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無暇

第31集
由正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學友: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要和大家談的題目是「八無暇」。依寂天《入行論》正釋道次第當中,分為兩個部分:一、勸於暇滿取心要,二、如何取心要之法。我們今天先來談「勸於暇滿取心要」中的閒暇與圓滿。

首先要說明的是,若依喇嘛教高推宗喀巴是大圓滿成就者,而在這個修心的道次第當中,您可看到嚴重的疏漏,而為什麼會有這些疏漏呢?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高推宗喀巴是大圓滿成就者是虛誑語,二是可以證明傳入西藏的佛法是雜亂外道且不完整的佛法。

關於修心道的次第,也就是「修所成地」的次第,我們應當依於 彌勒菩薩的開示,彌勒菩薩於《瑜伽師地論》卷20當中說:【已說思所成地。云何修所成地?謂略由四處,當知普攝修所成地。何等四處?一者修處所;二者修因緣;三者修瑜伽;四者修果。如是四處,七支所攝。何等為七?一、生圓滿;二、聞正法圓滿;三、涅槃為上首;四、能熟解脫慧之成熟;五、修習對治;六、世間一切種清淨;七、出世間一切種清淨。如此四處七支所攝,普聖教義、廣說應知。依善說法毘奈耶中,一切學處皆得圓滿。】由這段開示,才能夠圓滿的瞭解修所成地的次第,不是如宗喀巴所說的夾雜疏漏又不完整的佛法。您若要真心的瞭解修所成地的次第,應當恭讀 彌勒菩薩的開示,才是有智之人。

關於「修所成地」在此先不談,我們先看看宗喀巴所說的「閒暇與圓滿」也是不完整的。在中國佛教有一部《佛說八無暇有暇經》中,佛陀開示:【若諸有情,欲住聖行,修善法時,有其八事,無暇修習。云何為八?汝等當知:於此世間,大師出現,所謂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宣說諸佛所證妙法,善除煩惱,能趣菩提,究竟涅槃,盡諸苦際。說是法時,有人墮在地獄之中,受大苦惱,是名最初欲住聖行無暇修習。】

也就是說,佛陀在開示有八種沒有辦法修學聖法的人,當祂一段一段地開示時,其中有一句話是一再地重複,就是:「於此世間,大師出世,十號具足,宣說諸佛所證妙法,善除煩惱,能趣菩提,究竟涅槃,盡諸苦際。」為什麼 佛陀要一再重複這段話呢?因為不但是說明修行的次第,也一再說明成佛的條件「要十號功德具足」,這也是佛子修學成就的目標。也因為知道成就佛果要十號的功德具足,所以不會起大妄語,妄說自己已經究竟圓滿,說自己是活佛,這樣的來籠罩眾生。但是這只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標準,就已經可以照見整個喇嘛教,自古至今所謂的究竟成就圓滿,是活佛、是大成就者,都是虛誑語,是集體包裝盜世欺名的集團。

我們再回到八無暇引文,來說當中的問題。宗喀巴依 龍樹菩薩的《親友書》當中說:【執邪倒見,生傍生、餓鬼、地獄、無佛教,及生邊地懱戾車,性為騃啞、長壽天,於隨一中受生已,名為八無暇過患,離此諸過得閒暇,故當策勵斷生死。】(《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講稿日常法師)但是這部《親友書》,在中國佛教經典當中也有翻譯,稱為《龍樹菩薩勸誡王頌》,同樣的內容有不一樣的重點。在中國佛教經典當中,《龍樹菩薩勸誡王頌》的翻譯是這樣說:【佛言近善友,全梵行是親,善士依佛故,眾多證圓寂。邪見、生鬼、畜,泥黎法不聞,邊地蔑戾車,生便癡啞性,或生長壽天,除八無暇過,閑暇既已得,爾可務當生。】(《龍樹菩薩勸誡王頌》卷1)由這兩段引文的差異,其實可以顯現喇嘛教的本質:一是「善士依佛故」,佛弟子是依 佛的十力來為修學成就的目標,喇嘛教是依男女淫欲為報身佛的成就;二是「全梵行是親」,而這絕對衝擊到喇嘛教的利益,當然在翻譯的過程當中,就成了疏漏略而不說的內涵;依八無暇的內容,宗喀巴的解釋也是有問題的。

現在將 佛的開示次第,來說八無暇的內容:

第一個是生地獄中。墮在地獄之中受大苦惱,苦受不斷,逃避痛苦都來不及了,哪有閒暇修法。

第二個生餓鬼道。墮在餓鬼道的眾生受大苦惱,隨時都為飢餓所逼,腹火喉細,時時心心念念都在覓食上,但是又無法入喉,所以苦受相當的難熬。

第三種是生於傍生道。傍生的眾生普遍皆愚癡,或者瞋恚心大,受於業報所繫無法修行;除非生在龍族,又能夠值遇善知識的開示,那麼就可以修學正法,可以受八關齋戒、菩薩戒等,才不是無暇。

第四是長壽天。長壽天就是無想天、無色界天。無想天為色界四禪天當中的第四天,無想天天人若不中夭,壽命是五百大劫,生命存在的期間完全沒有意識,壽命將盡時意識方現起,一現起隨即就結束了一期的生命,所以就是兩個念,當然五百大劫就不可能修學佛法。無色界的有情,壽命如果不中夭,短的如一萬大劫,最長的可以到八萬大劫,這個境界的生命存在期間,雖然有意識,但是極微細,而且不動其心,恆常安住在定境法塵中,對一切外緣無所知曉,當然也不可能修法。

第五種生在邊地下賤蔑戾車中。邊地是指沒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的四眾在當地遊行說法處,您可看到現今如果說是有佛法的地區,但四眾是不完整的地方,例如西藏一定是了義大乘法教法緣不具足的地方,所以 佛陀說這樣的地方是邊地;下賤主要是指種性低下,或是業報、或者是定性種性的人;蔑戾車是指好樂垢穢、或者性情暴惡的人。這三類的人不懂得善惡,對三寶的功德不聞不見。

第六種是性為騃啞。癡呆稱為騃,盲聾瘖瘂稱為啞。有人雖然生在中國,但是因為業報所繫,癡呆盲聾瘖瘂;但是以現在的科技來說,如果有一絲的福報因緣,接觸佛法也是可以修學,比上面所說的幾種好多了,只是付出的努力比正常人要多很多,如果單純的念佛往生極樂淨土還是相當有希望,不是完全無暇。

第七種是生極邪見。有人雖然生在中國,也不是盲聾瘖瘂,而且對於法都能夠有所瞭解,但是他信受顛倒邪見,不相信因果,也不相信萬法的所依第八識如來藏本來就在,不相信大乘了義三寶,不相信末法時期會有正法住世,對於是否能夠證悟的這個機緣完全不肯相信,而這一類的人,雖然他的條件比前面的人都好很多,但是還是一樣,住於聖行但是屬於無暇修習的人。

第八種稱為無佛教的世間。有人雖然生在中國,沒有盲聾瘖瘂,對於善惡也能夠了知,不會生於邪見,但是生在無佛之世,也沒有勝義僧所依,也沒有了義究竟的正法住世,只有表相的佛法在世間,所以他要修學的時候,沒有可以參閱的聖典,沒有可依憑的善知識,所以也稱為無暇。

以上的八無暇,反過來說就是具足閑暇,但是我們看宗喀巴等藏密喇嘛所傳的邪見,必定是使得眾生後世趣入宗喀巴所立八無暇的處境中,離佛法的實證越來越遠:

《廣論》所說的應成派中觀見,是標準的執邪倒見,具足斷常二見,為趣入無暇的第一因。

宗喀巴等藏密喇嘛推廣雙身修法,甚至母親、阿姨、女兒都可以合修,師徒亂倫更是平常事,乃至畜生女都可以拿來實修雙身法,這樣沒有慚愧,與畜生相應,失去了人的格,後世必然落於畜生道,這是趣入無暇的第二因。

藏密行者修羅剎、夜叉等鬼神相應法,喜樂鬼神相應的境界跟感應,貪著鬼神喜樂的男女淫液屎尿等供養,妄想死後往生烏金淨土的羅剎、夜叉境界,這是趣入無暇的第三因。

藏密喇嘛教妄稱成就報身佛,宗喀巴等應成派中觀更誹謗菩薩藏,成就誹謗正法的大惡因,此乃速入無間地獄,乃是趣入無暇的第四因。

藏密四大派中,無有佛法可聽可聞可修可證,都是一些用佛法名相包裝的外道法,所以生前就已經是屬於無佛之世,死後更是長劫入於三塗,而無正法可聞,所以是趣入無暇的第五因。

藏密實修雙身法的行者,對於三乘菩提的解脫功德以及智慧功德全缺,對於三乘菩提的修證亦無喜樂,所造所修都屬於異生種性,乃至種下下劣而生邊地蔑戾車等無暇者,所以是第六因。

藏密行者如果誹謗正法而入地獄,正報受完以後一定還有餘報,以後轉世為人,必定是多世癡呆盲聾瘖啞,這是趣入無暇的第七因。

在藏密修行甚淺,且不喜歡雙身法,而不依止上師的邪教導來誹謗等,這樣的性障雖然微薄,但是必定他是生在藏地,不依止正法修學,依止藏密而行進;因此如果改依顯教行門,知見具足而修禪定,但是不斷我見而證得第四空的定或者無想定,死後就會往生長壽天,也是趣入無暇,這是第八因。

另外在此也要提一類,雖然沒有八暇的障礙,也能值遇勝義僧寶、了義聖教的因緣,但是依於一個遍計所執的真實法,入於我見執著為基礎,起於我見、疑見、無明、貪愛、瞋恚、我慢等心所法,或是創建佛法,或是好為人師,或是為名聞利養所著,覆蓋修證所應知的境界及無顛倒性,對一切所見所聞的佛法正義不能相應,一心只在世俗法上的大名稱上面用心。例如現今佛教界,許多都成為營利事業單位,講求經營、講求績效,完全背離了修學佛法的實義。或者迷信日本人錯誤的學術考證,錯認這些別有用心的日本佛學考證的講法為天竺佛教的真正歷史;甚至還有更激進的反對佛教者,提出 釋迦牟尼佛並非真實存在,只是後人捏造的歷史人物,倡言大乘非佛說。這在台灣佛教、大陸佛教都有如此淺學無智的人,都因為沒有實證佛法,竟然也有少數人願意跟著學術的假光環信受不疑,而跟著來推崇這些邪說邪法。我們說像這一類的人,他們似乎都很聰明,但是聰明人反而都會被聰明所誤。

我們以一段 平實導師對佛子的公告供養您,平實導師常常說:【瞋恚障礙初禪,不障礙見道;慢心不但障礙初禪,也障礙見道。】(《念佛三昧修學次第》平實導師,頁175。)所以您要修學佛法,除了要去掉「八無暇」外,這個「慢」的去除也是相當的重要。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