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自設之三昧耶戒(下)

第75集
由正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這集我們繼續來談:《廣論》自設之三昧耶戒,希望與您結下良善殊勝的法緣。

上一集談到與上師合修的明妃,下場命運又是如何呢?由於明妃也同樣必須遵從三昧耶戒,不得吐露雙身修法的祕密,因此我們往往更不容易得知,但是也有勇敢記載披露於書中的。又譬如另一位蘇格蘭哲學家坎貝爾,她曾經是卡盧仁波切的隨身翻譯,有一天卡盧仁波切要求坎貝爾作他的明妃,並且得發下三昧耶毒誓,如果她違背祕密誓言,她就會遭遇災難,瘋狂而死並下千年地獄。卡盧仁波切還恐嚇坎貝爾說,他上輩子曾經將一個洩密的明妃,用咒術讓她生病最後死去。

據坎貝爾說:「喇嘛們用利誘、欺騙、恐嚇的手法來操控明妃,的確是相當有效的。首先利誘明妃,讓明妃相信上師是神聖不凡的,成為明妃將會為自己帶來好運,並且受到信眾的崇拜與得到物質的享受。其次,欺騙明妃,讓明妃誤以為上師只與特別神聖的她雙修,其實同時可能與多位明妃合修,最後始亂而終棄,並且還要明妃發下三昧耶毒誓,恐嚇明妃不得洩密,否則不得好死。」坎貝爾敘述:她從剛開始甘心服從,到精神受到嚴重的驚嚇,最後她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聯繫,而成為大喇嘛們的性奴隸。坎貝爾在一次英國知名報社採訪中,述說離開卡盧仁波切後,才醒悟到原來當時所被侵犯與被利用的程度,早已構成性剝削與糟蹋。她整整花了十八年的時間才平復創傷,勇敢地出版《空行母》,將她個人活生生的經歷與觀察到的事實揭發出來,並且質疑所謂上師這個觀念,是否根本就已經有問題?整個密宗思想是否根本就是個大妄想?而密宗無上瑜伽的男女雙修,與一般男女作愛是否真的有差別?

實際上,坎貝爾針對密宗的這些理性質疑都是非常正確的。所謂上師這個觀念,正像一個強大的魔咒,緊箍著弟子們不敢進一步質疑探究。密宗的法教,使得他們原有的理性思考判斷力,在完全信受上師、在不得違犯三昧耶戒的魔咒緊箍下,完全喪失作用而無法明了密宗真正的底細。整個密宗的核心要義就是一場大妄想,整個密宗喇嘛教都躲藏在自行施設虛假妄想的觀想假相境界裡,而自以為可以究竟證得樂空雙運即身成佛境界。而這個密宗無上瑜伽的男女雙修,確實也只是世間男女床笫作愛淫樂之法,頂多套用一點佛法名相,加上自身妄想錯解的境界,來作為裝飾掩護,而自推超勝於三乘菩提佛法。

他們宣稱在男女交合境界中,領受這個淫樂的體性空無形色,所以稱為空性;於這個男女交合身觸淫樂中的覺知心,也不是物質色法,所以也是空性。而這個淫樂的觸覺快樂,以及受這個淫樂快樂的覺知心,其實並非二個,是同一個覺知心所成就者,所以稱為樂空不二。這樣以性高潮之一心不亂、不洩精液,稱為證得空性。以男女淫行當作是禪定的正修行,與 佛所說外道以及菩薩修證的四禪八定相違,也與 佛所說的解脫道相違,更與 佛所說的佛菩提道,完全牴觸、背道而馳,本質正是印度性力派外道所說世間淫樂之法,與一般男女作愛無有差別,只是多了一些佛法名相大妄想,以及練氣閉精不洩罷了,完全不能使人解脫與成佛。

而這些喇嘛上師是絕對不可能放棄尋找明妃,以及和明妃合修的機會,因為宗喀巴祖師說,不應捨離明妃,稱為「明禁行」。宗喀巴說:【此中授三禁行,授明妃禁行者,謂第四灌頂後,將明妃手置弟子手,以自左手執彼二手,以右手持金剛置弟子頂。教云:「諸佛為此證,我將伊授汝。」謂以諸佛作證。「非他法成佛,此能淨三趣,是故汝與伊,終不應捨離。此是一切佛。無上明禁行,若愚者違越,不得上悉地。」授與明妃禁行。】(《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授明妃禁行的意思,是第四灌頂後,上師將明妃女人交付給弟子說:諸佛作證,我將她授與你,沒有任何其他法可以成佛,只有男女樂空雙運雙身修可以使人即身成佛,而且可以淨化惡業,免於下墮三惡趣,因此永遠不應捨離女人。這是一切諸佛無上明禁行,若有愚人捨離男女雙身法,永遠得不到大成就。又說:【禁行之義,謂為得一切如來悉地,故決定應作。】(《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禁行對密宗的定義是:為了成佛必須一定要作的,便是持續不斷與明妃行雙身修法,若是捨離明妃,也是違犯三昧耶戒。

宗喀巴又說:【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其中的樂空雙運妙智出生以後,必須持此男女淫樂長時間領受,如是一次要八時,這樣經過日月年劫,如是至於千劫,都要日日八時。又說:【此灌頂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可見無上瑜伽四灌頂,自始至終都是環繞著男女雙身法打轉,而有各各灌頂所對應的三昧耶戒,甚至針對第四灌頂「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所立下的三昧耶戒更是告訴受灌者,為了要成佛、為了長時樂空雙運,領受不中斷的勝義第四喜——身觸淫樂境界,以便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若一日捨離明妃未修雙身法就是犯戒。如果找不到明妃,就可以殺害其他的有情,受用其他人的女性親緣眷屬,如果對方不願意奉獻,不須要經過對方的同意,就可以強取豪奪,並且可以說種種的妄語來達到這個目的,這樣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反而是遵守了三昧耶戒,而沒有犯戒。

如果有人要為宗喀巴辯解說,此灌頂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是指不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這句話就如同菩薩戒中說「食肉戒」,是禁止食肉、不得食肉一樣的道理,所以不要誣衊密宗的三昧耶戒。這完全是強詞奪理,因為明明論中說「汝可殺有情」,如何可以辯解成「不可殺有情」,而後文一字不改呢?這是完全不瞭解宗喀巴背後想法,不知密宗底細的人而有的推託之詞。其實只要順著前面四灌頂與三昧耶戒的理路來看,就可以瞭解宗喀巴二部《廣論》的邏輯。只要受了灌頂,就得遵守三昧耶戒,就必須修男女雙身修法,明妃絕不可捨棄,如果沒有明妃,為了修練成佛則「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這樣才沒有違犯三昧耶戒。宗喀巴所說這種嚴重違犯 世尊聖教殺、盜、淫、妄四根本重戒的大惡業,卻正是密宗引以為自豪的翻轉法則;認為如果對一條戒律反其道而行,反而是大徹大悟的遵守了密宗的三昧耶戒。因此一般的行者必須遵守色戒,不得邪淫亂倫;但是一個高僧,卻是可以反其道而行,達到最高境界。

譬如達賴十四說:【以一個瑜伽行者來說的話,他的定力要強到什麼程度才可以修此法呢?他必須以定力看蘋果樹,能使樹上的蘋果掉下來,又能夠再以定力使蘋果回到原來的樹枝上,也就是說,他必須要能夠有自在控制的能力,才可修雙身法。如果你只是剛好幸運的看到蘋果掉下來,但卻無法再使它回到原來的樹枝上的話,那就不可以再依靠雙身法了!佛父依佛母,佛母依佛父,這是要有特殊的能力,要有這些基礎之後,才有辦法把煩惱轉為菩提道用,才有辦法行菩薩道、行菩薩行啊!除此之外,則是墮落三惡道的因,這在密裡面講的非常清楚。】(達賴喇嘛和中國佛教訪問團之問答 紀錄/理成)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見到達賴十四以及哪一位密宗行者,可以讓蘋果掉下再接回到蘋果樹枝上的這種能力,我們倒很樂於見到達賴十四法王親身表演一番,但如果連達賴法王都作不到,那麼其他的密宗行者就更難作到了。然而就算真的有人能這樣作,無論是以外道定力展現神通力,等而下之,或是以現代魔術障眼法來表演,但這都與佛法無關,還是沒有佛法智慧。更何況達賴十四以及密宗行者,連外道初禪定力都未證得,比外道證初禪者遠遠還不如;因為外道證初禪的人,早已遠離捨棄極為粗重的欲界男女欲,根本不需要再依靠欲界中最粗重的男女雙身法來修學。

如果有人要為密宗辯解說,「讓蘋果掉下再接回到蘋果樹枝上的這股能力,是要證得空性智慧的人才作得到,所以智慧低,沒有證悟空性的人,不要去說證悟空性者的言行違背戒律之類的話,否則就如同小學生以加減法去判斷大學教授所教微積分的錯誤一般。已經證悟空性,能夠盯著蘋果上下樹的成就者,只會為了成佛度化眾生而修行,絕不會追求感官的快樂」。然而,密宗這種借助男女雙修來達到證悟空性,乃至即身成佛的修行方法並非佛法,因為他們所謂證悟空性的智慧,是意識生滅境界;他們所說的即身成佛境界,是淫樂觸遍身的色陰境界;所說樂空雙運即身成佛境界,不脫五陰我見、我執、我所執,根本是印度性力派外道邪淫之法。就如同小學生自稱所學加減法是大學微積分一般,完全不懂佛法實證的道理。

凡 世尊聖教所說,不外解脫道及佛菩提道,而解脫道函蓋於佛菩提道中,解脫道的修證要依斷我見及我執而證得。所謂「我見」就是以見聞覺知心為常不壞我,堅認意識心由往世轉生而來,死後能去至後世,錯誤執著意識心作為輪迴的主體識,稱為我見。這樣的我見,就是宗喀巴所主張的「意識為一切染淨法根本」,就是宗喀巴所主張於男女雙修,長時間保持於淫樂之覺受中,而生起「淫樂之覺受是空性」及「樂受中之覺知心是空性」;維持此二「空性見」不壞後,隨即生起「覺知心與空性不二、淫樂與空性不二」,安住「樂空不二」之境界中,而繼續保持性高潮於極長的時間。這樣住在第四喜之樂空雙運境界中,就是樂空不二、樂空雙運之正修;能這樣安住於性高潮第四喜,以及他們所謂「空性正見」中長時不退失,如果能繼續精進用功,令樂觸遍身、五輪具足大樂者,就稱為「成就正遍知覺」,已成究竟佛道。密宗的「佛」以這樣性高潮,第四喜樂觸遍身的樂作為果報,自稱所證的「佛果」是「報身佛、法身佛」,有這樣大樂果報的緣故。這就是密宗一切宗派共有的無上瑜伽即身成佛法門。

密宗以及喇嘛、活佛、仁波切等,將常見外道法套用佛學名詞而說是佛法,再將這樣的外道法高推為更勝於佛教顯教的法,稱作即身成佛之妙道;然而實際上完全違背佛法。斷我見後,還須要斷除我執,我執斷已,稱為三界一切人天應供之阿羅漢或辟支佛,這是解脫道的正修行。密宗上自宗喀巴下至今時一切上師法王,悉以行淫至性高潮之樂空靈知心,以及靜坐至一念不生之離念靈知心為佛地真如,全都墮入意識心中;又誤認淫樂空無形色、受樂之覺知心空無形色,就是佛法所說的空性,誤會般若經中 佛意,因此名為未斷我見凡夫,依此錯誤見解所弘之法都是常見外道法。又以性力派男女雙身法為中心思想,完全不是佛法。有智慧的人應當審慎詳細觀察思惟,然後知所取捨,不應依止上師,而應依止佛菩提道的正修,才是依止 世尊聖教,以親證第八識如來藏為首要,然後依所證如來藏,而親見現前領受如來藏的體性,因而發起般若慧的根本智及後得智,以實證第八識如來藏所以了知實相,以證第八識如來藏,故起後得智中之一切種智少分,名為道種智、名為初地菩薩,這樣才是佛菩提道的正修。

因此,宗喀巴主張金剛乘行者要持戒,其實是要持密宗雙身法的三昧耶戒,是要密宗行者受持三昧耶戒。如果有一天,沒有與異性合修雙身法就是犯戒,但是卻假裝在教導顯教出家人戒淫的戒法,讓眾生誤認為密宗是持戒清淨的佛教徒。現見密宗喇嘛、活佛以雙身法為究竟修法,根本就是違反邪淫戒,那是地獄業。而宗喀巴又說:毀戒者修咒難成,上中下地皆不能成就。那麼宗喀巴的說法豈不是前後矛盾嗎?那又何必強調要持顯教的戒律,直接持密宗自創的三昧耶戒就可以了,何必要朋比於顯教的戒律,而欺瞞佛教徒呢?因此援引顯教教義而加以曲解,其實乃是密宗一貫的伎倆,他們只是拿顯教的戒律當作掩護。事實上,密宗行者最後還是依照密教獨有的三昧耶戒來每日八個時辰修雙身法,以免違犯密宗的三昧耶戒,卻顯然違背顯教的戒律。

《瑜伽師地論》卷29說:【依惡說法毘奈耶品有戒禁取,由此取故,雖已發趣而行邪僻,由是不能生起聖道。】(《瑜伽師地論》卷29)宗喀巴等喇嘛上師和追隨者,他們的行為就是聖 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中所破斥的違正教者,他們乃是依戒禁取見所施設的三昧耶邪戒而修,是永遠不可能證得聖道!最後提醒大家:密宗喇嘛或代表人所說的持戒清淨,就是依三昧耶戒每天都與女信徒合修雙身法,大家可別被騙了,誤以為是佛教中說的持戒清淨。

《廣論》自設之三昧耶戒第二單元,為大家說明到這裡為止。

敬祝大家,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