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教之菩提道次第誤謬

第12集
由正鈞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問候大家: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常見外道法——廣論」,今天再和大家談談密教之菩提道次第誤謬的部分。

阿底峽之《菩提道燈論》先建立了三士,也就是:

【若以何方便,唯於生死樂,但求自利益,知為下士夫;背棄三有樂,遮止諸惡業,但求自寂滅,彼名為中士;若以自身苦,比他一切苦,欲求永盡者,彼是上士夫。】

而到了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卷3,就變成:

【是故此中非導令趣,唯以三有之樂,為所欲得,下士夫道;及為自利唯脫生死,為所欲得,中士夫道,是將少許共彼二道,作上士道引導前行,為修上士道之支分。】

然而宗喀巴之上士道的內容是在說什麼呢?同樣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3,他說:【此士所修菩提方便,謂波羅蜜多及咒。】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才有《菩提道次第略論釋》中的【以是共道修身心已,必須轉入密乘,以入於彼,速當圓滿二資糧故】(《菩提道次第略論釋》上冊,頁256)。由於三人成虎以及廣泛運用行銷手法,所以輾轉到了今日,才有所謂的「要修完下士道與中士道,才能夠修上士道,乃至是要修完顯教的法,才能夠修密教之法。」的種種錯誤知見。密教諸師之妄想把佛法作為顯密之區分,其目的無非是要把密咒之修習妄置於顯教之上;先把顯密分為二法,再將左道密宗的外道法,取代為佛法中的第一義諦法,進一步將左道密宗的雙身法,高推於顯教佛法之上。

然而佛法之中,本就不應分顯教或密教乃至是各派,上述的情況不就正是分宗分派的後遺症嗎?平實導師於其《宗通與說通》之中,就已經開示得再明白不過了,《宗通與說通》裡面提到,如第七章中各宗地位略判,可知分宗分派之不當;以不當之分宗分派於先,而崇己貶他於後,殊屬無智。一切學人修學佛法,當依真善知識建立佛法修道次第之全盤概念,了知佛道之概略內涵及修學次第,而後依之修學,方屬正辦。應當於佛法具全面之認知,而後一一修證之,繼之以整體佛法之弘揚,不宜再如古時祖師之分宗分派也。(《宗通與說通》,正智出版社,頁365。)回頭來證實。

其實密教諸祖師,都是不懂佛法的;上面說到密教諸祖師用種種方便,就是想把左道密宗的外道法,取代而成為真正的佛法。既然他所說的上士道是那麼殊勝,我們就來看看他們所說的,到底是不是如實之語。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之內容就不說了,因為就只是文字名相的堆砌,完全說不出佛法的修證內涵。那麼宗喀巴呢?不但也是這樣,更有甚者,是故意錯置佛法修證的內涵與次第,他所說的上士道內容是「波羅蜜多及咒」。然而密咒之修習,其實只是與鬼神感應之法而已,尤其他們是要求與貪著淫慾的羅剎求感應,所以他們要以煙供來供養這些鬼神,好進一步能夠驅遣這些鬼神,或者是來作誅法,或者貪求與鬼神淫合等等,這都是與佛法完全不相干的。波羅蜜多譯為到彼岸,是說離開生死,而到沒有生死的彼岸。從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廣論》內涵來看,他是只知道布施乃至是般若波羅蜜多等名相,佛菩提道之中入地之後,還有依於法無我而修證的方便、願、力、智波羅蜜多,他卻是不知的。各位觀眾可不要質疑說,宗喀巴在他的《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之中,不是也有提到菩薩十地的修證啊?沒錯啊!他是在《入中論善顯密意疏》之中提到菩薩十地的名相啊!可是一開始所說初地的境界就已經是荒腔走板、不知所云啊!純粹就只是月稱說什麼,依樣再畫個葫蘆,然後作為自己所說的而已啊!

那麼這個部分,已經在前面的演述之中為大家舉證了,姑且只依菩薩的六度萬行來說明。密宗的喇嘛有行於戒法嗎?當然是沒有啊!這就好像說,不受菩薩戒也不受聲聞戒,然而竟敢號稱說,證量等同乃至是高於諸佛的!佛法中有這個道理嗎?沒有呀!因為那不是佛法嘛!乃至說夤緣於菩薩的威名,而說其《金剛乘十四根本墮》是馬鳴菩薩所造的,其實他們那個根本沒有資格叫作金剛乘。譬如說,為什麼第十四根本墮的內容是「毀謗婦女慧自性說」,因為喇嘛法的本質,就是男女雙身修法,上至他們的《大日經》之中,就是要擁護明妃的啊!偽造的《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卷第4之中也這麼說:

【彼之法師,戒行缺犯,而有妻子、大小便利,觸污迦裟、無有威儀。】

卻反而要「見彼法師,同見如來無異。」那這不就是不持淨戒,也敢號稱證量是等同諸佛嗎?再者,如同前面為大家舉證的,宗喀巴不懂禪定,把禪定與智慧的止觀混為一譚,他說:

【於無我義,若無決斷定見,則不能生毘缽舍那功德,以說此見是彼因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4))

一者,暫且就說沒有反觀自我存在的未到地定過暗,是最粗淺的住在無我境界的一個狀況,那麼現在就被稱為叫作無記,然而在這種狀況之下,要如何圓滿毘缽舍那的功德啊?再者,佛世的時候,很多外道已經證了四禪八定,那麼應該說那一些外道是已經得毘缽舍那的功德啊!那是不是就應當一定「於無我義,得決斷定見」呢?所以那一些外道都應該是聖人囉?但事實並不是這個樣子,所以宗喀巴所說的不是佛法中的止觀啦!這是密教中獨有的雌雄等至啊!只是在講男女雙身法之中,要對方誤認以為是無我,好隨著有我的他任意擺佈,就這樣而已啦!而喇嘛與年輕貌美的女信徒經過行淫的過程後,使得同時間達到了性高潮,這就是密宗的等至。三者,宗喀巴又懂般若嗎?當然也是不懂的啊!就好像他說《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裡面,它有這麼一段文字說:

【粗細生起次第究竟後,依仗智印亦能將菩提心,從頂降至祕密下端。】(《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卷5)

我們且不說密宗的生起與圓滿,而宗喀巴竟然可以說把菩提心從頂輪降到男女根之處,這又是一個一串荒謬的法義啊!其所說的有一個明體、明點、菩提心,其實只是藉著意識的觀行,是自已的幻想欸!幻想體內有這個明點,這是三界之中的有為法,這是與佛法中的菩提真心是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所以宗喀巴當然也是不懂般若的。

真正發菩提心,是要發勝義菩提心,是要求證三乘菩提心所依的根本心,也就是要求證第八識、阿賴耶識、如來藏;自己證實了此勝義菩提心,就能夠現前觀察到自己菩提心的體性,知道求證解脫果、佛菩提果的根本,都離不開阿賴耶識如來藏。

然而阿底峽、宗喀巴都否認阿賴耶識的緣故,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證般若,只是以誤會的空性作一些戲論性的空談罷了!所以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之中,是根本沒有菩提可言的。這就好像有一位日常法師在講述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之時,就說:

【宗喀巴的論裡面,有這麼一段偈頌:「往趣一切種智地位勝士法範,三種士夫,一切行持,所有次第無所缺少。」這是引導我們到佛地。「一切種智」那就是佛的智慧、佛的智慧,這個裡邊這個道理啊是引導我們圓滿到達佛地,這就是說解決一切痛苦、一切問題,圓滿一切福德。那麼這個最高的目標是如此,上去又分為三個大的段落,每一個段落稱它為一種士夫,所謂下士、中士、上士。】(《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 日常法師)

如同歷代密宗祖師作略的一般,這一位日常法師依然是在賣弄佛法名相,要讓眾生誤以為他的證量很高,要讓眾生誤以為密宗的法義是很殊勝。從這一個例子,也可以證明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這就好像說宗喀巴自己沒有斷我見,所以不知道月稱也是沒有斷我見;而這一位日常法師自己沒有證般若,所以不知道宗喀巴也未證般若,可是卻妄想推捧宗喀巴,說他的法是可以引導我們到佛地的。沒有錯,他雖然說一切種智是佛所證的,這是沒有錯的,然而這個最高的目標是如此,上去又分為三個段落,結果三士道又被他說高於一切種智,只好說不可思議啊!同時,沒有斷我見、證般若的宗喀巴,從阿底峽那邊抄來一個上士的名相,就發明、宣稱他的上士道是可以使人成佛;明心七住位菩薩證般若的功德一點都沒有,竟敢說可以幫助人成佛,這就叫作「一盲引眾盲,相將入火坑」,真的叫作荒天下之大稽!然而這一位日常法師又要繼續幫宗喀巴圓謊,接著又賣弄佛法名相而說:

【所以應該把這個東西認識,所說的智--一切智,一切智是了解一切法的總相的,一切法總相空,然後呢,道種智是指一切法的差別相的;然後呢一切種智,就是把所有的這個通達總別的一切的這個智。這個三樣圓滿就是佛。那麼想要得到這個東西,那麼內涵等等,修行呢就是四個次第,所謂四個加行;經過的這樣以後,最後圓成一個佛果。所以,雖然是說起來這麼簡單,實際上就是從凡夫地,達到究竟圓滿成佛的圓滿的綱要全在裡頭,可想而知本論是何等重要!是,我們目前可以不一定全部學,但是我們必定要全部認識,為什麼?因為我們究竟的目的就是這個,你有了這個究竟的目的,認識了這個綱要,然後下腳走的時候,的的確確走該你走的。該走的只是一步,但是你眼前跨出去的一步,一定要走對方向。……(前面舉譬喻說)我們剛才說到台南去……】(《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 日常法師)

各位剛才聽我這麼唸,唸得有點結結巴巴的,但是我卻要說,這位日常法師是連認識這個綱要的資格都不具足!因為顯見菩薩十信的資糧都未修集圓滿,而真發菩提心進入初住位,更何況有資格全部都要學。那不是明擺著在說,世尊所說「菩薩從初發心起,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金言,是虛妄語嗎?而且說回來,四加行的法也不是在這個階段上說的啊!他有心賣弄佛法名相,卻無能力對佛法名相有少分的知解。因為從他自己對這三個名相的解釋內容看來,他是連自己在說什麼也不知道的。要不然我們試問,什麼叫作「把所有的這個,通達總別的一切的這個智」?你看我又唸得結結巴巴的了!

諸佛又稱一切智者,因為具足親證一切智智,也就是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然而一切智是說,菩薩所證,通於解脫道的十智:世俗智、法智、類智、苦諦智、苦集諦智、苦滅諦智、苦滅道諦智、知他心智、盡智、無生智。道種智是菩薩從七住真見道後,歷經相見道,最後通達法界實相心的人、法無我之後,當福德具足,而且也降伏性障入於初地,因為於見道通達的緣故,所以稱為得道種智。而一切種智,指的是證知如來藏中所含藏的一切功能差別,這尤其是菩薩入於初地之後,所要進一步修證的。只如這一位日常法師,這般地解釋這三個名相,豈不就正是把佛法淺化、世俗化嗎?因為所說的,都跟第一義諦的親證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這也難怪,因為從阿底峽、宗喀巴等密宗諸師,本來就是否定有第八識、本際、阿賴耶識、如來藏的。所以如同這一位日常法師自己說的「想要去台南」的譬喻,我們就可以斬釘截鐵地斷言說,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連台南在哪裡都無所知,因為他是連佛法的路都還不會走,因為密教的法的內涵不但是荒誕不經,其次第又與佛菩提道了不相干。歷代的密教祖師進一步有系統地錯置完整的三乘菩提,以三人成虎的手法,再加上善於迎合眾生的喜好,時至今日卻反而被誤認為真理;而從其所作,以及其所可能得到的結果,無非就是要把真正的佛法世俗化,乃至是外道化,讓眾生都無法修證真正的佛法,達到使眾生都沒有辦法出離三界,甚至於是連欲界也沒有辦法出離的目的。所以密教的修行,真的是不能夠使人成佛!

今天就說到這裡。

祝願大家:幸福健康,道業猛進!

阿彌陀佛!


點擊數: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