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因緣之緣生相

第90集
由正國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節目,今天我們要繼續來探討十二支的「緣生相」以及十二支之間的時間性關係。

經由這幾天,我們已經把各支的義理逐一略作探討,相信諸位觀眾對於因緣法已經有一個概略的瞭解。事實上,這十二支本身都是緣生法,都是生滅性的,其實它代表了三種意義。在《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2有這樣的開示:【何等相故?謂無作緣生故,無常緣生故,勢用緣生故,是緣生相。】這就是在說明有關這十二支的法相,第一個就是「無作緣生」,就是說前支的存在只是後支存在的緣,不是由前支直接出生後支的,也就是我們常聽說的「諸法不從他生」。譬如 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第二輯中的開示:【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起故彼起,此滅故彼滅。這就是假號法,因為只牽涉到緣而不牽涉到因——以前緣為因,所說的因是緣因。】《阿含正義》第二輯,正智出版社,頁611)因為每一支其實都是生滅的被生之法,都沒有實在不壞的本質,因此稱為「假號法」。因為這個法生起時,那個法就跟著生起;這個法消滅時,那個法就跟著消滅,因此十二支只是假借名號、名稱而說;同時諸有為法剎那轉變,無法暫住,如何有真實體性。

第二個就是「無常緣生」,也就是此生故彼生的意思。因為有前支的出生,才會有後支的出生,既然有前支的出生,代表前支本身就是生滅法,由前支的生滅法為緣而引生下一支的生滅法;而生滅法是可以被滅除的,所以這也代表如果把前支的生滅法滅除掉,後一支生滅法就可以跟著滅除而不再出生,也就是此滅故彼滅。因為十二有支有「無常緣生」的法相,因此我們經由正確的方法就可以滅除它,所以二乘人才可以有辦法取無餘涅槃;因此必須是無常緣生,而不是以常法為緣而生,如果以常法為緣而生,那無餘涅槃就不能成就了。而無常緣生也代表以前支為緣,而被引生的下一支也不可能是常法;因此面對十二支時,都不可以執著之,因為都是生滅法的緣故。因為這樣的道理,所以十二因緣的還滅門逆觀才能成就。

第三個是「勢用緣生」,就是說因為諸法功能差別不一,各有其業用,所以不是單一法為緣就可以出生一切果;所以在十二因緣中,各支間有其關係存在,也有近緣與遠緣的差異。譬如「無明支」皆可作為其他十一支的緣,但是一般只說「無明緣行」,因為無明支是行支的近緣,因此就以關係比較密切的角度來說「無明緣行」,這樣修學者就比較容易抓住重點來理解及作觀行。經由上述十二支三種法相的探討,相信可以讓我們更進一步瞭解十二因緣。

接下來,我們要來探討十二支的時間性關係。雖然大家都知道十二支「前前為緣,後後所隨故」與「前前永斷,後後滅故」的道理,也就是以前支為緣而引生下一支,又前支滅則後支不生;但是經由探討各支出現的時間性關係,還是有助於大家再進一步瞭解十二因緣。我們來看在《成唯識論》卷8中的開示:【此十二支,十因二果,定不同世;因中前七,與愛、取、有或異或同;若二、三、七各定同世。如是十二,一重因果,足顯輪轉及離斷常。施設兩重,實為無用,或應過此便致無窮。】意思就是說,十二支如果分成十因二果,其中二果就是最後兩支「生、老死」,其餘前十支屬於因。這是在說明從造因到感生異熟果報之新的五蘊身,是在不同世才能完成的道理。而其中前七支即「能引支」與「所引支」,這七支與「愛、取、有」三支,有可能是同一世或不同一世,因為被引生的種子與其得到滋潤成熟的時間不一定在同一世;也就是造業到感果中間,需要有滋潤的過程。那這部分就是我們可以努力的地方,因為無論是前世或今世「行支」引生的種子,在未經滋潤成熟之前,都有機會透過懺悔、心性轉變與智慧的提升,以及利樂眾生累積福德,使得果報得以轉變。大家知道這個道理之後,心力就可以集中在精進修行,而不需要陷在悔箭入心的困境中。

這裡面心性的轉變是很重要的關鍵之一,譬如 平實導師在《楞嚴經講記》第十二輯中的開示:【正報的根本原因,其實仍然是心性;當心性強烈到足以造出地獄業及餓鬼業時,表示那個心性是應該住在地獄及餓鬼境界中的。所以惡業的造作只是心性的表現,而不是下墜地獄及餓鬼道的根本因,「純情無想」等心性才是下墜地獄、餓鬼的根本因。】(《楞嚴經講記》第十二輯,正智出版社,頁303)所以,如果不慎造作惡業後,努力懺悔及補救,就有機會可以轉變業報,或者重報輕受,這是因為心性與緣上面的轉變;因此佛法裡面說的是「因緣果報」,這裡面因與緣都佔了很重要的角色。如果「常作無悔,作已歡喜」等,那就是時常在滋潤種子,就變成果報定的業了,因此我們一定要相信聖教中的教導:【智者若能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是人能壞極重之業。】(《優婆塞戒經》卷7)而因為在「無明行」的過程中,所出生或引發的業種與五種一定是在同一世的,所以前七支本身一定是在同一世;同樣的,「愛、取、有」這三支本身是在同一世,「生、老死」這二支也是在同一世。

另外在《成唯識論》卷8中,也採用一個重要的角度來解說這十二支之因果關係,也就是以「一重因果」來貫穿三世。因為「無明、行」等「能引支」所引出來的法,就是「識、名色、六處、觸、受」等五種;而這所引的五種又因「愛、取、有」等「能生支」的滋潤,感生當來的「生、老死」之「所生支」。所以「所引支」與「所生支」,一是種子性,一是異熟果,本屬同一個有情、同一個因果,所以應說為一重因果即可,因為這才是真正顯示了「能引支」是因與「能生支」是緣,有因有緣才能感果。具體地說,十二支的前十支都是感果的因緣,能感未來世的生、老死的果。那這樣十因、二果之「一重因果」,就可以顯示因果正理:因為有十因就可以避免落入常見我,因為諸蘊處界等法都不是常法,需要有因才能出生,不是自然無因就可以出生;有二果就知道造了業因就有果報,因此不會落入斷滅空的邪見;而有因有果,就可以顯示有三世輪轉的道理,讓學人可以信受因果及相信確實有三世存在。

而十二支之所以能夠因為「能引支」與「能生支」的關係,令眾生於三界五趣輪轉不已,當然是因為有不生滅的如來藏心;因此 世尊同時也開示十因緣的道理,因為它是能夠正確修學十二因緣的條件,這樣才不會落入「無因唯緣」的錯誤修學之中。這也就是在說明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蘊處界既然是無常空,為什麼又會一世一世不斷地有世世的蘊處界「藉緣生起」而不斷絕呢?因此必須開示十因緣,讓眾生信受一定是有一個恆而不壞的根本法體,才可能會有緣起緣滅的現象;不可能無因無緣,或無因只有緣,就可以產生緣生法,一定有個根本因,否則就成為無因論外道了。

譬如日常法師說:【你要跳出生死輪迴的話,不但對這個業感果的這個道理要了解,還要為什麼會業感果,原來這個是緣起空,就是空性,所以一切法無我的真實義要了解。】(《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日常法師)日常法師又說:【我們現在證得的空、空性,了解的空性,譬如說在禪宗裡說大徹大悟,所見的那個內容等等的話,這個就是這個地方說的證空的這個慧。】(《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日常法師)因此有時候他把「空性」說為「緣起空」,有時候又說為「禪宗的所證」,這就是顯示他把「緣起空」與「空性」混為一談,以為都是在說諸有為法皆因緣所生,故無真實不壞的自性,所以是空;而不知空性指的是有情生命的根源如來藏心。因為如來藏空無形色而有真實體性,也因為祂不落入三界六塵法中,也不對六入起任何攀緣執著,所以是空性。而會把空性誤認為是緣起空,通常也是六識論者難以脫離的思惟角度,因為有先入為主否定第八識的六識論錯誤知見,所以自然不會認為空性是真實心如來藏,因此不知道二乘所證「緣起性空」之智慧,與大乘菩薩所證之「般若空性智慧」,有根本的差異存在。這歸根究柢也都是信受六識論產生的問題,因為否定第八識之後,不僅無法證大乘菩提,連二乘菩提也無緣可證,真的是很可惜。這也更加驗證「十因緣」與「十二因緣」皆要修學,才能成就因緣法之修學,因此說「十二因緣難見難知,甚深難解」。

事實上不只是因緣法,所有三乘菩提之修證,皆必須要依於八識論作為基礎,包括大乘菩薩明心開悟也是證第八識。如果否定第八識,那在談開悟時便會失去證悟的標的,或者以第八識以外之生滅法為所證之內涵;譬如日常法師說:【阿底峽尊者所以去請教這個大善知識,……他當時就照著他的老師就思惟、觀察,就馬上證得加行道一品真實三摩地。實際上那個什麼?大徹大悟!……你們現在回過頭去看看,那這個情況,跟禪宗的開悟的境界是一模一樣。】(《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日常法師)可是這樣的說法,馬上產生一個基本的邏輯問題,就是禪宗所悟的是第八識如來藏心,而阿底峽卻是否定第八識的六識論者,如何悟境會相同呢?因此大家只要用心,就可以發現其說法的矛盾之處。因此從這裡可以知道,不能自意曲解經教,否則將會處處碰到障礙。而相對地,我們也可以建立一個觀念,就是在學法的時候,不可以忽視法義思惟,因為自己有思惟的過程,才能簡擇出法義上的矛盾之處。而事實上有許多法義上的問題,是連世間邏輯都違背了,而自己卻不知道;因此,修學一定要具足「聞思修」的過程,千萬不可以陷入情執與名師崇拜。

以上對於十二因緣的探討,初步已經告一個段落了,而這裡面如果能夠對於十二因緣的法義好好熏習,及作正確的思惟觀行,就能夠讓我們逐漸遠離愚癡無明而生起智慧;雖然因緣法甚深極甚深,然而其中基本的法義,如果經由正確的教導,還是有辦法理解的。譬如在《大智度論》卷1中的開示:【愚癡人者,非謂如牛羊等愚癡;是人欲求實道,邪心觀故生種種邪見。如是愚癡人,當觀因緣,是名為善對治法。】就是說有些愚癡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沒有能力去理解法義,而是因為邪心觀的原因;也就是因為有種種的「錯誤知見與邪執」沒有更正,而引起種種虛妄分別與不如理作意思惟,因此而導致種種顛倒與錯解。所以,因為不知道正確的法義與因緣果報而稱為愚癡,而這是有辦法透過因緣觀及如理作意思惟來加以對治的。所以在修學路上,一方面熏聞思惟正確的法義很重要,另一方面逐漸把錯誤的知見一一去除也是很重要的。有關十因緣與十二因緣的法義,在 平實導師的《阿含正義》第二輯與第三輯中,有專章的詳細開示,建議如果想要對於因緣法有深入的瞭解,可以詳細閱讀,這對於大家在智慧的增上,絕對會有很大的利益。

而透過因緣法的學習,也讓我們瞭解事情的成就是必須要靠種種的因緣,尤其是佛地的大般涅槃,是必須經歷三大阿僧祇劫的辛勤自利利他的過程,成就種種智慧現觀與圓滿福德才能成就的。譬如在《大般涅槃經》卷23中的開示:【大名不可思議,若不可思議,一切眾生所不能信,是則名為大般涅槃,……以何因緣復名為大?以無量因緣然後乃得,故名為大。善男子!如世間人,以多因緣之所得者,則名為大。】所以絕對不是時下有些道場信受的「即身成佛」,一生就能成就佛果;而即使是在世間法上很精巧複雜的事物也是如此,需要許多因緣才能成就,也要一步一步去完成,絕對無法速成。因此,這也是我們修學因緣法時,可以順便瞭解的道理,也可以避免被誤導。而透過這十二因緣法義的探討,我們也可以大略瞭解這十二支的施設都是有深切的目的與意義。

在今天節目最後,我們引用兩處聖教的開示與諸位共勉。在《優婆塞戒經》卷6中開示:【是十善法,除佛無能分別說者;過去佛說流轉至今,無有漏失,智者受行。】以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05中開示:【如是般若波羅蜜多為一切法無生無滅、無作無成、無得無壞……如是理趣不可思議,唯佛世尊能覺能說。】因此這些佛法都是只有 佛世尊才能宣說;同時我們必須知道:無論是基礎或深奧的法,都是極為珍貴而必須要心存恭敬的。而佛法是 佛世尊出世所演說,因此我們就可以瞭解「三歸依」裡面,佛世尊是必須排在第一位的;因此顯然創設「四歸依」者,自行把上師列在佛之前,是不懂這個道理的。即使是能在無佛之世證得因緣法的辟支佛,也是因為在前世曾經獲得諸佛教導,今世才能無師獨覺。因此,對 佛世尊恭敬是修學佛法成功的必要條件,絕對不可輕忽。而任何偏離或修改 佛世尊的開示,都將引生極多過失,因為 佛世尊是無二語者,這也是在佛道的修學中極為重要,而且可以保護學人的基本觀念。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集就談到這裡。

祝您身體健康、道業增上!

阿彌陀佛!


點擊數: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