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的根源是《現觀莊嚴論》?

第7集
由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常見外道法——廣論」,我們今天要談論的單元是「廣論的根源是《現觀莊嚴論》」?

我們之前有提到說:《菩提道次第廣論》是以阿底峽所寫的《菩提道燈論》作藍本所編寫的外道論典。這本《廣論》表面上看來是在談論顯部的法義,強調必須按照阿底峽所說的道前基礎、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這樣的次第步驟,逐步完成顯部的修學。藏密學人認為,如果對顯部教義沒有堅實的理解以及行持基礎,是不具格修學密部教法的。宗喀巴在《廣論》思想的根源,是由佛護、月稱傳至阿底峽的應成派中觀。這個偏邪的中觀,是否認有第七、第八這兩個識的斷見論、無因論——認為「一切法無自性生,所以緣起有」,但是卻又把生滅無常的意識心當作是結生相續識。

然而宗喀巴在《廣論》中卻說道:

【總此教授,即是至尊慈氏所造《現觀莊嚴》所有教授。】(《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

由他所說看來,《廣論》似乎主要是依於 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而說的,但是其實整本的《廣論》都沒見到有引用《現觀莊嚴論》,反而大多是抄錄自《瑜伽師地論》。但是《瑜伽師地論》的內涵,卻是以八識心王為中心,並且函蓋八識心王所出生的一切萬法,而以六百六十法來作論述;但是這又和宗喀巴所主張的「無自性、緣起有的意識心能貫通三世」這樣的邪見是不相符合的。

既然說,宗喀巴把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當作是《廣論》的招牌,那麼我們就先來研究《現觀莊嚴論》的內容,然後再來檢視宗喀巴的所說,是否符合 彌勒菩薩《現觀莊嚴論》的真實義。我們首先引鳳山寺有一位日常法師的一段話來作佐證,這位日常法師被公認是《廣論》的權威專家,在他的《廣論手抄稿》中說:

【《現觀莊嚴論》是什麼呀?我簡單的介紹一下,裡面一共說八樣東西,叫:第一個三智,什麼是三智?一切智、道種智、一切智智。第二個四加行,後面的一果,佛果。……一切智是瞭解一切法總相的,一切法總相,空。然後呢?道種智指一切法的差別相的,然後呢,一切種智,就是把所有的這個通達總別一切的這個智,這三樣圓滿就是佛。】(《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稿 日常法師)

這位法師這樣解說「三智」,是不符合佛法正教、正理的,一切智並不是一切法的總相,一切法的總相也不是空,道種智更不是一切法的差別相。而且在三種智之後,是在說四種現觀而不是在說四加行。

接下來,我們就先把這八法概略地說明一下:《現觀莊嚴論》中說:

【般若波羅蜜,以八事正說,徧相智道智,次一切智性,一切相現觀,至頂及漸次,剎那證菩提,及法身為八。】

這段偈頌的大意是說:般若波羅蜜即是佛菩提道,它的內容總共有八法:包括遍相智、道智、一切智等三種智慧;還有四種現觀,包括:一切相現觀、至頂現觀、漸次現觀以及剎那證菩提現觀;最後再加上法身,這樣一共有八法。

第一法的遍相智就是一切種智,這是指對八識心王中所含藏的一切種子無不遍知的智慧;如果菩薩所修學的道種智全部都圓滿了,那就成為一切種智。那麼遍相智的內涵是什麼呢?《現觀莊嚴論》中有開示說:

【發心與教授,四種決擇分,正行之所依,謂法界自性。諸所緣所為,甲鎧趣入事,資糧及出生,是佛徧相智。】

這裡所述說的遍相智,也就是一切種智——包括了世間、出世間法的一切智慧;從最初要發起求證佛道的大菩提心,接著要修習種種能成辦般若智慧、般若波羅蜜的種種教授,再來是要透過煖、頂、忍、世第一法等四加行的修習,來作為菩薩大乘見道的準備。當證得空性如來藏,而能夠如實現觀祂的真如體性之後,要能轉依如來藏能生萬法的法界自性,來修學內門的六波羅蜜多;因此說,能夠現觀本自莊嚴的空性如來藏,是一切修法及證法的所依。接著,菩薩還要能時時現前觀察如來藏,和由如來藏所出生的五蘊十八界諸有為法的配合運作,這樣身披精進甲冑而趣入六度、十度波羅蜜多,能逐漸成就如來藏中無量法種的功德莊嚴。由於能夠這樣的精進不退,就能很快速地積集福德以及智慧兩種資糧,一直到圓滿一切種智。這個智慧函蓋了四智圓明,而且對一切法界的體性具足通達,具足人無我、法無我這兩種無我;對於能斷分段生死的一切智,以及能斷變異生死的道種智,這兩種智慧都完全具足了知,所以稱為一切種智。以上就是對於第一法——佛陀的一切種智的說明。

至於第二法的道智,《現觀莊嚴論》中說:

【令其隱闇等,弟子麟喻道,此及他功德, 大勝利見道。作用及勝解,讚事并稱揚,迴向與隨喜,無上作意等。引發最清淨,是名為修道,諸聰智菩薩,如是說道智。】

這段論文的大意是說:因為菩薩法也函蓋二乘菩提,菩薩了知三界凡夫、二乘愚人的世俗智慧不是究竟法,所以才說那是幽隱黯淡的。但是也要透過世俗智慧的增長才能自度度他,而在自度度他的過程中,逐步累積福德、功德,才有因緣證得空性如來藏;證得了空性如來藏,而能夠時時現觀本自莊嚴的如來藏的運作之後,般若總相智才能夠顯現,才有佛菩提見道位的殊勝利益。接著,菩薩要悟後起修,在勝解行位中經由現觀以及反覆驗證,而了知如來藏種種的體性以及作用,才能證得般若別相智,當別相智圓滿,滿足了菩薩三賢位的修習,才能進入初地的修道位;接著在修道位中,現觀諸佛種種的功德莊嚴以及殊勝利益,因而發起讚歎、稱揚、隨喜的功德,並且迴向成就大菩提。地上菩薩像這樣把有漏的世間有為法,轉成清淨的世出世間無漏智慧,以及不可思議的無漏有為法,才能夠圓滿修道位而成就佛道。這些諸地菩薩經由修道而成就的種種現觀莊嚴的智慧,就是菩薩的道種智。

接下來,第三法的一切智是對治煩惱、證得解脫果的智慧。第四法的一切相現觀,就是現前觀察前面三種智相的體性、修證過程以及功德等等。第五法的至頂現觀,就是現行觀察加行道、見道、修道等具足修證的現觀。第六法的漸次現觀,則是包括菩薩所修的六波羅蜜、三十七菩提分等等法的漸次加行。第七法的剎那證菩提現觀,則是說菩薩在見道以及修道各階位,都是歷經長時間的漸次修學之後,會在一剎那相應而證得世界、身心如幻等的九種現觀。因為時間的關係,這幾個法我們就只能大略地說明一下。

至於最後第八法的法身,《現觀莊嚴論》中說:

【自性圓滿報,如是餘化身,法身并事業,四相正宣說。】

這首偈頌是在說明 佛陀的三身以及果德,是說諸佛普皆圓滿所該成就的現觀莊嚴以及所作的事業之後,就能夠圓滿成就法身、報身以及化身等三身,並且圓滿成就佛果。圓滿報身,是說 佛陀已經具足圓滿佛地所需要的一切福德以及智慧莊嚴,而顯示出無量莊嚴相好的報身——就如同 釋迦牟尼佛的莊嚴報身,現正在色究竟天宮說法的 盧舍那佛。而所謂化身,是說 佛陀應眾生得度的因緣而顯現各種形相來說法度眾。至於法身,則是指一切眾生的第八識如來藏,將其中所含藏的煩惱障習氣種子以及所知障隨眠全部都淨除之後,就成為佛地的無垢識,能夠以無功用行了知一切法,並且已經圓滿一切智、道種智,而成就一切種智——就如同 釋迦牟尼佛的清淨法身 毗盧遮那佛。

我們綜觀 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很明顯的就是在闡述解脫道以及佛菩提道以八法來函蓋一切世、出世間法。說明眾生要透過實證如來藏,而能現前觀察「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且本自莊嚴的根本心之後,才能在見道位以及修道位中,逐步莊嚴菩薩道,而在最後究竟成佛的過程。雖然宗喀巴說:「總此教授,即是至尊慈氏所造,《現觀莊嚴論》所有教授。」但是我們綜觀《現觀莊嚴論》,完全沒有提到成佛之道的次第是《廣論》所說的三士道,以及金剛乘雙身修法的止觀;而整本《廣論》也沒有看到有《現觀莊嚴論》的隻字半語作為《廣論》的引用證明。可見宗喀巴的《廣論》,實際上並沒有以《現觀莊嚴論》的修學次第以及現觀的內涵來作為所依,《廣論》中完全沒有提到在佛道中所應修、應證的種種現觀莊嚴,《廣論》許多的內容甚至是和《現觀莊嚴論》的法義互相違背的。

宗喀巴其實是完全依止中觀應成派的無因論邪見,譬如他在《入中論善顯密意疏》這本書中引述顯教諸經,而借蓮花戒論師的話說:「唯此意識有與餘生結生相續之功能。」這一段話明白地表示他反對第七、第八識的存在,而認為意識能貫通三世,是具有結生相續功能的常住法;可見他連《阿含經》中所說的「意識是意法因緣生的無常生滅法」這麼基本的解脫道知見都不清楚,還牢牢的抓著意識常見、我見不肯放捨,正是個標準的常見外道。

而且他也不知道第七識就是《阿含經》中所說六根中的意根,可見得他連六根、六塵、六識等十八界都認識不清楚;他否定了意根界之後,佛陀所開示的十八界法就只剩下十七界了。而且第八識也就是《阿含經》中所說的「入胎識、有分識、取陰俱識、如、所知依」等等,也是無餘涅槃的本際;所以,如果把因緣所生的五陰十八界等法都滅盡之後,仍然還有本來無生無滅的第八識獨存,這就是無餘涅槃的本際。

從上述的說明我們可以瞭解到:宗喀巴連 佛陀初轉法輪中最粗淺的《阿含經》解脫道都還弄不清楚,根本還沒有能力斷除意識我見,顯然他還只是個具足我見的外道凡夫。照這麼說來,連已經證得般若智慧的三賢位菩薩都還難以理解的第三轉法輪唯識諸經,宗喀巴哪裡有可能會懂得呢?他哪裡又有資格來評論第三轉法輪中所說的第七識、第八識的種智妙法呢?

我們檢查宗喀巴的著作,可以發現他都是用斷章取義的方式,來曲解佛教諸經的佛意;他完全不知道二轉法輪般若中觀,是要能夠現觀第八識如來藏的中道性;他也不知道第三轉法輪諸經所說的內容,是要已經能夠現觀如來藏而證得般若中觀的菩薩,在發起般若總相智與別相智之後,才有能力進修的一切種智。所以,他反而誣謗最為究竟了義的一切種智唯識真義是不了義法,並且藉著邪說來否定七識和八識。

因此說,《現觀莊嚴論》是要引導學人證悟、現觀空性心如來藏這個金剛不壞心,再悟後起修別相智、道種智,成就菩薩應該有的種種現觀莊嚴,才能圓滿一切種智而成佛。但是《廣論》卻從來不教導學人去證悟空性心如來藏,去現觀祂的種種莊嚴法,反而卻否定第八識如來藏,引導學人轉入金剛乘之中,修學左道密宗的無上瑜伽雙身法,全部都是在生滅無常的意識相應法上來用心;甚至是教人破戒、亂倫、邪淫、大妄語,愈來愈向下沈淪,最後必定會成就墮入無間地獄長劫受苦的果報的。

因此,《廣論》中所說的法,是違背 彌勒菩薩所開示的佛道次第的,也完全沒有《現觀莊嚴論》中所說的任何一個莊嚴的現觀;他只不過是假借 彌勒菩薩的聖名、妙論,來作為《廣論》的護身符;假借等覺菩薩之名,以招攬無知盲從的信眾,作為未來引入雙身法作準備而已。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說明到這裡為止,謝謝各位菩薩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薩:色身康泰,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