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說「大小乘所證空慧相同」之錯謬

第101集
由正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正覺教團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系列電視弘法節目,是針對假藏傳佛教密宗,也就是喇嘛教中黃教至尊宗喀巴所著《廣論》中的法義,進行詳細的辨正。

宗喀巴的《廣論》,一般人通常只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其實還有《密宗道次第廣論》,而且對於宗喀巴而言,這兩部《廣論》是有著深淺及修學次第先後的關聯性存在。也就是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它是次第在先的淺法,而《密宗道次第廣論》,則是次第在後的深法;而修學《菩提道次第廣論》的目的,正是為進一步修學《密宗道次第廣論》作準備。因此正覺教團這一系列的電視弘法節目,既然以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作為節目名稱,為了講述方便,雖然是以目前在台灣被稱為廣論團體的一家里仁公司,以及在大陸代理他們的悅意、里德等公司,在海峽兩岸所開設的廣論班所使用的教材《菩提道次第廣論》作為我們依序評論辨正的基本教材。但是為了讓電視機前面的觀眾們,真正瞭解宗喀巴所建立修行成佛的法義錯謬所在,對於他主張可以讓人即身成佛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內容,當然就得要舉出來一併加以辨正,才能究竟破邪顯正救護眾生的功德。

這一集我們就要從《菩提道次第廣論》第206頁第7行「龍猛菩薩云」這個地方開始辨正。在這裡宗喀巴首先說:【龍猛菩薩云:「諸佛辟支佛,諸聲聞定依,解脫道唯汝,決定更無餘。」】(《菩提道次第廣論》卷8)然後他解釋說:【此讚般若波羅蜜多,聲聞獨覺亦須依此,故說般若波羅蜜多為母,是大小乘二子之母,故證空慧,不能判別大乘小乘,以菩提心及廣大行而分判之。……如是證空性慧,尚非大乘不共之道,況諸餘道。】(《菩提道次第廣論》卷8)意思是說,般若波羅蜜多的空性智慧,是十方三世如來修證佛菩提道,也是聲聞、獨覺的阿羅漢、辟支佛修證解脫道所共同依止的,所以般若波羅蜜多,就是出生小乘聲聞、獨覺和大乘諸佛諸菩薩之母。小乘聲聞、獨覺行者和大乘菩薩乃至諸如來,同樣都證得了般若波羅蜜多空性智慧,可以說都是般若波羅蜜多空性智慧之子,因此空性智慧並不是大乘獨有的不共之道。只以空性智慧並不能判別大乘和小乘的差別,而必須加上是否發了求證無上正等正覺的菩提心,以及是否履踐菩薩六度的廣大行願,來判別大小乘的差異。宗喀巴這段論述,首先是他所引的龍猛菩薩(也就是龍樹菩薩)的偈,我們在《大藏經電子佛典》中,並未搜尋到相同的偈文,因此無法判斷這是否確實是 龍樹菩薩所說的偈,也無法比對前後文字,來對這首偈的真義作出正確的詮釋。但我們可以依 釋迦世尊三時說法的判教,來簡別宗喀巴的這段說法。

在 玄奘菩薩所翻譯的《解深密經》中,聖教說 釋迦世尊分三時為弟子們說教,經中說:【世尊!初於一時在婆羅痆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惟為發趣聲聞乘者,以四諦相轉正法輪。雖是甚奇、甚為希有,一切世間諸天、人等,先無有能如法轉者。而於彼時所轉法輪,有上、有容,是未了義,是諸諍論安足處所。】(《解深密經》卷2)就是說 世尊最初說法,為只發趣向涅槃解脫的聲聞乘行者,宣說四聖諦及因緣法,稱為第一時教,就是初轉法輪阿含諸經中所說解脫道的正理。由於在 世尊轉四聖諦、十二因緣解脫道之前,一切世間的諸天和人等,都沒有能如法宣說解脫道正法輪,而能讓亟求涅槃解脫的修行人真正得到解脫的,直到 世尊宣說了四聖諦、十二因緣後,才讓弟子們真正能夠親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的涅槃解脫境界。然而 世尊教導四聖諦、十二因緣的這些解脫道正法,因為觀行與修學都不出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等現象界有為有作之法,全然未觸及實相法界無為無作的如來藏理體,因此並不是無上究竟的了義法。也因而引起在實相心外求法的外道們,對於涅槃解脫產生種種不如理的臆想,於是種種不實的諍論,就在這個地方產生了。

經文當中接著說:【世尊!在昔第二時中,唯為發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以隱密相轉正法輪。雖更甚奇、甚為希有,而於彼時所轉法輪,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猶未了義,是諸諍論安足處所。】(《解深密經》卷2)就是到了第二時,世尊則只為發趣向大乘無上正等正覺的佛菩提道修行者,依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的眾生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而施設種種名,例如非心心、無心相心、無念心、無住心、菩薩不念心,或空性,或真如等,而以隱密相轉正法輪,也就是宣演二轉法輪般若諸經所說空性心真如的正理,讓因緣成熟的弟子們,親證萬法根源的空性心如來藏。但是大品、小品般若諸經所說法義,就佛菩提道五十二階位的修習來說,也只是十住、十行、十迴向的三賢位菩薩所修的如來藏總相智和別相智,還不是成佛所必須具足的一切種智,因此說般若諸經的法義:【雖更甚奇、甚為希有,而於彼時所轉法輪,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猶未了義,是諸諍論安足處所。】(《解深密經》卷2)意思是說,這仍然不是無上究竟的了義法,也因而引起了在實相心外求法的外道,對於空性心如來藏產生種種不如理的臆想,於是就對這個空性心出現了種種不實的諍論。

那 世尊的第三時教,《解深密經》中聖教說:【世尊!於今第三時中,普為發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無自性性,以顯了相轉正法輪。】(《解深密經》卷2)第一甚奇、最為希有,于今 世尊所轉法輪,無上、無容,是真了義,非諸諍論安足處所。就是說,世尊這時是普為發趣向以一乘而含攝一切乘的佛菩提道修行者,除了同樣依於般若諸經所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的眾生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外,更進一步依於遍計所執、依他起、圓成實三種自性,及對應的相無性、生無性、勝義無性三無性,顯示第八識如來藏種種真實的體相性用,或者稱祂為阿賴耶識,或者稱為阿陀那識,或異熟識等來轉正真的法輪。這也就是《解深密經》、《楞伽經》等方廣唯識諸經所說五法、三自性、七種性自性、七種第一義、二種無我法等一切種智正理。而一切種智唯有到達佛地才能圓滿具足,因此經中說它是第一甚奇、最為希有,是無上無容的真正了義法。由於它不是外道凡夫乃至未入地的三賢位菩薩所可得思議,所以一切虛妄的諍論,在這個勝妙法中,就都無立足乃至置喙之處了。

前面所引證的《解深密經》聖教,很清楚告訴我們:釋迦世尊三時說教,不論是它的對象或者是法義的內容,都有所不同。而其中第一時教的阿含期,說的是聲聞緣覺解脫道的小乘教,第二時教的般若期和第三時教的方廣唯識期,則都是屬於佛菩提道的大乘教。從法義的內涵來看,阿含解脫道講的是四聖諦、十二因緣,世尊教導聲聞弟子觀行修學的對象,都不出現象界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範圍,就是所觀察思惟的現象界這些法,全部都是緣生緣滅、生滅無常,無常故苦、無常故空,無常苦空,故非身、無我,由此而斷我見、斷我執,厭棄蘊處界諸法,於捨報後不再生起中陰,不再投胎受生,就解脫入涅槃。這整個過程,完全不觸及實相法界,因此即使是證得解脫道極果的阿羅漢、辟支佛,對於法界實相空性心如來藏還是全然無所知啊!只是信受 佛說蘊處界背後有本識、有入胎識,是常住法,是涅槃中的本際、實際,無餘涅槃並非斷滅。也就是說,小乘聲聞緣覺解脫道的聖者,他們所證的空慧只是蘊處界緣起性空的空相智慧,並不是親證法界實相空性心如來藏而生起的空性智慧。至於佛菩提道的般若期和唯識期,釋迦世尊開示的大乘法義,卻都是以親證法界實相空性心如來藏為基礎的空性智慧。這個差異,我們從《解深密經》明白地說 世尊在第二和第三時說法,都是依一切法皆無自性、無生無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的實相心如來藏而說,但在第一時教說解脫道時卻不這麼說,就可以得到印證。因為蘊處界一切法都是本來空無,依因藉緣而有生有滅之法;而本來寂靜必須是有一個法,它是本來寂靜的,那自性涅槃也是有一個法,它的自性是本來涅槃的;既然蘊處界都是依因藉緣而有生有滅空無之法,而空無的本質其實就是無法、就是虛空,虛空無法,又何來本來寂靜、自性涅槃?

由此可知,小乘聲聞緣覺解脫道,經由四聖諦、十二因緣所修所證蘊處界空相的空慧,絕對不是大乘菩薩依 世尊於第二時教佛菩提道宣說般若空性所修證的空慧,這也證明了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大小乘所證空慧相同」,顯然違背了 釋迦世尊三時說教的事實。反之,大乘小乘所證空慧有著根本的不同,這不只是雙證蘊處界空相和第八識如來藏空性的大乘賢聖菩薩已能如實現觀這兩者的差異,就是只證蘊處界空相的聲聞緣覺聖者,也能推知二者是有差別的。因為大乘菩薩不管是不是先由觀修蘊處界生滅虛幻而斷我見入手,只要親證了蘊處界背後恆不生滅,並且能出生蘊處界諸法的實相心如來藏,而能信解不退,有了如來藏空性的般若智慧時,就如同看到了明鏡的人,都知道明鏡表面的影像不是真實的一樣,必定也能同時現觀蘊處界生滅不實、如影幻現,而有了蘊處界空相的解脫智慧。但是聲聞緣覺解脫道聖者,雖然信受佛語,知道滅盡蘊處界後的無餘涅槃還有本際、實際存在,並不是斷滅,然而對於本際到底何在?祂的體性如何?卻一無所知。反觀親證涅槃本際空性心的菩薩們,卻是個個智慧深利,自己阿羅漢所證蘊處界空相的智慧,連想對談都開不得口,又如何相提並論?這樣的事實不僅具體的記載於 釋迦世尊第二時教的《維摩詰經》中,只要我們如實理解阿含解脫道和般若諸經聖教的真實意涵,也不難察覺其中的差異。而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主張大小乘共依般若波羅蜜多,認為證空慧尚非大乘不共之道,證空慧不能判別大乘小乘,這正可以證明他對於 釋迦世尊所說阿含解脫道和般若諸經聖教的真實義,可以說所知不如實,並且是全然錯謬的。

再者,我們要說聲聞解脫道還有緣覺解脫道的修行人,雖然必須信受佛語,知道滅盡蘊處界後的無餘涅槃不是斷滅,還有本識——入胎識,也就是涅槃中的本際、實際常住不滅,因而於內無恐怖、於外無恐怖,這樣才能夠於解脫道有所實證。但他們對於般若空性智慧所依的第八識空性心如來藏卻無所證,對於如來藏的體相性用,那就更無所知,必定是全無任何般若波羅蜜多空性智慧可言,卻還是可以證得解脫道的聲聞四果及緣覺辟支佛果,這就證明他們修證的解脫道,並不需要以親證如來藏而生起的般若波羅蜜多空性智慧為基礎。那麼宗喀巴說「此讚般若波羅蜜多,聲聞獨覺亦須依此,故說般若波羅蜜多為母,是大小乘二子之母」,當然是錯誤的啦!

從以上的辨正,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可以確定:被稱為假藏傳佛教,就是喇嘛教密宗黃教至尊的宗喀巴,不僅於佛菩提道的般若實相空性心無所證,就連解脫道中聲聞四果層次最低斷三縛結的須陀洹,也是毫無所證的。

時間的關係,今天就先為大家解說到此。

阿彌陀佛!


點擊數: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