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地位之判教

第2集
由正禮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我們這個系列的節目。上一集我們跟各位介紹了所謂「新判教」,這個新判教,是從公元2000年12月,平實導師著作的《宗通與說通》,他在這本書裡面,對於佛教律宗、天臺宗等等九個宗派,進行了判教;除此之外,平實導師在2002年的3月也著作了《佛教之危機》,擴大了新判教的議題,用在末法時代的佛教,要復興所面臨的這些問題提出一種判教。我們看這段內容:【今時佛教有大患存焉,謂外道化、世俗化、法義淺化、密意失傳、悟後進修諸地之道次第混淆,此五乃佛教未來弘傳之大患也。】(《佛教之危機》,正智出版社,頁210)在《宗通與說通》以及《佛教之危機》這兩本書,探討了非常多所謂判教的問題,各位菩薩如果有興趣,歡迎各位菩薩請閱,親自來詳閱其中的內容。

平實導師把外道化、世俗化,還有法義的淺化等等,這是屬於外顯性的議題;也就是說,我們怎樣從外觀的行為,來判斷它是不是佛教。所以我們上集說到:佛教可以組織軍隊來殺人嗎?這種行為是符合佛教的道理嗎?在西藏或是在日本,乃至現在在一些東南亞的國家,有這樣的僧侶,去參與激烈的政治活動;其實這樣都不符合佛教的真正的道理,所以我們不能說那個叫作佛教,所以這是屬於外顯性的議題。還有所謂的內涵性的問題,也就是佛教到底是什麼?這裡就會涉及到密意的失傳,還有道次第混淆的問題;也就是佛教的內涵到底是什麼?佛教是一個內容自相矛盾的一個宗教嗎?其實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佛法所探討的,是生命的結構,是一切生命型態的結構的問題,這是科學;因為它涉及的是每個生命,所有生命結構的這種形式,所以從古至今,從無始劫乃至到未來無量數劫,生命的型態絕對不會改變;一定是有第八識出生五陰,出生十八界,乃至出生十二因緣一切法,這個結構是永遠不變的。所以它一定是最古老的,也一定是最創新的,而且它一定不會產生矛盾。

我們來看看,我們所要評論的宗喀巴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它就有一些內涵上的矛盾。我們首先來看一下《菩提道次第廣論》裡面有提到說「三士道中總攝一切至言之理。」(《菩提道次第廣論》卷3)在《菩提道次第廣論》裡面,有提出下士道、中士道跟上士道。所謂的下士道說的就是人天乘,因為這是五乘共法;所謂的中士道,它提的是聲聞、緣覺,所謂的小乘法;所謂的上士道,它說的是大乘。他說這三士道——上中下三士道,總括一切至言之理,這是正確的,沒有錯。也就是說所謂的佛法——五乘的佛法,其實就函蓋了一切世出世間的一切至理名言啊!可是很矛盾的是說,在最後的一章,由前面的所謂的三士道,它已經總攝了一切的至言之理,這是在第三卷;可是到了最後,二十四卷要結束的時候,《廣論》裡面又這樣說:

【第二特學金剛乘法。如是善修顯密共道,其後無疑當入密咒,以彼密道較諸餘法最為希貴,速能圓滿二資糧故。】(《菩提道次第廣論》卷24)

最後它又說所謂的三士道,它是顯密共道。可是如果是這樣子,那怎麼會說三士道是最圓滿的呢?已經把所有的至言之理都說完了,若已經說完了,那就不應該有所謂的密咒啊!那怎麼會還要再進入密道呢?所謂的密道就是《密宗道次第廣論》,那是在談論如何實修男女雙身法的內涵。可是生命結構跟所謂的密咒有關嗎?其實那是語言、 那是聲音啊!生命的結構不在那裡啊!生命結構也不是在男女雙修。所以,佛法真實的內涵是在探討生命的結構啊;所以,三乘菩提已經把所有眾生一切生命的結構,所應該了知的,全部鋪陳開來,它已經具足含攝一切至言之理,如何還需要再進入所謂的密咒或是密道去修行才能夠圓滿資糧?所以,顯然它這樣的說法就是前後矛盾,真正的佛法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們來看看所謂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有一個西藏人達賴喇嘛十四世,他叫作丹增嘉措,他對《廣論》進行了註解,然後他把這個註解,這書名稱為《覺燈日光》。那我們看看,在這個《覺燈日光》裡面,丹增嘉措他怎麼樣來詮釋所謂的佛法呢?我們看:

【不說其他的信仰,就連對佛教徒,佛也說了不同的宗義,像一切有部、經部、唯識及中觀。佛為什麼要說出這些不同的宗義呢?並不是佛陀自己搞不清楚狀況而說出這些矛盾的宗義,也不是因為佛陀刻意地要製造學生間的矛盾,而是因為每一個人的根器不同,能接受空性的程度也不同。】(《覺燈日光》第1冊,商周出版,頁28)

其實這樣的說法,等於是在指責 佛陀說了矛盾的宗義,可是 佛陀所說生命的結構,從來沒有矛盾,因為永遠都是八識論,永遠都用八識來解剖人或是生命,動物或是一切鬼神天人的這種生命的結構;所以生命的結構不出八識,不出八個心法跟物質,我們色身的結合,絕對不超過這個,而且也只能這樣子。所以這樣子並沒有矛盾,也不會有不同的宗義啊!會認為有不同的宗義,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實證;甚至說,所謂的密咒或是密道,它根本不是佛教,所以才會認為,才會指責 釋迦牟尼佛祂說法矛盾。因為所謂的密道或是密咒,或是所謂的現存的密宗,其實他們的存在就是要推翻 釋迦牟尼佛,因為他們一直以來就是這樣的宗旨,所以當然要指責 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宗義矛盾;因為那是他們一貫所要標榜的,那是他們存在的唯一價值,如果說他們不否定 釋迦牟尼佛,他們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 釋迦牟尼佛所說,一切生命要獲得解脫,一定要先瞭解生命的結構,這個是永遠不變的。

那我們來繼續看一下,他還怎麼說呢:

【佛教徒尚且會因為不同的根器,需要不同的宗義思想,何況是其他的宗教。為什麼這世界需要這麼多宗教?基督教徒會覺得有基督教就夠了,為什麼還需要佛教、伊斯蘭教或印度婆羅門教?若從一個認為有造物主的宗教信仰來看,其實這是有答案的:因為這些不同的宗教都是上帝創造的。上帝因為看到了不同的根器,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才可達成愛和被愛的有意義的人生,因此上帝就創造了這些不同的宗教。因為這些不同的宗教是上帝所創造的,所以我們必須尊重這些不同的宗教。】(《覺燈日光》第1冊,商周出版,頁28)

丹增嘉措他說,上帝創造了不同的宗教,所以不同宗教要互相尊重。可是這就很矛盾了,如果說所謂的上帝是真的,那這應該只要一個「真」的宗教那就好了,為什麼需要不同的宗教,然後彼此紛爭呢?乃至他說,上帝是要尊重別的宗教,其實這個也是在為所謂的一神教擦脂抹粉而已啊!顯然丹增嘉措他是不瞭解真正的上帝信仰。我們並不否認有一些一神教的信徒,其實他是非常地善良,可是呢,他們有很多的不好的邪見,那是我們要幫助一切的有情的。所以我們要把不如理作意的,我們應該要告訴這些信上帝的朋友。譬如說《舊約》裡面,在所謂的《摩西五書》裡面的〈申命記〉第十三章裡面,它這樣說:「你必要用刀殺那城裡的居民,把城裡所有的,連牲畜,都用刀殺盡。」(《舊約》〈申命記13:15〉)也就是說在《舊約》裡面,它並不是主張尊重所有的宗教,其實它並不是這樣子,其實它是要殺盡所有不同種族的,乃至不同宗教的,乃至要把所謂的異端,把他殺死、把他剪除。所以他們甚至還成立了「宗教裁判所」來對於所謂的不同信仰的,判為異端,然後要把他燒死。如果上帝創造那麼多宗教是為了要彼此尊重,那他就應該要實踐,歷史上就不應該有「宗教裁判所」。所以,顯然丹增嘉措是沒有弄清楚真正的歷史事實。真正在歷史上和平的宗教就只有佛教,其他的不是佛教,都有用所謂的,把宗教跟政治結合在一起去進行殺人的事情。所以,丹增嘉措因為自己所謂的格魯派曾經用軍隊——組織軍隊殺了藏王,殺了很多的西藏人,而且高壓統治,所以他對於同樣是採取宗教這種壓制的基督教會,當然要互相取暖啊!所以彼此認同。所以對《舊約》裡面〈申命記〉的這樣子殘暴的主張,他就視而不見,而且還要認為要彼此尊重。我們對於一個組織軍隊殺人的宗派,我們應該要尊重它嗎?我們應該要尊敬這樣的宗派嗎?我們應該尊敬這樣的主張嗎?如果在宗教裡面,有這樣子企圖組織軍隊要來殺害其他人,我們應該要尊敬,而應該要允許他的主張嗎?這個統統都是屬於我們到末法時代,應該要進行的判教議題,而且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

那我們繼續看後面一段:

【以有造物主的觀點而言,他們認為造物主創造了生命,創造了我們人類,所以我們必須去愛其他的人,因為人都是上帝所造。有了這種概念,我們可以透過自己的信仰,培養對於別人、甚至是不認識的人的愛心或關懷。這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因為我跟上帝(或造物主)非常接近,所以我自然要珍惜上帝所創造出來的一切。這就是在有造物主的觀點下,如何培養愛心。至於佛教、數論派(及順世派),則是否認造物主的宗教。】(《覺燈日光》第1冊,商周出版,頁27~28)

顯然丹增嘉措是知道,佛教是否認造物主。因為所謂的造物主,是說有一個神,他創造了一切,所以是唯一的真神;可是如果是真正的唯一真神,一定是要和平的。因為所有的宗教的信仰,一定是同一尊佛,同一尊神,所以真正的唯一真神,其一定是和平的。可是我們現在看到不同的宗教之間的紛爭,顯然他們所認為的唯一真神都不是同一個;既然不是同一個,怎麼可以稱為唯一真神?唯一的上帝的信仰呢?這一種只認為自己宗教的上帝才是真正的神,這樣子不叫作真正的唯一真神的信仰。因為那個是有相對性的,顯然他只是相信自己的上帝,而不相信別人的神祇。所以,因為這樣子就要彼此殺戮,那這樣子是一個宗教所應該要實踐的事情嗎?那這樣子是我們彼此要互相愛、互相關懷的事情嗎?那顯然這個是衝突的。

所以,有不同的宗教,這些宗教如果只是要推崇自己的神祇,而不管生命的結構,那我們說,這一些都不是真正的宗教。因為真正的宗教是在探討生命的結構,從生命的結構裡面去探討如何解脫、如何成佛,如何究竟獲得自由,獲得最大的解脫的一種智慧,這個才是真正的宗教的內涵。所以我們說,我們在進行「新判教」,有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就是說:中國的禪宗到底是什麼?我們看在佛法裡面,其實禪宗,它的正確的名字其實就是密教,所以密教才是真正禪宗的名字;可是現在這個密宗、密教,這個名字竟然被一個外道,組織軍隊的宗派所佔用了。所以,如果我們要復興中國禪宗,一定要探討到底什麼是密教?佛教裡面真正的密教到底是什麼?如果我們要復興中國禪宗,而沒有把禪宗真正的地位,把它定義清楚,那中國禪宗就沒有辦法真正的復興。

好!我們看看在《阿含經》的這個部類裡面怎麼說。《央掘魔羅經》卷2,爾時央掘魔羅謂滿願子言:

【彼諸眾生亦復如是,好邪惡正,不樂見佛及如來藏,去來現在、不生信樂,如彼鵄鵂好闇惡明。如人長夜修習邪見,染諸外道不正之說,以宿習故今猶不捨;彼諸眾生亦復如是,久習無我隱覆之教,如彼凡愚染諸邪說,去來現在不解密教,聞如來藏不生信樂,非餘眾生。】

《央掘魔羅經》裡面就說,眾生不解密教,為什麼《央掘魔羅經》會講到眾生不解密教呢?因為央掘魔羅追 佛的時候,佛陀在前面走,央掘魔羅在後面追,竟然追不上,所以央掘魔羅就跟 佛陀說:止止止,等等等,等一下,沙門。結果 釋迦牟尼佛就跟央掘魔羅說:我已經停止,是你沒有停止。因為這樣子,央掘魔羅就開悟了;因為這樣子,在大庭廣眾之下央掘魔羅就跟 佛陀演了一場無生戲。這是一場公案啊!可是當時人天沒有人了知這是什麼意思啊!央掘魔羅如何能夠開悟呢?所以所謂的密教,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演了一場無生戲,結果央掘魔羅悟了。這就是大乘的佛教,也就是佛教它真正的目的,這就叫作密教。所以真正的密教是中國禪宗。可是如果我們要復興中國禪宗,可是這個密教,這個密宗的名稱,竟然被一個外道法,一個外道的宗派所佔用了,那我們如何復興中國禪宗呢?所以要復興中國禪宗,要對於禪宗進行正確的定位,首先就要來認識什麼是佛教。

佛教真正的內涵是什麼?什麼是佛教裡面真正的密宗,什麼是佛教裡面真正的密教?當我們釐清楚真正的佛教,裡面的祕密教到底的內涵是什麼?這樣子中國的禪宗,乃至整個佛教才能夠真正復興,才能夠真正光耀唐宋的佛教文化。而且唐宋的佛教文化,也都跟當時的玄奘菩薩所弘揚的《成唯識論》,才是彼此相和;也跟所謂的《八識規矩頌》能夠完全相合,才能夠完成中國佛教的興盛以及復興。所以我們要釐清楚禪宗的地位,對於復興中國的傳統佛教,具有重大的意義;也是我們在末法時代,一切佛弟子所應該要努力從事的一個重要的一件事情。

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簡單跟各位介紹到這邊。謝謝各位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