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因緣(二)

第82集
由正翰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很高興又再次相見共續法緣,也歡迎您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密宗喇嘛教號稱第二佛的宗喀巴,其所著的《廣論》分為兩部冊,我們可以稱上冊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及下冊《密宗道次第廣論》,兩冊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廣論。

我們之所以會對這個常見外道法《廣論》來作詳細地辨正說明,實在是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眼見外道法蠶食鯨吞破壞正法,佛法命脈猶如懸絲,而眾生的法身慧命在不知不覺中被《廣論》欺騙殘害而不自知,以為是在修學佛法,而其實所思所學、所作所為都是違背佛法聖教助長邪見;而且在密宗喇嘛教團體中,虔誠地作義工或長期資助護持,以為是在累積福德,但其實是在造作下墮三塗惡業。所以讓修學任何一種《廣論》的人,尤其是有接觸到上冊《菩提道次第廣論》這一部分的《廣論》學員,讓他們知道宗喀巴的上冊《菩提道次第廣論》,有一部分的內容是被弘揚者刻意隱覆,不對學人講述宣說,目的就是不讓學人太早知道:密宗喇嘛教的根本教義成佛之道,是依於印度教性力派譚崔瑜伽的男女雙身法而成就的。祈願這些學人在了知密宗喇嘛教內幕真相後,能回歸於 釋迦文佛的正確法脈之中。

新竹有一位日常法師是《廣論》團體中的領導者,他是最大力推廣上冊《廣論》的人,也就是他只揀擇《菩提道次第廣論》中的三士道,並去除奢摩他及毘缽舍那,也就是為接下去要修《密宗道次第廣論》作準備的止觀兩部分章節,之後也不說明《密宗道次第廣論》的真正內涵,以這樣隱覆雙身法密意之後才來告訴廣論學員,同時讓信眾們去他們經營的有機商店當義工,當作是在種福田培植福德,其實他們是在經營生意而不是在修行。也就是說日常法師及其信眾,在所謂的法人事業當中,來進行營利事業謀利賺錢,因此他們已經不是真實的修行團體,這個所謂的法人事業,已經違背了出家人不許作營生買賣事業的戒律,更何況鳳山寺把商店中賺來的錢財,拿去護持供給達賴喇嘛,用來推廣所謂藏傳佛教的雙身法,這樣的財力支持行為是會幫助喇嘛們,更有勢力及理由去誘騙女信徒配合修雙身法,這樣地殘害眾生、虧損如來道業的作法,絕對不會被 釋迦世尊所贊同。

釋迦世尊教導我們要用宣說勝妙正法的方式,來成就利益眾生的修行事業,而不是謀利來幫助喇嘛行雙身法,因此參與日常法師貿易賺錢的團體,也就是所謂的法人事業,大家都是為了賺錢而忙得不可開交,在這種環境之下,如何去實證三乘菩提及所應該斷除的煩惱呢?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佛法中,觀行五蘊空的真實意涵,反而在密宗喇嘛教的錯誤知見下學習,繼續貪圖男女淫欲的世間有,這樣一生一世努力地去作,結果根本就不可能斷除見惑與思惑的煩惱。這樣下去盡此一生學習《廣論》,那根本就沒有斷我見的機會,更何況支持達賴喇嘛推廣男女雙修的虛妄成佛法,這樣是間接幫助達賴喇嘛殘害眾生,不僅謗佛謗法;成就殘害眾生及謗佛謗法的共業。

契經中 世尊開示法四依,也就是:【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依法不依人。】(《大寶積經》卷113)這四依法在末法時期特別的重要,尤其法四依當中的依法不依人,是對後世學佛人的學佛心態作了很重要的開示。佛世尊護念遮止我們,不可以對所依止的法師或善知識產生情執及眷屬欲。也就是說,假使這個人的身分、地位、相貌平庸,但所說契於 佛的聖教經典,就可以信受奉行他所說的法;反之,就算是現佛的身相自稱活佛,但所說有違背佛菩薩聖教的不如法情形,就應該有智慧的捨離,不可以繼續依其所教的法來修行。

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密宗喇嘛教,是否契合經教法理。佛說三乘菩提在修行上可收攝為兩個主要道,也就是說真正的菩提道只有兩種,也就是解脫道與佛菩提道;而後者又含攝前者,因此可說是唯一佛乘,無二亦無三。佛法二主要道,將唯一佛乘的真實義與道次第明確地呈現給世人。

解脫道以斷我見、我執煩惱,求出三界生死,證解脫涅槃為目標,是三乘必修的共道,修學的次第是:第一、現觀蘊處界的虛妄,先斷除我見身見、戒禁取見、疑見等三縛結,證得初果。第二、貪瞋癡逐漸淡薄,證得二果。第三、再斷更深細的欲界貪、瞋、身見、戒禁取見、疑見等五下分結,由斷除欲界愛而取證初禪,或以上的禪定而證三果。最後再斷色愛、無色愛、掉、慢、無明等五上分結,證四果阿羅漢,從此對三界愛的煩惱不再現起,就稱為出離三界的聖人。佛菩提道之修學,是先斷我見並證得第八識如來藏,稱為開悟明心,或證空性、真如,從此踏入大乘佛門,發起般若總相智,進修別相智,歷經十住、十行、十迴向,圓滿了般若智,具足了應有的現觀與福德,成為初地菩薩,逐級修學無生法忍道種智,次第轉進,直至成佛而實證一切種智。這樣的修行次第,才是 佛之正說啊!

但宗喀巴的《廣論》卻是離於 佛之聖教,而另立菩提道與密宗道,又於菩提道中另闢三士道,將佛法分為顯密二教已經是錯誤了,更何況背後另有陰謀:也就是先顯後密,顯淺密深、貶顯褒密,讓世人誤以為印度及西藏的密教出現於後期,所以更勝於早期的顯教。這種觀念承襲自阿底峽《菩提道燈論》,籠罩學人說修學大乘法是先修顯、後修密。修顯就是指《廣論》上冊《菩提道次第廣論》,總說有三士道,依次第是下士道、然後中士道、然後上士道,從歸依、發心、受戒、學定引發神通、思惟中觀破自性見、修無分別定斷二障等等;說修完這些顯教法之後,有了佛學的基礎才能入密咒乘受灌頂,依上師加持而修密,就是《廣論》下冊《密宗道次第廣論》,說依此法可快速成佛。然而密宗道乃是外道的淫樂法,與菩提道的實證無關,只會使人下墮三塗。宗喀巴所施設的修行之道,並不是根據 佛說,而是密教祖師阿底峽,此師以顯教中粗淺的法義為餌,讓學者不知不覺地進入旁門左道密教中,不但誤導了宗喀巴,因而有菩提道與密宗道兩部《廣論》的這種編著,再透過後代喇嘛們的宣揚,誤導後世至今更多的學佛人走上歧途,於是推廣此論的法師及其徒眾們的法身慧命就被殘害了。

《廣論》說菩薩為了利眾,必須瞭解三乘根基的不同而修學三士道,下士道生起歸依心、中士道出生出離心、上士道生起菩提心,並修學空正見,最後進入金剛乘。但是詳查其內容卻與佛法相違,佛說的經教不曾有三士道次第的名目與法要。雖然在《瑜伽師地論》的攝抉擇分中有三士的名目,但這是說觀察眾生的根器有三種,須因材施教為他說不同層次的法義,是修學佛法的三個次第,而不是《廣論》所說三士的層級差別,更沒提到最後要轉入金剛乘。

宗喀巴是利用 彌勒菩薩之名來誤導學人,也就是假借佛菩薩的名義而竊取大乘經論的佛法名相,套用在編撰的《廣論》之中,以三士道為掩飾,令人誤以為密宗也是佛教。而將隱語密說的止觀,也就是男女雙修的事前準備工作編排在後半部,引導學人迂迴顛倒地轉入密教中實修無上邪淫法,這樣可說是居心叵測。若按《廣論》的三士道次第修學,既不知二乘的解脫果如何修,入無餘涅槃的本際是什麼,更不知大乘佛菩提道的入門是在何處,完全不知菩薩開悟的境界,也不知悟後如何起修增上,如此不知、不解、不證三乘佛法,卻敢虛言妄語的向大眾宣說,並且謊稱自己已經實證顯教佛法,而轉入密教中修樂空雙運、無上瑜伽,這可是真的好為人師,誤人子弟啊!

處於這種貪淫邪師的外道見中,卻處心積慮地將唯一佛乘的佛菩提道強分為三士道,並改變了佛法修學的次第與內容,成為外道本質的這種仿冒佛法。你還要孤注一擲、血本無歸地跟從遵行嗎?而 無著、世親菩薩的論著中所說的三士,並不是如《廣論》這樣表述,也沒有三士道的說法,密宗不該攀麗附緣 無著、世親菩薩,謊稱他們也曾說過三士道;論中的三士只是說明三種人的根性,至於《廣論》三士道所說的,下士道歸依心、中士道出離心、上士道菩提心,是什麼呢?在何處呢?如何發起與證得呢?想必宗喀巴也但知其名而不證其實,所以才會主張一切法但有假名而無實體。又於最後兩章,抄錄《瑜伽師地論》的止觀內容套用在雙身法中,卻無真修實證的體驗,才會將欲界觀行的毗缽舍那誤為般若。從三士道具體內容來看,下士道從念死無常、三惡趣、歸依到業果,都是世間法;中士道之四聖諦、十二因緣則是對治法,不外於羅漢道、緣覺道,而《廣論》所說,錯認意識是常住法,違反羅漢道、緣覺道的正法,而同於常見外道等凡夫;上士道雖說了六度、四攝名相,乃是外門修習的相似佛法,都不是第一義諦;至於後二章所說奢摩他及毗缽舍那,乃是配合《密宗道次第廣論》,依藏密雙身法而隱晦地演說,欺瞞不知情的密宗學人,以此導入無上瑜伽的邪淫境界中;至於金剛乘,更是集外道邪淫之大成,與佛法之三乘或唯一佛乘全然背離,所修所證境界全都是虛妄不實、生滅不住,從無絲毫金剛不壞性的本質而自稱金剛乘,這是欺世盜名的惡行。

日常法師生前表示,《廣論》要學得很有成就才有可能去學習密宗道。但是宗喀巴在《廣論》中暗示說,即使《廣論》未學完也可以兼修密宗道,二者並不違背,甚至可以直接極多分地修習,修習雙身法專心受樂,而無妄念的無分別定而得成就。也就是說,宗喀巴的兩本《廣論》所鋪設的修行法門,全為了實習男女雙身法。因此不論您現在學到什麼程度,都得審慎考量最後的結果,學盡了這兩部《廣論》境界以後,全部都與佛法的修證無關,那是您發心學佛所要追求的目標與成就嗎?

有深入經藏如實修行的學人,都知道《廣論》及密宗喇嘛教所教導的並不是真實的佛法,只是將其修行方法冠以佛法的名相,而行傳承自印度教性力派男女雙修的譚崔瑜伽。從我們上面的舉證,大家就能豁然明白,而不再受常見外道法《廣論》的籠罩欺騙。

因為時間的關係,今天的課程只能上到這裡,期待下次再共續法緣。

阿彌陀佛!


點擊數: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