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_三惡趣苦(下)

第42集
由正銘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首先祝福大家:心想事成,福慧增長!

「常見外道——廣論」,今天我們要來繼續介紹「三惡趣苦」的第二單元。上一個單元,我們以正信佛教的觀點,分析「三惡趣苦」中的地獄苦的內涵看法。接下來,我們依舊以正信佛教的觀點,來介紹「三惡趣苦」中的餓鬼苦及傍生苦。首先介紹餓鬼苦。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提到:眾生是因為由於慳吝的習氣非常嚴重,才下墮到餓鬼趣中。這類的眾生常常與飢渴相應,他們的皮肉血脈都完全乾枯,如同木炭一般;他們的頭髮散亂、臉如黑漆,嘴唇乾燥,經常用舌頭舐口臉。阿含中說,餓鬼眾生是由地獄中受報完畢以後才往生上來的,或者是在人間造作了當生餓鬼道的惡業以後,才往生過來的。

餓鬼道眾生的苦受可分為三大類:第一種是由外障礙飲食。這一類的有情為飢渴所逼、驚慌害怕,到處奔走尋找飲食,好不容易找到了池水了,卻有其他的有情拿著刀杖、繩索列隊守護,不讓飢渴有情靠近;如果飢渴有情強行要靠近,就會被打殺或拘繫。即使能僥倖來到池邊,他所見的池水也會全部變成膿血,而不想去飲用。第二類是由內障礙飲食。這類有情或者是口細如針、或者是口會噴火、或者是頸部長瘤,這類有情都是腹部廣大而貪食無厭,也由於這樣的因緣,即使得到飲食,也會因為自身的障礙而不能吃、不能喝。第三類是飲食無有障礙。這一類有情雖然可以由口中吃到飲食,但是也是有他的苦,其中有一種餓鬼叫作猛燄鬘,每當他吃下去的飲水或食物都會被燒光,而且這樣飢渴大苦不能稍有止息。又有一種餓鬼名叫食糞穢,只能專門飲食糞尿或者只能吃消化不完全、令人作嘔的臟內不淨物,即使得到這類不淨物以外的美食,他們也不能吃。另外有一種只能自割身肉而食,即使得到其他食物也都不能吃。所以餓鬼道的眾生常常與飢渴相應。

《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卷1,也對餓鬼苦作了一些描述:【餓鬼道中苦亦然,諸所須欲不隨意,飢渴所逼困寒熱,疲乏等苦甚無量。腹大若山咽如針,屎尿膿血不可說,裸形被髮甚醜惡,如多羅樹被燒剪。其口夜則大火燃,諸虫爭赴共唼食,屎尿糞穢諸不淨,百千萬劫莫能得。設復推求得少分,更相劫奪尋散失,清涼秋月患焰熱,溫和春日轉寒苦。若趣園林眾果盡,設至清流變枯竭,罪業緣故壽長遠,經有一萬五千歲。受眾楚毒無空缺,皆是餓鬼之果報,正覺說斯苦惱因,名曰慳貪嫉妬業。】這是 龍樹菩薩開示的餓鬼苦。前四句是總說苦,描述餓鬼的需求都不能隨意,一直都被飢渴、寒熱所逼困,受用匱乏的苦無量,涼爽秋天覺得炎熱,溫和春天覺得寒冷,果樹無果、清流乾枯等等的苦受。文中所描述的與《瑜伽師地論》中的〈本地分〉所說的一樣,他們的業因是由於慳貪、嫉妒,他們的壽命可以長達一萬五千歲。

另外,佛在《分別善惡報應經》卷1也提到:【復云何業獲報餓鬼?有十種業。云何十業?一、耎惡身業,二、耎惡口業,三、耎惡意業,四、貪悋財物不行惠施,五、起大邪見謗佛因果,六、我慢自恃輕毀賢良,七、障礙他施,八、不恤飢渴,九、慳惜飲食不施佛僧,十、他獲名利方便離隔;如是十業獲報餓鬼。】也就是說,有十種惡業可獲餓鬼報,分別是:輕的惡身業,輕的惡口業,輕的惡意業,貪吝財物不行惠施,起大邪見謗佛因果,我慢自恃、輕毀賢良,障礙他人行善布施,沒有慈悲心,不憐憫他人的飢渴,慳惜飲食、不奉施佛僧,見他人獲得名利就排擠、打壓他人。造作以上十種業,在未來世將得餓鬼的果報。另外,有些眾生雖然培植福德或威德,但是因為犯了戒罪,無法往生人天而成為鬼道眾生,也就是成為福德鬼或大力鬼。

藏密所信奉及供養的所謂佛菩薩,其實都是鬼道眾生,譬如綠度母、白度母、黑奴迦、佛母、空行母、勇父等等這些鬼神夜叉,喜歡食用世間人的邪穢精氣。藏密雙身修法的修習,正好符合這類鬼神的喜好,所以經常與度母、佛母、空行母接觸;合修雙身法的人,死後也會成為他們的眷屬,將會生在鬼道,也就是藏密所謂烏金的淨土中,供其驅使,很難出脫鬼道的境界。目前廣論班學員都很喜歡在自家佛桌上供奉這類的鬼神,天天禮拜、天天供養,樂與鬼神為伍,產生關係以及造下種種共業以後,未來捨壽將會被這些鬼神糾纏得沒完沒了。因此懇切地奉勸廣論班的學員,早日遠離《廣論》的邪見與邪修行,儘快脫離鬼神的掌握,早日尋覓真善知識修學正法,才不會唐捐我們這一世難得的人身。

接下來介紹傍生苦。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卷4〈本地分〉中提到:【傍生趣更相殘害,如羸弱者,為諸強力之所殺害,由此因緣,受種種苦;以不自在,他所驅馳,多被鞭撻,與彼人天為資生具,由此因緣,具受種種極重苦惱。】另外,《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卷1,也對傍生苦作了一些描述:【於畜生中苦無量,或有繫縛及鞭撻,無有信戒多聞故,恆懷惡心相食噉。或為明珠羽角牙,骨毛皮肉致殘害,為人乘駕不自在,恆受瓦石刀杖苦。】龍樹菩薩提到傍生苦受甚多,包括弱肉強食、鞭打、驅趕,被圈養、被買賣、被殺害,負重、耕耘、被乘騎,剪毛、鋸角等等粗重苦。牠們的壽命不定,短短的只有一日夜,例如蜉蝣;長的達一中劫,例如龍王。傍生中的苦,是我們可以親眼所見,也可以親耳聽聞的,所以我們就不多敘述。只祈望眾生能早日明心見性,如果這一世無法達到,至少也要斷我見,因為如果斷除我見而證初果,就不會下墮傍生道。

但是,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卻要求藏密行者每日至少八個時辰與異性修雙身法,而且到最後灌頂的時候,還需要跟九位明妃合修雙身法,也就是輪座雜交。這一類的邪淫行為,如果不誹謗正法、不大妄語、不玷汙比丘尼(也就是不與比丘尼合修雙身法等),雖然還沒有達到跟地獄的業報相應,不過還是會跟畜生的業報相應,來世當得畜生的果報。另外,藏密的修行者又將五甘露等不淨物來供佛,這一類的行為屬於汙辱佛,也是在未來世當得畜生的果報。我們來看《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佛是怎麼說的:【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畜生報。一者身行中惡業,二者口行中惡業,三者意行中惡業,四者從貪煩惱起諸惡業,五者從瞋煩惱起諸惡業,六者從癡煩惱起諸惡業,七者毀罵眾生,八者惱害眾生,九者施不淨物,十者行於邪婬;以是十業得畜生報。】因此,藏密中號稱最清淨的黃教祖師宗喀巴,他所教導的藏密修行者,如果心性是屬於樸直的,就算都不造作地獄業報,也將因為奉行宗喀巴的邪教導而廣修雙身法,枉造畜生之業而不自知,當來必定要受傍生苦的果報,實在是很冤枉,也實在是很可憐!有智慧而深具悲心的人,應當要救護這些眾生遠離藏密宗喀巴等人所教導的邪見所殘害。另外,佛在《分別善惡報應經》卷1也提到:【復云何業獲畜生報?有十種業。云何為十?一、中品惡身業,二、中品惡語業,三、中品惡意業,四、起種種貪,五、起種種瞋,六、起種種癡,七、布施非法,八、禁呪厭術,九、毀菩薩梵行,十、起常邊見人死為人;如是十業獲報畜生。】所以,藏密咒語很多都是屬於禁呪厭術,持這類的咒會與畜生道相應。三惡道的苦介紹完了。

另外,即使我們能夠回來當人,或往生到欲界天當天人,這時依然還是有苦的,所以我們也要特別來介紹人及欲界天人的苦。當我們在人間修十善業以及持五戒不犯,往生後就不會墮入三惡道,而且會往生到欲界天當天人,或者再回到人間當人;雖然人及天人我們說是善道,但是畢竟還沒有出離世間的種種苦。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說,在人趣受生的有情,有各種匱乏之苦。比如說,與生俱來飢渴匱乏的苦,想要卻得不到的苦,粗糙飲食得不到的苦,得不到善知識攝受的苦,時節改變寒熱不適應的苦,沒有房舍遮風避雨的苦,所造事業不順、休廢的苦,以及色身變壞與老病死的苦;也有一苦、三苦、七苦、八苦等等分別。所以在人道中受生的有情,如果想要修學解脫的方法或者是成佛的方法,對於苦的問題就必須去面對,而且需要如實地探究清楚。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又說,諸天人將死之時,有五種衰相會出現:一、所穿天衣髒垢,二、頭髮上的花鬘枯萎,三、兩腋流汗,四、身體有臭味,五、不喜歡坐在天人的座位,愛樂坐在林間。如果看見天女跟其他天人遊戲就會生起苦惱。此外,當有廣大福德天人出生的時候,少福德的天人看到以後就會生起惶恐怖畏的苦。而且天人跟非天人(也就是阿修羅)常常戰爭,因此有斷肢傷身或斷頭的苦,斷肢傷身可隨即復原,但是如果被斷頭則立即死亡,無法復原。而且每當有強而有力的天人憤怒時,其他能力低劣的天人,就會被趕出自己的宮殿,因此而導致受苦。

所以,以修行人的角度來說,欲界天乃是消耗福報的地方,眾生辛辛苦苦在人間持戒行善而積集福德,應該是為了累積成佛的資糧,是要以這些資糧來利益眾生,而成就來世更大的資糧,來利益更多的眾生,進而加速成就佛道。但是有些眾生卻因無明所障而跟錯了師父,信受了未悟的師父說:「作就對了,不必求悟。」因此而斷送眾生法身慧命。譬如有個號稱佛教的慈善團體,他們努力地作利益眾生的事。他們不知道修十善業只是佛道成就的前方便,只是藉著修十善業來累積將來見道時應有的福德資糧,並非是真正的修行。如果有人能夠在這個資糧位廣修人天善法,進而迴向佛道的成就,將來才有因緣能夠值遇真善知識,而得明心見性。但是,如果有些人只是廣修善業而不修禪定,不知或不求斷我見,更不知或不求開悟明心,這種精勤廣修十善法來慈濟眾生,而且不能有謗法的行為,這些人未來世就只能往生到欲界天享福;而且當這些行善的福報,在未來生天享福完畢以後,剩下往世所造的微小惡業種子,仍然收藏在他的自心如來藏中,因此天福享盡後,就得下墮在餓鬼道或人間的畜生道中受報。但是,如果在精勤廣修十善業、慈濟眾生的同時,又加上有謗法的行為,那麼這些人未來世就無法往生欲界天享福,而直接因為謗法業的大小而下墮三惡道受苦。

又如廣論班學員們,以佛法之名,努力為藏密經營賺錢的事業,以所得利潤拿去資助藏密喇嘛教的上師,供藏密達賴喇嘛用於破壞正法的事業中。他們本來是想培植福德來幫助修道,卻因為無明所障及邪教導的緣故,不但沒有福德,反而造就了共同的惡業——也就是幫助達賴喇嘛去接引更多的眾生邪淫,也幫助他以外道法取代佛教正法,而成就謗法、邪淫等共業。捨壽的時候,不要說能夠往生到欲界天享福,後面極多世的三塗長劫的苦是免不了。而且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也是顛倒的道次第,比如說,宗喀巴把依於五蘊十八界才能夠存在的緣起性空當作真實佛法。他不瞭解五蘊十八界法是因緣所生,是會壞滅的、不是真實法;認定享受淫樂時的意識是常住法,而否認真實可證的阿賴耶識。他把阿賴耶識說成是接引外道及初機學人的方便說,他卻都不知道阿賴耶識心體是整個佛法的中心、法界實相智慧的根源。又比如說,宗喀巴以為後二波羅蜜多就是奢摩他與毗缽舍那,把奢摩他法當作禪定波羅蜜,把毗缽舍那當作般若波羅蜜。宗喀巴不知道他自己所說的奢摩他與毗缽舍那,都不是世間修證四禪八定的法。他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說的止觀,也都是印度教性力派的男女雙修世間法,是通性力派的外道法,這全都是屬於雙身法的嚴重邪淫惡法。

所以有智慧的學佛人,應當要審慎地簡擇,務必要以智為先導來抉擇,不要被邪教導所誤導,必須依止於 世尊的教導來修行。

今天「常見外道法——廣論」——「三惡趣苦」的第二單元,我們就為大家介紹到這邊。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點擊數: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