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墮末法狂禪

第130集
由正禮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上一集我們跟各位介紹到「滅六見之法」,其實是大乘菩薩所證,不是聲聞見道所證。我們這一集已經是《大乘起信論講記》這一系列的最後一集。

對於《大乘起信論》我們要生起信心,對於大乘法不應該隨意的誹謗。即使我們曾經受善知識的幫助而觸知了大乘的密意,可是不應該狂妄自大。所以說在這個《起信論》的最後經文,我們看一下:【一切諸佛依「此」修行成無上智,一切菩薩由此證得如來法身;過去菩薩依此得成大乘淨信,現在今成、未來當成。是故欲成自利利他殊勝行者,當於此論勤加修學。我今已解釋,甚深廣大義;功德施群生,令見真如法。】(《大乘起信論》卷2)沒有錯!《起信論》已經很清楚地說:什麼是真如三昧?如何能夠漸次得入真如三昧?怎樣修真實禪?怎樣依於禪宗的這種看話頭的方法來參究?所以我們要生起了淨信,然後要依於這樣而來修行。那麼我們就要很小心,不要因為善知識的慈悲,所以說幫助了我們證悟,那我們觸知了密意之後,我們得少為足、目空一切,那這樣子就會成為「狂禪」。

可是狂禪有什麼過失?有!有很大的過失!所以 平實導師也在《起信論講記》裡面有提到《大乘方廣總持經》,這部經是在說什麼呢?是說所有修學大乘方廣經的所有學人,所應該總持的一個法。也就是說,如果你要修學大乘法,你就要總持這部經的經義。可是這部經在說什麼呢?在總持什麼呢?它總持的有好幾個要點,可是其中有一點非常重要,我們必須跟各位介紹:【如彼愚人專為名聞耽著利養,自恃少能,不往如來傳法人所聽受正法。彌勒!若彼此和合則能住持流通我法,若彼此違諍則正法不行。阿逸多!汝可觀此謗法之人,成就如是極大罪業,墮三惡道難可出離。】這裡是 佛陀跟 彌勒菩薩(就是當來下生彌勒尊佛,當時祂是彌勒菩薩)的一個對話。佛陀說有一些人其實是愚癡的,他是為了名聞而耽著於利養。也許有人說:「我只是弘揚正法啊!」可是為了名也是不行。有人也許不要利,可是他要名,想要成為一代宗師,那也不行。

因為其實修學佛法,就是單單純純的努力修行,來究竟折伏一切煩惱,然後信心增長、速成不退。這樣才對啊!而不是為了成為一代宗師,也不是要成為某一個學派,甚至那個什麼學派,那也是從他的上師那一邊所竊取的啊!所以說所有有關於「實證佛教」,其實那是我們 平實導師所開創的。平實導師在《正覺學報》裡面就有提到「實證佛教」。所以在2007年的《正覺學報》就有提出「實證佛教」,所以「實證佛教」是由 平實導師所開創的。我們所說、所著作的統統都是從這裡來。所以如果有人也要採用「實證佛教」,那要獲得 導師的同意,否則就是竊取,那就是不如法了。那還是要偷別人的名啊!所以這樣子一樣是為了名聞嘛!那還是一樣是有過失的。過失更嚴重的在哪裡?其實那還是小事情,如果能夠弘揚正法,那都是小事情。重點在於後面:如果彼此和合則能夠流通正法,可是如果彼此違諍呢?則正法不行。也就是說《起信論》如何說的,不應該彼此說你曾經 導師印證,結果你所說跟 導師所說不同;《起信論》怎麼說,你說的是另外一套。這樣子違諍,就是彼此相違,然後再諍論。這是有嚴重的過失。

其實如果能夠回歸於正確的道理,那這樣的話才沒有過失,而且正法才能夠正確的推行。可是如果自己所說的違反論義,然後硬要這樣說,那就產生了諍論。所以我們必須在《起信論講記》的最後提出這些辨正,其實就是希望:不要有彼此違諍之事,而是應該要彼此和合。不要在法義上產生分歧,來擾亂正法,讓正法不能推行。所以 佛陀就跟 彌勒菩薩說:如果有這樣子的謗法的人,譬如正法是如此、《起信論》是如此的說,結果有人去誹謗,把究竟折伏一切煩惱,把信心增長、速成不退,這是悟後的事情,硬要把它說成是悟前,這就是誹謗啊!

真實禪的參究方法,把它說成相似真如(相似的真如三昧),那個也是誹謗《起信論》啊!六見處是大乘菩薩所證,他偏偏要把它說成是聲聞見道所證。這個也是誹謗啊!可是這樣子是不利的,對於自己不利、對正法也不利,那這樣子就是對於《大乘起信論》沒有真正的正信。佛陀在《大乘方廣總持經》裡面就有說:這樣子彼此違諍則正法不行——就是正法不能好好的弘揚,因為在這邊干擾。這樣的話就有嚴重的過失。如果他所說的對,那我們可以跟隨著呂姓學者(呂真觀),可是呂姓學者(呂真觀)如果錯呢?那是不是應該要依法不依人呢?不應該依於自己的見解啊!應該依於正確的法來轉依如來藏,來依於正確的道理來說法才對。

在禪宗裡面,有一種現象叫作狂禪的現象。以前曾經有禪宗的某一些人,悟了之後訶佛罵祖。可是以前畢竟在叢林裡面訶佛罵祖,其實有些事情只是小小的過失啊!因為他並沒有嚴重的大的違犯,沒有在法義上大大的違犯。可是來到末法時代,就有我們剛所舉的這些例子。那這樣子的話,就沒有辦法因為對於《大乘起信論》裡面所說的真如三昧起淨信心;那這樣就沒有辦法來成就自利利他的殊勝行——殊勝的菩薩行。那這樣的話,信受《大乘起信論》就大大的打折。所以我們要對於末法的狂禪,我們要提起警覺心,不要墮入這種末法的狂禪。也就是稍有所得、自恃少能:自己仗恃了自己所獲得的,甚至是幫助的那一點點智慧,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然後就不來到傳法人的處所來聽聞正法。因為就以為自己很厲害,就可以獨自傳法去了。可是善知識並沒有這樣子允許。所以這樣自恃少能,不往如來傳法人所來聽受正法,其實就違犯了《大乘方廣總持經》佛陀所施設的這種總持法門。

那這違反這個總持法門,結果會如何?經典裡面有很多的說明。而且我們也要思考一件事情:其實以前禪門就有一個門風。什麼門風呢?就是得法者對於他的上師是感恩戴德的,這才是禪門裡面師弟相傳的一個良好的門風。

我們來看看《景德傳燈錄》裡面有記載這樣的一件事情。譬如說,鄂州的巖頭全豁禪師,他是朗州德山宣鑑禪師的弟子。巖頭全豁禪師跟雪峰義存禪師,其實他們都是德山宣鑑禪師的弟子。那我們看看,巖頭全豁跟雪峰義存有一天他們要離開德山宣鑑。他們有一段對話,我們看看:【師與存同辭德山,德山問:「什麼處去?」師曰:「暫辭和尚下山去。」德山曰:「子他後作麼生?」師曰:「不忘。」曰:「子憑何有此說?」師曰:「豈不聞:智過於師,方堪傳授;智與師齊,減師半德。」曰:「如是!如是!當善護持。」二士禮拜而退。】(《景德傳燈錄》卷16)

這裡就描述了巖頭全豁禪師跟雪峰義存,他們兩個有一天就準備要離開德山宣鑑禪師的地方,想要出去弘法。那這個德山宣鑑就問說:「你們要去哪裡啊?什麼處去啊?」巖頭全豁禪師他就說:「想要辭別和尚下山去。」那德山就問說:「那你以後要作什麼呢?有什麼事你要謹記在心的啊?什麼是你掛念的事情呢?」類似這樣的意思。巖頭全豁禪師就說:「不忘!不會忘記!」他這樣講。德山說:「那你是憑什麼這樣說啊?說什麼叫不忘記啊?」巖頭禪師就說:「難道沒有聽聞過說:如果智慧超過老師,這個人才在禪門裡面應該傳授給他;如果這個人的智慧跟老師即使一樣,因為如果說這個弟子證悟之後跟老師的智慧一樣,可是德減師半,他的功德也比老師減了一半。」

譬如說,平實導師教我們證得如來藏、知道了密意,可是那是 導師把某個密意告訴我們。可是 導師所得的,難道只是這樣子而已嗎?顯然是不止!他告訴我們只是一點點,讓我們證悟;可是對於善知識來說,他早就已經通達了。所以我們在增上班所上的悟後的課程,導師說了非常多的法,可是我們能夠接受到多少?極少!因為怎樣?因為智與師齊,減師半德。因為我們是善知識所幫助而悟的,我們所獲得的功德,當然不如 導師啊!這是天經地義的。如果有本事應該是自己能悟,可是自己沒有本事,那就代表這個法不是自己的。

平實導師被他以前的老師誤導,參禪的方法統統誤導。可是 平實導師可以扭轉所有的錯誤,自己明心見性。所以 平實導師有無師智,所以這個法是他自己所得。當然 導師很謙虛,他說:「是佛陀跟觀世音菩薩的加持。」沒錯!可是畢竟在這個世間上,導師獲得的明心見性的智慧,是自己參禪而得,所以他有無師智。可是在善知識、在 平實導師幫助之下的所有的弟子,全部沒有無師智。所以即使我們的見解跟 平實導師相同,也是減師半德。我們功德都不如導師,減師半德還是客氣說啊!其實差很遠的。這樣子才是禪門的門風!這才是正確的認識禪門之間師弟相傳的道理。德山宣鑑就說:「唉呀!的確是這樣子!的確是這樣子!」為什麼呢?因為德山也有老師啊!所以顯然呢,平實導師有無師智。無師智並不是在禪門裡面常見的。所以 導師這一世能夠獲得無師智,而幫助很多人觸知密意。一切人都應該要珍惜,要謹守這樣子的門風。因為若不謹守這樣的門風而輕視上師,其實智慧是會退轉的。

我們再看一次,《菩薩瓔珞本業經》就有這樣的說明:【若修第六般若波羅蜜,正觀現在前,復值諸佛菩薩知識所護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佛子!若不值善知識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會眾中,有八萬人退,如淨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惡因緣故,退入凡夫不善惡中,不名習種性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見及五逆,無惡不造,是為退相。】(《菩薩瓔珞本業經》卷1)所以說,能夠在善知識所護之下出到第七住,其實不是不退,那還是會退。如果不值善知識,我們曾經說過,善知識在面前,不把他當成善知識,那還是不值,那還是會退。因為自己的智慧不足,自己所證的功德不足。所以雖然真如功德無邊故,然後修行功德亦復無邊。可是如果不轉依真如而修行,功德就不是無邊。因為處處都錯,因為自己不識自己,因為不是自己證悟的嘛!是善知識送的!既然是善知識送的,顯然智慧不如善知識,而且是差得很遠,應該有這樣的認識。

所以如果說,要能夠在佛法上精進修行,要能夠對於大乘能夠起信,都要謹記於「修行功德亦復無邊」。也就是要真實的修行,把自己的錯誤行為改正過來,這樣才不會猶如剛剛所唸這段經文裡面說,像以前的舍利弗、法才王子或者是說淨目天子,這些人剛要出到第七住,可是碰到惡因緣。什麼惡因緣?可能自己貪心啊!或是別人慫恿啊!就為了名聞乃至耽著利養,就會犯下過失。犯下這樣的過失,其實都是因為自己的慢心所致。那這樣子,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

那我們這個《大乘起信論》,馬鳴菩薩所著的這個論著,我們已經詳細的跟各位解說。我們也舉了非常多的例子來證明第八識如來藏是真實的存在。而且裡面也說到禪宗的參禪方法、看話頭的方法。那這些看話頭的方法或是參究的方法,在我們同修會(正覺同修會)的禪淨班的課程裡面,都會詳細的教導。也會在兩年半裡面教大家如何地看話頭?如何地參禪?能夠運用參話頭的方式,然後加上修集福德、修習定力,然後熏習慧力等等的方便方法,來幫助各位能夠有因緣漸次得入真如三昧。然後最後能夠究竟折伏一切煩惱,信心增長、速成不退。

希望各位觀賞節目的菩薩們可以生起對大乘的信心,能夠來到我們會裡面跟我們一起來修行,因為修行功德亦復無邊。

謝謝各位菩薩的觀賞。

阿彌陀佛!


點擊數: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