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業果

第48集
由正墩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系列。

這個單元要來談談有關「深信業果」,這是學佛人的一個重要的中心思想,一種可以幫助修行的信念。由深信因果所展現的,便是在種種佛門修行中,無論對於世出世間的善法,都因此能夠毫不猶豫地身體力行來實踐;進一步來看,佛弟子想要證得解脫初果,在斷除我見之前,應先降伏凡夫異生性。也就是說,想要實證解脫智慧,第一步便要先調伏改變自己的心性,要深信業果之後,才能真正的修學涅槃解脫之道。若是不信行善生天、造惡下墮三惡道的因果,這種人即使已具足了了知解脫道初果實證的法與實證內涵,觀行也完成了,仍然不可能證得初果,依然是凡夫。

因果的道理看似平常淺顯,但是真實如理地奉行,還需要進一步的對因果道理的深化,才能體會因果的真實性,否則就會像一般沒有佛法智慧的人一樣,相信宿命論,或者以為世間有一個掌控我們命運的神祇。《大寶積經》中說:【假使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大寶積經》卷57)因果與業的真實性,過去所造作的業行,即使經過了漫長的歲月,仍然是不會有減損滅亡的;而所造作的業因,一定會在未來的時節當中,當因緣成熟時,過去的業因,變成必須承受的業果。這世間的一切種種,不僅是我們存在的生命是有生死的,即便山河大地乃至星球、天地、萬物、神祇,沒有一樣是恆常不變的。那麼我們生生世世不斷地出生、死亡的生命現象,到底是用什麼方式來接續的呢?過去世造作的行為,又如何成為業的因?又如何能經歷長時劫的過程而不會壞失,成為後來生命所承受業的果報?這個業因與業果的聯結,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呢?過去所造作的業行,我們從聖教及實際觀察可以得知,既然諸行無常,而且所有的業行的造作,也仍需要仰賴有情的色法與心法才能造作,而造作之後的業行消失了並沒有真實性,如何能夠保存成為未來影響有情果報的業因呢?如何能成就業果呢?從業因、業果的道理,我們就可以知道,這中間有一個重要關鍵的佛法觀念,那就是業種(業的種子),也就是業的功能差別,這個被保存在如來藏心中。

一切善惡淨業的功能差別,也就是業種,便左右了每一位有情生命未來的果報。世間生命雖然無常虛幻,但是有一個不會壞滅的生命實相——真如,第八識如來藏心,因為性如金剛般不可壞滅,所以能令一切善惡淨業的造作,經歷長劫仍能保存過去的業種,毫無減損改變,才能真實不虛,沒有錯亂的酬償業果。有了這樣的觀念,並且內化成自己行事的智慧,才是真正的深信因果,因此才能夠生起對於因果律所代表的軌則,有深刻的體悟及切實的奉行。

《廣論》主張緣起性空的空性心是法界實相,否定了如來藏,不但我們依於佛法的真實道理來看,是無法接受這樣的邪說,而在《廣論》中,宗喀巴也無奈地表示,確實也有人決定接受密宗應成派中觀的空性是緣起性空的道理,但卻仍不能決定相信因果;這是可想而知的困境,陷於自相矛盾的道理,連宗喀巴也沒有能力自圓其說,如何解決這樣的窘境?宗喀巴只好連哄帶騙地說,像這樣的人是顛倒了瞭解空性,企圖繼續籠罩他們。許多人本來單純的想法是要藉由修學佛法,修身養性、培植福德資糧,希望讓自己未來世的命運,有更好的果報,但像這樣否定了空性心——第八識如來藏,那是從根本否定了因果的真實道理。各位菩薩們想想,這樣還要去修學這個從因果的根本道理都錯亂無理的《廣論》嗎?再說,單單宗喀巴一個人所主張的空性的說法,也有許多處的矛盾,如《廣論》說:【勝解空性者,謂趣入無我光明法性,深極忍可本來清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5)宗喀巴的解釋,勝解空性的真諦,就是進入無我又光明清淨的法性之中。宗喀巴既然主張說,空性是無我光明法性,顯然這裡所說的空性,卻是有自性的,就是有光明的法性,這樣就顯然與前面宗喀巴主張的一切法空,緣起義的空性是不同的。

有一個日常法師,在他講解《廣論》中說,佛真正證得的就是法性,也就是性空緣起之理;又說法性是遍一切處,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像這樣的解釋卻是有過失的,因為能夠稱得上一即一切的法,只有能出生萬法的如來藏,世間一切法皆由如來藏所出生,故一切法可攝歸於這個如來藏,也因此,只有如來藏才能夠遍一切處。相對地,世間的一切緣生法,無常、生住異滅,其性本空,不能遍一切,絕不能將一切法空的緣生法,說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這位法師所追隨學習的對象,也可說是《廣論》最具權威的達賴喇嘛,將此無我的光明法性,說成是所謂的澄明心,並將空性歸類為最細意識,叫作明光、明光心。既然是意識,就算是最細意識,也還是屬於識陰六識當中的一法,是屬於十八界的法,是屬於世間一切法,本身也是被如來藏所出生的種種緣生法之一,又如何是法界的實相呢?又如何能作因果業報根本所依呢?

有關空性的說法,又如宗喀巴在他的另一本《廣論》——《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說:【空性金剛,謂於月上修五股金剛印,誦云底叉。略發此心,即生不退熏習,等同一切如來,故當了知即現在佛。】(《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2)這裡宗喀巴將金剛與空性結合在一起來說。宗喀巴的意思:觀想心中有五股金剛杵,而這些人會兼而觀想月輪及金剛杵,安置金剛杵於月輪中。宗喀巴說,如此觀想月輪及金剛杵,就能生起菩提心,如此觀想不懷疑而實修成就者,一定成佛。宗喀巴解釋:只要在月輪上修金剛印,誦咒語就可證空性。以上所說的月輪也好,金剛杵也好,除了密宗喇嘛教之外,在所有真正的佛法修行法門當中從未見過,因為這是屬於密宗喇嘛教特有的雙身法。

有些人會以比較鄉愿的想法,來面對這樣的事情,或許會有這樣的理解,心想:「我只是單純的去學習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這只是一個單純的、共同的讀書會社團,我並不是加入一個宗教派別,我沒有宗教的活動,我不迷信,我是很理性的,現在、將來也都不會去修學密宗進一步的雙身法。」但在《雜阿含經》中,佛陀是這樣的開示:【有惡業因、惡心因、惡見因,如是眾生身壞命終,必墮惡趣泥犁中。譬如圓珠,擲著空中,落地流轉,不一處住。如是,惡業因、惡心因、惡見因,身壞命終,必墮地獄,中無住處。】(《雜阿含經》卷37)不但是由於造作惡業的業因,會遭受後世的惡果,即便是惡心而已,乃至單單只有不正確的邪見的關係,都會導致自己未來世下墮惡道的業因。佛陀進一步的解釋什麼是惡見:「云何惡見?謂邪顛倒……」對於正確的道理的不如實了知,無論是否經過別人的邪教導,或者自己不能如理的思惟,而產生了在知見上的顛倒,我們在學習服膺因果道理的同時,是否應當想想:是誰能究竟的解脫於因果的業報?是誰能夠真正究竟教導因果的真實道理?毫無疑問也毫無意外的,大家心中都不約而同地說:「就是佛陀啊!」既然如此,大家又何必捨近求遠,繞一大圈去學習與 佛陀的教法處處牴觸,又自稱比 佛還要高的密宗呢?

《廣論》的道次第指的是三士道,雖然貫穿《廣論》的全書,但與菩提其實並不相干,不是三種佛法中可覺悟的智慧,所說三士道內容都是世間法,都與佛法中世俗諦、與第一義諦毫無關聯。此外《廣論》涇渭分明的,把修道次第劃分成三個階段,主張得要先修人間善法的下士道,修完下士道,再修中士道的解脫道,修完中士道,再修上士道的菩薩法,並且《廣論》的這種修行道,要按次第修習不能越級。但是佛法的修行中,世間人天善法、解脫道、佛菩提道的修習,必須同時進行,一方面行世間善法,一方面降伏煩惱,求證解脫道初果,乃至於其他三果;另一方面又同時於外門廣修菩薩六度波羅蜜,進而親證法界實相——真實心如來藏,證得真實心之後,才算是進入佛法的內門。進入佛法內門之後,還要繼續修行,繼續行世間善法、繼續除煩惱、繼續廣行菩薩道,直到成佛。

也就是說,在菩薩位的各個階段次第修行,福德與智慧都究竟圓滿時,才能夠成佛。依《廣論》三士道次第修學的說法,下士道修習圓滿才能修中士道,下士道是修人間善法,必須至佛地才圓滿,所以除非已經成佛,否則下士道的修學就永遠不能圓滿。照這樣看來,歷代密宗喇嘛教、《廣論》的修行者,看不出來有人是可以圓滿下士道的,也看不出有人可以實證解脫道、初果斷我見的,成佛的種種功德更不用提。那些人卻違背《廣論》的意旨,還未圓滿三士道,而卻修密咒金剛乘的法,不是也犯了《廣論》所說的重戒嗎?

提及福德資糧的次法修行所相關的因果道理,我們必定不會遺漏一個眾所皆知的重要善法,那是進入佛法學習的基礎,屬於人天善法的「十善業道」,這是相對於證悟三乘菩提智慧的法。法和次法的觀念,這其中的分野與關係,是進入佛法修習很重要的一個觀念。至於業、業道的差別,我們應當理解,由身口業行而能使得眾生後世往生到善惡趣,故稱為業道。《十善業道經》中說,一切眾生想法不同,造業也不同,才會有六道眾生的輪迴。有一個善法,如果菩薩日夜精勤修習,讓這個善法不斷增長,能令他斷除一切因下墮惡道所受的苦;而且,因為善法的圓滿,便能因此可以親近佛菩薩等善知識,而這個善法是三乘菩提的基礎,這個善法就是十善業道。

當時 佛告訴龍王說:【一切眾生心想異故,造業亦異,由是故有諸趣輪轉。】(《十善業道經》)眼前所見到的一切有情眾生,他們的形色種種各個不同,無不都是由心所成,因眾生造作善或者不善的身業、語業、意業所導致而出生的。然而因為眾生的本心(第八識如來藏)無形無相,不可見取,本來無自主、無我、無我所,卻因為各自所造的善惡淨業有所不同,因此由第八識所出生的有情眾生,他們各個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也各不相同。出生有情五陰身心的眾生本心如來藏,卻從來不造惡業、也不造善業,因此應當說,沒有一個真正造業者。了知這個道理,就應當勤修善業,努力積集、培植福德,從其中的因果道理,就能明白這些包括十善業道的次法,是能令有情保住人身、能生於善處的世間善法,生生世世不墮惡道,不墮於惡道的善因緣,才能夠讓我們順利地行菩薩道。因此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是度眾生的基礎,並且施論、戒論、生天之論,不僅是初機學佛人行菩薩道的基礎,另外對久學菩薩也是很重要的。菩薩們應該努力實踐布施、持戒等等的六度,並且應當以此三論努力教化眾生。

善惡業的造作有六種會影響善惡業輕重差別的情況,在《瑜伽師地論》這麼說:【一加行故,二串習故,三自性故,四事故,五所治一類故,六所治損害故。】(《瑜伽師地論》卷9)首先說所謂的「加行故者」,這意思是說,如果貪著世間財物,甚至以出家身來經商而作營利事業,就是猛利貪毒;而在家的信徒投入這種由出家人出資營利的事業當中,就是猛利貪毒的共業。如果遇到宣揚正法的實義菩薩僧出世弘法,因為將會間接或者直接顯示他們的錯悟,或者未悟的事實,難免因此會危害到他既有的利益,這些人若以瞋心誹謗,甚至以惡心想要加害實義菩薩僧,就成為猛利瞋毒。如果深信喇嘛教外道邪法,或深信熟讀《廣論》就可以成佛,就是猛利的癡毒。

第二個「串習故者」,意思是說,如果經年累月修習知見顛倒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以及具足斷、常見藏密所謂的中觀的邪見,及邪淫怪誕的《密宗道次第廣論》雙身法,便成為極尤重的重惡業。

「自性故者」意思是說,身口意業的造作,其中有業的輕重差別。如不善業來說,依次由重至輕:口四業為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身三業則是殺生、偷盜、邪淫;意三業是邪見、瞋恚、貪欲。比方說,入密而受持密乘獨創的三昧耶戒,就是不得不努力修學雙身法,這是最大的邪見,那就是成就猛利的邪見,捨壽之後決定會下墮三惡道。

「事故者」意思說,如迷信於喇嘛,惡意誹謗真善知識為邪魔外道,便盲目追隨,也去妄加誹謗;因為本身無知,卻成就誹謗佛法僧諸尊重所的大惡業。

「所治一類故者」意思是說,信受喇嘛教、宗喀巴《廣論》的學人,將來遲早進入密宗修行,受持邪法,努力勤行雙身法為目標,心不悔疑。

「所治損害者」意思是說,當聽聞對於《廣論》的評論,是有根據的、有道理的,就應該要遠離,並且努力改正,發露己過,殷重懺悔一切的罪業;且更努力地弘揚正法、破斥邪說,以救護仍被邪見籠罩的眾生。

對於善惡業的因果道理的深信,不僅是初學佛人應當有的基本觀念,在菩提道修行的過程當中,也得一直這樣地如理思惟;這樣才能讓自己對於修集世間善法福德資糧,防護身心,持守淨戒,伏除性障,攝受眾生,乃至於實證解脫智慧、佛菩提智慧等菩薩行,都能一直保持著精進的動力,這樣道業便能夠迅速地增長。但不能信因果的原因,是由於邪見所影響,因此修學正確的佛法,具足正見,便是我們成就佛法,修行的重要關鍵。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說明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