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見危害甚深(四)

第52集
由正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繼續收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承續前幾集的內容,這集繼續來跟大家說一些密教錯誤的源流,這個部分主要是根據空海弘法大師所寫的《辯顯密二教論》,今天的內容又跟他寫的一部叫作《即身成佛義》有關係。

這部論,因為它的文字稍微繁複一點,所以我們只是擷取它的大意,主要是講到說,顯教的修行人要經三大無數劫而完成,或者一般我們常常講的三大阿僧祇劫而完成;但是密教的修行人呢,根據空海弘法的見解,他可以怎麼作,就可以不必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就可以成佛,甚至是可以在他這一世、這一生就能夠成佛?他是這麼樣寫的,他認為說,當密教的行者用雙手十指結成了契印,然後身住於如法之座,口中再唸誦本尊的真言,心中要同時觀想本尊的咒鬘;這個時候,如果這樣手印也結了,身體也都是莊嚴之坐,然後口中也唸真言,心中再觀想咒鬘的時候——這個時候呢,本尊的身口意三密就會加持感應於行者,那這個時候行者就能夠逹到與本尊同一個境界,這個就是所謂的即身成佛。意思就是說,通過這樣的修持,再通過本尊的身口意直接的加持的力量,那行者就可以跳過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當下在這一生就能夠直接成佛,這就是密教一般所謂的「即身成佛」。

這個即身成佛呢,可以說吸引了許許多多的人,因為大家一聽到說,顯教修行要三大阿僧祇劫,可是密教卻只需要當下這一生就能夠成就,那這樣看起來,是不是表示密教真的很殊勝,而且比顯教殊勝得太多了呢?這是一般人,特別是很在乎這個修行時間長短的人,在計較這些利益的時候,很容易會講出來的話。但是我們今天要針對這一點,要來給大家作一個簡單的辨正。

首先我們說,在這裡面你說要得到本尊的身口意的加持的話,當然就是行者的本身也得要有身口意方面的相應的修行,那在實際的事相裡面就是說,他必須要結手印,然後必須要口中要唸咒語,心中要觀想咒鬘,才能夠達到所謂的三密加持的這個目的。但是我們在這裡卻要請問大家:「所謂的這些結手印,或者是心中觀想的種子字、咒鬘等等,或者嘴巴在唸咒語這些事情,或者再加上我們布建了壇場,用各式各樣的旗幟法器等等來布置我們的壇場。請問這樣種種的作為,有沒有超出我們所謂的蘊處界?」所謂的蘊就是我們的五蘊,簡單說,就是我們的色受想行識。從最簡單最簡單的義理來說的話,「色」我們說可以限制——簡單的限制,為了讓大家容易理解,「色」可以簡單限制成我們自己的色身;那麼「受」就是我們自己的感受;「想」就是我們想到什麼、想作什麼;「行」就是我們有身、有口、有意行,反正在時間上面有所流動,都可以劃歸為「行」的範圍;「識」就是我們對一切境界的了別。所以這個是為了讓大家瞭解,而簡化的色受想行識,那麼這個色受想行識,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五蘊。

那現在我們再來看看,所謂的口誦真言這件事情,有沒有超出我們的色身跟我們的受想行識呢?答案是沒有。同樣的,當我們看到了種子字,甚至在心中觀想咒鬘的時候,有沒有超出我們所謂的想蘊、跟行蘊、跟識蘊呢?仍然沒有。那我們結手印呢?結手印當然也是運用我們的色身去結手印啊,然後我們結完手印,對於手印的觀感來講,除了有我們眼睛的視覺看到手印,還有我們色身的這個觸覺也能夠感受到結印的形態,那這些東西有哪一樣有超出我們剛才講的色受想行識呢?

同樣的,所有一切壇場、法器、標幟的這些事情,當我們看到它的時候有沒有「受」?我們如果想到它的時候有沒有「行」?當我們看「受」跟「想」的時候,受跟想的時候背後都有所謂的行蘊在;當然我們對一切的壇場法器,所有的了別也都是屬於識蘊啊!所以當我們在布建這些所有的事情的時候,沒有哪一樁事情是超脫於我們的色受想行識。

同樣的,如果更深細一步講的話呢,就是從眼耳鼻舌身意來說的話呢,那更是如此!因為十八界法只是把五蘊的範疇分得更細來談我們所接觸的種種,跟所了知、所感受、所分別的種種。所以剛才講的持咒、誦咒、結印、壇場這些事情的話,從來對於我們個人來說,當我們在從事這些事情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超出十八界的範圍;這也就是我們說三密——身口意的三密,從頭到尾都是在蘊處界的範圍裡面。

可是我們看看《心經》上面明明告訴我們,《心經》上說:【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以這個《心經》的經文很直接了當告訴我們,當我們悟後去體會如來藏的自住的這個境界的時候,在這個境界裡面,完完全全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並且沒有所謂的色受想行識,沒有眼耳鼻舌身意,沒有色聲香味觸法,這個是我們在佛法裡面,觸證自心如來開悟明心之後,所得到的一個最直接的體證的結果。那麼這個結果可以說,跟我們前面給各位看到的密宗所主張的身口意三密(不管是結印或者是誦咒,或者是觀想種子字,或者是布建壇場等等這些),完完全全是背道而馳的。所以說,密宗號稱透過這種事相上的作為,可以由本尊來加持這個事情,那我們可想而知,密宗所謂的這個悟後開悟的境界,也必然都是屬於身口意的這個範圍裡面,也必然全部都落在蘊處界裡面,所以可想而知他們的開悟,是多麼多麼言不及義的開悟。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密教主張能夠即身成佛,是因為直接透過本尊的加持,所以就在瞬間、就在這一生,把行者的修行證量,從凡夫地或者是不管是哪一地,把他直接提升到佛地,叫作即身成佛;可是我們現在卻要告訴大家,這個事情實在有值得深思的地方。在這個辨正之前,我們先看看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裡面,他談到這部分相應的內容的時候,他是怎麼談的,他有引用一段話說:【女絨巴云:「煩惱起時不應懈怠,當下應以對治遮除。若不能遮,應即起立設曼陀羅及諸供具,供養祈禱尊長本尊,次緣煩惱,忿怒念誦,即能折伏。」】(《菩提道次第廣論》卷7)這一段文字請大家看看,他說對治煩惱如果不得力的話、不能遮的話,應該如何呢?應該要「起立設曼陀羅及供具,供養祈禱尊長本尊」,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我們剛才講的,空海弘法所寫的,說「透過本尊的身口意三密加持之後,能夠把行者從原來的修行地,快速地把他拉拔到佛地」是異曲同工之妙呢?因為今天在面對煩惱,不能夠直接遮止煩惱生起的時候,宗喀巴的主張就是要設曼陀羅諸供具供養尊長本尊,那供養的目的當然就是要祈求尊長本尊的什麼——本尊的身口意三密的加持,讓你能夠快速地越過這些煩惱的障礙。

好,那這些請問各位菩薩,煩惱到底是「誰」起的煩惱呢?如果是我們自己起的煩惱,我們不能對治,卻屢屢都要祈禱本尊,去透過本尊的力量幫助我們伏除煩惱,您說有這個道理嗎?更何況這個煩惱是儲藏在每一個人的如來藏裡面,那既然是儲藏在每一個人的如來藏裡面的話,當然要靠每一個人自己好好地修除裡面的性障煩惱,才能夠真正的把它這個煩惱給解決啊!怎麼能夠說完全仰仗他力,去成就這件事情呢?但是我們發現到,並且是屢屢發現到,密宗的學人受了這些邪見的影響根深柢固,常常都覺得說,只要獲得本尊加持的話,不管什麼事情都做得到;乃至於說,應該要自己自立自強,要能夠除性障、斷煩惱的這些事情,他們也都會覺得說,只要本尊加持什麼都做得到,即使你再怎麼懈怠,透過本尊的加持,你還是能夠成就。那這個事情,我們是不是覺得說,這些邪見真的是會把人給害死了呢!我們要在這點上面,給大家舉一段經文給大家看。

這段經文是取自《大智度論》卷3,這段經文講的就是說,龍樹菩薩敍述一個修行人,叫作摩犍提,這個修行人他有領導了一些的弟子在修行,後來摩犍提這位修行人他去世了,那摩犍提梵志的弟子,就把他們師父的屍體,把他放在床上,然後舉著這個床在城市之間遊行,那當他在遊行的時候,這些弟子們在遊行的時候,一邊遊行一邊就唱言:「若有眼見摩犍提屍者,是人皆得清淨道,何況禮拜供養者?」這意思就是,當他們抬著他們上師的屍體的時候,他們就宣傳:「如果你眼睛有見到這位上師的屍體的話,那麼見到的人,就會都得到清淨道;如果你再加以禮拜供養的話,所獲的利益更是不可勝數。」這樣遊行的時候,在城市裡面,多有人相信他們的這番話。然後這個事情之後,有比丘聽到了這個事情之後,比丘就問 佛說:「世尊啊!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麼樣?」世尊針對這件事情,世尊就說了偈。

世尊的偈是這樣講的,我們是根據《大智度論》寫的經文直接來給大家唸,世尊說:【小人眼見求清淨,如是無智無實道,諸結煩惱滿心中,云何眼見得淨道?若有眼見得清淨,何用智慧功德寶?智慧功德乃為淨,眼見求淨無是事。以是故言「正智得解脫」。】(《大智度論》卷3)最後一句話是 龍樹菩薩寫的,就是說,因為這樣緣故才要說「要解脫的話必須要透過正智」。那這句話,佛就講得很清楚了,說「小人眼見求清淨」,就是心量狹小的人聽受了別人的邪見之後,以為眼睛見到了,只要眼睛去看這個修行人的屍身就可以求得清淨。如是這樣子的作為,實在是沒有智慧,並且裡面沒有任何真實的道理。為什麼呢?因為「諸結煩惱滿心中」,所有的一切的結使煩惱,全部都是在你的心中,為什麼你能夠說用眼見就可以得清淨道呢?如果說眼見得清淨的話(如果用眼見就可以得清淨的話),那麼又何必用智慧這個功德的大寶呢?所以一切來說,智慧功德乃是真正清淨之道,所謂的眼見求淨的話,絕對沒有這個事情,這是 佛的回答。

那麼這件事情,表相上看起來,跟我們前面講的說「密教主張這個本尊,透過三密加持修行人之後,可以即身成佛這件事情」,看起來好像不一樣,因為這篇故事裡面講到的是,是一個修行人主張說,「只要看著他的屍身,就可以得到清淨道」,那請問大家:這個雖然文字上看起來不一樣,可是你也可以把它改成說「這個修行人雖然他死了,可是只要眼見到這個屍身的人,就可以得到這個修行人的三密加持;如果你對他的屍體禮拜供養的話,更可以得到他的三密加持,立即得到清淨」,那這樣子的說法,跟我們說密教主張說「你要口誦真言,要觀想種子字,要布建壇城,然後觀想本尊,透過本尊的三密加持」來講,有什麼不一樣呢?因為它就是先有一個儀式在,然後再宣稱說「經由透過這個儀式的話,你就會獲得對方的三密加持,然後就可以得到大成就」,那麼「這個儀式」可以是「口誦真言、觀想種子字」等等,「這個儀式」當然也可以說「看到他的屍身、供養禮拜這個修行人的屍身」,不是一樣嗎?所以它只是類比的不一樣而已!

所以關於說透過一定的儀軌,然後獲得本尊的三密加持,並且能夠即得成就的這件事情的話,就這個眼光來看的話,那麼密教所主張的,跟《大智度論》裡面講的這件事情,其實並沒有兩樣。那最重要的觀點,應該都寫在 佛的回答裡面,因為「諸結煩惱滿心中」,請問這個「諸結煩惱滿心中」是在「誰」的心中呢?是在本尊的心中,還是在我們的心中呢?如果是在我們自己的心中的話,那麼就需要透過智慧功德來把它清淨。這些智慧功德從何而來?就是從三乘經典而來。

所以 佛說法四十九年,不就正在說這些事情嗎?佛說法四十九年不就正是教給我們所有一切的智慧功德寶,讓我們依尋著這樣的智慧功德寶,然後就可以來清淨自己的性障、斷除煩惱嗎?如果說三密成就的這一件事情,真的說能夠加持,讓你不必自己努力就可以斷除煩惱獲得清淨,乃至於成佛的話,那 佛說法四十九年,請問在說什麼法呢?那如果您再進一步說:「不對啊!佛說法四十九年,都是給中下根器的人說的;那唯有最上根器的人,才可以修密法,那最上根器的人,被佛一加持馬上就成佛了。」如果您是這樣主張的話,請您回頭再去看看經典,我們不要說別的,只要看看《金剛經》就好了,《金剛經》上面就有說,《金剛經》是為最上乘者說。那請問最上乘者,既然《金剛經》是為最上乘者說,而《金剛經》是 佛說法所遺留下來的經典,那是不是正足以證實了 佛所說的般若系的經典,乃至於之後所說的唯識的經典,樣樣都是為「最上乘的人」而說呢?如此辨正下來的話,您還能夠說密教是因為修行人根器特別利,所以就會有即身成佛嗎?

所以回過頭來想想看,這裡面的一切的疑團,最根本的癥結就在於密教的所有的這些所謂的即身成佛,完全都是誇大其詞,並沒有這種事情!因為成佛呢,第一個很重要的就是說,你所有的煩惱,你要能夠自己解決;這個意思就是你要依據著 佛所開示的一切的經典,去斷除煩惱障。那除此之外呢,您除了煩惱障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叫作所知障,這個所知障,要從我們開悟明心開始,然後分分的去體會、去驗證如來藏的功德,然後次第斷除了所知障。唯有煩惱障跟所知障斷除了才能夠成佛,而唯有藉著 佛的開示,然後再加上自己的精進努力,一步一腳印的修行去作,才有可能斷除煩惱障跟所知障。

所以我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說:佛所開示,佛所言不虛、菩薩六度所言不虛,但是密教所謂的即身成佛的這個論點,根本就是戲論一場,它誤導了許許多多人,後世的果報實在是不可思議的慘重。這個就是呼應我們在講十惡業的時候,邪見是最根本的,如果您能夠遠離了邪見,親近 佛陀所教授的正法的話,相信大家在十業道方面的持守上面,也能夠漸次地清淨,為自己的後世的法身慧命,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今天就先講到這裡,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