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苦滅道聖諦」看「完整的廣論」

第70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我們將繼續來說明「常見外道法——廣論」。

「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我們要從苦滅道聖諦的角度,來看《廣論》的缺失在哪裡?我們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的內容有很多缺失,我們也知道四聖諦的正理當中,在一個真正依循 佛陀正理而修行的人,當他如實了知以及親證苦滅聖諦以後,那就應當知道苦滅之道的內容該怎麼去作,進而能夠正確而且如法的去修行苦滅道諦;也就是要去修四聖諦、四念處觀、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聖道,修此三十七道品,這樣才可以永滅苦集,進而得以出離生死。因為苦集滅以後,就可以不受後有了,這樣是為苦滅之道。

但是佛法中三十七道品是三乘菩提的共道,二乘人修此三十七道品,首先就是要能夠斷三縛結而成預流果,然後依循此二乘見道的功德,又復努力修行成就二果薄貪瞋癡。佛陀於此解脫功德而建立薄貪瞋癡的一來果,接著又繼續修行而能夠永斷五下分結,這樣建立三果(就是不還果);其中的五下分結就是,除了初果所斷的三縛結之外,再加上對於貪結以及瞋結全部皆要斷除。這樣再繼續努力的修行下去,最後可以斷五上分結,也就是所謂的色界愛、無色界愛、掉舉、慢以及無明,斷除了五上分結以後,就成為四果阿羅漢。這是小乘道藉由三十七道品的修習以後,其所斷的煩惱以及所證的果位。此時阿羅漢的分段生死已經斷除了,但是阿羅漢還有煩惱障的習氣種子隨眠還沒有斷,同時阿羅漢還有所知障所攝的無始無明的隨眠,也沒有破、也沒有斷,因為定性阿羅漢他尚未實證法界實相心第八識的緣故,所以他不得般若智慧,因此阿羅漢雖然已經是能夠出離三界生死的解脫聖人,但是在大乘法當中,佛陀還是稱這些阿羅漢為愚人。

因為大乘行者所修的三十七道品,其實所知、所證、所斷、所修的內容,還是有許多是二乘聖者所不知的、所不斷的、所不證的、所不修的,所以大乘行者實證法界實相心,首先也是要斷三縛結證得初果,同時因為他也證得法界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這樣證悟以後,能夠轉依實相心如來藏而繼續勤修大乘三十七道品,因此於相見道位中這樣繼續來行菩薩道,這樣內門廣修六度波羅蜜多,這樣進修而能夠圓滿通達大乘見道所修、所證的智慧,同時也累積無量無邊廣大的福德。如是經歷了十住位、十行位,乃至十迴向位可以圓滿的時候,他不僅僅能夠斷除二乘見道所斷的異生性,同時這個見道通達位的菩薩,也斷除了二乘人所不能斷的所知障所攝的大乘見道所斷的異生性。這個異生性乃是非常的深廣難知,這個菩薩同時也斷除了煩惱障所攝的見惑與思惑這二惑,成就了永伏性障如阿羅漢的果德,他的解脫證德乃是可以成就四果阿羅漢的,這就叫作菩薩阿羅漢。

但是他又依於悲願而發起十無盡願,這樣進入初地。因為他是故意再起一分思惑而不離三界行菩薩道,這樣來利樂有情、來行菩薩道,這樣的故意留惑潤生,於修道位不取涅槃,這樣繼續勤修佛道,因此斷除了煩惱障所攝的習氣種子,同時也繼續斷除所知障所攝無量無邊的塵沙惑上煩惱,他於七地滿心的時候,可以念念入滅盡定,這樣圓滿方便波羅蜜多。他又復由於 佛陀加持而入於八地之中,這樣開始在第三大無量數劫的修道過程當中,繼續利樂有情以及任運斷除塵沙惑,最後究竟佛道,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所以大乘菩薩的苦滅道諦的內容,乃是甚深極甚深的,於究竟佛地才能夠斷盡二障隨眠,這樣才能證真解脫,才能得大菩提果。因此有人若說熟讀《廣論》就可以成佛,其實這是欺騙隨學完整《廣論》或欺騙隨學半邊《廣論》的修行人的謊言。因為不管是完整的《廣論》或者半邊的《廣論》,它的內容全部只會讓邪見越來越深,我見、我執會更加深重,他們學《廣論》連解脫道的初果三縛結都無法斷除;不僅僅無法斷除,反而更為執著我見、我執,這樣其實他們是離佛道越來越遠。其實這些的內容,我們前面已經提到很多,因為透過我們前面幾集節目中所舉出的證據,大家可以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其實是抄錄在經典當中很多片段的文字,只是一個抄錄經典的表面說法。其實《密宗道次第廣論》所說的內容,才是宗喀巴這些喇嘛教法王們他們所說的核心實踐內容與目的,這是大家原先不明白的部分,那如果大家不明白完整的《廣論》是這樣的內容,或者只有看到《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半邊的內容,就會讓人家以為宗喀巴所說的也算是佛法。

因為近代的喇嘛教的這些喇嘛們,他們已經長期透過宣傳的方式,將喇嘛教以「藏傳佛教」這個名義來宣傳,而讓大眾以為他們所說的內容,只是漢藏文化不同而有所差異。但事實上,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這一些喇嘛教的法王活佛們,他們所教導的核心內涵,都是以雙身法的修行方式為核心,而且妄想這些就可以即身成佛。那這樣的修行方式,完全是違背了苦滅道聖諦的道理,完全是遠離了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的實證,甚至乃是屬於凡夫六道輪迴當中,屬於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這些的趣向。也就是說,如果一直按照《廣論》的方式去學而不去改變的話,那只有三惡道可去。因為按照完整的《廣論》所說,乃是趣向地獄、畜生、餓鬼的惡業行跡。

我們舉個例子來說,例如在《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當中,也就是它的399頁到400頁,這段《密宗道次第廣論》的論文當中,宗喀巴有一段雙身法的說法,要求《廣論》的修學者的一個作法,其實真的是跟畜生是沒什麼兩樣的,甚至更為低下的行為。宗喀巴怎麼說呢?我們看宗喀巴說:【為講經等所傳後密灌頂,謂由師長與自十二至二十歲九明等至,俱種金剛注弟子口,依彼灌頂。如是第三灌頂前者,與一明合受妙歡喜。後者,隨與九明等至,即由彼彼所生妙喜。】(《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

各位菩薩!宗喀巴他要求學《廣論》的人,學到最後就應該要與九位明妃同入性高潮等至,也就是師父同時與十二歲到二十歲的九個女人一起行雙身法,然後取得俱種的淫液而注入弟子的嘴巴當中,引生弟子舌嚐的淫樂,然後弟子依照師父的方式,也與這九個女人一起行雙身法,這樣才是宗喀巴認為如法的灌頂,這樣才是符合《廣論》中所說灌頂的等至的修行方式。試想,一個有基本常識的正常人,任何一個有理性、有理智的正常人,當他聽到宗喀巴是這樣的開示與要求的時候,就可以知道,這是完整《廣論》當中所說的內涵,真是荒唐至極呀!是比畜生還要低下的行為,這根本就是畜生法、就是地獄法。當然也有很多喇嘛教的人會說:「宗喀巴不是這個意思,是你們誤會宗喀巴的意思。」他們會說:「人家我們宗喀巴大師是黃教的喇嘛,黃教的喇嘛乃是持戒清淨的,那個雙身法乃是紅教、白教、花教才修的,那個《密宗道次第廣論》是假冒宗喀巴大師的名義所寫的。」

他們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好像也有可能,其實是沒道理。我們先舉近代密宗祖師的說法,來證明他們所說的是沒道理。例如密宗近代號稱大修行人的陳健民上師,在他所著作的、由徐芹庭所編的《曲肱齋全集》第一集的238頁到239頁當中,陳健民是這樣說的,陳健民怎麼說呢?我們看陳健民是這樣說:【所以這是一定要修雙身法,而且一定要女人。宗喀巴祖師他自己也承認啊,他說不但要一個而且至少要五個,紅教則主張一個就夠了。理論上為什麼要五個?因為五個就是表五方佛母、五智,要這樣配合啊!因此要選體性不一樣的空行女,有金剛部的空行母,有蓮花部的空行母…等等。】(《曲肱齋全集》(一),普賢王如來佛教會,頁238-239)各位觀眾!我們看到陳健民上師這樣說,我們就知道,其實陳健民上師所說的,其實還是有所保留呢!真正宗喀巴的主張,不是只有與五個女人一起修雙身法而已,乃是要與九個女人、九個明妃一起修雙身法;並且還是與弟子輪流來與這九個女人的明妃一起修雙身法。這個師父和弟子兩個人這樣輪座雜交而與每一個女人都這樣達到性高潮,這就是《廣論》的修行方式。

然而不管是陳健民上師說的要與五個女人同時修雙身法,或者宗喀巴所說的要與九個女人同時修雙身法,這些行為都是荒唐至極的修行方式,這樣的修行內容,其實是大多數只有學半邊《廣論》的學人所不知道的。也就是說,如果只有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半邊的學人,他們是不知道自己未來的下場,就是要這樣去作呢!如果是女性修《廣論》的人,到最後自己扮演的角色,就是那九個明妃或那五個明妃當中的其中一個。其實完整《廣論》就是這麼荒唐的修行方式,這樣荒唐的修行方式,其實是見不得人的。所以因為這樣見不得人,現任的達賴喇嘛他才會在他所寫的書當中,也就是由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所出版(在1991年9月1日的初版一刷),由黃啟霖他所翻譯的《圓滿之愛》這本書第149頁當中,達賴喇嘛有說,達賴喇嘛怎麼說呢?【修習密教必須隱秘】(《圓滿之愛》,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頁149),達賴喇嘛是這樣說的。就是因為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這些密宗喇嘛教的上師活佛們,他們知道這些修行方式是荒唐無比的修行方式,在信徒還沒有完全相信他們之前,還沒有被他們洗腦完成之前,他們就必須要隱祕。因此宗喀巴的完整《廣論》,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加上《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部分,因為這兩個都是宗喀巴所寫的,我們這樣就可以看得出來,宗喀巴他要表達的核心內涵,其實是有一致性的,他就是要實修雙身法。只是他透過不同的方式,隱隱約約的寫,或者明明白白的寫而已。

又例如當代喇嘛教的最高法王,就是我們前面提到黃教的最高法王第十四達賴喇嘛,他也證明《密宗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所寫的。因為達賴喇嘛的一本著作叫作《藏傳佛教世界》,他在這本書中的149頁,就有明說《密宗道次第廣論》就是宗喀巴寫的;達賴喇嘛自己不僅承認是宗喀巴寫的,而且達賴喇嘛還專門來教《密宗道次第廣論》。我們看第十四的達賴喇嘛他在書中是怎麼說的?達賴喇嘛這樣說:【通常我教導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在沒有翻譯中斷的情況下要花二十天。】(《藏傳佛教世界》,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頁149)大家聽到了嗎?其實不僅僅上面所說的這些荒唐事情,弘揚完整《廣論》的喇嘛教上師、活佛、仁波切他們,他們渴望的是行雙身法,而且渴望到匪夷所思的極度荒唐地步。

我們怎麼說呢?舉個例子來講,我們舉一本達賴喇嘛他所授權發行的一位喇嘛,它的這個作者叫作更朗仁巴羅桑蔣貝丹增,這個喇嘛他所傳授而是由另外一個喇嘛叫作丹增卓津這個喇嘛,他進行的漢文的翻譯的一本喇嘛教實修的書籍,這個書名叫作《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這本書是透過盤逸有限公司於2008年2月出版發行的。在書中202頁到203頁有說,怎麼說呢:【依照「時輪派」所說,以年老婦女為明妃亦無不可(明妃年紀並無特別限制),但是「密集派」及「勝樂派」卻認為不宜以年老女子為明妃。一般而言,續典對於堪作事業手印的明妃年齡皆有說明。總而言之,拙火尚未過於衰損的女子即宜充當事業手印。但是行者若能與空行母的化身合修,即使年紀老邁亦無妨礙。】(《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教授》,盤逸有限公司,頁202-203。)

密宗喇嘛教的上師活佛們,他們妄想行雙身法的用心,乃至年紀老邁也不放過。不僅如此,還有更荒唐的,他們實在找不到女人的話,他們連畜生都不放過。譬如我們前面提到的陳健民上師所著的《曲肱齋全集》的第一集的470頁當中有說,陳健民怎麼說:【有用畜生者,能生大樂都應用也。】(《曲肱齋全集》(一),普賢王如來佛教會,頁470)真是荒唐!陳健民和這些喇嘛們的意思就是說,繼續學《廣論》的人,他們最後一定要修雙身法,並且他們一定要找真正的女人來修,乃至年紀老邁他們也不放過,甚至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如果實在找不到,他們連畜生女,也就是動物只要是母的,能夠引起上師活佛產生大樂的畜生,這全部都可以以牠們來修雙身法。

觀眾菩薩!這真是荒唐!現在大家就瞭解,難怪這麼多年來社會上有那麼多性侵的案件,都與喇嘛教的這些喇嘛法王脫離不了關係,不是沒有道理的。現在大家瞭解《廣論》完整的內涵,就瞭解整體密宗喇嘛教的內涵與目的,就知道這些性侵的原因所在。所以各位菩薩們!現在大家瞭解這些概況,瞭解宗喀巴完整《廣論》的內容,他們根本不是佛法,只是外道性力派的邪見。現在我們有這些知見以後,就可以保護自己不會落入外道邪淫的修法當中,也可以去幫助那些不知情的家人或者友人,讓他們有權利去瞭解完整《廣論》的內涵。這麼作的話,才能讓他們能夠符合他們自己意願,自己理性的選擇,因此當有人再找我們去廣論班上課的時候,或者介紹我們去學《廣論》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先問對方,對方是否清楚他們所講《廣論》的內涵?到底知不知道內容?釐清他們的目的與動機,也許他們是好意,只是他們不知道《廣論》的內容是這麼荒謬,他們其實也是被蒙蔽的受害者之一。

那我們就應該要讓他們瞭解這個內容,再由他們自己去作抉擇,例如您可以詢問邀請您去學《廣論》的人,您可以問他說:「您們廣論班是在教完整的《廣論》嗎?」您也可以再問他說:「您知道完整的《廣論》有兩個部分嗎?」也許他們不知道完整的《廣論》有這兩個部分,因此就可以告訴他,完整的《廣論》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加上《密宗道次第廣論》,而且是修雙身法。也許他知道完整的《廣論》,他會說:「是啊!我們是在學完整的《廣論》。」但是當中也可能他們不知道,也許他知道的只是《菩提道次第廣論》這半邊的《廣論》,以為是完整的《廣論》,那他對於《廣論》的認識也是有所不足的。那我們就應該告訴他:「您知道嗎?《菩提道次第廣論》只是宗喀巴《廣論》其中的一半而已。」這樣可以讓他們認清自己所學的內容其實並不完整,讓他們知道完整性,這樣讓他們有公平的機會去審思這樣的雙身法的修行,是否與他們自己發心學佛的初衷,是否一致呢?然而他們如果只有看到一半的《廣論》而被誤導,以為自己不是修雙身法為目的,那我們就可以告訴這些學《廣論》的人完整的《廣論》的內涵是什麼,來幫助他們。

我們相信,這些已經接觸到《廣論》的人,或者已經接觸到密宗喇嘛教的人,這些廣大的學人當中,一定有很多是理性的,而且是真正想要來學佛法的人,他們只是不知道完整的《廣論》的本質是什麼。其實完整的《廣論》是外道雙身法為核心,那這些已經在學《廣論》而且又是理性良善的人,因為你為他說明以後,就可以讓他及時可以調整方向,遠離邪見,回歸到正確道路上,而不是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迷迷糊糊,而最後很冤枉的朝向於、入於密咒乘當中去修雙身法。那樣的情形是最冤枉的事情,我們相信每個想要修學佛法的人、想要成佛的人,他們修行的初衷都是很偉大的,但是只是因為他們對於完整的《廣論》的內涵不知情,而被人誤導,那是很冤枉的一件事。但是如果是一個理性的人,當他們已經知情以後,知道自己所學的是與自己的初衷是不一致的時候,那理性的人就可以馬上調整自己的作法以及知見,然後作出一個符合自己當初發願要利益眾生的初衷,以及本願的決定,能夠遠離這些邪見,能夠回歸到與自己當初發願成佛的初衷是一致的,這樣才是一個理性的人。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謝謝大家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