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由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準備的三乘菩提之系列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所進行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我們所要探討的題目是:《廣論》所言與三乘菩提佛法聖教相違背,全無殊勝可言。這一集開始,我們要就第四個層面來探討,為什麼《廣論》跟佛法聖教相違背。第四個子題是:《廣論》虛妄施設外道金剛乘與外道三昧耶戒法,妄言要先證三乘菩提佛法聖教,才能夠進修更上乘的金剛乘;所言與聖教相違。如前幾集所探討宗喀巴在《廣論》當中,教導修學者修道的次第,要先證聲聞道、緣覺道、佛道圓滿了,才有資格修學祕密乘金剛乘;這樣的道次第當然是虛妄說,在前幾集已經為大家宣說過。那麼即使依這樣的錯誤修道次第來檢視所有喇嘛教,所謂的古今大修行者、大成就者,如宗喀巴、阿底峽、寂天、月稱、佛護等等密宗喇嘛教諸師,其實也都還沒有資格修學所謂最後最上乘的祕密金剛乘。因為在最開始的聲聞法教當中,要最先成就的果位是斷我見初果須陀洹位;但是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證得,因為沒有任何人已經斷了我見煩惱,都是我見具在的凡夫,那就更談不上還有任何更上乘的三乘菩提佛法證量可言。這是因為這些密宗喇嘛教諸師,他們對我見內涵,是有嚴重的誤解,更何況說要能夠斷除自己的我見這樣的惡知見。凡夫眾生在沒有開始學佛法,具有佛法正知見之前,都是我見具足的,而所謂的我見薩迦耶見,就是凡夫眾生,把五陰自我、十八界的自我,當作是真實不壞的我;有這樣的惡見不正見的緣故,執著了五陰十八界為真實我,世世都不願意棄捨,成就了俱生我見——就是我執煩惱;因為這個緣故,世世在三界六道受生輪轉生死而無法出離。

然而宗喀巴所謂的斷我見,卻是不用斷除以蘊處界我為真實我的錯誤知見,而是要去斷除依識蘊所生起的種種貪欲煩惱;以能夠斷除貪欲煩惱為斷我見,以能斷除緣於薩迦耶見——我見所生的欲貪,不必去斷除如眼識緣青黃色等以六識心為我的我見。宗喀巴在《入中論善顯密意疏》當中有說到:【見諸蘊之薩迦耶見,由於實物轉故,是緣實物之心,應非顛倒,如緣青黃等識,故斷薩迦耶見,應非令其同類相續不生名斷,應如斷緣青黃色等之識,唯斷緣薩迦耶見之欲貪,說名為斷也。】所以,宗喀巴他是要斷除緣於薩迦耶見——我見所生的欲貪,說這樣子就是斷我見;而不是要去斷除以眼識等六識心為不壞真實我的我見。所以宗喀巴對斷我見、斷我執,二乘的這些煩惱內涵如何斷,都有嚴重的錯解;對斷我見定義內涵混淆不知道,當然談不上我見要怎麼去斷除了。所以宗喀巴這些喇嘛教諸師,都是連三乘菩提法教當中,最基本、最開始就要斷除的我見都無法斷除,當然都是沒有三乘菩提佛法證量,都是具足惡見、不正見,我見具足的凡夫。凡夫眾生不能夠知道蘊處界我虛妄不實,執著蘊處界為真實我的緣故,導致有諸業造作,而生起了貪瞋癡種種煩惱,而無法解脫所有這些煩惱苦。因為這個緣故,如果有因緣開始能契入三乘菩提佛法修學,善知識都會從如何斷除這薩迦耶見——我見來開始教授;故說修學佛法之首要,是要斷除我見,宗喀巴連修學三乘菩提佛法,首要修斷的我見都沒有斷除,卻要教授學人修學傳承自外道婆羅門教,性力派的金剛乘—所謂的男女雙修性愛無上瑜伽—這樣的修道次第當然是顛倒,不是 世尊的教導。

這些喇嘛教諸師,既然不能教導修學者斷我見,證聲聞初果須陀洹;也不能讓人契入大乘佛菩提法道,讓人親證大乘初見道,親證眾生身中真實我—第八阿賴耶識—成為真正的大乘菩薩。所以這樣的法教,跟 世尊三乘菩提法教完全違背,全然是引自外道的性愛淫欲大貪之道,當然不是 佛所傳聖教。所以宗喀巴虛妄施設外道法,所謂的金剛乘無上瑜伽與趣入者,要去持受引自外道的三昧耶戒;這樣的邪見,在他的《廣論》第10頁文當中有這樣的教授:【眾多趣入無上瑜伽曼陀羅時,亦多說須受共不共二種律儀。共者即是菩薩律儀,受律儀者,即是受學三聚戒等菩薩學處。除發心已如其誓受學所學處而修學外,雖於波羅密多乘中,亦無餘道故。又金剛空行及三補止,金剛頂中,受阿彌陀三昧耶時,悉作是云:『無餘受外密、三乘正妙法。』受咒律儀須誓受故,由見此等少有開遮不同之分,即執一切,猶如寒熱徧相違者,是顯自智極粗淺耳。】(《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在上文當中就談到,要實證金剛乘,就要修男女雙修無上瑜伽;要趣入祕密金剛乘,就要先受大乘菩薩戒,再受密教中所謂三昧耶戒。所謂的金剛乘,就是要修無上瑜伽男女雙身法,那是把男女雙修過程當中,以性高潮身觸覺受,當作是已經實證諸佛境界,成就即身成佛的報身佛境界。這是把行男女淫事當中,以覺知心去體會那淫樂的覺受,說覺知心這時空無形色就是證空性;而淫樂的感覺也是空無形色的空性,兩者合一說為是樂空不二。

所以宗喀巴這樣的外道邪淫法,套上了很多佛法名相來張冠李戴,讓學法者誤會說,這也是 佛世尊法教之一種。密宗喇嘛教,宗喀巴這些密續祖師,盜用佛法名相,把外道邪淫法自創法道,冠名稱為金剛乘,說這是更上乘於三乘菩提法道。宗喀巴所盜用的佛法名相「金剛」,這個名相,那是 佛世尊法教,在二轉法輪般若諸經所說的第八識金剛心;也就是學法大眾比較熟知的《金剛經》當中所講的金剛心;也是《心經》所說的心、真心如來藏。這些般若諸經所說的金剛心,名稱為金剛,是因為這個有情眾生,各各本有的第八識如來藏心體,此心體性如金剛永不壞滅。經教當中常會說到:即使集合諸佛大威神之力,也無法壞滅一隻小小螞蟻有情身中的金剛心。所以這個金剛心是無始劫來,有情眾生不生不滅的常住心體;也是有情真實本心、真實我;也是法界的實相心,是一切萬法出生的本源;也是歷代中國禪宗祖師所開悟明白的第八識真實本心如來藏,經中又名阿賴耶識。密宗喇嘛教,他們盜用這佛法名相,但是他所謂的金剛,其實是指喇嘛上師們在實修無上瑜伽男女淫樂雙修法時,其男根能長時間堅硬不軟,說此根這個時候就是金剛杵,說這樣的修學法道是最上乘,是上於 佛陀三乘菩提法道的金剛乘。密宗喇嘛教他們所套用的這些金剛、金剛杵、金剛乘,這些佛法名相,實際上跟佛法完全無關。世俗大眾也都能夠知道,他們所說的金剛不軟,最多到了晚上,眠熟了沒有作夢的時候就不堅硬、不金剛了,乃至此世捨報就會完全爛壞了,何來所謂金剛可說呢?更何況密宗喇嘛教,宗喀巴這些假中觀師是執著六識論邪見者,公開否定有第七識末那識,跟第八識金剛心的存在,否定 佛世尊法教說眾生心有八識心王的開示。既不承認有情身中都存在這真心第八識金剛心如來藏,卻盜用這「金剛」一名,創造所謂的「金剛乘」;這樣的世間淫樂藝術法,當然不是佛清淨法教,不是佛法,是外道常見邪淫法道。

所謂金剛乘這樣的男女雙修法,本質上是墮入身觸的境界,是貪著男女淫樂的覺受,不離三界中最下下等男女欲的境界法,全未離世間諸欲的緣故;更不能及於清淨的色界天、無色界天的境界。因為更上乘的後二界當中,是已經能夠離開世間所有欲樂的禪定中清淨梵行境界。所以,所謂金剛乘,都是不能離三界世間的最下下人世間男女淫樂之法。既然連欲界都超越不了,更談不上超越三界生死的輪轉;卻自己稱許金剛乘是無上瑜伽、是超越三乘菩提佛法、是更勝妙的即身成佛法道,這當然是密宗喇嘛教,宗喀巴等人的虛妄施設,當然是執著男女淫樂身觸覺受,為常法的常見外道邪見,並不是諸佛聖教。《廣論》當中又說:要趣入祕密乘金剛乘——所謂無上瑜伽曼陀羅,要先受大乘菩薩戒,再進入密教中,受所謂的三昧耶戒。所謂的三昧耶戒,那是典型的外道自己施設的邪戒,是非戒取戒,並不是諸佛世尊的戒律;這個邪戒的施設,還是為了要修學無上瑜伽男女雙身法而施設,這個戒條跟行男女淫事息息相關。因為三昧耶戒規定,受持這個戒條的人,就要天天與異性行淫,要勤修男女雙身法,否則就是犯戒;又如果男瑜伽行者,就是男喇嘛上師們要求異性雙修時,對方也不可以拒絕,有一方拒絕時候,也是違犯三昧耶戒;又說密宗喇嘛們每天都需要跟女弟子們合修雙身法,這樣子就是持戒清淨,如果沒有天天跟女弟子們合修雙身法是持戒不清淨。所以密宗發言人曾經說過:我們喇嘛們都是出家僧人,都是持戒清淨。而這樣的持戒清淨,其實是持守外道三昧耶戒,持這一條戒清淨,不是正統佛教三聚淨戒所規定的「出家僧人要持不淫戒,在家眾要持不邪淫戒」的持戒清淨;兩者意涵完全相反,與 佛世尊所傳,清淨三乘菩提佛法聖教完全違背。所以宗喀巴《廣論》是要學人趣入無上瑜伽男女雙修法修學,可以知道《廣論》當然不是 佛世尊清淨法教,是外道邪淫常見法,不是佛教的一支。

宗喀巴在以上《廣論》文中說:【眾多趣入無上瑜伽曼陀羅時,亦多說須受共不共兩種律儀。共者即是菩薩律儀,受律儀者,即是受學三聚戒等菩薩學處。】(《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這意思是說:趣入無上瑜伽要先受菩薩戒,也就是三聚淨戒,這包含了攝律儀戒,菩薩十重戒不殺、不盜、不淫,不飲酒等等,攝善法戒以及饒益有情戒。受了菩薩戒之後,再來受三昧耶戒,意思是說要先受菩薩戒,但是不要持戒清淨;因為要勤加違犯前所持戒律,去努力行男女淫事、貪邪淫、貪酒肉,這樣才是受持三昧耶戒、持戒清淨。論文後面說這是戒的開遮不同,是可以開緣去行貪淫,說這樣不犯戒,不去行貪淫才是持戒不清淨。後文又說這樣的開遮如果不能瞭解,認為是寒與熱兩極相背;那表示我們的智慧是粗淺,喇嘛們的智慧才勝妙,瞭解這中間的殊勝處。但這樣的外道邪淫法,引進佛法之中,前後自語相違,要教人先持戒清淨,又要教人要犯戒,只是去冠上佛法名相,就說為是最上乘金剛乘;這樣的邪淫法教,是連沒有學法的世俗良人也共同摒棄的,而這也是汙損了諸佛清淨法教,與三乘菩提清淨聖教完全違背。有心學法的人,應當要遠離這樣的邪淫法教、遠離密宗喇嘛教。所以上述論文可以知道,宗喀巴的《廣論》是常見邪淫法,不是諸佛清淨法教。由上幾集論述就可以知道,宗喀巴《廣論》所說,與一切佛聖教相違,全無殊勝可言。

宗喀巴在第8頁的文當中,又讚歎他的第二項殊勝說「一切聖言現為教授」,由以上幾集論述可以知道,宗喀巴自己是連我見都沒有斷的凡夫,是沒有任何三乘菩提佛法證量,所以《廣論》所言,當然也不是聖人之言,是凡夫引自外道邪淫法教之言,不是佛法,沒有任何殊勝可言。在第8頁的文當中,後面又讚歎第三項殊勝是「易于獲得勝者密意殊勝」,宗喀巴這個地方所講的「勝者密意」其實就是講無上瑜伽男女雙身法的祕密,而這祕密其實是世間男女閨房之密,跟佛法諸佛所傳祕密法藏—第八識如來藏—完全無關。更何況宗喀巴都是否定有這祕密法藏—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不承認法界有這第八識心,卻在《廣論》當中讚許可以獲得勝者密意,可見這也是前後自語相違,全無殊勝可言。而事實上有關無上瑜伽男女雙身法的祕密,其實也無祕密可言;因為已經全部在 平實導師《狂密與真密》四大巨冊近50萬餘字的文中,一一被揭露舉示出來了。讀者可以自行請閱 導師這本論著,就更能瞭解喇嘛教法,是世間貪著男女邪淫欲樂的常見外道法,不是佛法。至於宗喀巴所說的第四項殊勝是「極大罪行自趣消滅殊勝」,有關後面這一部分的論文,將在下一集節目當中,由正齡老師繼續就這一項殊勝來為大家作探討與辨正,歡迎大家繼續收看下一集的節目。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為大家探討到這裡,最後祝願所有的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