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三昧_如來種性的直接因

第95集
由正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正覺教團所推出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系列。這集所要略談的題目是:「真如三昧——如來種性的直接因」。

在上集談到,要轉依真如三昧來斷除我見、我執,要轉依真如三昧來修除習氣性障與煩惱;因此依空、無相、無願三昧來作思惟修的時候,就是要斷除見思煩惱,使它們不再現行,這就是 馬鳴菩薩所說:【從於定起,諸見煩惱皆不現行;以三昧力壞其種故,殊勝善品隨順相續,一切障難悉皆遠離,起大精進恒無斷絕。】(《大乘起信論》卷2)

當我見、我執等煩惱種子,透過三昧中的斷煩惱思惟之後,種子壞掉了,就可以使得煩惱不再現行,就可以使殊勝善品法隨順相續現前。殊勝善品是說,以後所剩的貪只有法貪,沒有我貪、沒有我所貪,也沒有我瞋,剩下完全是為了利樂有情而有的法貪;如果說有瞋的話,也只是對於破法者,所起的在法上面的一分念頭的起瞋,但是在起瞋的同時,悲心也會同之而起。所以對於破法者,只有悲憫他們未來果報的不可愛,想辦法在法義上或者是說用種種的方法,讓他有因有緣而能夠認知到自己的錯誤。所以雖然會一剎那,有起一個瞋的念頭過去,那也是一剎那,重點還是在於如何來救護這一些落於邪知邪見的眾生,所以永遠就不會再有我貪與我瞋了,這就是地前殊勝善品法。

我們以空、無相、無願三昧的決定心,以定去相應、以定去思惟,使得心中能夠更加堅定,斷除煩惱習氣種子,以後這些善品法,都可以隨順心行起處,並且相續不斷。當殊勝的善品法隨順相續不斷時,一切天魔、鬼神、怨家、外道的障礙、惑亂與為難,全部都會漸漸開始遠離。障難有煩惱障與所知障,這都是意識相應的法相,真如心中沒有這些,因此要藉由轉依無私的心,去接引眾生,在接引眾生的緣當中,將隨眠煩惱的習氣修除,漸次圓滿第八識的功德妙用。

隨眠煩惱習氣的修除,在不同的位階,依過去世所行的業緣則會有不同的煩惱相帶起。因此在入地前絕對不可以大意,以為現在不貪了、不瞋了,就自認為是已經斷了貪、瞋,明心以後的考試,已經不是如信位的菩薩或者明心前的菩薩,有非常明顯粗重的煩惱相顯現;因為明心後可能因為受人敬重,或者可能為護法事業的繁忙,一時之間定力的減退,再加上沒有人能夠立即地察覺、告知或提醒,當時時在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當中,有的時候往往會忽視自己又入於我執、我慢的窠臼之中;尤其我慢特別的深細,在微細的心行當中,自己覺得自己已經證悟了,自己覺得自己為正法很努力,所以會慢於師長、慢於同參道侶,當有這樣的微細心行起來的時候,有的時候自己完全沒有察知,因此在身口意上往往就會起非常不如理作意的言行以及舉止。所以 平實導師開示:一定要時時作思惟觀。如果能夠時時作思惟觀,現見自己末那識心行的作意起行,越是深觀,越是能夠體會到 佛陀會開示悟後更要依止善知識,以及要依止勝義僧團的重要性,悟後更要增長定力,更要深入戒學的修學的重要性。而且依於第八識,對於菩薩畏因的體會也會更加有感。

《心經》會說:菩薩於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觀自在,得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那是指護教護法的大悲心,更加能得以永遠不斷絕,而發起大精進。但是對於言行舉止的作為是要更加小心,因為舉手投足都是業,對於菩薩來說,護念眾生是他的首要心行起處;因此若是因為言行舉止的習氣不小心,讓眾生落於煩惱當中,這是有違於菩薩的發心以及心行。

所以一個破參的人看多了佛教界當中:謗法、謗僧乃至於謗佛,或者支持喇嘛外道;以為這是在講宗教和平,講穿了還是一樣只是落在表相上的名利轉,連一般的基本倫理道德的判斷、認知都喪失;許多出家人因此吃肉、喝酒、行淫,失去了戒體,以為在三昧耶戒當中能夠得到補救,以此妄想比比皆是,已經是到了大哥不說二哥,見面彼此彼此的地步;所以會不斷地強調,學佛人不聽是非、不說是非。但是我們現在要說,真見道菩薩不怕是非、不避是非;因為真如本沒有委屈相,所以菩薩也沒有委屈相,但是更能夠知道業果不爽。如果有一些因緣業果,自己有做錯的一些事,能夠在這一世調解了,絕對不會想要拖到下一世。所以,如果有人說菩薩的是非,不論是在事、在法,菩薩一定會先虛心檢討,不會去責怪別人;這也是我們在 平實導師身上所看到的德行。在 平實導師的弟子當中,有一些見道了以後,對 平實導師所傳的法起了批判,走了一批又走一批,但是 平實導師對他們完全沒有起瞋心,而且在他們提出法義之時,平實導師不會一下子就說他們是錯的,而是會先去瞭解他們的主張是什麼?而深入瞭解這樣的主張對與錯,當發現他們的主張是有問題的時候,平實導師依於菩薩的悲憫智就開始寫書;寫書的目的其實不是為了要批判他們,寫書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救護他們。平實導師甚至在上課的時候會說:也是因為他們有這一些見解提出來,所以才有機會把更深妙的法寫出來,利益後世也會有這一些錯誤知見的人,所以這個功德還是要算他們一分。因此這就是菩薩的心行,藉於種種的是非之中能夠起大精進,藉於種種的是非之中能夠起護法的功德受用,因此大精進真的是很不容易。

一般人認為,如果每天打坐兩小時,或者是認為經常在外面去做慈濟眾生的事業,這就是大精進;但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菩薩為眾生、為佛教做事的時候,是如何拼命去做的,並不是只是為了自己的道業而努力,或者只是為了自己的某一個名、某一個位階而努力精進。如 玄奘大師取經,在大沙漠中四夜五天,沒有一滴水沾喉嚨,而前途不明、風沙瀰漫,但是 玄奘大師心念著:「寧可就西而死,豈歸東而生!」(《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1)又如 玄奘大師回到唐朝譯經的時候,每天過著:【三更暫眠,五更復起,讀誦梵本,朱點次第。】(《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7)研擬接下來所要翻譯的經典,而且每天用完齋和黃昏兩個時間還要講新的經論,來讓大家在翻譯的時候也能夠瞭解經典的內容,並且還有回答不完的問題,因為由各州來學習的僧侶,他們有種種的疑問,玄奘菩薩也都要耐心地回答他們;這就是菩薩的大精進典範,所有的時間、生命,都是為正法法脈的維繫在用心。又如 平實導師固定兩個月就出一本書,再加上會中弟子們文稿的恭請修正,弘法大小事務的處理,可以說將睡眠的時間已經壓迫到最邊際;而 平實導師他沒有任何的侍者、祕書,寫信、打字、文稿、書信往返回覆全部都自己來,乃至家中庶務雜事、開車、採買也都是自己做。以他七十多歲的年歲,又為百年以來將要隕歿的大乘如來第一義諦聖教重啟的功德,大可倚老賣老接受弟子們的供養與服侍,但是他不肯虛耗一分三寶的資源與人力,全心為法為眾付出。所以大精進,會隨著個人所能夠認知的體會有很大的差異。

馬鳴菩薩接著開示:【若不修行此三昧者,無有得入如來種性。以餘三昧皆是有相,與外道共,不得值遇佛菩薩故;是故菩薩於此三昧當勤修習,令成就究竟。】(《大乘起信論》卷2)換句話說,真正的進入如來種性,是從找到心真如才開始的。這意思是說,如果不修習熏習真如三昧的話,就像外道的四禪八定,那不是菩薩的依止之處;菩薩的四禪八定,是依於真如的般若智慧來修四禪八定,如果不依於真如的般若智慧,是不可能進入如來種性的。因此還沒有證得第八識真如心的時候,是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作如來,不知道如來真實義的時候,怎麼可能是真正的如來種性?沒有證得心真如相,將來有一天遇到別人講一句:「解脫的修證比較快,一世就可以成辦,最笨的人頂多七生往返就可以出三界,利根的人當生就可以出三界,你學佛菩提要三大無量數劫,才能夠成就,這樣太辛苦了。」聽到這些話就會被轉了,就會改修二乘解脫道了,所以我們看到現在有很多的佛教學人,都改去信受南傳佛法的二乘解脫道;也有一些人想要即身成佛,因為喇嘛教不斷地強調能夠即身成佛,所以為了希望自己當生能夠成就佛道,有些人就去改信喇嘛教。

過與不及都與真如不相應。因此,如果原來是不定種性的菩薩行者,如果能夠遇到真善知識,傳遞第一義諦真如妙法;那是運氣好,因為親證真如心而深觀之後,就可以心得決定變成如來種性,將來一定會成佛;那如果運氣差,碰到了二乘法,甚至運氣更差,碰到了喇嘛外道法,那這樣子反而欲升還墮,要入如來種性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真的是有如來種性,這就表示過去世曾經熏習這個真如佛法有很多劫了,所以當講出三界的法時、當別人跟他講聲聞解脫道的時候、當別人跟他講能夠即身成佛的時候,心裡不會產生相應的心行;但是跟他講明心見性、跟他講佛菩提道的修行、跟他講真如三昧的時候,心裡反而起了非常歡喜的意樂,這就表示確實是如來種性,往世多劫真的有熏習進去。但是要真正的成為如來種性,還是得對於第一義諦能夠信受不疑,這個部分也是能夠產生信轉的功德,或者是說能夠真正的明心。因此 無著菩薩說:依於第一義諦的修學有兩種人,一種是信心堅定絕對不動搖,這樣也可以依真如三昧來修學上去,雖然沒有現證,但是必有親證的一天;另外一種就是已經實證了第一義諦,當然就能夠確定的成為一個菩薩種性,乃至入於如來種性的學人。因此明心的人眼界一開,諸方大師的落處,是法非法、是道非道都能夠了然於心,心中就能夠確定未來一定會走佛菩提的大道,那心中確定要走佛菩提大道,悟後絕對不疑,就真正的成就了如來種性,這不是與外道所共的。因此真如三昧的修學,是只有在大乘了義正法,是不共聲聞也不共外道的。也因此如果能夠對於真如三昧,或在知見上的修學,依止善知識不斷地種諸善根,對於大乘三寶能夠不斷地予以供養;在同修會供養的最殊勝的,平實導師說就是法供養。在正覺同修會,不論從導師到親教師,我們都不接受學人的資財的供養;我們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大家,在戒學、在定學、在慧學上有所增益;最高興的是大家在於度眾的善巧方便上有所增益;最高興的是看到大家對於大乘了義正法的護持,以及信心絲毫不會動搖,而且更加堅定。看到大家對荷擔如來家業的這一分信念非常的堅固,對於護持如來正教,承擔這一分事業的心念非常的堅固,這就是從導師到整個正覺教團所最希望看到的法供養;而不是說捐了多少的錢,或者是說捐了多大筆的土地。

也因此依於 平實導師的帶領之下,整個正覺教團以及所有的學人,都是在大乘了義正法當中積極努力地去修學:也因為這樣,所以雖然有一些同修,他還沒有證得真如三昧,但是在長久的熏習之下,其實總相智都已經有所相應,只是還沒有印證,但是不會因此而就產生了退心。因為依於通達位的菩薩,不斷不斷地開示的過程當中,雖然沒有印證的名,但是自己在這個地方的智慧,也已不斷不斷地、源源不絕地生出來,也因此,對於是否能夠很快速地被 平實導師印證,已經不是他積極所想要追求的;他最想要的就是如何讓自己有更多的能力、更多的善巧方便,來護持正法、來護持眾生、來護持 平實導師的悲願。

今天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