乘佛法分為二種,一個是波羅蜜多大乘,另一個是密咒大乘。宗喀巴並且說:密咒大乘是金剛乘,它的修證是遠遠超過顯教波羅蜜多大乘。波羅蜜多大乘行者,如果正修菩提心尚未圓滿,就不能讓他看見金剛乘修行的內涵,不能顯示密咒讓他知道,只有當他行菩薩行,直到正修菩提心也圓滿了,才能引他進入金剛乘中讓他行密咒行。此外宗喀巴在他編撰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又舉出波羅蜜多大乘與密咒大乘的另一項差異所在,他說:【波羅蜜多乘人,所修諸法真實離諸戲論,即修隨順法身行相之道,然無修習隨順色身相好莊嚴行相之道,咒則有之。由是成辦利他色身方便,道體上有最大不同,故分二乘】。(《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並且說:【分二大乘,非就通達甚深空慧須以方便分別。方便之主是就成辦色身而言。成辦色身方便,即修隨順色身行相天瑜伽法,此即勝出餘乘之方便故】((《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宗喀巴的意思是說,顯教與密教二乘之間的差異,並不是以修空性慧的方法來分別,波羅蜜多大乘行者只修法身及修隨順法身的種種法,不修色身;若要修色身的相好莊嚴,就只有密咒大乘才有,而密咒大乘就是修隨順色身行相天瑜伽,以觀想的方法來成辦勝妙色身,只有這一種更勝於小乘和波羅蜜多大乘的方便法,才能成辦利他色身方便。

宗喀巴既然說天瑜伽是勝出餘乘之方便,我們就來看看什麼是天瑜伽。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最後誘引密宗行者要轉入密咒乘中來修學密法,所以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舉出〈金剛幕續〉內文,【〈金剛幕續初〉品明顯說云:「……故曼陀羅輪,方便安樂律,由佛慢瑜伽,成佛非遙遠」】(《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宗喀巴進一步解釋說:【若唯修空性,方便非圓滿,何者是為勝方便耶?勝方便謂是曼陀羅輪。〈幕續釋〉中作〈方便謂樂律〉此譯妥善。此中顯示方便勝波羅蜜多乘。由說唯修空性非能圓滿方便,及說于修空上所增方便,謂天瑜伽。故知修習曼陀羅輪,即是色身主要之因。此方便中具二差別:一者安樂,謂不待諸苦行。二者律儀,……】(《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又說,【安樂如前,律義,謂受二根和合之樂。佛慢者,謂離庸常慢;非遙遠者謂即此生可得。……說色身因,決定須修天瑜伽者,〈幕續〉此說最為明顯,……】(《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宗喀巴的意思是說,如果只修顯教的般若空性智慧,雖說是方便法門但不能圓滿,如何是圓滿的殊勝法門?這個殊勝的方便法門,就是曼陀羅輪的天瑜伽。密宗的《金剛幕續釋論》解釋曼陀羅輪的意思是樂律,宗喀巴認為這樣的翻譯很妥善,他並且引〈金剛幕續初〉品解釋說,曼陀羅輪的法門是安樂與律儀;安樂的意思就是不必經歷種種苦行的修習,而律儀的意思則是男女兩根和合相觸生出了淫樂。

宗喀巴說:透過修習不同於一般慢心的大慢心,也就是佛慢,知道顯教中沒有這種樂空雙運的遍身受樂境界,於是生起大慢心時,即身就可以成佛。他說:修密宗的曼陀羅輪就勝過顯教的波羅蜜多,修習曼陀羅輪的男女雙身修法就是色身圓滿之因。他強調修天瑜伽為速疾道,因為證佛果不必像波羅蜜多乘那樣,須歷經久遠的三大阿僧祇劫,可見這個天瑜伽是多殊勝啊!宗喀巴又說:【由於時處有量無量,安立名為大小。義謂若達諸法實性一味,依彼未染有法修天瑜伽,則諸如來色身等德,不為時處分量所限,普緣一切而修,故名廣大。若無此天瑜伽,雖有甚深瑜伽,通達一切諸法無異真如,然就有法猶未能越限量,故為狹小。】(《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9)他的意思是說,顯教中的修行人,雖然能修證諸法實性一味,然而因為不能修天瑜伽的緣故,就不能發起廣大天身,那麼成佛時的報身是狹劣的,不能超越人間肉身的身量,所以說顯教所修的法門是有限量、是不廣大的。這裡可以看出他所謂的天瑜伽,就是要觀想成就自己本尊是廣大的天身。綜合前面所引證宗喀巴自己的說法可知:他所說的成就色身方便,是密咒乘可以勝過波羅蜜多乘之因,原來就是在密咒乘特別修了所謂的天瑜伽;而天瑜伽的修法,卻是要觀想自己的本尊為廣大天身,並觀想這個天身如同欲界人間動物,低等境界的男女兩根和合相觸而得到的淫樂。

從這些修行法門可以看出:喇嘛教密宗乃是將假想觀認作真實法的妄想宗派,這些絕非佛教的修行法門。譬如觀想自己成就天身的天瑜伽,其實行者並未因為這種天身觀想成功,而成就了廣大天身。因此密宗以觀想廣大天身,作為將來雙身修法中成佛的佛身,其實是以假為真的虛妄想;所觀想的天身,也不過就是自己所觀想而成的內相分法塵而已,並未真正成就廣大天身。縱使將來修成雙身法後,所應成就的天身也並不存在,只存在於自己觀想的境界中,固然觀想是一種練心的方法,但是觀想的所得並不是真實成就,觀想出來的影像跟定果色是不一樣的。定果色是八地以上菩薩,用他的福德與無生法忍智慧去變現出來的,是能利益眾生的;但密宗那種觀想出來的影像,只是他腦袋裡面的相分,他們打妄想說,如果要成佛時得要有天身才可以成佛,就觀想自己有一個廣大莊嚴的天身,說那個天身觀想成就時,就是未來成佛時的莊嚴報身成就了,這叫作以假代真,並無實質啊!

再者密宗喇嘛教,行者的見、修、行、果等階段,它所施設的觀想、天瑜伽、寶瓶氣、結緣灌頂、瓶灌頂、祕密灌頂、第四灌,以及最後依第四灌的口訣而付諸於實修的,也都是以男女雙身修法的理論,前後貫串一氣呵成,始終不離雙身修法的本質。天瑜伽是密宗所稱生起次第之一,它的修證目的也完全是為了將來實修雙身法而作準備。正如宗喀巴這麼說:【無上瑜伽正所化機,謂如前說已修共道淨治相續大乘種性。是大乘中具足最勝種性大堪能者,由大悲心發動意故,成就猛利欲樂急願成佛,欲入無上瑜伽法門速疾成佛,必須無倒了知續義,善學二種次第及諸密行】(《密宗道次第廣論》卷6)。他的意思是說:能修習真正而且完整的無上瑜伽密教法的人,必須是已經了知密續它的真實的義理而無所顛倒,也必須是已經把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這二種次第,以及第四灌後與異性合修雙身法等種種隱密修行法門,都已修學完善而無所欠缺的人。他所說的無上瑜伽就是男女雙身修法,這點我們已經在前集節目中,引述密宗白教上師陳健民在《曲肱齋全集》中的說法加以證實了。其實喇嘛教密宗,以無上瑜伽男女雙身修法為最後必須修行之法門的主張,並非僅只古時有之啊!乃至一直延續到現在,那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喇嘛也在他書中強調:【密續提到在圓滿次第的修行過程中,行者在到達某一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西藏佛教的修行道》,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頁56)。可見密宗它法義的實質或者說核心,自始至終都是圍繞著雙身修法的淫樂思想而運行。始從生起次第、圓滿次第,以及最後每日八時精進勤修雙身法,長住於淫樂的樂空雙運中,在在都是以淫樂的樂空雙運作為修證佛法的目的,然後說報身佛的常樂我淨,就是永遠住於雙身法的淫樂境界中無有間斷,說這樣就是即生、即身成就報身佛的境界。像這樣邪謬的法道,早就已經墮在邪淫破戒的不清淨行中,卻還空言浮誇密教法深奧廣大,更勝於顯教波羅蜜多大乘的真實了義佛法,真是荒誕至極啊!

然而密宗這個無上瑜伽,祕密灌頂的即身成佛修法,也有他們的理論基礎。因為在方廣唯識,一切種智甚深佛法中說色空不二,因為我們的色身,也是由我們的第八識如來藏——空性心—所出生的,由於第八識空性心的大種性自性,所以能夠藉父母的因緣及四大種食物的因緣,使我們的色身可以長成為一個人,色身既然是由如來藏空性心造成的,就不能夠說色身與如來藏空性心是二,所以説色空不二。密宗就是仿效佛法中說色空不二的理論,主張樂空不二。他們的理論是說:這個無上瑜伽雙身修法,可以使人即此肉身修成佛道,他們用這個法門去修行,在與上師進入密壇內,真刀實槍合修的過程之中,從男女根獲得淫欲的樂觸,他們稱為俱生樂,因為是欲界有情與生俱有的淫樂樂觸。他們認為運用上師所傳授房中術的技巧,如果能練到樂觸持久不退,而且能夠遍身的話,那就是成就了佛法中所說的正遍知覺,也就是成佛了,這種引用佛法名相的理論和佛教中所說的正遍知覺完全不同。

佛所講的正遍知覺是說:於法界一切法能夠真正的,而且遍一切法都全部證知、全部覺悟,這才是正遍知覺;可是密宗的無上瑜伽說,在雙身修法的過程中,使樂觸遍身持久不退,在淫樂的一心享受之中心無妄念,這時的覺知心便是佛地的真如,不是意識。又在一心享受淫樂的過程中,去觀察受樂時的覺知心,發覺這個覺知心是沒有物質的,是空無所有的,所以名為空性心;說如果能夠這樣觀察,就是已經證得空性,再從這個空性來返觀色身無常,返觀世間一切法都是無常必壞,這樣觀察之後,瞭解色身空、萬法空,而一心受淫樂的覺知心真實是空性,就是已經證得般若空了,這樣就已經即身成佛了,這就是喇嘛教密宗無上瑜伽的理論。然而密宗所說法義的這些理論,和了義佛法看似有些相似,但都是不對的。他們將顯教經典援為密宗的佛典,並不是想要改變密宗的根本法義回歸顯教,只是想藉此讓佛教界誤以為密宗也是佛教,這就是密宗援引顯教經典及理論,作為密宗經典及理論的主要目的所在。援引之後,又以密宗邪淫的見解及自續派中觀常見外道見為主旨,來註釋顯教經典,使大家誤認為顯教經典符合密宗的常見外道見、符合密宗的雙身修法,這就是密宗古今祖師、活佛、法王一貫的伎倆。

正如 平實導師開示:【檢點密宗古今諸師、諸法王……等人所造密經、密續之說,現見彼等諸人於佛法二主要道之解脫道與佛菩提道,完全未有修證。皆以外道法之明點、氣功、拙火、雙身法之修持,而將 佛所說之解脫道及佛菩提道修證之果位名目,套上彼等所修外道法之境界中,作為證得佛法之依據。】(《狂密與真密》第四輯,正智出版社,頁1214)平實導師說:【如是修證,皆非真正佛法之證量,與佛道修證無干也。然密宗為欲令人對彼生信,不疑有他,是故雖於佛法完全無有修證,卻以佛法中之修證果位名相而互相推崇,令人以為彼等果真修證高超,以為皆是地上菩薩,乃至誤以為皆是乘願再來的大菩薩。如是而推廣密宗,對真正佛法之顯教,以此手段而蠶食鯨吞之;乃至最後取顯教而代之,完成入篡正統、李代桃僵之大業。】(《狂密與真密》第四輯,正智出版社,頁1214)像這樣移花接木的伎倆,我們身為佛教正法中的學人都應該清楚了知,也應審慎加以簡別,以免密宗喇嘛教移花接木、李代桃僵的伎倆繼續得逞,以免佛教再度滅於密宗喇嘛教之手。

時間的關係,今天就解說到這邊。阿彌陀佛!


點擊數: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