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集
由正祺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單元。我們在這一集,接下來討論的論文內容是:「若心懷疑惑、誹謗、不信、業障所纏、我慢、懈怠,如是等人所不能入。」(《大乘起信論》卷2)馬鳴菩薩告訴我們:如果有些人對於大乘佛法,尤其是最核心的如來藏阿賴耶識,產生了懷疑,心不得決定安住在大乘佛法上,就無法如實地現觀、親證真如三昧;如果不能實證真如三昧,當然無法轉依真如的清淨性來修行,如此就無法究竟折伏一切煩惱。

在古代西元一世紀的部派佛教,就有聲聞部派佛教否定大乘佛法,認為大乘佛法不是 世尊所傳的正法,否定大乘經典是 佛陀親口所弘傳。在近代這樣的主張,主要來自日本佛學學術研究者,他們從德川幕府時代開始,以西方科學研究的方法研究佛法,認為大乘佛法是從 佛陀在世時的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所演變產生;而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的內涵,則是只有聲聞、緣覺二乘解脫道。這些佛教學者多在學術研究上,將佛法拿來作學術研究,而不是有意願實證解脫道與佛菩提道。

然而在佛門中,依附於大乘非佛說主張的人也不在少數,他們不敢直接主張大乘非佛說,卻是轉個彎主張大乘非 佛親口所說,他們認為佛法是思想演化所成,其實暗地裡貶抑 佛陀不是一切智者,而成就謗佛的惡業;因為他們認為 佛陀的一生只是弘傳聲聞及緣覺的二乘解脫道,所以他們將這段期間判定為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後來的大乘佛法,則是由佛教學派陸續推演發展成為菩薩道,也就是成為我們現在所認知的大乘佛法。他們認為大乘佛法中的經典,雖然不是 佛陀親口所宣說,但是不違背 佛陀弘傳解脫道的基本精神。他們從這個觀點說大乘是佛說、是佛法,其實這種觀點就是大乘非佛說,這種人就是 馬鳴菩薩所說「心懷疑惑、誹謗」,不信大乘佛法的人。

譬如某一位佛教界的導師,在他所著作的《以佛法研究佛法》的書中說:【佛世,當然沒有後期的大乘經典,可以說大乘經非釋迦佛親說。但菩薩道——修菩薩行,下度眾生,上求佛果的思想,應該存在,也就是大乘是佛說、是佛法。關於菩薩道,釋尊自己,就是一個不需要解說的事實。這是菩薩道的思想,在佛教界醞釀,從學派的分裂中,一天天明朗強化起來。】(《以佛法研究佛法》,正聞出版社,頁175。)思想的演化需要動力。這位法師認為,大乘菩薩發展的主要動力,是來自佛弟子對 佛陀的永恆思念。如他在所寫的《平凡的一生》書中說:【從「佛法」發展到「大乘佛法」,主要的動力,「是佛涅槃以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平凡的一生》(重訂本),財團法人印順文教基金會,頁165。)這位法師因為認為大乘菩薩道是思想演化的結果,因此他研究經典以後,將印度佛教的發展分成五個階段,在這五階段的思想演變的第四個階段,稱作大乘菩薩的分流中,他將大乘佛法分為三系,這三系將大乘佛法判定為性空、唯識、真常三大系。其中他將二轉法輪說明如來藏空性的大乘佛法,判定為性空唯名系,這一系有 龍樹菩薩所代表的中觀;然後他將三轉法輪說明實相心如來藏——阿賴耶識內容的經論一分為二,凡是有提到阿賴耶識、一切種智的部分,則判定為虛妄唯識系,這是指 無著論師、天親論師的《攝大乘論》、《瑜伽師地論》、《大乘莊嚴經論》的種種論著;其他提到如來藏真實常住的部分,則判定是真常唯心系,這是指《楞嚴經》、《圓覺經》、《大乘起信論》、《楞伽經》為主的各種經論。

其實這位法師所判定的大乘三系的各項經論,全部都是以如來藏為根本,都是在講如來藏的總相智、別相智以及一切種智。佛陀在說明實相心——如來藏時,會因為如來藏的不同功能,而說有阿賴耶識、阿陀那識、無垢識、心、真如、本際、本識、菩提等等不同的說法,其實都是指實相心——如來藏。修學佛法,不可以因為名相的不同,就判定為思想的演化,而是應該去瞭解經文在說明如來藏的哪一種功能,否則就像是瞎子摸象,莫衷一是,如此將大乘佛法判定為大乘三系,就是像瞎子摸象。這位法師如此將道理一貫的佛法,糅成支離破碎以後,他發現:他所判定佛教思想的演化,產生嚴重的矛盾與對立。他在《空之探究》一書中說:【佛法本以緣起法為宗,而「般若」等大乘佛法,卻以真如、法界等為本;在解行上,形成嚴重的對立。】(《空之探究》,正聞出版社,頁247。)這位法師並不反省這是他判教的錯誤,卻是認為大乘佛法在所理解的教理及實際修證上,形成了嚴重的對立;因為他認為佛法是思想的演化,因此否定大乘佛法的根本——第八識阿賴耶識。他在《佛法概論》一書中說:【佛教後期,發展為七識說,八識說,九識說。佛的區別識類,本以六根為主要根據,唯有眼等六根,那裡會有七識、八識?大乘學者所說的第七識、第八識,都不過是意識的細分。】(《佛法概論》,正聞出版社,頁109。)這位法師說:第七識意根、第八識阿賴耶識,都不過是意識的細分,他認為第七識、第八識都是由意識細分出來,也就是攝屬於意識。可是《雜阿含經》卷9中,佛陀開示:【意法因緣意識生,所以者何?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故。】(《雜阿含經》卷9)從經文中很明顯的可以發現,他的說法違背了 佛陀的開示。

《雜阿含經》中 佛陀開示:「以第七識意根與法塵作為所緣,才能夠出生意識。」顯然意根的存在較意識為先,為何這位法師反而說第七識意根不過是意識的細分呢?而且意根與法塵都只是意識出生所憑藉的緣而已。從道理上應該知道,意識出生的根本因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眾生有八個識,這在大乘經典中已經非常明確的說明。如《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記載:【大慧白佛言:「世尊!不建立八識耶?」佛言:「建立!」】(《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經典的內容以及隱含的道理,處處都將大乘佛法的真實道理說得非常清楚,這位法師會有這種錯誤的判教,基本上都是因為對佛法心懷疑惑、誹謗、不信、業障所纏、我慢、懈怠所產生的結果。佛法的修證如果在解行上、在聞思修證上有嚴重的對立,佛弟子們必然是無所適從,因為任何的修證都是唐捐其功,更不用說什麼得入真如三昧,究竟折伏一切煩惱,信心增長速成不退。

其實在《大乘密嚴經》卷3中,佛陀已經明確地說明:【佛說如來藏,以為阿賴耶,惡慧不能知,藏即賴耶識。】(《大乘密嚴經》卷3)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3中,聖教也開示:【眾生本有菩提種,悉在賴耶藏識中。】(《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3)經典中處處說明「如來藏就是阿賴耶識」。這位法師因為對大乘佛法有所懷疑,即使 佛陀已經開示「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他仍然執意將阿賴耶識與如來藏切割開來,將同屬真如三昧的一個法,切割為性空唯名、虛妄唯識與真常唯心三系,其實這就是 如來所說的惡慧,也就是 馬鳴菩薩所說的心懷疑惑、誹謗、不信、業障所纏、我慢、懈怠之人。佛法若是可以實證的,那大乘佛法必然是由具足一切智、一切種智的 佛陀一世全部開演完畢;因為沒有其他的菩薩能夠將成佛之道具足宣說,更何況是後世的佛教學者。若是大乘佛法真的如這位法師所說只是一種思想而已,是後代學者演化所成,大乘佛法演化的主要動力,是 佛涅槃以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那麼大乘佛法則是無法實證的,因為會演化的思想還會繼續演化下去,一直沒完沒了的發展下去,如何才能夠斷盡一切煩惱,如何才能夠究竟成就佛道,就變成不可能的任務;這對修學佛法的佛弟子們,將會產生許多的疑惑,並且是嚴重的打擊。

首先佛弟子們會懷疑:真的有福德、智慧圓滿的佛嗎?古時候的 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佛法,後來還得經過佛教學者增補、修正、演化後,才有更勝妙的菩薩道的各種經典產生,那 釋迦牟尼佛值得歸依嗎?越晚期的佛教學者,能夠增補 釋迦牟尼佛說法的不足,是不是智慧更加圓滿?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歸依越晚期的佛教學者才對呢?其次,如果大乘佛法是思想演化的成果,我們學佛的意義何在呢?我們不如去學哲學。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要成佛,若是大乘佛法會一直地演化下去,顯然成佛是不可能的;因為佛法只是一種思想,思想演化的結果還會產生對立,那佛弟子們學佛的結果,顯然可以預期將會是徒勞無功。就像這位法師從學術研究的立場,認為 阿彌陀佛不過是太陽崇拜的淨化,是太陽崇拜思想,他不相信有 阿彌陀佛與西方極樂世界。如他在《淨土與禪》一書中說:【阿彌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別重視西方的落日。說得明白些,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攝取太陽崇拜的思想,於一切——無量佛中,引出無量光的佛名。】(《淨土與禪》,正聞出版社,頁23。)如果 阿彌陀佛是太陽崇拜的一種思想,那麼西方極樂世界就只是一種想像,實際上是沒有所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他的信眾們互相問候,都是以「感恩」兩個字取代一般佛弟子們的問候語——阿彌陀佛。這種說法直接否定 釋迦牟尼佛的開示,同時對廣大求生西方淨土的佛弟子們將會是產生多大的疑惑跟傷害,特別這種說法是一位佛教界的大導師的書中所記載的呢!

其實對 佛陀以及佛所說的法,心懷疑惑、誹謗、不信的人,還有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在他《揭開心智的奧秘》一書第71頁說:【根據一般大乘佛教的觀念,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轉法輪——傳統上,佛陀對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傳統上稱為三轉法輪。嚴格地說,這三次轉法輪所開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內容不相符合。】(《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頁71。)達賴喇嘛認為:對經文的抉擇,【……唯一的方法是由推理獲致結論,而無法盡信經文的權威。】(《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頁71。)也就是邏輯。達賴喇嘛也是因為對佛法有所懷疑,又不相信善知識的開示,因此誹謗 佛陀三轉法輪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因為不相信 佛陀的教法,只相信自己邏輯推理所得到的結論,然後又慢心高漲,最後的結論就是無法盡信經文的權威,也就是認為 佛陀及聖教量不可盡信;如此在佛法中信位都尚未滿足,怎麼可能進入真如三昧中來修行呢?

佛陀在三轉法輪所開示的佛法,在道理上絕對是前後一致而且是互相貫串的;因為 佛陀是一切智者。如來在初轉法輪時,依識緣名色之識說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空相,說世間無常是由因緣和合所生起,所以是空,不落入斷見中。說法的重點著重在顯示蘊處界空相,以及有餘涅槃、無餘涅槃的證得。在這初轉法輪的時候,是依於本識說明有情世間一切法都是虛妄緣起。接著在二轉法輪的時候,開始宣說這個本識就是法界實相心——如來藏,並且引導佛弟子們親證這個實相心,當佛弟子們親證這個如來藏,知道如來藏的體性時,獲得般若總相智。接著進一步領納如來藏的體性,確認祂在蘊處界諸法當中,具有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來不去等等中道體性,這個就是般若的別相智的生起。總相智與別相智是說明如來藏能生萬法,本身卻是猶如虛空般的般若空性,般若空性講的是真心空性而不是講蘊處界空相。最後三轉法輪的時候,從如來藏的別相上來說明一切種智。這一切種智就是唯識的百法、千法、萬億法明門,就是如來藏系的經典,這是三轉法輪所說的法。

佛法在 世尊三轉法輪有次第、有脈絡的開示下,讓眾生可以究竟降伏一切煩惱,並接引眾生進入真如三昧的大寶樓閣中,修習無量三昧法門,如此次第成就佛道、如此三轉法輪,完全符合佛法的修證過程。有智慧的人能夠清楚地知道,如此的判教才是正確的成佛之道。然而對大乘佛法心懷疑惑、誹謗、不信的人,卻是誤解三轉法輪的次第與內涵,然後說 佛陀三次轉法輪所開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或是說佛法在解行上形成嚴重的對立。佛陀三轉法輪是以生命的實相——如來藏作為前後的貫串,然而對於不相信大乘佛法的人,基本上一定對 佛所說生命的實相,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無法信受的,也會以如來藏作為毀謗的標的,因為這個實相心甚深微妙、難信難聞。因此 佛說法四十九年為適應眾生的心性,以三轉法輪逐步將這個實相心的內涵次第宣說。然而對於心懷疑惑、誹謗、不信的人,在修學大乘佛法時,不願意親近善知識,不肯如實聞思修證大乘經典,只願意以自己認為客觀理性的學術研究方法來研究佛法,認為憑藉著意識邏輯推理,可以找到生命的實相,殊不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也就是處心積慮、費心打量的意識心其實身處煙雨飄渺的五蘊身中。在這五蘊身中的意識心如果不信 如來所說的佛法,如何識得「雲深不知處的本來面目」?

這個單元就為您說到這邊,非常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點擊數: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