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嘛教的止觀是雙身法(下)

第115集
由正德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這個單元要為大家說的是「喇嘛教的止觀是雙身法」。首先還是來談一下喇嘛教的雙身法,《三律儀》這本書中說到:【於修習雙運時,必須保持「三想」,此即把男女雙方認持為智慧本尊,二者之密處認持為金剛及蓮華,大樂與智慧認持為正法。以此三想而修,即能事修三行之法。此三行能令明點下降上升,並經由脈絡均勻散佈全身。】(《自性大圓滿道之支分三律儀決定論釋義》,盤逸有限公司出版,頁244-245)這說的就是喇嘛教操作男女雙身法交合的過程,將男女根又配個佛法名詞,將淫觸大樂也配個佛法證量的名詞,主張這就是即身成佛的快速修法。這個過程也就是宗喀巴在《廣論》中所說的止觀內容,要完成他們所說的四種灌頂,而將四種四魔障配進去,就說已經淨除了,一一再配著說證得什麼果了,以傳授灌頂上師說了就算生效了! 《三律儀》書中說:【四灌之果位如下:「寶瓶灌頂」能成熟「應化身」,「秘密灌頂」能成熟「圓滿受用報身」,「智慧灌頂」能成熟「勝義意法身」,「第四灌頂」能成熟「自性身」。能現觀此四身便是究竟成就。】(《自性大圓滿道之支分三律儀決定論釋義》,盤逸有限公司出版,頁234)簡單地說,喇嘛教認為在灌頂中依照上師傳授的方法,操練男女交合的方法完成四個階段,到達他們所設定的再也不能超越的淫觸大樂境界,就是究竟成就了「喇嘛佛」的所有內容。他們所說的內容,不外乎想像著能將內身修成不壞的空色天身,事實上三界中所有的色身都是會壞的。 喇嘛教對佛法的知見僅止於一知半解,對於佛的果德與解脫證量完全無知,才會出現以男女交合的欲界貪道包裝成假冒佛道的離譜行為。整個內容與過程完全不需要依照諸佛菩薩的教導,將佛法中必須真實履踐修除的煩惱與實證的智慧,包括觀行五蘊虛妄、破一念無明、斷我見,以斷我見的初分解脫智慧為基礎,不離三十七道品,如實除斷我執煩惱,斷除不能解脫生死的煩惱障,以及實證如來藏阿賴耶識,破除無始無明所知障發起般若實相智慧,轉依如來藏阿賴耶識的真如無我、般若實相的解脫智慧,次第習行修證菩薩道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的果位,乃至經歷等覺、妙覺菩薩位最後成就佛果。這些不可或缺的實修實證,喇嘛都不需要入於佛教的菩薩道次第中修證,僅聽命於上師偷盜佛法的名相與果位,編派在他們密續灌頂的觀想劇本中,按照劇本的內容,男與女在交合雙運時,觀想著自己與對方都穿上了智慧本尊的戲服,當配上了這個角色以後,男根就成為劇本說的金剛、女根就成為蓮華了,兩根相入所生的這個身觸淫樂與覺受就成為喇嘛教的正法,都不必有罪惡感;將阿賴耶識當作是最細習氣障,而編派在第四灌頂中,從前面的灌頂走下來,依照觀想就能夠在穿著戲服演練的戲碼中,除掉種種習氣煩惱與四魔,上師對弟子說已經成佛了,那戲就演完了。把具有真如清淨法性、不生不滅的阿賴耶識,編派為是可以除滅的最細習氣障,把男女性愛的行為編派為修證成佛的所有教法;具備正知見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不懂佛法真實意涵的這些凡夫編劇所寫出來的劇本。 在喇嘛教的行者心中,就是要把上師當作是真佛;喇嘛上師卻完全沒有佛法中成佛所必須具備的十種稱號的功德,連解脫道最基本的斷我見智慧與證量都沒有。這樣下來,所觀想的法完全是男女欲愛的種種身觸變化,毫無疑問的就是樂著生死的凡夫行為,心無法止息對六塵的攀緣,更無法以佛法之正知正見觀修對三寶的信根,導致花費了一生的所有時間、金錢與心思,卻不能修集絲毫善根。所以才說,如果沒有親近真實善知識,如理聽聞熏習,思惟觀察佛法僧三寶的功德,是沒有辦法修起五種能夠實證解脫的善根的。 馬鳴菩薩又說,觀的修行還可以對治二乘不起大悲與產生狹劣心的過失。二乘聖者迴小向大,依止於涅槃心如來藏的真實我不生不死,對治執著生死所生的怖畏,進入佛菩提道而來修學,在什麼情況會有不起大悲的過失與狹劣心的過失呢?以下舉《法華經》的例子,來解說 馬鳴菩薩所說的這一句論文。 《法華經》中 佛陀對舍利弗說:【舍利弗!是諸比丘、比丘尼,自謂已得阿羅漢,是最後身,究竟涅槃,便不復志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知此輩皆是增上慢人。……舍利弗!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虛妄,無有餘乘,唯一佛乘。】(《妙法蓮華經》卷1)佛陀說,諸佛如來都說成佛的路唯有一種,就是含攝聲聞、緣覺解脫道與菩薩道的佛菩提道,唯有這一佛乘,別無隱藏未說的餘乘。這樣的說法,絕對沒有虛假或者狂妄,而是如實的說法;表示這唯一佛乘,絕對不是喇嘛教自己創造的金剛乘,也絕對不含攝修雙身法天瑜伽的金剛乘在內。我們佛弟子應當要一心的信受、勝解、受持 佛陀的教導。佛陀在《法華經》中開演唯一佛乘的無上勝妙法,告訴舍利弗等已證阿羅漢解脫果的弟子眾,解脫道所證的涅槃不是成佛的究竟涅槃,而且解脫道它僅是 佛陀接引弟子眾進入成佛之道的方便法門;如果把解脫果當作是成佛的究竟涅槃,就是未證究竟涅槃,結果呢以為是證得究竟涅槃的增上慢人。最重要的,佛陀要告訴舍利弗等弟子眾,佛陀出於世間所說的教法,都是以教導菩薩成就佛道為目標,絕不是為了教導聲聞弟子解脫入涅槃而出現在世間。 所以舍利弗才除掉他以為自己僅是聲聞的狹劣心,而歡喜踴躍的對佛說:【今從世尊聞此法音,心懷踴躍,得未曾有。所以者何?我昔從佛聞如是法,見諸菩薩受記作佛,而我等不預斯事,甚自感傷,失於如來無量知見。】(《妙法蓮華經》卷2)先解說這一段。舍利弗說(這個時候正是說出了他自己的心聲),他說追隨 佛陀以來,聽聞了四阿含實證解脫道,又繼續聽聞 佛陀宣說般若,也實證如來藏,又繼續聽聞方廣唯識等經,看見菩薩被 佛陀授記將來會成佛,而他舍利弗與諸同樣的聲聞弟子眾卻沒分,自己甚為感傷而有狹劣心,認為自己僅是聲聞,不能成佛;所以在 佛陀宣演方廣唯識等修道成佛的無量知見方面,就都沒有聽入心裡頭。舍利弗已經是俱解脫的大阿羅漢了,並且也已經實證了涅槃本際如來藏,但是因為心量狹劣,不認為自己也能成佛,所以沒有將 如來所宣說的依止如來藏真如三昧的法義內容如實去觀修,因此產生了佛道漫長、自己僅是聲聞不能成佛的狹劣心過失。 這段經文若由喇嘛教來解釋,他們可能會洋洋得意地說:那舍利弗的根器也只能那樣,若用他們金剛乘貪道即身成佛的法門,就可以快速成佛,是立足在佛教的制高點上的。 大家可以想想,釋迦佛真的那麼偏心,而不將那種快速成佛的法門傳給已經隨著祂修學無量劫的舍利弗嗎?欲愛貪道如果真的是可以快速成佛的路,善於觀察弟子根器,也善於運用方便善巧的 佛陀,應當更懂得隨機隨緣運用才對!我們可以看當時 佛陀的弟弟難陀,他對妻子的貪欲心極重,雖然由 佛陀引入僧團出家,但是呢,卻心心念念只是要逃離開僧團,去找他日夜思慕的妻子。按照喇嘛教的邏輯,這時 佛陀應當要運用淫欲貪道,讓難陀順理成章的在家裡與妻子修雙身法才對,然而 佛陀卻帶著難陀去欲界天,讓難陀看到出家不犯戒的福可以生天,有比妻子更為美妙的天女可以受用,因此就讓難陀消除了對妻子的愛戀。但是出家不犯戒生天後把福受用盡了,因為沒有解脫證量的功德,因緣果報的關係,得要去地獄受苦難,所以 佛陀接著帶難陀去地獄,瞭解他生天享福捨報以後的地獄去處,使得難陀在這樣的因緣中,打消了純粹為了生天享福、受用天女而持戒的念頭,同時勝解了淫欲貪道的過失,努力在 佛陀的座下聽法修道而斷我見我執,證得阿羅漢解脫果。 從這個 佛陀教導難陀的案例中可以知道:淫欲貪道一向是 佛陀所訶責的,也必定是十方諸佛所不能忍的煩惱過失。就像 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中,完全是中性身而無有男女相,當然就不會有男女欲愛之境界出現。所以說 佛陀絕無可能在唯一佛乘之外,另以喇嘛教所說的密續方式,傳所謂的貪道金剛乘、唯一乘、無他乘「即身成佛」的快速法門。而密續所說的,除了抄襲的名相以外,實質的內容與三乘菩提的修證都是相違背的。 我們再回到《法華經》說的舍利弗的案例中,為何說舍利弗已經開悟實證了如來藏了呢?我們接著看舍利弗怎麼說:【世尊!我常獨處山林樹下若坐若行,每作是念:「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待說所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然我等不解方便隨宜所說;初聞佛法,遇便信受、思惟、取證。」】(《妙法蓮華經》卷2)舍利弗說,他與諸大阿羅漢及菩薩們都同樣的入於如來藏的法性中,表示都已經開悟實證涅槃本際如來藏了,才得以入於如來藏的真如法性中。因為菩薩所入的法性,絕對不是單純現象界的無常、苦、空、無我、緣起性空,菩薩所入的必定是法界實相如來藏的真如法性。要入於真如法性,就必須開悟實證如來藏的所在,所以舍利弗說與菩薩「同入法性」的意思,就是已經實證如來藏了。在這個情況下,為何 佛陀僅以小乘的解脫法道救濟度脫他們呢?而卻以佛菩提法道度脫菩薩眾?檢討起來,應當是他們自己的過失,不可能是 世尊偏心所導致的。世尊所成就的是平等法,依據弟子的根器所能領受的施設方便,所給的也是平等法,等到 佛陀說無上正等正覺的法門時,也必定是入於大乘法而得解脫才對。 舍利弗認為,錯只錯在他們自己根器狹劣,一聽聞 佛陀說阿含解脫道就信受不疑,認為這就是究竟的法,於是就這樣思惟取證阿羅漢果;到後來 佛陀宣講般若時,雖然證悟了涅槃本際如來藏,還是以阿羅漢的心量自居,認為自己已經將 佛陀所說的法都完全實證了,佛陀沒有授記自己會成佛,那麼捨報入涅槃就是最究竟的。舍利弗這樣的心境真是不可思議啊!當 佛陀在二轉法輪、三轉法輪中,宣說勝妙的成佛之道法要時,舍利弗雖然都在現場親自聽聞,卻因為那狹劣心的過失,使得他沒有隨聞入觀,領納信解佛菩提道中,歷經三大阿僧祇劫修自利利他菩薩行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故沒有修轉他的習氣與狹劣心過失,在親聞 佛陀說法的殊勝因緣中,未曾發起大悲心。舍利弗接著說:【世尊!我從昔來,終日竟夜每自剋責,而今從佛聞所未聞未曾有法,斷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隱。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妙法蓮華經》卷2)舍利弗追隨著 佛陀說法度眾的過程,看到菩薩被授記,想到自己僅是聲聞阿羅漢,日夜都在苛責自己;不知道 佛陀已經將成佛所需修道的內容,都如實的塞在他手裡,而且也敦促著他完成入地前該修的種種智慧現觀,卻因為以聲聞阿羅漢自居而自怨自艾。聽聞了 佛陀說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方便,所說的法都是為了教化菩薩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道,僅是唯一佛乘,而沒有所謂的聲聞弟子這回事,所有的疑問與悔恨就都斷除了,這時才得到真正的安隱,才知道自己的法身慧命都是經由 佛陀說法所出生的,得到了成佛的法,將來可以成佛,所以萬分的歡喜踴躍。 在 佛陀座下的阿羅漢弟子其實都與舍利弗有一樣的想法,認為自己的所證已經是究竟涅槃,不知道 佛陀是從培養菩薩的角度在度他們,逕自以得小智為滿足。所以 馬鳴菩薩說,能夠現觀 佛陀所說的大乘佛菩提真如法性,發起廣大心量,依止智慧力與大願,而修自利利他之行,可以對治二乘不起大悲與狹劣心的過失,就是這個意思了。而從《法華經》中 佛陀的開示可以得知,已經證得解脫道阿羅漢果的弟子,若自稱已得最究竟的涅槃,而不再生起志願求無上佛菩提,佛陀說這樣的弟子是增上慢人,也等於說這就是大妄語。因為阿羅漢所證的解脫道,僅是入於佛菩提的方便道,並不是佛道所應證的究竟果;若說阿羅漢所證的是究竟涅槃,那不是等於說阿羅漢就是佛了嗎?佛陀必定有證阿羅漢果,但是阿羅漢對於成佛所必須實證的一切種智,卻一無所知,距離成佛的果德,還需要經歷兩大阿僧祇劫以上的菩薩道修證。聽了《法華經》佛陀的開示以後,阿羅漢們才知道唯一佛乘的真實道理。 而現今的喇嘛教,自稱他們的金剛乘超越了佛教的聲聞乘、菩薩乘,能夠快速成佛。不管根器如何,只要入了他們金剛乘、信受上師,就是真佛,不對隨學者解說十方諸佛十個稱號的功德,也不加以讚歎。就像宗喀巴在《廣論》中相當的尊崇阿底峽,極為讚歎阿底峽在雙身法、天瑜伽明禁行的成就,說《廣論》真正的作者就是阿底峽。可想而知的是:《廣論》真正的要論述的、要到達的,就是阿底峽在密續金剛乘喇嘛佛雙身法的成果。由於這個傳承,所以喇嘛教的教規,就規定要把上師當作真佛,不需要再去瞭解到底十方諸佛十個稱號有什麼意義了;學人只要受喇嘛戒、三昧耶戒,完成四種灌頂,就妄想可以成就應化身、圓滿受用報身、勝義意法身與自性身,聲稱那就是活佛、法王、仁波切的最高證量。 大家想想看,佛陀座下的阿羅漢有真正的證解脫果,能夠出離三界生死,只是小智、小心量不再求佛果,若說已證究竟涅槃,佛陀就指責說,這樣是屬於增上慢的人。那麼喇嘛教的所有活佛、法王、仁波切,連解脫道斷我見的最基本證量都沒有,又否定有涅槃本際真實如來藏,所以是不可能開悟證般若的。這種情況下,將他們純粹屬於世俗淫欲的雙身法境界,包裝上佛教的果證名稱,四處向大眾說他們已經即身成佛,是活佛、是人中之寶,叫作仁波切,這種行為難道不是大妄語嗎?難道不是極度的增上慢嗎?喇嘛們主張,他們嚴格遵守喇嘛戒的規範,是守戒清淨;結果喇嘛戒所規範的,就是修雙身法的時候要持精不洩,但可以邪淫亂倫,這樣叫「守戒清淨」,誰能接受呢?如果不能認清楚而去擁護支持,高推喇嘛們是佛教中有證量的聖者,這樣不就與喇嘛們共同成就了大妄語業嗎?有心修學佛法的善男子、善女人們,乃至為了求解脫而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們,請謹慎地看待這件事情才好!還是應當回歸 佛陀的如來藏正法教,才是明智的作法。唯一佛乘成佛之道,必須要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學,這是過去、現在十方諸佛所共同經歷的,未來諸佛也必定要走同樣的路;因為「佛佛道同」,才是真正的佛法,《法華經》說得非常清楚明白,大家應當信受不疑。如果說佛佛道同,結果 釋迦佛不傳這個雙身法,阿彌陀佛也不傳雙身法,那你說祂們都是佛,那就不可以說是佛佛道同了。因此 馬鳴菩薩的《大乘起信論》正是為了讓佛弟子於大乘法生起信心,能夠入於唯一佛乘中長養善根而造作的論,這個所謂的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這是屬於慈悲心、護法心與智慧力所呈現的懇切作為。 那麼我在這裡祝願所有看過、聽過《法華經》以及《大乘起信論》的人,都能夠對大乘如來藏正法發起善信不退,一直到成佛;而且要能夠有簡擇,對於世面上在說的佛法,到底什麼只是表相佛法?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真正可以實證佛法而且是按照 佛陀所說法的次第。不能夠說,只有他喇嘛教能夠這樣作,而別的佛教都不能作到的,那這就不是真正佛法。所以我今天的就說到這裡了。 阿彌陀佛!

點擊數: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