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忍門、精進門(二)

第62集
由正元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這個單元跟大家介紹「如何修忍門、精進門」(二)。上一集我們說到《大般涅槃經》說:涅槃是如來藏,如來藏是涅槃義。沒有證悟如來藏的人都無法瞭解,對於這一句都不懂;他們認為阿含是阿含、般若是般若、唯識是唯識,三個法是不能貫穿的,三個法是不同的東西。但是你只要來正覺學法,證得如來藏以後,你會發覺:原來阿含、般若、唯識是相通的,沒有一法是不通的;由這個如來藏通一切法,所以三乘菩提是一貫而相通的。那時候你就會現前看見:阿含的原始佛法雖然偏顯人無我;般若雖然偏顯法無我;唯識雖然偏顯一切諸法無我,講的是生空、法空所顯的真如。可是從親證如來藏,而會通般若的人來看,這一切法都是相通的;並無絲毫的相互違背,都可以由這個如來藏心真如,而四通八達。所以三乘菩提的差別,只有深淺廣狹的不同,卻是依如來藏而一脈相通的;所以悟後回頭再來讀《大般涅槃經》的時候,會發現涅槃正是如來藏,因為如來藏,所以有涅槃。沒有錯!這就讀懂了,這就是悟前不論怎麼讀,一直百思不解的法義;自從明心以後,就開始一步一步地通達了,這就是大乘法的無生忍。至於無生法忍,那就得悟後修學種智,很久以後才能通達的。二乘的無生忍沒有辦法達到大乘的無生忍智慧。然而大乘的無生忍,卻可以悟後漸修,而漸漸地通達大乘的無生法忍,也可以旁通二乘的無生忍;只因為證得心真如第八識的緣故,所以就使得原來甚深難懂的如來藏與涅槃的道理,變得淺顯了。這個真實義在《大般涅槃經》裡面,雖然說到那麼白、那麼淺,但是大多數的眾生拿到經本時還是讀不懂的,還是得要等他明心以後才會真的懂。這一段論文的意思就是講:經典上所說的那些法句中的義理,真的是甚深極甚深;可是這種甚深句的真實道理,你得要常樂於觀察,而且要真的破參明心以後,才有能力常常樂於觀察。世間的忍要依戒相和相似般若的智慧去應對,這都是屬於忍受眾生羞辱的事相;出世間的忍則是二乘的無生忍,能忍於色身不是我,能忍於離念靈知心也不是我,了知五陰的我是虛妄,而願意滅掉自己;世出世間的忍,則是大乘的無生忍和無生法忍,能忍於萬法都攝歸如來藏,而如來藏本來無生,所以萬法也就本來不生,這才是世間出世間的忍。依於這個大乘的忍,就不會再有入涅槃的貪愛了!此外,我們想要再補充一個忍,因為這個忍,越到末法的時候就越重要,這個忍就叫作悲忍;由於起悲心,而生起利益眾生的心,並且能夠長時間的這樣子安忍。關於這個悲忍我們分六點來說:

第一、因為悲心的緣故,所以不應該忍受那些破壞佛法的人。你如果忍受那些破壞佛法的人,不加以辨正,眾生就會被那些人誤導,而走入歧途,佛法就會開始在人間漸漸地滅絕了。如果你不知道某人的開示、所寫的書、所作、所為是在破壞佛法,那麼這個人的破法殘害眾生慧命的行為,也就跟你無關;可是你明明知道某人或某一些人,他們所做的事、所說的話、所發行的流通的書籍,都是在破壞佛法,你就不應該視而不見。這一種悲心能使你安忍於難行苦行的菩薩道,這就叫作悲忍。

第二、不應該忍受接受那些在正法道場裡面加以破壞的人。假使有某寺院弘傳真正的佛法,但是因為自己所弘傳的法,和那個寺院的法師所弘傳的法不同,就去加以破壞;不管是硬體上的破壞、軟體上的破壞,或者言語上的破壞,全部都是在破壞正法道場;如果有人這樣作了,我們不應該忍受,應該起大悲心,去制止這些人這樣作。如果你讓這些人去破壞正法的道場,最後正法的道場不能存在了,結果就是眾生想要修學正法卻沒有地方可學了。所以你如果明明知道,人家作的是破壞正法的道場,你卻忍下來而不回應,那你就沒有悲心;這種忍就成為愚癡的忍、濫好人的忍,所以應該要為眾生而起悲心,想辦法去制止這種行為,不應該忍受這種行為;有這樣的心就叫作悲忍。

第三、譬如看見了眾生所造的業,正是五種無間的罪業,捨報後要下墮無間地獄,長劫受苦;這種苦是很可怕的,因為是受苦無間,沒有一剎那間斷的,而且是以廣大身而受重苦,時劫又是最長的,這不是可以輕易造作的大罪業。當我們看見眾生造作了這五種無間業,我們應該要起悲心,去救度他們、轉變他們;想辦法補救,讓他們趕快把大惡業轉輕,或加以彌補、滅除這五種無間罪的大惡業;一直都有人在作,並不是沒有。譬如有人登廣告,堅持說意識是真實心,又罵 平實導師是人妖、是騙子,這都是五無間的罪業,根本是在破壞正法;有人這麼作時,我們應該要起悲心要救他們,所以同修會才印行了《菩薩正道》出來辨正;目的就是為了想要救他們,教導他們正確的法義道理,讓他們捨壽以前懂得懺悔與改正,這就是悲忍。不要以為菩薩都是慈眉善目的樣子,譬如 觀世音菩薩最慈悲了,但是十一面觀音,你走到祂的背後去看看,那是現忿怒相的觀世音,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有的眾生,如果不用忿怒相來示現,就無法制止他們的五無間業;所以大悲的十一面觀世音菩薩,背後那一面是示現忿怒相,用以制止眾生,造作五無間的惡業,這也是悲忍。《菩薩正道》寫出來以後,那些誹謗 平實導師的人,剛剛看到的時候會很生氣,但是他會努力在書中,去找看看有沒有毛病,結果找到後來,所有經論翻出來比對過後,都沒有毛病;人家正覺同修會寫出來的書是正確的,原來是自己錯了!他就會產生因為謗法謗賢聖而下墮地獄的心理壓力,有一天就會趕快懺悔,這樣我們就救了他;這是以金剛雄猛的作略而行菩薩的大悲,這也叫作悲忍。因為他們犯了五無間的重罪,除了用這個雄猛相的示現,你是救不了他們的。

第四、不應該忍受眾生謗佛,以及誹謗大乘勝義僧;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法,為了謗賢聖的那些人。在四種阿含的經典中常常會看見,有時候阿羅漢會擊椎,也就是打雲板;打雲板就是要召集所有的僧眾,擊椎的聲音發散出去以後,佛陀就會以佛眼觀察,就跟阿難講,某某阿羅漢今天要作獅子吼了,我們都去現場吧!去到那邊等到 佛一坐定,比丘僧也都集合了,那位阿羅漢就站起來說:「某某比丘!你有沒有誹謗我?謗說我是凡夫。」他們的心性倒是還好,有作的人就會承認,那位比丘就站起來說:「有。」阿羅漢會三問,他會三答:有。然後阿羅漢就告訴他:「你一定要當眾懺悔,因為佛世尊授記我為阿羅漢。」阿羅漢實證「無我」,怎麼會說「我」是阿羅漢呢?他只是為那個比丘好,怕他下墮地獄;因為他誹謗阿羅漢是凡夫,捨壽時就會下地獄。如果是誹謗大乘法中的勝義菩薩僧,那就更嚴重了;假使你看到了這件事,就應該要想辦法救他們。如果是謗佛,那又更嚴重了,有因緣的時候,我們還是得要救他們。至於謗法、謗勝義僧的人,他們自己也得要自求多福,可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還是得要救他們。所以當我們看見眾生謗佛、謗法、謗大乘勝義僧、謗聲聞賢聖僧,下至誹謗凡夫僧,都應該要告訴他們、要糾正他們,讓他們趕快懺悔,趕快補救,不然的話,當惡業現前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忍受的;如果我們已經看見,他將來會受那個業報,而我們不願生起悲心去救他,這就是沒有悲忍。

第五、如果有人成就了十惡業的最重業,你也證實某某人成就了十惡業的最重業,得要想辦法救他,不要讓他繼續再錯,要讓他趕快懺悔,趕快轉變,趕快去補救;如果你沒有這樣作,那你就沒有成就悲忍。如果你不能證實,那就不能怪你;如果已經證實了,你就應該開導他,叫他轉變、補救。

第六、最後一個悲忍是悲心憐憫被誤導的廣大眾生。因為末法時代有很多的名師—有名的師父、有名的老師—在誤導眾生,陷害眾生一起墮入大妄語的地獄業中,他們不斷地灌輸眾生各種邪知邪見。譬如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覺知心、一念不生的覺知心、離念靈知就是真如心,覺知心只要不打妄想時就是真如,真如就是佛性,真如與佛性沒有不同。這樣不斷地誤導眾生,使得許多眾生和他們一樣,陷入大妄語的地獄業中。還有人不斷地告訴眾生:沒有第八阿賴耶識,也沒有第七識,佛說只有六個識;又說:第八阿賴耶識如來藏思想就是外道的神我、梵我,不是真正的佛法。這樣子都是在破壞正法,眾生不知道,就只因為謗法的人是很有名氣的大法師,寫了很多書;迷信大師的大名聲,因為無知,所以就跟著假名善知識大膽誤謗起正法來了,也就跟著成就了謗菩薩藏的地獄業。當我們知道了,就得生起悲忍,想辦法來救護那些被誤導的廣大佛弟子,讓他們趕快修正邪見、趕快補救,免得捨報時來不及自救,也沒有人救得了他們。

《起信論》 馬鳴菩薩又說:【云何修精進門?所謂修諸善行、心不懈退,當念過去無數劫來,為求世間貪欲境界、虛受一切身心大苦,畢竟無有少分滋味。為令未來遠離此苦,應勤精進、不生懈怠,大悲利益一切眾生。】(《大乘起信論》卷2)接下來介紹怎麼樣修精進門。前面說過了如何修布施、持戒以及忍辱,接下來就得要修精進度,才能進入十住位中的第四住位。精進的意思是說,你對於布施、持戒、無生忍這三度都得要精進修行了,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隨緣而修了。修精進行就是佛法上面所講的,要修學各種的善法行,無一善法不修;不但要修各種善行與善法,而且還要永遠心不懈退,如果心懈怠了、心退失了,那就不叫精進。換句話說,菩薩確實不好幹,不但要修布施行,還得要不斷地布施,永遠都不能停止,一直到你成佛以後,還是要繼續布施,永遠都不能停止。持戒也是一樣,還是要繼續嚴持不犯,永遠不犯菩薩戒。修忍也是一樣,一直到成佛時才算圓滿;成佛以後不必再修忍,是因為不管世間忍,或是無生忍、無生法忍,到佛地都已經具足了,所以不必再修忍辱。持戒也是一樣,是因為到佛地時,心已經究竟清淨了,所以不必再修持戒法。可是布施利益眾生的事情,佛地已經具足圓滿了,為什麼還要繼續無止盡地行布施呢?當眾生成佛以後作種種布施,其實並不是在修布施;而是因為剛入初地時,所發的十無盡願所持的緣故,是被這個永無盡期的大悲願所持;所以諸佛都是利益眾生永無窮盡的,都是永遠不進入無餘涅槃,而一直作無上的布施。並不是成佛以後,就每天只給人禮拜供養的,成佛以後還是要一天到晚利益眾生的。你們看 釋迦世尊菩提樹下成佛以後住在佛地境界中,因為大梵天王來請 佛轉法輪度眾生,佛因為答應大梵天王的要求,要轉法輪來為眾生說法,就在菩提樹下靜坐整整七天,思索如何為眾生解說自己所證悟的微妙甚深之法,七天以後才起念動身,走兩三百里的路去到鹿野苑度五比丘。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單元就先介紹到這裡。

祝福各位菩薩:身心康泰、學法無礙!

阿彌陀佛!


點擊數: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