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須循正見(四)

第69集
由正緯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繼續延續上一集的內容,來跟大家說一說這一位法師的錯誤知見。我們在前幾集內容裡面不斷地告訴大家,這一位法師所理解的空的意思,都是流於文字的想像;那如果你以這個文字的想像,把它當作一個真實的樣貌的話,那麼對於您的佛法修習的危害,是非常大的事情,應該要摒棄這些邪見,這個邪見的危害、它的危害是非常深的。

比方說,在這一位法師所寫的《淨土與禪》裡面,就有談到 阿彌陀佛的這些事情,他是這樣說的:【《觀無量壽佛經》第一觀是落日觀;……即是以落日為根本曼荼羅;阿彌陀佛的依正莊嚴,即依太陽而生起顯現。……太陽落山,不是沒有了,而是一切的光明,歸藏於此。明天的太陽東昇,即是依此為本而顯現的。佛法說涅槃為空寂、為寂滅、為本不生;於空寂、寂靜、無生中,起無邊化用。佛法是以寂滅為本性的;落日也是這樣,是光明藏,是一切光明的究極所依。】(《淨土與禪》,正聞出版社,頁22-23。)依於這個觀點,大家可以看到還是一樣,跟前面這一位法師在描述什麼叫作畢竟空的時候,他曾經說到所謂的畢竟空的掌握,就是一切的法終歸寂滅;他也說到歸空跟歸滅是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所以在這裡面,他對於所有一切佛法的理解,都源自於要嘛就是無自性空,要嘛就是一切終歸寂滅的空。所以他對 阿彌陀佛的理解也是如此,他把 阿彌陀佛的第一觀的落日觀,把它解釋成說像落日,就是因為落日也是一樣,是以寂滅為本性的。

可是這樣子的一個想法,卻在根本上面產生了更大的禍害,因為在同一本書裡面,這一位法師繼續寫到,他說:【仔細研究起來,阿彌陀佛與太陽是有關係的。印度的婆羅門教,有以太陽為崇拜對象的。佛法雖本無此說,然在大乘普應眾機的過程中,太陽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攝到阿彌陀中。……說得明白些,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攝取太陽崇拜的思想,於一切——無量佛中;引出無量光的佛名。】(《淨土與禪》,正聞出版社,頁22-23。)這一段,不知道佛弟子們看到了作何感想!我想如果您直接看這一段文字,是不是會有一個印象在,就是說這一位法師談到了關於 阿彌陀佛跟太陽之間的關係,也談到了所謂的「說得明白些,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那他是不是就在指所謂的我們講的 阿彌陀佛,其實只是太陽崇拜的淨化呢?那對於一般的佛弟子,請問您是不是能夠接受這一位法師,就這樣子把我們在大乘佛法中極為重要的 阿彌陀佛,就此把祂連根刨除了呢?當然我們在網路上面,我們也看到一些擁護這一位法師說法的學人,他們的辯解是說:「這一位法師這樣的說法,其實指的只是在說所謂的普應眾機大乘,要適應各式各樣不同根器的人,所以有種種不同的修法。」但是無論如何,這個怎麼講,他的文字裡面就寫得清清楚楚了,他說這些、說得明白些,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在這個文字裡面,再也沒有其他的弦外之音可言了,他的意思就是如此。

所以,如果從這個方面引申出來的話,那就表示說,信仰他的錯誤知見的門徒們,當他們在這個喪家往生的時候,所作的所有的助念,我們實在很難想像,當他在助念的時候,他嘴巴裡面唸的阿彌陀佛,難道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嗎?那請問大家:那麼所謂的亡者往生到 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這件事情又怎麼說呢?難不成大家都要往生到太陽的地方去了嗎?所以這個事情其實危害甚大!因為,當他們在幫別人助念的時候,這些都會影響到往生者能不能適當地往生淨土的一個功德。

所以我們說,從錯誤的知見,他是從這個一切法終歸寂滅的錯誤知見,然後攀緣比附去解釋 阿彌陀佛十六觀裡面僅僅第一觀的落日觀;然後再從這個落日觀,就把它推結到是太陽崇拜的淨化;從這個淨化的角度,再把 阿彌陀佛從佛教中連根拔起。所以各位想想看:這個錯誤的知見多麼多麼的可怕!會影響到多麼多的人。可是,這一位法師並不是自己想像出這些錯誤知見的,實際上,這一位法師在他早年學佛的時候,他就已經講了:他這些知見是從喇嘛教裡面學來的知見。怎麼說呢?我們來看看,舉一些證據來給大家看。在一本現在甚為流行的,叫作《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這個書籍裡面,這個書是由所謂的喇嘛教的大師,叫作宗喀巴所寫的。那我們就引《菩提道次第廣論》裡面的文字來讓大家看看,看看這一位法師的錯誤思想,到底從哪裡衍生出來。

好!我們來看看裡面的文字是這樣寫的,卷17的文字是這樣寫的:【一切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緣生起之理,故說彼空。……謂依如此如此因緣,生滅如此如此眾果,即應依此因果建立而求性空及中道義。】(《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7)這樣子類似的文字,在《廣論》中出現的頻率相當的高。我們從這個文字,大家可以判斷看看,在《菩提道次第廣論》這本書裡面,宗喀巴講到的「空」,跟他講到的「自性空」,有哪裡不一樣?在文字上面沒有不一樣,在義理上面也沒有不一樣啊!因為他都已經講得很明白了:「一切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緣生起之理,故說彼空」啊!所以這段文字再也沒有什麼弦外之音,可以需要推敲老半天,因為它就是簡潔明瞭,跟您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在《廣論》裡面談到的空,跟這一位法師所理解的自性空是一樣的。

然後,在《廣論》不僅全篇在宣說這類型的空,並且《廣論》認為唯有持這種所謂自性空義理的人,才是真正地瞭解中道的道理;他們把能夠善說中道,能夠理解中道的這種人,叫作中觀師。可是我們都知道所謂的中道、中觀等等這個說法,其實是從 龍樹菩薩才大為在世間興起的;可是如果談到中道跟中觀的根本義理的話,仍然要回到 佛所說的經典上面來看。所謂的中道,不能夠離開我們的自心如來,不能離開我們的如來藏去說中道;同樣地,中觀也不能夠離開如來藏,再去談任何的中觀,這個是 佛在三乘經典裡面開示的重要的義理,並且也是 龍樹菩薩終其一生寫《中論》或是寫《大智度論》,一再地反複宣說的義理。

但是各位今天看看,我們引一段文字給大家看,在同一本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裡面,他說:【除中觀師,任何補特伽羅皆見相違,無慧宣說無違之理。】(《菩提道次第廣論》卷17)這個意思是什麼呢?他就是講說除了中觀師有這個智慧宣說無違之理;什麼是無違之理呢?因為這段文字講到的,就是諸法自性空,所以這裡面講到的內涵—這句話的內涵—就是他認為只有中觀師才有這個智慧能夠宣說不違背諸法自性空的道理;任何的補特伽羅,他可是說「任何」哦!包含一切沒有掛上一個中觀師牌子的學佛人,都囊括在這個所謂的任何補特伽羅裡面哦!這句話的過失非常非常大,為什麼呢?首先就是說,一切諸法自性空,它本身就不是佛法真正的義理,它只是表相的,只看到世間、器世間諸法生滅,然後才說它自性空,完全沒有辦法觸及到佛法的實相。所以關於宣說這個表相上面所看到的自性空這個道理的話,跟我們學佛到底有什麼深切的關係呢?

第二,他說只有中觀師有這個智慧宣說這種道理。那麼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說,因為真正的中觀師必定是基於如來藏而能夠予以種種的觀行;所以中觀師離開了如來藏,就沒有所謂的中觀師可言了。那從中觀師的眼光來看的話,中觀師當然有能力解說自性空啊!因為這只是世間的表相而已啊!根本還沒有到事物真正的義理啊!所以中觀師當然有那個智慧可以解說,可是中觀師解說的,卻不會只是在解說自性空。可是後面又講到說「任何補特伽羅皆見相違」,這個同樣有很大的過失啊!因為我們知道說,在學佛裡面除了用中觀的方式來引導眾生,還有許許多多的其他的方式,只要他們的根本的出發點是從每一個眾生的自心如來開始出發,那麼不論用任何方式,都能夠引導有情來求證,並且逐步來體驗自心如來,這個也就是各式各樣的應機宣說之理啊!換句話說,只要是能夠掌握自心如來真諦的每一位人,都有這個能力能夠引導其他的眾生,按照正確的方式去學佛。既然這樣子,當然所有一切其他的眾生當然也可以,只要他能夠掌握佛法的義理,當然也就能夠解釋所謂的現象界的自性空。因為現象界的自性空,真的就只是表表淺淺的一層而已,它沒有什麼深刻的道理在的。

所以,在《廣論》裡面宗喀巴這樣講,其實一方面他誤會了中觀師,因為他認為中觀師只有在講諸法自性空。所以他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在講說是喇嘛教的這些主張自性空的人,才有辦法宣說這個自性空的道理,其他人都沒有辦法、沒有那個智慧能夠宣說,這個實在是慢心到了極點。宗喀巴所寫的《廣論》影響呢,除了影響這一位法師之外,他還一路影響了許多後續的學人。比方說,像現在的達賴喇嘛,在《中觀之鑰》的問與答裡面,曾經講過下列的文字,他說:【了達自他等所緣品—境界—在沒有微塵許自性有之上,卻現為自性有,由此現知:這樣的自性有的顯現不過恰如虛假的幻術或幻夢罷了。……由於自性實有的息滅,遂得了知緣起義;由於緣起義,遂得了知自性實有的息滅。基於必然可以尋得空性與緣起的相互成立—一方成立,另一方隨即成立—之理。】(《中觀之鑰》—問與答-9)這段文字也很清楚啊!表示達賴喇嘛所領會到的所謂的這個空,也就是跟這一位法師一樣,都是緣自於宗喀巴所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全部都在不是自性有的狀況下去理解空。而這樣子呢,我們在前面幾集,以及在這一集裡面,已經反複告訴大家空的義理絕不是只是表相上的無有恆常不變的自性而已;實際上,所有的空義的理解,必須要從如來藏出發去理解、去體悟,才有辦法掌握到它真實的義理。

那麼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不僅影響到達賴喇嘛,影響到這一位法師,並且也影響到現在一般的學佛人。比方說,像學習《廣論》的人,往往都會跟著他們的上師學,那他們的上師就是另外有一位法師,他有講到,他說:【中觀的真義就在這裡……:原來一切法要找它實在的、真實的內涵……是沒有的,所以它是假安立的。也正因為這樣安立,所以有這樣的因就會有這樣的果。假如它本來就是有的話,你怎麼去安立它?……你就不能動它了。正因為它無自性(或者說性空),所以必定是緣起的。如果你正見一切法都是性空,就能夠正見緣起。】(《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這段話也非常清楚,他就是告訴你:他們所理會的空,所體會的空,其實就是所謂的沒有恆常存在的自性。

那麼這個表示說,所有在「廣論」班裡面學習的學佛人,如果都跟著另外這一位法師的講法這樣講的話,那所有「廣論」班的學員,對於空的體悟,就會只是流於沒有恆常自性的空而已;而這個體悟,剛才我們已經見到它的流弊非常的大,因為它讓你從此之後,就不會再去探尋禪宗祖師教大家明的心,是怎麼個明法?這個心又是怎麼個相狀?從此之後,你也很難在這個大乘的《般若經》,或是甚至是後面的唯識經裡面看到、談到真心如來藏的時候,種種的相貌的時候,你要如何去體會祂。往往到最後,你也會跟這一位法師,跟達賴喇嘛或是另一位法師一樣,您到最後都會說:如來藏這三個字也是一樣,祂就是只有名字,叫作唯名而已;其實祂就是性空,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無自性空。那當您生起這樣的錯誤的知見的時候,也就是遮障了您去領會到三乘佛法真正的意涵,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們才說所有的這個過失裡面,可以說以邪見的危害是最為根本的。因為從這個對於空的想像跟錯誤的見解,使得宗喀巴寫出了《菩提道次第廣論》,然後影響了後面一大堆跟著學的人。這一位法師跟著喇嘛教的這個邪見之後,也跟著再繼續危害了許多人,甚至講說「阿彌陀佛是太陽崇拜的淨化」。那在現在這個狀況,有許多的《廣論》的學佛人,希望大家能夠聽到這裡,看到這裡,能夠引以為戒,要知道說:這個無自性空其實只是現象界的表相而已,它完全沒有觸及實相,請您千萬不要因此受了這個遮障!

那另外還有一個觀念,就是說常常有許多人,就是說我們只要發心是良善的,那麼我們作任何事都應該有善果。其實這個不然,因為您想想看:像這個對於佛法的邪見,很明顯地它會障礙了許多人的學佛之路,也因此他後世的果報必然是惡果。您想想看,如果您是出於善心,但是您卻去護持了這樣子破壞佛法根本大法的這個惡見的話;那您想想看,這個難道不會有相應的因果嗎?可想而知的,就是從因果相應的道理來說,即使您發的是善心,可是如果您護持了是會斷喪佛法的惡業的話,那對不起!您的未來仍然必須要跟這些斷喪佛法的這些惡因果的人,共同去承擔這裡面的業果。所以想一想,是不是會覺得說,學佛一場,如果護持了,卻是護持了邪見的話,是不是很冤枉呢?所以才說學佛的時候,非常重要就是知見要能夠正確。這也就是 佛陀在八正道裡面,為什麼把正見列為首要的第一個正道的原因,因為邪見的危害太大太大了。

那麼諸位觀眾如果說您剛好有緣分聽到這段話的話,哪怕您對於前面所講的,不見得能夠完全理解;但是請大家就暫且要注意自己將來的這個法身慧命,因為護持惡業的結果一樣會有惡的果在等著大家。所以您要作到的是:要記住所謂的無自性空,或者一切法終歸寂滅的空,只有論及現象界的表相,它沒有觸及到真正佛法的核心,沒有觸及到將來你要如何體證如來藏的種種的功德性用。所以,當您如果看到您參與的團體,或是您護持的團體,也只是講這種空的話,希望您要生起警惕之心,希望您可以從這一點點的懷疑,就自己發心去尋求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善知識,對於空、對於自心如來……等種種佛法的實相,有更深一層的講解;這樣子的話,才能夠保護您未來學佛生生世世能夠順順利利。

今天就先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