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中沒有密咒乘

第100集
由正仁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廣論」,在上一次的節目當中,我們探討了藏傳佛教密宗的密咒乘,它之所以稱為密,就是因為其男女淫欲的雙身修法,是藏傳佛教密宗中不可告人祕密中最祕密的事情。今天我們要接著繼續來探討密咒乘的內容。

在藏傳佛教密宗男女共修雙身法,輪座雜交而行邪淫之事結束以後,就會有了紅白菩提的融合;這裡所說的白菩提,就是指男性的精液,而紅菩提就是指女性的淫液。男女修行人進行雙身法邪淫之後,就有了紅白菩提混合在一起,這就是密宗宗喀巴教導的密咒乘正行修菩提心的內容。這種師徒雜交、男女淫合而成就的邪淫菩提心,當然是祕密中最為祕密,也就是陀羅尼咒大曼陀羅。密咒乘誑言顯教的六度波羅蜜不究竟,所以要以宗喀巴所說的,大乘波羅蜜多修學圓滿以後當令入此大智灌頂陀羅尼咒大曼陀羅。意思就是說,要成就大乘法的修行佛果以後,才可以引導入密宗裡面修雙身法,修密咒乘;這樣的說法真是荒唐至極,本質上根本就是印度教性力派男女邪淫的外道法。

我們以三乘佛法正確的內容來作比對,宗喀巴口中的密咒乘大修行者,自古至今,不曾有人在聲聞乘中已經斷了我見,證得聲聞的初果,至於四果的阿羅漢果位,那就更不用說了;那如果以緣覺乘來比較呢,古今所有密咒乘的祖師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實證因緣法;最後再以大乘的佛菩提道來比較,以第七住位見道時必須親證的勝義菩提心—第八識如來藏—而言,古今所有密咒乘的祖師們,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實證過。因此根據宗喀巴的說法,應該要修完三乘菩提之後才有資格修密咒乘,如果順序這樣是對的話,那連宗喀巴自己,也沒有資格來修學密咒乘,因為他沒有實證三乘菩提;可是實質上他們卻已經修證了密咒乘雙身法,並且修成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淫樂遍身,以及成就密教的報身佛境界。他們所成就的這個報身佛,這個「報」事實上是擁抱的「抱」,是互相擁抱在一起的佛,而不是真正佛法中的報身佛;但是這樣的密教佛,卻完全不曾實證絲毫三乘菩提中的少分,可見宗喀巴及密咒乘,所有古今祖師都是滿口謊言,目的只是在欺騙佛教徒,來誤信他們自我高推的密咒乘,讓人誤以為密咒乘確實也是大乘佛法中的一支。

此外,宗喀巴又貶低波羅蜜多大乘,說波羅蜜多大乘的菩提心若未圓滿的話,就不能進入密咒乘,不能見壇城,也不能為他人顯示密法;然而真正的菩提心,是眾生各個本已具足、本已圓滿,不是修行以後才有的。宗喀巴等密宗人,不知不解真實菩提心,又依邪見而極力否認真菩提心如來藏,原因就是他們沒有辦法親證無形無相的菩提心如來藏,誑言要修行密咒乘的雙身法以後才能圓滿。由此可見宗喀巴的說法,是多麼地荒謬,而且也是違背出世間和世間的法理。

再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西藏密宗古今祖師,如月稱、寂天、阿底峽、宗喀巴乃至現今的達賴,以及在台灣之所有修學《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僧、俗四眾們,他們既然否定了真菩提心如來藏,那哪裡還有菩提心可以證得?因此西藏密宗祖師宗喀巴所說的菩提心圓滿,是指《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所說的雙身修法:先觀想中脈內有質境的紅白菩提,然後再修雙身法,使喇嘛上師的精液與女信徒的淫液會合,而具足紅白菩提——白菩提就是上師的精液、紅菩提就是女信徒的淫液。這些都是密宗藏傳佛教經論所說,不是我們隨便亂編的;舉例來說,在藏傳佛教的密續裡面,就說紅白菩提是屬於五甘露中的最後兩個。關於甘露這個名詞,在佛法顯教中,它正確的定義是欲界天的天人的飲食,甘露通常用來供養佛、菩薩以及護法神。然而藏傳佛教密宗的甘露,其種類非常的多,乃至有許多是極不可思議的東西,例如某位法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這一本書中的第146頁,對於密宗的甘露就曾經有如下的描述:【佛世以依教奉行為最勝之供養,佛後亦供以燈明香華等而已。密教以(所)崇拜者為鬼神相,其供品乃有酒肉。有所謂「五甘露」者,則尿、屎、骨髓、男精、女血也。更有「五肉」者,則狗肉、牛、羊、象及人肉也。以此等為供品而求本尊之呵護,亦可異矣。】(《以佛法研究佛法》,正聞出版社,頁146-147)這樣的說法並不是這一位法師栽贓的說詞,在密宗的密續之中也有詳細地記載,例如在密宗白教上師陳健民的《曲肱齋全集》第一輯第678頁中,他就說:【除上述二十五種供品外,密宗寶瓶裡一定放的東西還有五肉五甘露。五甘露說明如下:1、大香--有香之大便。有功德成就的行者,其糞便是含有檀香之味道。2、小香--有香之小便,有功德成就之行者,其尿是香的。3、腦髓--有功德成就之西藏行者,如係天葬(也就是將屍體餵大鳥),死後他的腦髓都保存下來。4、紅菩提--空行母之卵子(也就是明妃所排放的月經),不是普通女人的;或用處女初次之月經。五、白菩提--有功德成就,證空性的瑜伽行者所出之悲智雙運不漏之精子。五肉是象肉、馬肉、人肉、豬肉和狗肉。】(《曲肱齋全集》(一),普賢王如來佛教會,頁678-679)密宗以上師之糞便和尿液作為甘露,分別稱之為大香、小香,例如陳健民上師在《曲肱齋全集》第三輯第732頁中,他就這樣子說到:【我稟告上師說:「假使上師要我嘗大便,我也不會推辭。」上師的大便就是大香,我是非常喜歡聞的,以前在漢藏教理苑的時候,嚴定法師送我古修行人的丸藥,我拿到之後立刻吞服下去。嚴定師問我有什麼感覺?我回答說:「感覺一陣香氣。」又問我是否知道這個藥丸它的原料?我回答說:「應該是香料混合糌粑。」嚴師說:「糌粑固然是通用的原料,但其中最重要的加持物,是古修行人的小香。小香就是小便。」這種嚐小香的事情在古人是非常平常的,在現在的西藏、西康,也有人這樣子做。當年我在西康閉關的時候,也是常有人來索取我的小便,我都無法拒絕他們。】(《曲肱齋全集》(三),普賢王如來佛教會,頁732-733)以上就是陳健民上師有關大香、小香的說明。密宗的甘露通常是供奉在聚寶瓶裡面,然而五甘露之本身,已經是極汙穢的東西,拿來供養佛菩薩、護法神,怎麼可能可以獲得佛菩薩和護法神的庇祐,這些東西只有山精鬼魅、夜叉、羅剎才會喜歡,因此我們從所祭拜的東西,就可以推斷所祭拜的對象是哪一種有情眾生,不須再進一步下結論了。

接著我們再回過頭來探索宗喀巴的密咒乘,他說:波羅蜜多是大乘法,但是不究竟,只有密咒乘才是最圓滿。因為他認為若沒有樂空雙運、樂空不二的男女交媾淫行,使紅白菩提的男性精液與女性淫液會合,而住於遍身樂觸之中觀察樂空不二,並常常樂空雙運,就不是具足菩提心,就不能成為報身佛的境界。但是宗喀巴又主張,沒有在大乘法中圓滿波羅蜜多就不可以修學密咒乘,他認為密咒乘的雙身法是遠高於波羅蜜多乘的菩提證悟智慧;他如此貶低波羅蜜多乘,而又書寫所謂波羅蜜多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其實是別有心機的,他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學者對密咒乘生起信心,最後引導入密咒乘中去修學雙身法而已。其實密咒乘的雙身修法,只是讓意識心安住在觸塵與法塵的內相分上,享受樂觸與覺知心受樂;這個與《法華經》說的一切種智毫無關係,也與三乘菩提根本沒有關係,根本不能夠說是佛法,連聲聞小乘都談不上,更何況是大乘佛法。

而且現前可以看見的,一切修學及弘傳密咒乘雙身法的古今喇嘛們,且不用說是圓滿波羅蜜多,即使是二乘菩提的基礎見道——也就是斷我見,他們都沒有實證,乃是一堆凡夫,那更不用說他們能夠知道修學大乘波羅蜜多入門的基礎—明心證悟如來藏的七住位菩薩—他們所證得的內容是什麼?由此可以證明,包括宗喀巴個人在內,西藏密宗祖師中,除了古時候覺囊派之外,並沒有任何一人已經明心證悟波羅蜜多。依照他們自己的說法,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可以修學密咒乘的雙身法,但是他們卻個個都樂在修學雙身法,而貪著沉溺於其中,這豈不是自相矛盾,欺騙自己也欺騙別人?而且藏傳佛教,更將淫欲的男女交媾所得的精液與淫液,說成是第八識如來藏菩提心,更不可想像的,竟然也有大法師大居士會相信,而且跟進修學這些藏傳佛教自創的淫穢邪法,這也只能說是末法時期佛門中的怪象了。文獻上所有古今密宗祖師,除了於喇嘛教邪法中,另外在弘揚如來藏他空見正理的古時候覺囊派祖師們以外,至今不曾有見過密宗祖師是真正證悟波羅蜜多大乘的。如果藏密學人要依宗喀巴所說的方法去觀修,那現今所有的密宗喇嘛們都不應該修學密咒乘,而應該儘快回到顯教中修學波羅蜜多乘,等到證悟波羅蜜多以後再回到密咒乘中修學雙身法,這樣子才對,但是,現今沒有一個喇嘛是這樣子作的。

由此證明藏傳佛教的喇嘛們,說的是一套,作的又是另外一套,假使真的有喇嘛,依照這個順序去修行,有一天在顯教中證悟了真實菩提心第八識如來藏,這樣以後,其實這一位證悟者,他根本就不用明心,他只要證悟二乘的斷我見的功德,他就會放棄雙身法的;因為事實上,在二乘裡面的斷我見,他修行的功德就是要斷離這些雙身法的淫樂,他如實了知雙身法與佛法的修行內容之後,他就會知道密宗裡面的雙身法,根本跟佛法是毫無關係的,貪愛淫欲的這些淫樂,那只是世間的淫欲技巧而已。

至於藏傳佛教密宗說如何判別是大乘,我們先看看《菩提道次第廣論》第204頁中,宗喀巴是怎麼樣子來說明大乘的?他說:【能入門唯菩提心。若於相續,何時生此未生餘德,亦得安立為大乘人。何時離此,縱有通達空性等德,然亦墮在聲聞等地,退失大乘。大乘教典多所宣説,即以正理亦善成立,故於最初入大乘數,亦以唯發此心安立,後出大乘亦以唯離此心安立。故大乘者,隨逐有無此心而為進退。】(《菩提道次第廣論》卷8)也就是說大乘的定義,是要看看有沒有發起密宗的菩提心。但是關於菩提心,宗喀巴在《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5,是這樣解釋的:【粗細生起次第究竟之後,依仗智印亦能將菩提心,從頂降至秘密下端(也就是男女的私密處)。】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知道,宗喀巴他所說的菩提心,是紅白菩提合起來,可以上下移動的,這樣子的一個明點。他不知道這個菩提心,在顯教在佛法裡面,是眾生本有的空性心,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心;修行人發起了求證空性心如來藏之後,便是發起了世俗的菩提心,而觸證空性心如來藏,就是觸證真實的菩提心、勝義菩提心,從此才能正式進入大乘佛門的門檻,開始從內門來廣修六波羅蜜多。發世俗菩提心之後,如果還未證悟空性心如來藏,不知勝義菩提心如來藏的所在,那就只能在外門廣修六波羅蜜多,只能算是修集實證佛菩提道的福德資糧,仍不能算是真正的佛子。因此所謂入大乘道,不但是要發起世俗的菩提心,也要親證真實的如來藏心,這才算是實證空性,真正入了大乘的內門。

由此可知宗喀巴他所說的,要如何判別大乘的這段話,完全是抄襲經典中的片段,然後再以雙身法來加以改變、加以竄改的。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說明到這裡,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安泰,道業精進,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