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般若止觀(三)

第73集
由正墩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系列,這是以 平實導師的著作《起信論講記》為藍本,內容主要為宣說佛法的根本大意,特以心生滅門與心真如門一心二門之內涵為主軸展開,鋪陳法界實相理體如來藏、八識心王與三乘菩提修行的關聯性,宣示成佛之道精神所在一切種智的內涵。

我們接著《起信論》中有關修止的部分,馬鳴菩薩說:當「不依氣息」來修止觀。不依氣息的意思是說:大乘般若的止觀不是教你藉著修數息、隨息的方法來成就定的功夫。先前我們提到了有關「先以定動,後以智拔」的道理,佛弟子必須先能讓自己的心能夠得以安住止息,讓原本隨著煩惱妄想不斷攀緣的散亂心,能夠止息下來;而在佛法上如理思惟觀察,能進一步生起智慧。

若是「依氣息」來修習止觀,比方說像是數息或者隨息等,是二乘解脫道行者所修的小法,屬於五停心觀之一。五停心觀和四念處觀是屬於安住妄想攀緣心的方法,凡是想要證聲聞涅槃而不得力的人,應當修四念處觀;若是五蓋重而不得力的人,應先以五停心觀對治。因為單純透過聞熏善知識開示涅槃的道理,便直接觀行的人,如果沒有先降伏攀緣心,清淨貪、瞋、癡三毒心,所觀行出來的結果,只是乾慧而無解脫的實質,並不能成功的運轉所證得智慧,都只是世間人對出世間涅槃的知識,不會獲得解脫正受。大乘佛菩提的修證次第也是如此,必須先有未到地定的定力,然後求斷三縛結,接著參禪求證真如;因為有未到地定支持的緣故,證實相心如來藏之後才能不會退轉。這是屬於對治悉檀的法,用觀行的次法加行,讓心安止於清淨解脫的法上,心得決定,讓尚未調伏的煩惱心得以調伏。

同時,五停心觀也是屬於為人悉檀,針對心不能止息的原因,因而有各種不同的因緣,令心不能如理作意、如理思惟產生散亂,歸納有五種可以在相應的因緣上,安住其心的方法,稱為五停心觀。若因為多貪欲,就應當於不淨緣安住其心;若因為多瞋恚,就應當修慈愍來安住其心;若因為多愚癡無明,就應當於緣性、緣起安住其心;若我見、我執障礙,心多驕慢,就應當於界差別安住其心,去現觀五陰、十八界、十二處我的虛幻不實;若因為世俗法中尋思,妄念多,心容易散亂,應於安那般那念安住其心;於這五種散亂心狀況來安住其心的方法,所謂不淨觀、慈愍觀、因緣觀、界差別觀、數息觀等五停心觀。

不同的散亂心現象的出現,來自於不同根性,而所受的熏習與境界不同,需要有不同的對治,有適合修學相應的不同法門,包括五停心觀也是一樣的道理。在《大般涅槃經》中 佛陀呵責舍利弗沒有針對不同根性的弟子,教授正確對治散亂心方法,是不善教導,是對弟子顛倒說法;因為錯教的緣故,令弟子生於惡邪。如果是煉金師的兒子,應當要教他數息法;若是浣衣之人的話,就應當教他修白骨觀,這樣子他才容易入於解脫的境界。

五停心觀中,以與氣息而修的安那般那念對治尋思來說,若是心多在世間俗務上尋思而讓心散亂,就應該勤修安那般那念,來讓散亂心安止,這樣的修習成就了,心便能緣於正法而安住。在《坐禪三昧經》中對於安那般那的描述:「若思覺偏多,當習阿那般那三昧法門。」(《坐禪三昧經》卷1)也就是說,修習佛法的人要盡量減少覺觀的心和攀緣的心,人因有五蘊在世間活動,就會有覺觀的心,容易被外境所牽動而不能一心一意在佛法上用心。

南傳佛法的安那般那,還有一個方法是觀鼻頭白,但這些法都不是證悟般若的方法,而是四念處中的修法方便之一。主要是藉著這些方便法門,對於世間的一切生滅無常的法——五陰、十八界等蘊處界我是苦、空、無常的體性善作觀察。透過四念處觀,得四種離法,也就是以觀身不淨,如實地見身念處,便能出離淨倒;以觀受是苦,如實的見受念處,便能出離樂倒;以觀心無常,如實地見心念處,便能出離常倒;以觀法無我,如實地見法念處,便能出離我倒;能從四念處的如實觀察中斷我見,得到解脫的智慧,離四種倒。

但小乘的四念處觀並沒有實證法界實相心——如來藏,沒有能力來現觀法界實相心出生世間五蘊一切法,諸如此類的修法都是以「依於氣息」的方便來修止觀。而參禪的人若以數息法、修定法作為禪法,便是非因計因、以妄求妄,到後來難免以妄心、意識心作為真心,以妄覺作為真覺,走上學佛的歧路。

有些稍具佛法基礎知見的人,尚且知道這氣息屬於四大之一的風大,也知道能讓行者可觀察的氣息,也是要依附有情身根的這個色法才能存在,氣息不斷地出現與消失,可說是來無所從、去無所至,也是具足了壞苦與行苦;因為氣息本身生滅無常的現象,所以說氣息的當體非常、不自在,無有自性,了不可得。所以,證悟佛菩提的大乘佛法菩薩,是不該、也不會依氣息這樣的生滅法來作為佛法的修證,更不會將安那般那三昧當作修行的標的。二乘雖假借氣息而修,但不以氣息本身為修行的標的;對於大乘菩薩而言,這既不是參禪求悟的方法,更不能把這樣的修證當作是大乘證悟的標的。

若是有人主張因為修安那般那的氣息,是生滅無常,了不可得,這樣便是所謂摩訶衍——大乘法,那是誤會了三乘菩提的內涵。因為二乘人可以藉著五停心觀的數息觀,這是修習二乘解脫智慧的前方便,先令雜亂攀緣心制心一處,進一步能以此定力基礎的覺觀能力來觀察世間一切法的無常、生滅相;但這樣的觀行的方法以及所得的智慧都是在世間法上,並沒有大乘般若智慧的知見,也沒有辦法觸證到出生世間一切萬法的法界實相,更不可能有正觀現量的智慧可以觀察到法界實相,因此是無法相應世出世間的般若智慧。修習大乘般若正法的人,對於這類二乘法的隨息、數息的法尚且都不准修;所以,有人將安那般那的氣息是生滅無常、了不可得故,來解釋成便是所謂摩訶衍——大乘法,而把它施設在禪門般若禪的行門裡面,是錯亂了禪門的法門。

佛門中許多人打坐時,常被教導所使用的法門,就是數息,也就是數呼吸,從一數到十,周而復始,打坐之中不斷地數;每一個數字的聲音就是一個念,從一數到十,總共就有十個念。數息的方法也就是以這十個數息的念,將平日無盡無數的妄念統一起來;但殊不知這個數息的念也是妄念,也就成為不統一中的一種統一現象。若對於佛法知見有基本認識、稍有修定知見的人,就會知道一到十的這些數目也要捨掉,應當要住於一種沒有妄念的妄念,安定於一種清明的境界之中才對;相反的,如果修定的知見不足,就會執著一到十的數目字,數了一年、五年、三十年,甚至要往生了還這樣數,這樣就是不是真的懂修定。並且更糟糕的是,若問他數息和學佛證悟菩提有何關聯,多數人都答不上來,乃至還以為以數息來練心、打坐時不生妄想,這樣一直坐下去,終有一天會證果,以為這樣就是學佛。這現象就是以數息、打坐等定福修法誤為修慧之法,而不知此等皆是人天有為福善。

修定的法門有許多,以依氣息修來說,要令心安,有六妙門:數、隨、止、觀、還、淨,要會隨宜應用。比方說,數息到定心出現,應當知道用一個妄念就可以安住,不需要十個妄念。如果只知道數息,而不進一步瞭解六妙門中次第轉進的方便善巧者,想要求一心不亂入定,是極為困難,所以才會說:「事障未來」,障礙未到地定的修證。如同有人執著持名念佛的佛號一樣,即便因持名念佛而有定心出現,卻難捨佛號;要知道「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也就有六個妄念,若能念佛到心不散亂時,就應把佛號捨掉。持名念佛時心裡出現的佛號,會使憶佛的念不能純淨,所以能夠捨除名相,這是定慧知見夠的緣故。

我們要知道 世尊施設許多法門的目的,在於以妄止妄,用施設的方法來制止我們的攀緣心;但要有善巧方便、懂得對治差別及次第轉進。但有一種人,所謂的修學佛法,完全是依氣息在修的,而且以氣息內涵的修法,甚至以氣息當作是修學佛法證悟的標的;這顯然和解脫道修行法門的五停心觀中的安那般那,以假借氣息而修心、令心安止,又大不相同;二乘雖假借氣息而修,但不以氣息本身為修行的標的。

若是像西藏密宗喇嘛教,是完完全全的附佛外道,完全以氣息本身為修行的標的。比方說,在西藏喇嘛教修行法門中,有修拙火、明點、修練氣功、寶瓶氣等,明點與氣功是密宗妄稱「即身成佛法」、「無上瑜伽」雙身法的基礎,透過明點和脈氣的修證完成,就可以修習無上瑜伽;由修習無上瑜伽雙身法,則可證得密宗「佛果」,所以說:明點、脈氣、無上瑜伽就是西藏密宗喇嘛教的修行法門的根本,西藏密宗喇嘛教以無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門為主要思想。並且,密宗認為中脈內之明點即是第八識如來藏;妄以為練就明點氣功後,就可以成就四禪八定、生欲界天乃至色界、無色界天,甚至能證得法身及解除人我執與法我執;也有妄以為可藉明點氣功及觀想脈字之成就而離三惡道、成就出世間果,成為「不顛倒菩薩」;也有妄以明點氣功之成就,可以成就般若波羅蜜而離能斷與所斷,妄謂依身中脈輪可以成就四種淨土。

以上種種的妄言,不勝枚舉,完全不符佛法的教義與修行次第;是十足的剽竊佛法名相,胡亂套在所有密宗喇嘛教的一切行門上,用來愚弄不知情的人。密宗還說人身上有中脈、帶脈、左脈、右脈,細分成八萬四千脈,說這八萬四千脈就是八萬四千種煩惱,也是牽強附會的一派胡言。建立了這種荒謬的理論,便依此開始練習中脈的白菩提、紅菩提的觀想,就觀想菩提心在中脈裡上下升降,妄認觀想出的明點就是菩提心如來藏;中脈及明點觀想完成以後,就作祕密灌頂,接受異性上師指導男女雙修法的技巧,與異性上師合修雙身法,學習怎樣可以達到樂空雙運、遍身都受淫樂的第四喜;然後再與其他的上師及密宗行者輪座共修。男行者要觀想自己中脈裡的白明點——白菩提心,進入女行者或女上師的中脈海底輪內,再上升與女方中脈裡的紅明點會合,他們說這就是紅、白菩提會合,在這種情境下觀察淫樂與覺知心都是空無形色,就是證得樂空雙運,就成為報身佛;以這種外道邪淫,一點都不清淨的極貪、極低層次的境界受,作為報身佛的清淨無染果報的境界。

他們修練的中脈、明點、氣功,就是為了將來與異性上師合修雙身法而作準備,目的是在與異性同道與上師合修,再取證樂空雙運的外道境界相;所以他們的禪定是以氣息為主,是「依於氣息」而修止觀。至於練習盤腿跳躍,也都是為了雙身法的交合而修氣息,但這完全是外道法,與佛法一點都扯不上關係。修習大乘般若正法的人,連二乘法的隨息、數息都不准修了,還可以修外道法的氣功嗎?更何況世間倫常都不允許且極淫穢的密宗氣功?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說明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