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四聖諦十六行的錯謬(三)

第73集
由正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這一集我們繼續來談《廣論》四聖諦十六行的錯謬,希望與您結下良善殊勝的法緣。關於宗喀巴以及應成派中觀的諸多錯謬,在孫正德老師的著作《中觀金鑑》,有深入而精闢的評破,這裡也有部分引用,歡迎大家請閱廣傳。

上一集我們說到,宗喀巴所立的宗旨是:「無自性故苦蘊本來就盡,是永盡。」以五蘊的無自性生,解釋為苦蘊本來就盡了,稱為永盡,所以宗喀巴主張,只要認為五蘊無自性生,就是證得滅諦,就是證得涅槃了。他的理由是:如果滅盡五蘊,就沒有人能證得涅槃了,必須不滅盡五蘊,才能有人證得涅槃;也就是說,宗喀巴以五蘊無自性的無常空為清淨性,以這樣的清淨性當作就是滅諦、就是涅槃。因為他想像著五蘊無自性的緣故,就沒有一切種種苦等法性,認定這樣的無自性本身,就是苦蘊永盡了。

那麼為什麼宗喀巴要堅持五蘊無自性生是滅諦、是涅槃呢?因為他認為:不必滅盡五蘊,方能有人證涅槃,這樣才能以五蘊身來行雙身法;堅持雙身法中的淫樂觸覺是不生不滅的境界,才能將這種欲界最低層次的貪著境界,合理化為報身佛果,以此建立即身成佛的謬論。

但是如果五蘊無自性生,就是清淨性、就是涅槃,那麼父精母血、四大養分、業種等諸緣,各各也是無自性生,也應該都是清淨性,也應該都是涅槃,因為五蘊必須藉這些諸緣才有五蘊無自性的體性出生的緣故。換句話說,假使宗喀巴所說的蘊等無自性就是清淨性的涅槃,那麼涅槃就不應該是唯一絕待,那麼作為五蘊出生的藉緣,譬如意識、父精母血、四大養分、業種等,這些諸緣法中之每一分,都應該是涅槃。因為意識、父精母血、四大養分、業種等法,都是無自性生而清淨的自性,於是成為有多種乃至無量數的涅槃可證,違背了涅槃不生不滅、常不變異、一切法不和合,而且絕待的法界體性。而宗喀巴對這樣的過失,竟然全無所知。

然而五陰這一大苦蘊積集的原因,乃是對於五陰之我見與我所見的惡見所致;因為貪愛計著五陰之局部,譬如以意識細心為常住真我而加重我執,並以五陰取受五塵而認為實有,不斷長養無明。所以若要斷除苦蘊積集的因,首要之務是斷除緣於五陰實有不壞的我見,並以此斷五陰我見的智慧,進而斷除我執與我所執等貪愛,才是永盡苦蘊的正因。

如今宗喀巴建立蘊等無自性空為清淨性,以無常法之無自性空,建立為不空的清淨性,不離無自性空、無常空、斷滅空,並非 佛所說寂滅、清涼、清淨、真實的無餘涅槃,又恐懼五蘊等無自性空會墮入斷滅中,於是重新建立無自性的意識心為有自性的常住法,執著雙身法而落入意識身識我所的淫觸境界,轉而成為染著性的無常空,所以他所立的涅槃因,前後相違而不能成立。宗喀巴竊用很多佛法名相及語言,牽強附會恣意而說,將阿含中 世尊的聖教曲解,又攀緣 龍樹菩薩正論所說,牽強附會地說為與他相同。無論從解脫道,或從大乘佛菩提道來看,宗喀巴所說的四聖諦十六行的滅諦涅槃,完全錯謬!

首先就二乘聖者所證之涅槃來說,滅諦乃是指三界愛滅盡,不再出生五陰一大苦蘊,不再受後有之寂滅無生,所緣之證境,如 世尊於阿含所說「自覺涅槃、自知不受後有」,並非菩薩所證之本來寂滅無生,而是將滅止生,將五陰苦蘊滅除,而不再出生後世五陰。宗喀巴擅立意識細心為常住心,不知意識細心是五蘊之法,而五蘊法一向是因緣所生法,有生必有滅,因此宗喀巴所創無真實自性之滅諦、涅槃,將隨著五蘊之生而生,隨著五蘊之滅而滅。

其次,就大乘菩薩證得空性心如來藏,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來說,這個空性心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是本來無生之法,亦永不滅,故為不生不滅之法(不同於二乘涅槃是依三界法五陰滅盡而建立),乃是完全不依三界中的任何一法而建立,是本來無生故永不滅之法。

宗喀巴未能如實了知蘊處界之真實內容,又因具足這個不如實知蘊處界的無明,全憑想像來理解大乘法中以空性心如來藏阿賴耶識為法體之般若實相中道。由於無法實證空性心如來藏,於是接受應成派古時的中觀師佛護等人的錯誤說法,誤將以意識心為中心的離兩邊、不執著的心態與觀照,錯認為即是中道觀行境界,墮入常識性的凡夫所知中觀見解中,不知道必須依於萬法本源的第八識心才能證得萬法的實相,不知應依此般若實相中道心才能如實照見一切法都由此第八識心中出生,才能主張一切法無自性、一切法無生,導致口中空言一切法無生、一切法無自性,卻將被第八識出生而有生有滅、無自性的意識心,建立為無生無滅的萬法根本,自宗所說前後相違。

宗喀巴將藉眾緣而生、無有真實自體以及自性、墮於無常生滅的蘊處界法,妄想計著蘊處界生滅無常法(就是緣起性空)就是中道;他所說的緣起性空,實質上應當稱為緣生性空,因為他否定萬法之所緣起的根本因——如來藏阿賴耶識,不知緣起之所從來的緣故,將世俗法的緣起性空,攀附為大乘勝義空性。宗喀巴主張這個待緣出生,所以沒有自體的緣起性空觀念,以及建立的意識常住說,都正是 世尊所否定、破斥的。也不是五蘊等無自性就可以稱為佛菩提道中的無生以及空,唯有萬法根源、本來而有、常住不滅的第八識如來藏,才是 世尊所說的真實空、第一義空、勝義空。

宗喀巴應成派中觀師,自始至終都以五蘊等緣起性空的無自性空,取代萬法本源的第八識空性,是以世俗諦取代勝義諦,是以世俗識兼併勝義識,然後又為了成立左道邪法的雙身法樂空雙運意識境界,所以主張識蘊緣起性空以後,又回頭再將識蘊中的意識,分割一部分出來而建立為意識細心,主張這個意識細心為常住法,為萬法的本源,為因果的實行者,但是卻從來不曾證得這樣具有出生萬法的體性,為因果實行者的常住意識細心,也不曾見他教導過任何一人真實證得這樣的意識細心,更不曾像佛菩薩描述如來藏的種種自性一般,來描述自己所說能生萬法的意識細心具有何種自性。空言有一意識細心常住而無法證得,只能成為類似哲學推論一般的思想假說,永遠無法成為可以體驗的宗教實證。因此宗喀巴所主張的無自性、自性空,都不是 世尊所說本來無生之法,而他卻自以為解脫道所證智慧的根本,就是他所曲解的緣起無自性的空性。

宗喀巴所以否定緣於四聖諦十六行道可以證得解脫,是因為他先排除大乘佛菩提道,認為成佛之法只有二乘的解脫道;以二乘解脫道取代大乘佛菩提道,而修證解脫道之主要智慧,又是他所曲解後的一切法無自性生之空性,也就是以無常而空無作為空性,這樣就可以不需要斷除貪愛等煩惱,也不需要檢討是否已斷緣於五陰之我執與我所執,可以冠冕堂皇地打著大乘佛法的旗號,四處建立活佛身分,藉以追求男女二根兩兩交合之無上瑜伽、樂空雙運、四喜身觸等等樂受之意識境界。

然而當他們緣於身觸樂受時,必須藉意識覺知心我的見聞覺知功能,才能領受樂空雙運境界,於五陰身所觸的淫樂覺受同時,又只要再生起一念,此樂受貪與無貪,都是無自性空,故無所得;住於領受淫觸境界中,同時保持這個作意,就認為達到了他們所追求的樂空雙運最高修證境界,成為他們所謂即身成佛的報身佛境界。宗喀巴應成派中觀這種純粹墮於五陰無常生滅法中,貪愛結使特重之欲界法,又狂妄自大稱為已經超越顯教三乘菩提,宣稱可以即身成佛,其實並非佛法,乃是 世尊所說認取五陰為我、並增長我執之凡夫眾生的邪見。因此宗喀巴弘揚的雙身法樂空雙運,就是欲界男女淫觸貪愛。

譬如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所說:【二合妙觸,引生大樂無分別心。】以及《菩提道次第廣論》後半部止與觀二章中,隱說的樂空雙運男女合修的追求遍身淫樂覺受的無上瑜伽,這些都是導致後世淪墮三惡道的不可愛行。這不可愛行正是四聖諦十六行道的行者應該觀行斷除的苦,而宗喀巴卻要求密宗喇嘛、活佛、仁波切等,必須日夜八時(一個時辰為二小時),也就是必須每天十六個小時,勤修這些雙身法不停止,全然背棄四聖諦十六行道。

譬如宗喀巴說:「蓮空金剛摩尼寶,蓮藏二合金剛趺,若時見心入摩尼,知彼安樂即為智,此是圓滿次第道,最勝師長共宣說。貪離貪中皆無得,剎那妙智於彼顯,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這裡宗喀巴盜用佛法中的清淨名詞來暗指男女二根,譬如蓮空,是女根內空無一物稱為蓮空;男根堅挺稱為金剛,勃起時前端泛光稱為摩尼寶珠;蓮藏二合,是男女二根交合;圓滿次第佛道,是成佛之道的次第已圓滿。因此宗喀巴這段論文的意思是說,女根與男根是金剛乘之寶物,男女二根交合而進入喜樂,若看見菩提心精液運至摩尼,而能忍住閉精,覺知受樂而不洩精,就是金剛乘即身成佛樂空雙運的智慧,這是圓滿佛道的次第法門;這種法門是證得最殊勝即身成佛境界的師長們所共同宣說。淫樂之貪與忍住不射精之貪,此俱生大樂之覺受,其實並無物質之法可得;但在男女二根和合剎那間,生起顯現的妙智慧,密宗行者應當至少每日八個時辰,或全天,或全月,或整年,或整劫,或千劫中,不斷地在第四喜之男女二根交合中,覺受這個樂空雙運的智慧。

從這一段宗喀巴的說法,就知道密宗假借佛菩薩經論中的名相,恣意套用在繼承自印度性力派外道法上,藉以掩護密宗男女合修的外道法本質。就算宗喀巴號稱男女淫行之時可以一念不生、專心受樂,也能同時觀察樂覺空無形色,其實他們只是專心在領受淫樂,並且時時加上動作來保持最大的淫樂覺受,這其實是加強淫樂的貪著,落在有漏有取的貪淫受陰與行陰之中,由識陰來領受,藉色陰成就淫樂覺受,藉想陰觀察而發動色陰動作來加強淫觸,具足了凡夫異生的五取蘊。

密宗無上瑜伽男女合修的雙身法,以五蘊我見、我執、我所執為真實法,這樣的修行都是不安隱行,落在三苦之中。三乘行者正修行四聖諦十六行道,必定現觀五蘊諸行皆是結縛、不可愛、不安隱,不離三苦故,更復現觀五蘊諸行,都是因緣所生法,最後終皆壞滅,皆是空無有我而無真實可得。但是宗喀巴等密宗喇嘛們,卻是要將這種不離後世苦行的樂空雙運下墮法,於「正灌頂時受須臾頃,正修習時長時領受經八時等」,口說離苦得樂,所行卻是導致未來無量世的三惡道大苦。

宗喀巴否定如來藏實相心,而以意識為常住心,在第四喜男女交合中,假如他所證得的空性是常住法,在證得空性以後,已了知空性心的所在及體性,應該隨時隨地能現觀空性心的運作,就可以遠離性伴侶,也不需要再找異性雙修,不必再受雙身法繫縛;如果所證得的空性不是常住法,只在第四喜俱生大樂時出現,那麼這個空性就不是常住法了。從宗喀巴勸人要每日、月、年、劫、千劫中勤修雙身法得知,宗喀巴以及喇嘛們所證的空性是無常法,證得樂空雙運後,害怕易失難得,因此要千劫中,每日八時勤修雙身法。所以密宗樂空雙運雙身法並非佛法,只是假借佛教名義,行性力派男女交合之實,不是常住法,在五無心位:熟睡、悶絕、無想定、滅盡定、正死位,俱生大樂就會滅失,死後就滅失不現,來世必須從頭學起。因此經年累劫,在雙身法精勤精進,終究還是不能將無常法轉變為常住法,永遠不能獲得常樂我淨的佛地功德。

三乘行者都能現觀意識在內的五蘊諸行,都是緣生無自性法,都將歸於壞滅,所以無常;無常之法非可樂、不安隱,所以五蘊諸行是苦;五蘊諸行無常、苦,不是真實的存在,所以是空;五蘊我隨著色身和識陰組合施設而有,所以五蘊諸行無我。而密宗喇嘛們要藉吃肉吸收動物性荷爾蒙來增加性能力,乃至要靠服用壯陽藥物來幫助實行雙身法,最後老了仍然無法實行雙身法,不知色身乃至諸蘊,都是無常不自在性,宗喀巴居然誇言謊稱,得要「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這是自欺欺人的謊言,連苦聖諦四行基本內涵都無法現觀,又如何能夠如實了知苦集滅道聖諦十六行呢?可見宗喀巴兩種《廣論》所說,都是假冒佛教名義,而本質卻是印度性力派外道。勸請目前投入修學,以及將要修學宗喀巴《廣論》的學人,請您冷靜思考,應該遠離廣論團體的邪知見與邪教導,以免與密宗喇嘛們成就共業,而導致無量世淪墮三趣之苦報苦受;應當要依止三乘菩提正理修行,才是正途!

最後提醒大家,密宗喇嘛或代表人所說的持戒清淨,就是依三昧耶戒——每天都與女信徒合修雙身法,大家別被騙了,誤以為是佛教中說的持戒清淨。《廣論》四聖諦十六行的錯謬,第三單元,今天為大家說明到這裡。

敬祝大家:身心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