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斷三縛結來檢視「完整的廣論」

第67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我們繼續要來說明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

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這一系列的節目當中,乃是以常見外道的邪說來說明,讓大家瞭解古今中外的常見外道法的一些重要的範例,讓大家可以瞭解這些相似佛法的外道法;基本上,我們就是以宗喀巴的這兩部分《廣論》作為代表性,也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密宗道次第廣論》。我們將以這兩個部分的《廣論》的核心內涵為主,舉出宗喀巴他們是屬於常見外道法的證據,乃至舉出他們邪淫外道的本質證據。

例如我們在上一堂課程中,有舉出他們著作中的證據,這些證據證明密宗喇嘛教號稱第二佛的宗喀巴,在他的書當中否定第八識阿賴耶識的真實存在;並且宗喀巴主張要以雙身法的修行為主,還要一日十六個小時這麼長的時間,這樣來修雙身法。同時我們也舉出密宗喇嘛教當代最高的法王,也就是第十四世的達賴喇嘛,在他的書中也是有一致性的說法,這就是說達賴喇嘛他也是在否定根本識阿賴耶識的存在;並且達賴喇嘛在他所寫的《達賴生死書》這本書中主張【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印行,頁157)因此,宗喀巴與達賴喇嘛是以性交作為他們喇嘛教修行的方法。我們同樣也舉出達賴喇嘛在他所寫的《慈悲與智見》這本書中,達賴喇嘛是這樣主張,他主張說「要利用性伴侶當作修行的工具」。因此,依據宗喀巴以及達賴喇嘛他們這樣的修行方法來教導的話,我們可以說,這其實是跟邪教的本質是一致的,沒有什麼兩樣。

而這些喇嘛教的活佛、法王、上師們,他們其實也很會抄襲佛教經典裡面的文字說法,但是它們的內涵卻是以他們的邪見來說,這樣大家就不容易知道他們的底細以及落處,以為他們這樣也是佛教的一支,其實喇嘛教根本就不是佛教,根本就是常見外道法。例如我們看先前所提到的這個部分,以及配合《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有說,我們來看宗喀巴怎麼說:【又如阿蘭若師云:「斷除煩惱,須知煩惱過患體相對治生因,由知過患,觀為過失,計為怨敵,若不知過患,則不知為怨敵,故如莊嚴經論及入行論所說思惟。」又云:「……若貪瞋等,隨一起時便能認識,此即是彼,他今生起,與煩惱鬥。」須如是知。】(《菩提道次第廣論》卷6)在前面的課程中,我們舉出宗喀巴主張「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因此他是標準的六識論邪見,這樣的六識論是不遵循真正佛法中的正理,因此宗喀巴他不教人先斷三縛結以及降伏性障,反而執著六識論的常見外道邪見,以意識為常恆不壞的根本心;因此這樣一昧地去依憑六識論的邪見為先,以這樣妄想無明的前提,來思惟煩惱生起的次第,來思惟煩惱生起之因,思惟煩惱之過患,這是沒有辦法去斷三縛結的。而且宗喀巴光是這樣思惟,而不用實際觀行意識的虛妄,這樣去思惟再久也都只是紙上談兵,都是一無是處;更何況宗喀巴他是以不如理作意的妄想而去作的思惟,這樣的思惟本身就是增強我見三縛結的勢力,更沒有辦法斷除我見三縛結。

而且宗喀巴這裡說要與煩惱鬥,但是沒有正念相應的定力與慧力,他要憑什麼與煩惱鬥呢?更何況「與煩惱鬥」這樣的方式,其實是石頭壓草的方式,根本沒有辦法根本斷除煩惱。由此可知,宗喀巴他自己都沒有辦法斷除煩惱,而他所提到的應該斷的貪瞋癡慢疑惡見等種種的煩惱,其實正是會與他在雙身法上努力在修,而主張不可斷、不應斷的意識而相應。宗喀巴有如此錯誤的見解以及邪教導,同樣的情形,達賴喇嘛以及一切的喇嘛教的法王、活佛、仁波切等等,都是一樣的落處。

而且宗喀巴、達賴喇嘛所說的「常住的意識、一切染淨法所依的意識」,這個正是我見的根源,因此他們所教導大眾要認取意識是常住不滅的,這樣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增長以及堅固自他的見一處住地煩惱;而見一處住地煩惱其實就是我見,這樣的我見是沒有斷的,又更不斷地加強自己以及眾生的欲界愛住地煩惱,乃至加強有愛住地煩惱,因為這個見一處住地煩惱的我見沒有斷除,就根本沒有辦法確實去斷除後面的三種修所斷的煩惱的緣故。

因此,他們這樣再久的修行下去,就會一直地成為所謂的見顛倒、心顛倒、想顛倒的愚癡人。所以真正要學佛法的人,首先是應該要努力地去斷除三縛結而證初果;所謂的三縛結就是指見惑煩惱中的薩迦耶見、戒禁取見、疑見,此三種結必須要先行去斷除,才能夠具足斷除見惑而證得初果。薩迦耶見是什麼內容呢?在《成唯識論》當中有說:【薩迦耶見,謂於五取蘊執我、我所,一切見趣所依為業。】(《成唯識論》卷6)就是眾生於色受想行識這五取蘊,執著以為我或者我所,這是一切三界輪迴的邪見以及流轉趣向的所依,這樣就是薩迦耶見產生的業果作用。

嬰兒凡夫執著色身為真實我就是薩迦耶見;或者有的修行人執著能見的眼識、能聽的耳識、能聞的鼻識、能嚐的舌識、能觸的身識、能覺知的意識為真實我,這也就是薩迦耶見;或者執著離念靈知心一念不生的時候的這個為真實我,這個也是薩迦耶見。因此,宗喀巴或者達賴喇嘛這些六識論的應成派的中觀師,他們執著在行雙身法的時候的意識能夠離念,以為這樣就是真實我,這樣還是屬於薩迦耶見所含攝的,其實他們的想法見解是跟凡夫眾生一樣的,都是落入到薩迦耶見當中。他們又繼續執著意識,以為意識不執著名相、不執著自己,以為這樣就稱為中道,其實這些全部都仍然是薩迦耶見所含攝,並未破除我見。這樣的邪見以宗喀巴及達賴喇嘛這些人最具代表性的我見未斷者。

而且密宗喇嘛教的宗喀巴、達賴喇嘛這些人,他們不但執著色身為我,也執著受想行識為我;既然執著色身不壞,那他們就會貪著欲界五欲不捨,執著意識靈知心不滅,則這個意識靈知心生起的種種見,讓種種的煩惱來生起,那就更無法斷除薩迦耶見,也永遠無法證得初果,就更不用說要能夠有大乘見道的果德。

我們再說三縛結之二,就是疑見。我們看《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說:【疑者,於諸諦理猶豫為性,能障不疑、善品為業。障善品者,以猶豫故,善不生也。】(《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也就是凡夫外道眾生等,對於三乘菩提種種真實道理,他是猶豫為性,這樣能夠障礙自己成就善品法的出生。因此二乘人修學四聖諦,而實證五蘊身心之虛幻不實,我見斷的緣故,能夠現觀蘊處界的虛幻,因此就能夠不疑於正法、不疑於正法師,這是初果斷疑見。若是修學因緣法,則能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證實五蘊十八界全部都是緣生緣滅,並不是常恆不壞的法,因此實證初果者,能夠於蘊處界空相決定不疑,這樣也是名為斷疑見。若是菩薩根性者,他因為修學大乘法,他是先由四加行的觀行,菩薩這樣證得初果之後,復熏習空性心如來藏的正理知見,以及參禪的禪法行門,並且於參究之中能夠一念相應而實證空性心如來藏,從此能夠遠離生滅,遠離斷常、一異、來去、增減等等二邊的妄想、妄見。最後因為實證法界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而證知如來藏當中的中道體性,決定不疑,這樣再反過來看蘊處界諸法,他對於蘊處界諸法的虛妄不實,他的心中是決定不疑的,這是菩薩斷除大乘見道時候應該斷除的疑見。

此外,佛又於大乘經典之中曾說過斷疑見者,其實是「於諸方大師不疑」,也就是一個斷疑見的實證者,他是聽到諸方大師講法的時候,可以從其所說的內容,或者經由對方著作中的內容,就可以知曉這位大師的落處為何?知道這個大師是否證得初果?知道這個大師是否有開悟而實證般若實相心?對於這些大師他們的佛菩提修證,以及聲聞解脫道斷三縛結的境界到底是有是無,這個實證者都能夠明確的了知而檢查出來,並且不再有所懷疑,所以於諸方大師不疑的這個功德,其實也是菩薩斷疑見該有的功德。

我們再來說三縛結之三為戒禁取見。《成唯識論》卷6說:【戒禁取,謂於隨順諸見戒禁及所依蘊,執為最勝,能得清淨,無利勤苦所依為業。】(《成唯識論》卷6)凡夫外道因為我見、疑見未斷,因此導致他們出生不如理作意的邪見,因此對於這些邪見的惡見、惡戒、惡禁戒、惡禁制,以及這些所依蘊,這樣執著以為這樣的邪見、邪戒禁為最殊勝;以為這樣的邪見、邪戒禁,可以得到清淨的修行,因此埋頭苦幹的去盲修瞎練,而成為非戒取戒,但這樣不僅不清淨,反而更為染污。這樣的戒禁取見,譬如外道有堅持水戒、火戒、牛戒、狗戒、食自落果戒、不語戒、裸身戒、常坐不臥戒等等,修這些外道行的人,他們自以為依於這樣的戒,是可以解脫的。

而這個戒禁取見,又例如什麼?例如密宗喇嘛教的宗喀巴,及達賴喇嘛等等的大小活佛、上師、法王、仁波切等等,他們妄想認為自己可以透過雙身法的修行,一念不生這樣可以成佛;因此他們還違背了佛戒,而自行施設了一個號稱「藏傳佛教」所獨有的「三昧耶戒」,其實他們這個是標準的戒禁取見,這個仍然是屬於非戒取戒。例如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當中有說:【如離貪欲罪,三界更無餘,如是離貪欲,汝終不應為。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食五肉五露,亦護諸餘誓,不應害眾生,不應棄女寶,不應捨師長,三昧耶難違。】(《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這個文獻版本的來源,乃是依據妙吉祥出版社於1986年6月20日印行的精裝版,宗喀巴所著,法尊法師所翻譯的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廣論》。

宗喀巴說「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這個意思就是說:「你在密法之中,可以大膽的去受用男女欲之事來行雙身法,這樣去行雙身法是不要有所畏懼的。」他又說「食五肉五甘露,亦護諸餘誓」,這就是說:「你去吃五肉、五甘露,也是護持你種種誓言願望的。」五肉、五甘露是什麼呢?我們看密宗喇嘛教另外一位號稱大修行者,也就是他們的陳健民上師,在他所著作的《曲肱齋全集》當中也是這樣說的,他是怎麼說呢?【五甘露說明如下:1、大香——有香之大便。有功德成就的行者,其糞便是含有檀香之味道。2、小香——有香之小便。有功德成就之行者,其尿是香的。3、腦髓——有功德成就之西藏行者,如係天葬,死後他的腦髓都保存下來。4、紅菩提——空行母之卵子,不是普通女人的;或用處女初次之月經。5、白菩提——有功德成就,證空性的瑜伽行者所出之悲智雙運不漏之精子。五肉是象肉、馬肉、人肉、豬肉和狗肉。】(《曲肱齋全集》(一),普賢王如來佛教會出版,頁678-379)

各位觀眾菩薩們!密宗喇嘛教說這個是清淨修行,結果是用這種索隱行怪的方式,去吃大便、糞便、小便這些尿液,乃至去吃男女行淫的淫液,這樣荒唐的作為,居然是密宗喇嘛教的修行方式,這樣的修行真是標準的戒禁取見啊!而且密宗道這半邊的《廣論》,也說是要吃五肉,五肉當中居然還包括人肉;也就是說,這一類的喇嘛教的修行,居然得要吃人肉,若這樣去吃人肉其實是邪惡的修行方式,宗喀巴居然說這樣的修行方式不違背誓言願望的;居然還說「不應該害眾生」,但這樣去吃人肉、馬肉、象肉,明明就是害眾生的行為啊!因此,宗喀巴他自己所說的乃是前後矛盾。因此這個密宗喇嘛教根本就不是佛教,宗喀巴所教導的乃是標準的外道戒禁取見。

宗喀巴還說「不應棄女寶」,就是「不應捨棄明妃女人」來修雙身法。因此宗喀巴主張密宗行者不可離淫欲,並且應該受用淫欲以及明妃女人這樣來修行。宗喀巴為了要修外道性力派的這個雙身法,因此說「不應棄女寶」;並且宗喀巴又教導弟子不要因為「受用女人,可能會破戒」而畏懼,還吩咐不許遠離貪欲,離念欲的行為,這個究竟「不應為」。因此,宗喀巴這樣的教導,乃是嚴重的毀破佛戒的惡行,但是藏傳密宗喇嘛教他們卻外於佛戒,而施設了這個三昧耶戒,他自認為這個三昧耶戒,乃是超越一切佛戒。因為宗喀巴規定說,這個雙身法的三昧耶戒難以違背;所以密宗喇嘛教的師徒們,不管是活佛乃至法王們,便這樣縱情的努力去修雙身法,乃至亂倫雜交都在所不惜,這是很典型的戒禁取見。由此證明,宗喀巴是未斷戒禁取見的凡夫。

宗喀巴有這個雙身法的戒禁取見,同樣的道理,不僅宗喀巴如此,我們再來看達賴喇嘛,他也是主張說要用性伴侶,要利用性伴侶來修密法。例如1998年,唵阿吽出版社,達賴喇嘛在他所著作的《喜樂與空無》這一本書的137頁到138頁當中他說:【秘密集會檀陀羅裡,有關與明妃和合的章節中,說若與實體明妃行樂空雙運,才會成就真正的身曼荼羅修行,如果僅與觀想中的明妃行樂空雙運,則其成就不大。】(《喜樂與空無》,唵阿吽出版社,頁137-138)大家看,達賴喇嘛也是主張說,要與實體的明妃來行樂空雙運的雙身法,這樣他的成就才大,如果只是在自已心中去觀想,那個成就是不大的,這個其實也是標準的邪見,也是戒禁取見。

所以,密宗喇嘛教乃是一個主張行雙身法的宗教。宗喀巴還規定要日日行雙身法,乃至千劫受此智;而且達賴喇嘛也是這樣說,要用實體明妃,就是要利用真正的女人來行雙身法修行。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密宗喇嘛教的活佛、上師、法王們,他們所施設的戒禁取見,其實是非常多的。但是由於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的課程就只能說明到這裡,其實《廣論》當中還有非常多的邪見,我們將在後面的課程,繼續為大家說明,歡迎大家能夠繼續收看我們的節目,能夠共同的來建立正確的知見,共同的能夠遠離邪見,來共結殊勝的法緣。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