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因緣(三)

第83集
由正翰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很高興又再次相見共續法緣,也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也就是至誠邀請您,對西藏喇嘛教宗喀巴的兩部著作《菩提道次第廣論》及《密宗道次第廣論》的內涵,來作真實義的探討與辨正。經由我們說明解說完整的兩部《廣論》,將其中修雙身法的癥結關聯引述出來,也將修無上瑜伽、樂空雙運時,必須透過上師解說才能知曉的密語、暗語鋪陳開來,讓廣大善良的佛弟子,能夠清楚明白密宗喇嘛教修行的內涵;這樣諸位大德,就能夠作出正確的判斷與抉擇,才不會因為自己的所知不足而被籠罩、誤導。那麼理性的修行人,就會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審思,審慎思考「自己是否要繼續修完整的兩部《廣論》」?若是要繼續修,那最後就要像宗喀巴及達賴喇嘛所說,必定要修密咒乘的雙身法;這樣去修雙身法的話,那等於是為自己預先在地獄作掛號一樣,沒有什麼差別,這樣就不符合當初發願學佛的目標。

若是有善根的人,他一定不想用雙身法的方式來修行,但是也有的人很單純地想:「我學《廣論》是不會修雙身法的。但是我已經修《廣論》很久了,就等我修完《菩提道次第廣論》這部分以後,我再改修其他法門,這樣我就不會修雙身法了。」我們來看看他這樣的想法是否合理呢?其實不合理。因為根據我們前面節目的舉證分析:完整的《廣論》就是以雙身法為核心的修行方法,妄想以此達成成佛的目的。所以,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在第71頁就說:【如是以諸共道淨相續已,決定應須趣入密咒。以若入密,速能圓滿二資糧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3)也就是說,如果不停地努力修《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個共道,最後一定會趣入密咒乘當中,那未來修雙身法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那是遲早的問題。

如果這個《廣論》的學習者說:「我只是蜻蜓點水地來學《菩提道次第廣論》,並沒有要深入去學,因此我最後不會去修雙身法。」這樣的話,又要思考另外一個問題:我們以有限的生命來學佛,無非就是希望自己更為進步,但是為什麼要花費這樣寶貴的時間,在這個自己不願意朝向的目標當中來學習呢?既然完整的《廣論》就是以男女雜交的方法來修行,以前是不知道而接觸到了《廣論》;現在如果清楚瞭解這個完整的《廣論》,不是原先清淨修行的方向,那就應該馬上停止學習《廣論》,遠離與《廣論》有關的一切緣,讓這個惡緣能夠早日緣滅,這樣才不會被這個惡因緣繼續影響。乃至《廣論》的學習者,回到世間善法中去作積德修善的事,也比熏習以雙身法為核心目的的《廣論》來得好。

在《廣論》,喇嘛教中有很多名詞是有不便洩漏的隱諱密意存在,為了舉證的緣故,所以不可避免的,你們會聽到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等上師、活佛們的著作中,有非常露骨鄙俗的文字來說明雙身法,還請你們見諒!這是因為密宗的本質就是如此。當然也有一些用古文隱諱的暗語來說,但是與當代法王達賴喇嘛或者其他有名大喇嘛、仁波切等的著作來比較,就知道也是在說雙身法。因此舉證的過程中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希望請大德們見諒,還望各位大德能耐心地看完我們的節目,然後用理性的態度去思考是非對錯,怎樣才是正確的,自己是否還要信受《廣論》的內涵?如果自己誠心地修行,卻因為不知道喇嘛教的底細,反而讓自己慢慢被雙身法的陷阱所套住,這是大家應該要思考的問題。

曾有一位被認證為密宗喇嘛教的大成就者陳健民,在其著作《曲肱齋全集》中,就對《密宗道次第廣論》的諸多密語、暗語及不說明三昧耶戒的內容,提出不認同的看法,他說:【廣論21卷7頁,曾提到密咒三昧耶,但既未介紹十四條根本戒、八蒙母,更談不上解析該十四根本戒。不惟用有隱諱名詞,亦且容易發生誤解。故必詳為坦白解析。如云「毀謗婦女慧自性」,此中所謂慧自性,並非普通智慧,而係指其風騷柔溫之各種姿態,如不蒙上師解析誰能思慮及此。】(《曲肱齋全集》(三),普賢王如來佛教會,頁163)從上面的表述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確認兩部《廣論》中處處都有隱諱男女雙身法的密意存在,需要有知道這些名詞密意的過來人—也就是修過男女雙身法的喇嘛為其坦白解析—才能知曉隱諱的密語名詞而不會誤解。

那為什麼密宗喇嘛教祖師要創造那麼多的密意——隱諱名詞呢?因為密宗喇嘛教的修行內涵與世間法中的人倫禮教背離,是無法被世人所接受的;但為了傳授無上瑜伽、樂空雙運大法,所以就將其修行內涵中特殊隱諱的部分,冠以佛法名相而作偽裝,美其名是不可隨便透漏的佛法密意,其實都是與男女雙身法有關,不堪入耳的淫穢代名詞。這種密宗喇嘛教的密意與顯教正統佛法所說的善護實相的密意,是完全不同的,完全是模仿、套用佛法名相,用以隱覆掩蓋男女雙修的內幕,藉此來籠罩不明就裡的眾生修學密法。並且為了防範密意內容被宣洩曝光,所以施設了三昧耶戒來約制尚未修學雙身法的學人,也為即將修學雙身法的學人作開緣。為什麼戒律會又約制、又開緣呢?這完全是為了雙身法而自圓其說的煙霧彈,既能約制密宗喇嘛教學人,太早窺探瞭解無上瑜伽、樂空雙運光怪陸離的修行內幕而產生疑問;另一方面,又能為修男女雙身法的喇嘛、仁波切、具根的弟子,找到好理由、好依憑,而不會覺得犯戒羞愧,反而更進一步強調說:不能每日八個時辰勤修,才是犯戒。這樣的戒律,完全不同於 世尊聖教開示「以戒為師」的清淨內涵。

我們來舉例說明,諸位就能明白清楚。陳師在《曲肱齋全集》(三)163頁,明禁行未如法修所犯戒律表中舉出:在密宗「別解脫戒」中的禁戒條、行戒條、明禁行戒條、犯否戒條當中有如是的舉例:第一條禁也就是約制,不能夠邪淫尼師、母女、姊妹、畜生等;行的部分呢,就是執行運作,在傳記中用姊妹及奪國王之公主等事例是被允許的;明禁行也就是開緣的部分,其所緣的對象唯事印、空行女,而具足明顯堅固起分證量的話,就不是邪淫。這裡所說的「唯事印」這個部分,就是說你所行淫的對象,若皆是修學密法的人或是空行女(也就是大部分都是鬼神夜叉所化現的),而你自己具足了明顯堅固起分的證量,這個明顯起分的證量,就是說自身必須具足明點通達及寶瓶氣而能自我控制不射精,如果你能這樣子就不算是邪淫。在違犯的這個部分,行人若未證起分,強自修之,犯邪淫,墮金剛地獄。

第二條禁止的部分是非處行淫。行的部分就是執行運作上,有於佛堂中行淫者,有依於壇城中行二灌、三灌(這就是所謂的密灌,是由上師與明妃行淫而取得甘露淫液)。明禁行的部分就是開緣的部分,他說:【佛慢堅固、真大力充,所作為佛事業、故事處正相合。】就是說上師為了作密灌,須使用自己與明妃混合的這個淫液甘露,作為祕密灌頂的甘露,所以在佛堂中或灌頂壇的佛像前行淫,密宗認為是「所作為佛事業」。違犯這個部分:「行人少有佛慢及大力,故犯而墮金剛地獄。」從上面的舉例中可知,三昧耶戒真是荒謬至極,真是世間之最,竟然可與住持三寶中的比丘尼於佛堂中、佛像之前行淫;竟然可與親生母親、至親姊妹、汙濁之畜生等,在佛堂之中行淫。假借修行之名而以雙身法廣行邪淫,為掩覆其不如理的行徑,而施設明禁行的密宗十四根本戒,真是世間最最邪謬之妄想作為。

推究密宗如此的所作所為乃至所說,其主要原因就是要為「密宗雙身法的邪淫犯戒解套」,而施設這樣的荒謬戒律,以為這樣就能瞞天瞞地自圓其說。另外有更無明的是「灌頂」這個把戲,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還要給它們故作莊嚴,煞有其事的分階定級,接受上一級灌頂的人必須先完成前一級灌頂,不可踰越灌頂。所謂「外密三乘」的「事部」開始,就要受戒,此戒當然是指在節目中正在評析的「十四根本戒」,因此愈上一級,涉入的密意隱情愈多,所受的禁制也愈重;裡面的「密意」被防範得愈嚴,向外洩密的可能就愈少。像這樣深重煩惱層層包裹、緊緊覆藏,不是深重無明,又是什麼呢?

無上瑜伽灌頂的隱諱密意是什麼?我們不妨來作一番瞭解:第二灌頂的「祕密灌頂」,是弟子要獻上師一位明妃,讓她跟上師進行交合,並將二人交合所產生的淫液,來讓這個弟子吞服;第三灌稱為「智慧灌頂」,指的是上師將這位明妃轉送給弟子,弟子要隨即與這位明妃再進行交合,而上師在場指導;第四灌是「勝義灌頂」,就是弟子被他的上師認可說:已經證得中脈菩提心的光明,那麼他可以邁向「即身成佛」的境界。所以說,從最初的結緣灌頂一直到最終,《廣論》它的理論與實行,都沒有離開雙身法這個中心主軸,處處在在都以男女作交合的這種密灌頂為目標。

其實在「無上瑜伽部」的諸種灌頂,事前還有許多準備的工作。譬如說,選擇「具根器」的弟子、選擇時機和地點、以繁瑣的儀式製作「曼陀羅」(也就是壇場);弟子還得先持咒幾十萬遍,以加強對雙身法的具足信心。受灌頂者要進入壇城內來進行灌頂的時候,接著上師要弟子發誓:「不可對未入曼荼羅的人說此曼荼羅。」經過以上這些如臨大敵、戒嚴檢查、發誓保密的程序之後,上師才持咒並牽弟子之手一起入壇城;接著上師再次指導弟子發誓守護三昧耶戒,並告訴其弟子:「你今已入壇,即將成就一切如來種子,但你一定要嚴守前面所說的三昧耶,若違此三昧耶將受苦惡果報(如下地獄、生病、修法不成就等等)。」

經過上師們一面馴服、一面煽惑,這樣地循循善誘加以調教,牽引著喇嘛教弟子漸漸陷入更深的共業結構中。等弟子在曼陀羅中開眼之際,看到的正是第一條墮戒其中早已提醒過他「上師所教導的曼陀羅行為背俗」;這個時候,作弟子的只有兩條路可選擇:一是打退堂鼓,立刻被戴上輕慢毀謗於師的帽子,準備直接下墮「金剛地獄」;另一條路則是乖乖馴服,當一個具器弟子,才能夠享受即身行淫的大樂,乃至將來成就「即身成佛」。宗喀巴在闡釋三昧耶戒時曾表示:未具器者,也就是未入這個密灌頂壇受灌頂的人,不得傳與密咒與諸密法;唯有繼續接受重重灌頂的人,才能層層向上得傳與密咒與諸密法;如果不是作這樣的選擇,不肯受教續進者,就休想得聞密法。這就是宗喀巴在《本源思想概要》第一章當中所說的【於不識大曼陀羅法教者,不應說相應法。若不慎護,毀犯墮戒】(《悉地果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用意。

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課程只能夠上到這邊,期待下次再度共續法緣。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