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集聖諦、煩惱與無明

第65集
由正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您正在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單元。透過本會親教師的演述解說法義內容,傳達正法、聞熏正見、思惟正理,可以種下學習正法的因緣,歡迎您收看!

今天要談的是「苦集聖諦、煩惱與無明」。什麼是苦集?謂:眾生執著五塵境,於順逆境中起愛憎,於身口意造諸業行,聚集諸異熟果報種子而生後有。若此生積集很多惡業種子,下一生則會墮三惡趣;若積集很多善業種子,下一生則會生人、天善趣。然而此善惡業的行為,皆稱名聚集輪迴苦種,是名苦集聖諦。修道人若不了知定中、定外能知的心,是剎那生滅;又不了知意根及意識是念念無常,執著意根為真實我,故喜愛處處作主;執意識覺知心為真實我而喜愛了了分明,都是墮入苦集的凡夫。就像宗喀巴、達賴等人,認為藏傳佛教雙身法淫樂中一念不生的意識心及淫樂觸覺都是常住法,貪愛淫樂中的境界,就是「集欲界愛住地煩惱苦」的異生俗人。他們又認為樂空雙運中的意識無形無相,將貪淫的意識妄執為無我的空性,就是聚集欲愛住地煩惱苦的人;是不能稍微了知色界愛與無色界愛的,何況能斷此兩種愛而出離生死呢?

相反的,若能全部了知三界一切境界中的意識都是虛妄性、緣生性,就是如實知苦集聖諦的人。像學人日日坐入一心不亂境界中,欲求成就出世間無餘涅槃境界,此即修集行苦之癡行,稱名為苦集;假若人如是知行苦,如是見行苦的人,稱為已知苦集聖諦者。像定性聲聞、緣覺唯知蘊處界苦集的道理,不知修集般若真智的道理,若聞般若實相真智,則生煩惱,然而不思修證,因此而說定性二乘無學於大乘法中有苦集,但無苦集聖諦。菩薩不只了知定性二乘無學苦集聖諦,也了知他們等被無始無明所障,不知不證實相;然而菩薩如實親證,是故菩薩於大乘法中已證苦集,也證苦集聖諦。為何這麼說?因為菩薩於無始無明尚未完全斷盡,故有苦集;於實相已知已證,漸漸深入修證,故有苦集聖諦。再說阿賴耶識心體內所含藏的煩惱共有五種:見一處住地煩惱、欲界愛住地煩惱、色界愛住地煩惱、無色界愛住地煩惱、無明住地煩惱。一為見惑,二三四為思惑,此四煩惱合稱一念無明;第五為無始無明,唯菩薩隨佛修學後所知、所破、所斷,二乘聖人是不知的。

一念無明又稱煩惱障或事障,又稱為起煩惱,會障礙眾生解脫三界生死,也會障礙成佛;無始來與見聞覺知心剎那剎那不斷地相應。而其中見惑在菩薩斷我見或證悟如來藏時頓斷,思惑必得在阿羅漢、辟支佛,或八地菩薩位才能斷盡;其實初地菩薩就已斷盡思惑,但因為十無盡願所持故,為了繼續在三界中利益眾生,為了想要斷除盡習氣種子,因此故意留惑潤生而不斷盡最後一分思惑,以此為世世相續受生的所依緣,而於修道位中廣行聖種性的菩薩行,因此推遲至七地滿心位才斷盡最後一分思惑,及煩惱障所攝的習氣種子,並非地上菩薩不能斷盡思惑。見、思惑斷已,永不復起,此時意根末那已不再執第八識為自內我,已捨除阿賴耶性,說彼因地第八識阿賴耶識已斷阿賴耶名,只剩異熟識名,或改名為菴摩羅識;然而尚有無始無明,法我執存在,還有所知障所攝的無記異熟性的法不知故,因此衪的第八識不能稱為無垢識,所以尚不能稱為佛。

無始無明也稱為所知障或理障,又稱為上煩惱或塵沙惑,也就是不明白阿賴耶識體性及所藏一切種子內涵的意思;只有大乘才知有此法應斷,不共二乘。無始無明無始以來不與見聞覺知心相應,菩薩尋求法界實相時才開始相應,但還未能打破它;在初次明心時才打破它,在悟後起修時才開始漸斷,直到佛地才能斷盡。一般出家、在家眾都誤會所知障的意思,就像新竹有某個「廣論」團體更是如此,指導的法師如此開示說:「所知障就是世間學問學得太多,所知太多,會障礙學佛。」這是與某些法師的墮處一樣,都是誤會以後作出錯誤的解釋。

所知障的正確意思是說:眾生從無始以來,輪迴生死、頭出頭沒,不知有真如、佛性;學佛已聞有真如、佛性,卻不知不證阿賴耶識非空非有之中道實相,因此不能生起般若慧;即因於真如佛性之真實理有所障礙,對於法界實相無所知,不能理解法界實相,而對佛菩提的修證產生障礙,故名所知障。是對法界所知不足而成障,故名所知障;以所障者乃法界實相的真實理,故又名理障。所知障能障礙有情成佛,但不障礙有情解脫三界生死;所以二乘聖人已能解脫三界生死,不再輪迴,但仍有所知障,對法界實相仍無所知。

若以研習《廣論》的在家、出家眾目前的狀況來說,因尚未證悟實相心如來藏故,無始無明的問題可暫且擱置,不須瞭解它,因為破無始無明不是他們目前的要務,因為一念無明所攝的我見俱在;因此他們必須先求斷除意識常住不壞的我見,先斷三縛結而證初果更為重要,不可依照凡夫宗喀巴所寫的《廣論》而胡亂解釋或宣說它,否則一旦造成了誹謗正法的大惡業,那時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接著來,說一念無明的四種煩惱。第一種煩惱「見一處住地煩惱」,是說對五蘊身心妄執為實有,或對涅槃實相誤解;此煩惱又分為五種惡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薩迦耶見——薩迦耶見又可稱為我見、身見。此五種惡見,菩薩證悟明心時須斷除。觀諸藏傳佛教應成派中觀,如宗喀巴、達賴、日常法師等人,因為未親證空性如來藏,沒有般若智慧,他們誤認意識不起一念,不著一切法,即所謂離有、無二邊,謂為般若中觀;實則不然,因為應成派中觀乃是六識論邪見,他們否定第八識如來藏,妄認為意識不起一念時就是中道實相,其實還是意識心,仍是生滅法。因為他們否定第八識如來藏,認為一切法空,一切法緣起性空,同時因為否定法界實相心第八識如來藏,故墮於無邊、斷邊;又恐被譏為斷滅,所以又回頭主張有生有滅的意識為一切法所依,而說意識常住不滅,於是又回墮於有邊、常邊。應成派中觀師宗喀巴、達賴、日常法師等人雙墮有、無二邊,可見彼諸人等尚未見道,而自稱已證空性,那是欺人也是自欺之語。所謂的「大師」宗喀巴尚且如此,那麼號稱應成派中觀在臺灣的繼承者—有一位日常法師、某《廣論》團體等—顯然連聲聞初果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呢!更別說是大乘見道。

又藏傳密宗喇嘛教根本就是「索隱行怪」的外道法,他們承襲印度教性力派邪說,把雙身修法套用佛法名相當成佛教的正統妙法,說之為「無上瑜伽、大樂光明、樂空不二、大手印、大圓滿」;這樣的淫欲雙身法,經由蓮花生傳入藏地後,又把藏人傳統民間信仰的習俗——苯教的鬼神崇拜,吸納為「藏傳佛教」中的「護法神」,這已是雙重的外道見。這樣集欲界最低下的淫欲雙身法,加上鬼神崇拜信仰的「藏傳佛教」,卻號稱是超勝顯教的法,其實根本不堪檢驗;如果依此修學能夠證悟,則世間應無凡夫皆已是聖人了。但我們現見臺灣、大陸乃至國外的一切活佛、喇嘛、上師、仁波切,各各都宣稱成為「活佛」,實質上卻是我見俱在的凡夫異生;由此可知蓮花生、宗喀巴、達賴喇嘛,及一切「藏傳佛教」大小活佛、上師、仁波切,都是假借佛法名相而籠罩學佛人的外道。就像密宗喇嘛或代表人他們所說的持戒清淨,其實就是依三昧耶戒每天都與女信徒合修雙身法,大家別被騙了,誤以為是佛教中說的持戒清淨。

接下來,我們再談一念無明的第二種煩惱「欲界愛住地煩惱」,是說欲界人天對於五塵境及五塵所引生出之諸法貪著不捨。諸如宗喀巴於《密宗道次第廣論》公然描述,亦於《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止觀二章中隱晦描述的兩性雙身修法,這個樂空雙運即是典型的欲界愛住地煩惱。宗喀巴又說必須每日十六小時與異性精進合修雙身法,使藏傳佛教喇嘛們,全都貪著於世間男女淫欲之樂,而不肯棄捨;這不但是出家人貪在家法,當他們依照宗喀巴的教導,旦旦而伐、勤修雙身法者,其實已是邪淫深重而成為欲界中最粗重的貪著,佛說此為畜生相應之種性。然而喇嘛們又與比丘尼、母、女、姊妹,甚至畜生女都可以勤修雙身法,這又是地獄種性的邪行,這些都是典型的極粗重欲界愛住地無明。就像新竹某寺日常法師很清楚知道《菩提道次第廣論》後半部的止觀,全都是樂空雙運的貪淫法,故終其一生都不對在家眾解說其中的止觀;至於他們是否有對出家眾關起門來加以解說或實修,則非我們所知,不便評論。

又如達賴喇嘛不持佛戒,貪食眾生肉,說素食害他生病;這不但是邪見,也是欲界的貪味,落入味塵貪著之中,證明他未斷我所的貪愛。又如某寺「廣論」團體,表面上說是利益眾生,骨子裡卻是利用免費義工來經營商店,以此不公平競爭的手段,與經營小商店的民眾爭利;如此違背出家戒,以不正當的手段大賺眾生錢財,卻提供給達賴喇嘛們廣弘雙身法;實質上他們已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已經轉型為企業財團,這也正是欲界貪中的貪財。還有,他們寧願相信鬼神的幫助,以求發財、色身康泰等,這些也都是欲界貪。《瑜伽師地論》卷10說:【欲愛云何?謂欲界諸行為緣所生,於欲界行染汙希求,由此能生欲界苦果。】聖 彌勒菩薩已經很清楚地說明:有情若是在欲界中,以身口意行而貪求欲界愛樂,必將導致世世生在欲界中,受報欲界中的種種苦果。在《廣論》中,宗喀巴經常斷章取義地引用《瑜伽師地論》來作輔助說明,而自己卻還墮於欲界貪愛苦果中;可見宗喀巴並沒有如實理解《瑜伽師地論》之真實義理,只是假借《瑜伽師地論》的名義來取信及籠罩眾生。

接著我們再談一念無明的第三種煩惱「色界愛住地煩惱」,此說修學禪定之人,如果有初禪的有覺有觀境界,或無覺有觀的境界,或有二禪以上無覺無觀的境界,色身尚在,因而對此四禪天的定樂及境界,生起貪著不捨的煩惱,死後將會生到色界天中,引生色界中的苦惱,這就是色界愛住地煩惱。如果修學禪定的人,還在初禪前的未到地定以下,則無此煩惱現行,仍有微細欲界煩惱故。一定要進入初禪等至位,才離欲界煩惱而有色界最初的定樂感覺;此種樂觸的感覺,只有自己親身體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但初禪的樂觸境界,會障礙二禪以上無覺無觀的禪定修證,所以仍是煩惱;乃至二禪以上至四禪,仍有色身在,同樣有色界境界的貪愛及定樂的行苦煩惱,都是會障礙解脫道的修證,使人無法超越色界境界,都屬於色界愛住地煩惱。

接續再談一念無明的第四種煩惱「無色界愛住地煩惱」,又稱有愛住地煩惱。無色界雖然沒有色蘊,沒有欲愛,也沒有色蘊貪愛,但是還有受、想、行、識四蘊;有此心行存在,就是三界有中的無色有。能知此常寂常照的心還在,執著寂照心的常住不壞,就是無色界的「有愛」。執著此四空定中的覺知心,就不能解脫,就是有愛住地煩惱。一般自稱修行人而不自知,自古至今比比皆是。

以上概略介紹「苦集、煩惱與無明」。至於在台的某寺「廣論」團體,認同一神教的道理,認同一神教教主,為佛法中所定義的聖人;又認同儒家思想為優於佛法,認同孔孟亦為佛教中有修證的聖人,此等都是外道見,同於一貫道,也都是邪見(請參閱《福智教育園區理念》小冊)。再者,日常法師所帶領的「廣論」團體,把世間作生意賺錢的事,也列為出家人應作的佛法之事業,違背出家人所受的比丘戒等,這也是邪見。某寺「廣論」團體認為末法時期沒有證悟這回事,不可能證悟,又說沒有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等諸類的邪見,這樣竟然還能說是正法;然而追隨他們修學《廣論》的信眾們,竟然都不知道這一個真相,真是令人可憐憫!

以上種種皆因寺院住持人日常法師本身,就是因為未斷我見又未證悟般若,無法教導四眾弟子修學開悟的法,又信受外表包裝為佛法的藏傳佛教六識論的外道見,因而誤導眾多弟子產生如此諸多的邪見,致使見一處住地無明不能斷除,下至聲聞初果都無法證得。就算是號稱教導苦集聖諦的這個法,也無法以解脫道的正確法門來闡述正確的義理。因此,不依阿賴耶識而說「苦集聖諦、煩惱與無明」,就不是佛法,宗喀巴、達賴喇嘛與這位法師正是 佛所破斥的這類人。

好的,各位菩薩!

時間又到了尾聲,在此祝願各位:福慧增長,道業精進,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