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住涅槃第一義樂

第110集
由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歡迎您繼續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

上一次我們說到,盡未來際無有休息,以無量方便拔濟一切苦海眾生,令住涅槃第一義樂的論文,談到了不同層次的拔濟,最後則說到佛法,一定是可以經由許多人重複實行與驗證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也就是說,一定是可以重複驗證的,才是真實的了義佛法,否則那個法就一定有問題。譬如:世間法的物理學、化學,所有的定律一樣,都是可以重複驗證的,才可以成為定律,如果不是可以重複驗證的,就不是定律。同理,你能斷我見而證初果,應該也能讓別人斷我見證初果,只有時間遲早的差別,沒有不能斷我見的,這樣就表示,你已經有能力方便拔濟苦海眾生;所以當你明心之後,也有能力幫人家明心,也有能力幫人斷我見,也有能力讓人成為聲聞初果,這樣的明心才是真正的明心。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永遠都是只有師父一個人能證初果,而徒弟們都不能證,永遠都是只有他一個人能明心、能見性,而徒弟們都不能證,那麼他的斷我見證初果,他的明心、見性,都是虛假騙人的;除非他觀察徒弟們,都還沒有因緣可以悟入,或是觀察到悟後的徒弟,萬一生疑時,自己無力加以解疑、攝受,這時才會暫時不會讓弟子斷我見或明心;可是將來一旦因緣成熟了,還是可以讓弟子們證果的,這樣才是真實的佛法。所以在正覺同修會中證悟以後,大家都一樣有能力可以幫人斷我見、幫人明心的。

但是,我們為了防止密意廣泛洩露而導致外道也知曉密意,就用來破壞佛教正法,產生了明講而陷害眾生起疑,以致謗法下墮地獄;所以遵照 佛的告誡而施設規矩,除了主三和尚在禪三場合可以為人施用機鋒助人開悟,此外一律不准,不然的話,大家悟後都會到處去濫傳,正法密意就會不小心洩露給外道而被毀壞掉了。因為,如果沒有經過參究思辨的過程,來斷除我見的種種變相境界的執著,眾生的智慧便起不來,就無法如實分辨,無法對阿賴耶識心體的真如法性生起決定心,就一定會誹謗;如果有人進一步加以紀錄,而留下密意文字,就會廣泛洩露密意而使正法從此難以再弘傳,眾生的法身慧命就死盡了。所以這是很嚴肅的課題,雖然你有弘法度眾的大心,但也不一定要在今世完成它,因為,你也許沒有能力上座說法,也許你的因緣還沒成熟,那你可以換一個方式來作,護持上座說法的上師,這其實也是在方便拔濟眾生,也是你的方便度眾啊!不一定是跟師父學習,而在師父幫你開悟了以後,你就要求說:「師父!我也要上座說法。」自古以來在佛門中的規矩,並不是這樣子的。禪宗叢林的規矩也是一樣,師父還在世時,徒弟悟了仍然不可以收徒弟,受人歸依,也不可以引導別人開悟,除非你被選任為首座;即使被選任為首座,可以引導師兄弟開悟,但也還是不可以為他印證的,還是得要推薦給師父來印證,禪宗叢林的規矩一向是如此的;所以,你要在道場本有的門風規矩下,去實現度眾生的大願,不然的話,所有的道場都會因此而沒有章法,天下大亂了。

佛在世時定下的規矩,佛涅槃後,所有的阿羅漢、大菩薩們,也都要遵守;大菩薩們去到他方世界時,也不敢不遵守,如果不肯遵守,你就會把各地的佛教正法道場弄亂了。這就是說,你要發起方便拔濟眾生的願,但是想要出來當弘法師,可得要隨順因緣,不能強求,如果這一世不成熟,下一世也可以,下一世不成熟,下下世也可以,當你有一天具足了弘法因緣時,不必你強出頭,護法龍天自然就會把你推出去,想躲也躲不了;因緣不熟時,想要強出頭,一定會很吃力而作不出成績來。因此,你發下了拔濟一切苦海眾生的這個願,還得要有正確的認知,不許莽莽撞撞地說我現在明心開悟了,就出去搞個大道場,花錢在報紙電視上大作宣傳,去弄起私人所有的大道場來了。如果這樣,佛教正法將會因此而壞在你身上。講這個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要善知因緣,也就是說,你的因緣適當的時候自然就會有護法龍天把你推出,你不必急,如果因緣還沒有到,就不必勉強。

古時也有禪師開悟時被上師告誡:你沒有度眾的法緣,不許出來接引眾生及弘法。禪師大多會遵照告誡,而不擔任和尚的職務,這也是禪宗史上常常可以讀到的歷史事實;如果有人想要亂搞的話,護法龍天一定會看不過去,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得要對 佛負責的,身負職責必須處理壞法事件。這絕對不是迷信,因為這也是 平實導師弘法過程親自體驗過的,所以,這個也是大家都應該要有的正確知見。雖然得要隨順因緣來利益眾生,可是以無量方便拔濟一切苦海眾生的願,終究還是要發起,發起以後觀察因緣而為,那才是具有無量方便的菩薩。發願以後,並不是只有一生來實行它,而是盡未來際的實行,既然是盡未來際的,就表示你所發的這個願不一定要在這一生就把它作完,我們又不是這一世就要成為究竟佛,何必要這一世全部作完。有一些願是可以一世作完的,但這個願,絕不是一世就能作完的,你這一世有能力作到哪裡,就作到哪裡,生生世世不斷地作,才是正確而隨分隨緣隨力去作;沒有具足某個層次的能力時,就不要自視過高地去作超過自己能力的事,如果能夠不勉強,不逆緣而作,能夠按部就班因風駛船,隨順因緣來作,這樣作起來就很輕鬆;不要在緣沒有成熟之前就去作它,平實導師出版書籍也是這樣。

也許有人會說:「平實導師!您寫那麼多書,不斷評斷大師們,把大師們得罪光了,沒有人敢做的事,您竟然也敢逆勢而做。」雖然這些破壞大師們邪見的事,是很敏感而且很震撼,但是 導師其實是看到因緣成熟了才作的。出書時也是有次第性的,這本沒有印出來以前,絕不會印出那一本,有時一本書要出版以前,得要等另一本書出來,所以《邪見與佛法》這本書,很早就完成了,但是得要等《宗通與說通》印出來,它才能印行;評論諸方也是,得要在《真實如來藏》這本書出版後,評斷大師的工作才能作。這就是觀察因緣、隨順因緣,為佛法、為眾生、為整體佛教,都應該有次第,善於觀察因緣而作,眾生也比較能夠接受,並且能隨順法義的淺深次第而步步增上,緣未成熟就強行推出,一定會出紕漏,所以因緣不成熟時不能硬作。

我們發了大願以後,是盡未來際的永無休止的大願,既然是盡未來際的願,不論怎麼大的願,你都可以發,甚至於想要成佛的大願都可以發,也應該要發,因為成佛並不是這一世就能修成的。我們在歸依的時候,不是都有發願成佛了嗎?四宏誓願的最後不就是「佛道無上誓願成」。三歸依就是歸依佛法僧三寶,但是嚴格來說,還得要歸依另一個法,也就是歸依戒——以戒為師。但是,絕不是西藏密宗所說的四歸依,他們是在歸依佛法僧三寶的前面,再加上比歸依佛還高的歸依上師;西藏密宗其實是喇嘛教,並非佛教,所以才會有這樣荒謬的施設,大家應該要有這樣的認識。但限於時間,這裡不作進一步的討論。

回到歸依戒來說,末法時代,戒沒有持好,而說他的佛法可以修證到多好,那都是騙人的;一天到晚在誹謗三寶,編造事實來無根誹謗幫助他得法的根本上師,這種人性障極重,戒體都破壞了,哪還能成佛啊!因此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大願既然是盡未來際的,當然可以發得很大,發願之後要衡量自己的能力,並且隨順眾生的因緣,有次第地盡力去作,而且要以長遠心來行願。接著以無量的方便來拔濟一切的苦海眾生,是要拔濟眾生,使他們安住於什麼境界呢?馬鳴菩薩說:「令住涅槃第一義樂」所以,以種種方便施設,度眾生離開苦海所要達到的目的有兩個:第一是要讓眾生達到涅槃不生不死、不生不滅的解脫境界;第二是要眾生證得第一義諦,證知法界的真實相。這就是兼顧了能使他們成為阿羅漢的解脫道,以及能使他們成佛的佛菩提道。也就是說,不應該只幫他們證得了解脫果,結果捨報卻進入無餘涅槃去,成為一個自了漢,不能盡未來際地利益眾生;所以還得要讓他們證得第一義,因為第一義諦中:「法義無窮,妙智橫生。」他們就會欣喜地繼續走向成佛之道,而永不入無餘涅槃。

從世俗人的眼光來看 平實導師,也許有人會說:他那個日子過得真苦,一點兒享受都沒有,我才不要過那種日子。但是他們都不知道,平實導師縱使日子過得很辛苦,夜以繼日地寫書,還要為人說法,還要辦禪三幫人證悟,還要為證悟的人,悟後進修的道業而開講特別的法義;身子雖苦,可是心中卻是法樂無窮。一般人寫書很辛苦,當然要賺錢,在電腦還沒有普及的年代,他們寫書是要先打草稿的,草稿寫好了,還要重新再謄寫一遍,這是正常的過程,寫書不打草稿那是很少的。但 平實導師寫這些深奧的佛書,從來不打草稿,都是稿紙拿起來直接寫,寫好了就拿去打字,從來不打草稿的,就這樣一直寫出來,才有可能寫得飛快;所以 平實導師說他寫書其實不辛苦,當然就沒有想到因為辛苦,所以要賺錢給自己享用的事情,所以都捐給正覺同修會作為弘法之用。這就是因為有種智,所以有法樂;因為悲心,想要利益學人的事情可以實現,所以有心樂。在這種情況下,解脫道的義理和第一義諦的義理就好像泉水一樣,從心中一直冒出來,常常來不及把更多的妙法寫下來,所以一直都寫不完。

平實導師為什麼可以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十來年一直作下去,而不會覺得心煩枯燥、覺得辛苦?因為,當你走到 平實導師這個地步時,雖然人家從世間法表面上看起來,確實很辛苦,雖然每天寫到身體真的很累,可是卻是法樂無窮啊!所以能在書桌前一直坐下去,不理會屁股的痛覺,這就是因為有第一義的法樂。在二乘法的解脫道上,不可能有這樣深厚的法樂,因為解脫道只是佛法中很有限的小範圍,解脫道的法義,只是佛菩提道所含攝的很小部分法義而已;所以二乘無學聖人只好常常坐入滅盡定中,過沒有意義的日子。這意思是說,當你在第一義上面有了深入的證量時,這真是法樂無窮;如今你發願想要幫助眾生,就要發願幫助眾生也證得這種法樂無窮的境界,除了幫他們證得涅槃、安住涅槃之外,還要幫他們也能住於第一義諦的法樂之中。

涅槃樂與第一義樂,兩種都要兼顧,但是涅槃樂的真實義,各位可別誤會了。無餘涅槃有什麼樂呢?涅槃之中哪兒有樂,其實並沒有身樂與心樂;但是話說回來,真的沒有樂嗎?有,因為涅槃的證得,能實證出三界的法,這個道理你已經具足了知了,能夠證得解脫,也有了實證解脫的知見,你能夠為眾生如實地宣說,你本身就有涅槃樂。雖然涅槃非苦非樂,但這個非苦非樂才是出離生死痛苦的究竟樂。菩薩們除了這個涅槃樂以外,他們在第一義諦中的智慧就好像泉水一樣地不斷湧出,這就是菩薩的第一義諦法樂。如今你已經證得了,也得要讓眾生和你一樣的證得,能夠讓眾生住於這兩個法的究竟安樂之中,才能說你所發的願,有了具足圓滿的結果,這也才是對眾生最究竟的拔濟。

今天這個單元就為您說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點擊數: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