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底峽的思想探討

第8集
由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今天所要談論的單元是「阿底峽的思想探討」。

宗喀巴的著作有不少,在他所寫的《菩提道次第略論釋》這本書中的「致達仁瓦書」裡面有說到:「《現觀莊嚴論》所說應修次第,尚不易知,一讀《炬論》即能了解。」宗喀巴所說的這一段話,表示他承認說:他的佛法知見還很淺薄,所以他對於《現觀莊嚴論》中,所說佛道修學次第中的種種現觀無法明瞭。他是在讀了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之後,因為阿底峽依應成派中觀見所寫的偏邪的三士道,把深奧的佛道次第作了簡化以及扭曲之後,宗喀巴就誤以為那是 彌勒菩薩所說正確的佛道次第。

其實從我們上一集的解說,大家就應該已經很清楚宗喀巴他確實是不懂《現觀莊嚴論》的正義,而只是引述 彌勒菩薩的一些偈頌來虛應故事而已;他的重點仍然是在密部的「別教典」——也就是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因為《菩提道燈論》有提到三士道,宗喀巴就依照這三士道來鋪陳《菩提道次第廣論》。因此我們在討論《廣論》之前,必須要先瞭解阿底峽的思想以及《菩提道燈論》的內涵。

大約是在西元八世紀中葉,印度的波羅王朝時期,由於當時國王的大力護持,左道密教因此就堂而皇之的進入到佛門之中,並且取代了佛教正法,這個狀態一直延續到西元十三世紀初,印度的左道密教又被回教給消滅了為止。阿底峽他是在西元982年出生的,因此阿底峽在印度學法、弘法的時候,正好就是天竺左道密教的盛行時期。他後來進入西藏,創立了藏密噶當派,而《菩提道燈論》就是他以「密」部為主、「顯」部為輔的背景之下所寫的。

在顯部的教理方面,我們從法尊法師所譯的《阿底峽尊者傳》,可以瞭解到:阿底峽所執持的是月稱派的見解,雖然他曾經跟隨響底跋修學唯識見,但是因為他無法實證如來藏,所以後來就又捨棄了唯識見,改為受持中觀見。由此可知,阿底峽在顯部方面的見解,是屬於中觀應成派的。阿底峽所寫的作品很多,但是大部分是屬於密教部,顯部的著作比較少;他在二十九歲出家前後,都在四處拜師修學密咒。《阿底峽尊者傳》中有記載他有傳授藏人《十一面觀音》、《馬頭明王》、《降閻魔尊》、《度母》、《建立三昧耶王》等等的密法,從這些也就可以瞭解他進入西藏之後,主要是在傳授密部的法義。

另外,阿底峽在《菩提道燈難處釋》一開頭就敬禮「勝樂輪」、「三昧耶王」、「世間自在」、「救度母」等等,因此可以確定阿底峽終其一生,一直都是密咒以及雙身法的奉行者,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有一位日常法師他讚歎阿底峽,包括小乘戒、菩薩戒,還有金剛乘的三昧耶戒都嚴持不犯,他說:

【沒有小乘的基本的戒就沒有菩薩戒,沒有菩薩戒就沒有金剛乘的三昧耶戒。你看阿底峽尊者這麼了不起的一位大上師,他學戒的時候,學的無所不通,當年小乘四個根本部以及細分廿部派每一個地方他分得清清楚楚,不相混雜。然後去受了戒以後,持的時候,那怕最細微的戒,絕不有犯。由於這個基礎上面,然後你再菩薩戒,然後再密乘戒。】(《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 日常法師)

如果依照這位法師所說,阿底峽連金剛乘的三昧耶戒都嚴持不犯,而且阿底峽對密教的理論完全圓滿,修證也一一驗證,還被稱作是所謂的第二佛;這樣說來,他必定是要違犯佛教的小乘戒以及菩薩戒,才能去實修無上瑜伽、樂空雙運的雙身修法的。

如同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談到第四灌頂的三昧耶時說:

【此灌頂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拔云:「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密宗道次第廣論》卷14)

我們如果從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一路讀來,就會知道無上瑜伽部的灌頂,從始至終都是環繞著男女交合的雙身法為中心的;而各各灌頂所對應的三昧耶誓言,尤其是第四灌頂的「汝可殺有情,受用他人女,不與汝可取,一切說妄語」,就是在告訴受灌者,為了長時間樂空雙運,領受不中斷的勝義第四喜身觸淫樂,就必須要遵守持祥論師所說的:你可以去殺害其他的有情,來受用他人的女性眷屬,如果對方不願意奉獻的,也可以用強取的手段取得,並且可以說種種的妄語來達成這個目的。

像藏密這種的外道邪戒、惡戒,是完全違反世間善良道德風俗的,當然更是違背佛教中最基本的五戒。依據 佛陀對因果正理的開示,違犯了五戒中的性戒,來生必定會下墮三惡道,而無法再出生為人的。因為 佛陀所傳授的戒律,都是依止本不生滅的如來藏之因果正理而施設的,是初善、中善、後善的三無漏學的根本,屬於四不壞淨之一;因此這個戒法,從初學佛到究竟成佛,從過去無量劫到未來無量劫,都是不可能會有絲毫改變的。這些人卻自以為只要受了藏密的三昧耶戒,就可以脫離法界的因果律,可以隨意造作惡業卻不必遭受惡果;但這些都只是癡心妄想,只有愚癡無智的人才會信受這種邪戒、惡戒的。例如,《瑜伽師地論》中有說:

【問:戒現觀有何相?答:若有成就戒現觀者,終不復能乃至故心斷傍生命、不與而取、習欲邪行、知而妄語、飲米等酒諸放逸處。】(《瑜伽師第論》卷71)

我們從 彌勒菩薩的開示,就可以瞭解在六種現觀之中,如果是已經成就戒現觀的人,縱然他還沒有證悟,還沒得到現觀智諦現觀,但是他在未來「終不復能故心」;這也就是說,終究不可能會再故意起心去犯五戒,而在殺、盜、淫、妄、酒等等這五種放逸處去造作;從此以後,也不會再受到其他惡知識的教導所影響,而改依止其他錯誤的戒禁取見。

所以說,阿底峽如果真的如同這位日常法師所說「那怕是最細微的小乘戒,也絕不有犯」的話,那麼他就應該不會再去受持違背佛戒的金剛乘三昧耶戒,何況還會去大力地推廣。要不然就是阿底峽不但是沒有證悟,還沒有得到六種現觀中的現觀智諦現觀,而且就連最基礎的戒現觀也都還沒有得到,才會在嚴持了佛教小乘戒之後,還會再去受持、讚揚以無上瑜伽雙身修法為最高修證的金剛乘三昧耶戒。

反過來說,如果真的像阿底峽在《菩提道燈論》一書中所說:

【梵行者禁止接受密教四種灌頂中的第三及第四的密灌頂以及智慧灌頂,因為這兩種灌頂與梵行背道而馳。因此,這兩種灌頂將會使得梵行滅絕;而如果梵行滅絕了,那麼佛教將會沒落;佛教沒落以後,所有現行的福德將會斷絕,而且由此將會產生無量的不善。是以,對於諸梵行者而言,這兩種灌頂應該斷除。】

如果依照阿底峽的這種說法,那麼在家居士所得、所修的法教,能夠函蓋密宗一切的法教;而出家修梵行的人,因為不能夠接受第三及第四的密灌、慧灌,不能夠和異性親修雙身法的「樂空不二、樂空雙運」,以致於他對於密宗即身成佛法的修證,就反而不如居士的修證了!這就顯示出密宗的法義和實修之間是充滿著矛盾的。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阿底峽自己以及其他的喇嘛其實都有在暗中修學無上瑜伽樂空雙運,但是卻在表面上欺騙世人說:「喇嘛們不得作密教四種灌頂中的密灌頂以及智慧灌頂,因為這兩種灌頂與梵行背道而馳。」但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他就又犯了不妄語戒的性罪了。

另外,我們在前面有說到:阿底峽由於他的佛法之根本知見錯誤,再加上被應成派中觀的邪見所誤導,所以沒有足夠的福德因緣來證得第八識如來藏,他因此而獨尊月稱論師外道六識論的應成派中觀,反而認為唯識是不了義、不究竟的,因此捨棄了唯識師響底跋的教導;所以在他的《菩提道燈論》中都不宣揚唯識,也因此可以確定阿底峽根本沒有實證如來藏,所以他沒能發起般若智慧,也才會落在意識境界之中,而沒有足夠的智慧自我警覺。

在般若中觀之中所謂的空性,其實就是唯識學所說的第八阿賴耶識、異熟識、如來藏。阿底峽既然否定了唯識學的中道心,也等於是否定了中道觀行的對象——如來藏心,那麼哪裡還有空性心可知、可證呢?既然他沒有實證空性心,純粹是以外道六識論的意識作為中心來理解般若中道,當然也就不可能發起般若智慧;因此他所弘傳的中觀,當然都只是臆測想像而來的,那麼他所說的佛道次第也就一定是不符合正理的。

真正的大乘道,是必須要先證得空性心之後,才能夠現觀中道般若的真實義,才能夠開啟般若智慧,也才能夠悟後起修,進修別相智、道種智。而道種智就是 佛陀第三轉法輪唯識諸經的內涵,也就是諸地菩薩進入成佛之道的第二、第三阿僧祇劫所必須修習的增上慧學。如果是已經通達唯識正義的人,就必定明瞭般若中觀和唯識種智這兩種智慧的根源都是如來藏,不可能是分別屬於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的。

我們反觀藏密外道的無上瑜伽樂空雙運雙身修法,卻是以交合時的淫觸擴大到全身,沒有一處不遍滿樂觸的覺受,以這個第四喜的樂觸覺受確實現前的時候,就認定這是密宗報身佛的正遍知、快樂果報;其實這是連我見、身見都還沒有斷除的意識境界,都還沉溺在五蘊我所的欲界五濁境界之中,這是屬於欲界中極低層次的境界,像這樣,連欲界都沒有辦法超脫了,更別提更高層次的色界以及無色界,而高唱說要出離三界了。像這種阿底峽所鍾情的應成派中觀,是一種變質的中觀,是以生滅無常的意識我見作為中心的中觀;雖然在表面上誇說:這個中觀是師承 龍樹菩薩的,實際上卻是否定了 龍樹菩薩依如來藏的中道性而說的中觀見,因此成為了無因論的中觀見。

阿底峽否定如來藏是實有法,但是 佛陀卻說如來藏能生一切萬法,是一切萬法的根本因;其實不僅僅是唯識系的經典這麼說,就連般若中觀系的經典也同樣是這麼說的。例如 世尊在《大般若經》中也有開示說:

【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69)

這裡的「真如」,同樣是指如來藏,說如來藏雖然能夠出生萬法,而如來藏本身卻是從無始以來都是本不生滅的,所以說祂從來沒有出生過,而這個真如、如來藏又稱為是法身。換句話說,阿底峽所寫的《菩提道燈論》以及其他的著作,都是否定萬法根本因如來藏的邪論,成為無因論的外道法,違背了 佛陀所開示的因緣法則,而成為無因唯緣的戲論邪說。

經由以上的說明,我們可以瞭解到:阿底峽因為無力證悟能出生萬法的根本因如來藏,沒有般若智慧,而去信受了「緣起性空」無因論的應成派中觀邪見;然後又把意法因緣生而生滅無常的意識心,當作是結生相續的心,而大力弘傳以無常的意識心為本的密教部法義。宗喀巴依阿底峽的偏邪外道法來編寫《廣論》,當然也都是依著外道見,來誹謗世尊所開示的三乘菩提正教的。宗喀巴如果是真的想要撰寫佛菩提道的次第,那麼首先應該是要以 佛陀所開示的三乘菩提的經典作為依據;如果是依據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的論典來闡述,當然也是不會有問題的;但是宗喀巴的《廣論》,不但不以 佛陀開示的三乘菩提經典來作為依據,又假稱是以 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為依據,但實際上卻是完全依據連二乘見道、斷我見都沒有的阿底峽他所寫的《菩提道燈論》來編寫《廣論》,這當然就成了毫無可信度的凡夫邪論了。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為止,感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