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不偏修,道業進步快

第49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正覺教團電視弘法節目,今天我們要繼續來說明「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大家在觀看這個課程的同時,也可以去書局請閱由 平實導師所著作的《起信論講記》,共六輯,這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

我們先來看 馬鳴菩薩在《大乘起信論》的論文當中,是怎麼樣開示的,論文中說:【又此菩薩福德智慧二種莊嚴悉圓滿已,於色究竟得一切世間最尊勝身,以一念相應慧,頓拔無明根,具一切種智,任運而有不思議業,於十方無量世界普化眾生。】(《大乘起信論》卷2)好,這一段的開示是說:菩薩的究竟地,也就是十地滿心的菩薩,在他即將要進入到等覺位的時候,也就是菩薩即將要成為等覺菩薩了,那為什麼說這個階段是菩薩的究竟地呢?因為這個究竟地的菩薩,他的兩種莊嚴即將要圓滿了,因此菩薩的究竟地,就是要具足福德以及智慧這兩個莊嚴,這樣才能夠成就究竟佛。

因為 佛陀的福德莊嚴以及智慧莊嚴都具足圓滿了,所以 佛陀也叫作兩足尊。然而兩足尊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有的人說,就是能夠用兩隻腳站立行走的有情當中,這個兩隻腳的一切有情當中,是最尊貴的。這樣的解釋,如果從廣義來說,這也是可以說得通的,因為天以及人類都是兩隻腳的,從來沒有天、人是四隻腳的,然而天、人之中,最尊貴的就是 佛陀了,因此這樣來解釋兩足尊,也是可以說得通的。不過這樣的解釋,其實是有一些失去了福德、智慧兩足尊的本意了。其實對於福德的修集部分,這個是一切修學熏習大乘佛法者所不能忽略的重點,因為有些人是專門想修慧而不去修福的,而也有些人是專修福卻不修慧的;若是專修慧而不修福德的話,那其實到了最後,他的慧學也是不容易成就的,就算他的慧學可以很勉強、很辛苦的成就了,但是到最後,他還是得要去補修那些該有的福德資糧,這樣他才能夠成為究竟佛。同樣的道理,也是有一些人,他們是專修福而卻不修慧的,這樣的人,他們到了最後,還是得要有一段時間來專門修慧學的。總而言之,福德以及智慧這兩個部分,其實函蓋的層面是非常廣泛的,也是很重要的,其實福德與智慧這兩個部分,乃是缺一不可的,如果缺少任何一個部分,那就不能稱為兩足尊了,也不能成佛了。

所以各位菩薩,如果有的人,他還沒有在大乘佛法當中,去修集足夠的福德的話,那這個人,當他來到弘揚了義正法的正覺同修會之中來學習的時候,他要來學佛的話,那他就必須要注意自己在修福上面努力,同時他也要在修慧這上面非常用心,也就是說修福德以及修智慧,這兩個是同時並進而去努力的。如果這個人他現在都還在一般的慈善團體之中去修,或者在某些功德會中去當委員,或者當常務董事的這些人,這樣的人,他們或許還要再修過一、二十年的世間福德以後,等他們因緣成熟的時候,他們也會轉進,來修出世間以及世出世間的福德,他們也是要來修成佛該有的智慧。因為當他的世間福德漸漸夠了,他會發現自己得要再修般若智慧,而不是只在人天善法上面用功,因為那樣無法成就佛道。現在他們先把世間福德去修好,其實也是一個過程,我們絕對不反對,我們也是很讚歎修世間福德,這些功德會的會員們、委員們,但是他們所修的福德達到某一個程度以後,也得要走上實修解脫,以及實修般若慧學這一條路,因為他們如果不走這一條路的話,他們是永遠都不能成佛的。

當然他們也可能說,自己有在修慧,其實他們並沒有修出世間慧以及世出世間慧的,這是他們應該要特別注意的一點。免得他如果純修世間福德,那將來成了那頭有很多世間福報而無智慧的大象了,就是古人所說的「修福不修慧,大象掛瓔珞。」也有的人他在過去很多世以來,他是專門修聲聞法的解脫慧,而他在這一世有緣能夠遇到善知識,為他開示大乘佛法,因此他就迴心來修學大乘的佛菩提道;因為他的解脫慧的慧根是很好的,他的性障的現行也大多斷除了,所以他要修解脫道的法,是很快就有成就的。可是他如果想要證悟第八識如來藏心的話,那還是得要去補修大乘見道所需要的福德資糧;若是想要更進一步往成佛的方向邁進的話,那他還得要補修更大更大的福德,因為若不修集足夠的福德,是不能夠成就佛道的,若不修具足圓滿的智慧,也是不能成佛的,所以福德與智慧這兩個部分,是不能缺少任何一種,一定得要福慧並修的,而且還要具足修集圓滿,這樣才能夠成佛。

好,我們回來談究竟地的菩薩。他是福德與智慧兩種莊嚴都具足了,因此可以在色究竟天獲得了一切世間最尊勝身,這裡所說的色究竟,是在講四禪天以上的五不還天,裡面的第五天,也就是色界的第十八天,叫作色究竟天。色究竟天這個名稱的由來,是因為那裡是色界之頂,也是一切有色境界之頂,再過去就是無色界的境界了,所以稱之為色究竟天,而這個究竟地的菩薩,於色究竟天是獲得一切世間最尊貴、最殊勝的色身以後而成佛的,但是這個意思並不是說隨著他就在色究竟天那邊成佛,而是說他能夠住在色究竟天的境界當中成佛。所以 佛陀在經典裡面曾經提到人間有佛出世,天界不會有佛出世;又有的經典說,一切諸佛都在人間成佛的。可是諸佛在人間成佛的時候,卻又說第四禪是諸佛的根本禪定,為什麼會這樣的開示呢?因為如果一個菩薩,他沒有證得第四禪的境界,那就算他有了一切種智的智慧,他也是不能夠進入色究竟天的境界中,因此他必須要有第四禪的根本禪定之功德,這樣才能夠具足色究竟天的。

那有的人他會想:為什麼 馬鳴菩薩在論文當中,不說是在無色界的四空定境界中成佛呢?這是因為四空定當中的了別慧,其實是很難現行運作的;那如果在四空定的境界當中,安住的這個人,他就無法一念相應而悟入佛地真如,若是無法悟入真如,那就無法成佛。同時在無色界當中,也無法眼見佛性,若是沒有眼見佛性,就會導致他的成所作智是無法發起的,若是沒有辦法發起成所作智,那他當然就無法成佛了,因為光是四智心品的功德,他就不能圓滿了。所以只有在四禪的境界當中,才是定慧均等的;所以在第四禪中是不偏空寂,同時也不會散亂,其實第四禪是定慧相等的,這樣才容易發起佛地一切種智的證境智慧。所以諸佛如來都是以第四禪的等持位,來作為最後身菩薩成佛時的境界相。

因此最後身菩薩他即將要圓滿一切種智的時候,他當然會具足色究竟天境界的功德,那樣他才能夠獲得一切世間最究竟、最尊勝的色身。這樣他再來觀察眾生得度的因緣是否已成熟了,若眾生得度的因緣是成熟的時候,那他就降神母胎而示現八相成道,這樣來利樂有情。因此我們在讀《起信論》的時候,千萬不要誤會 馬鳴菩薩的意思,以為 馬鳴菩薩是說得要在色究竟天那裡成佛。所以諸佛一定是在人間,住入四禪的等持位中的色究竟天境界當中才能成佛;也就是說,必須要在人間具足色究竟天的功德,然後以人身在人間成佛,所以 馬鳴菩薩這裡的開示,是有他的道理。

例如,第一、當有情要成佛的時候,他就必須要具足色究竟天的功德,而這個色究竟天的功德,卻不是二乘人所能夠達到的,因為這個功德,必須要有第一義諦的智慧才能夠達到;因此只有地上菩薩具有無生法忍的果德,在這個地上菩薩他捨報的時候,而發願往生色究竟天,這樣才能夠往生去色究竟天。然而二乘聖人,以及大乘三賢位的菩薩們,卻都只能生在五不還天的下四天之中,是不能到色究竟天的。第二個部分是說,若是菩薩在人間成佛以後,這個最後身菩薩的莊嚴報身,要示現在色究竟天當中,這樣去接引天界的諸地菩薩,然而要有莊嚴報身示現在色究竟天中,當然得要有色究竟天的境界,不然他怎麼能夠示現在色究竟天之中呢?所以得要有這個功德,才能夠作得到啊!

那如果再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若是想要擁有這樣的功德,第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自己先要證得第四禪的證境,由於這個第四禪的實證,使得這個菩薩能夠藉著最深妙的般若智慧的一切種智,而能夠隨意的去示現於色究竟天之中。這個並不是像那些還沒有證得第四禪的初地菩薩、二地菩薩,或者像某些還沒有證得第四禪,以及五神通境界的三地未滿心菩薩那樣,這些菩薩他們是沒有能力「住、入」於色究竟天的境界當中,他們也沒有能力隨時去色究竟天當中來示現,他們必須要等待自己捨報以後,才能夠往生去那裡來作為他們的可愛異熟果。所以諸佛一定都是具足四禪八定的,但卻是以第四禪作為根本禪定,因此而有莊嚴報身,可以隨時示現在色究竟天之中,讓天界的諸地菩薩可以覲見、可以請法。

因此這裡說,成佛一定是在色究竟天的境界中成佛,但是這裡所講的,乃是講色究竟天的功德境界,而不是住在色究竟天當中來成佛。所以成佛的示現一定都在人間,因為人間是弘傳佛法的根本道場;在天界之中,你如果想要度人來學佛,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在欲界六天之中,除了彌勒內院之外,其他欲界六天的地方,你要找誰來跟你學佛呢?其實是不容易的,因為欲界六天的天人們,他們都是忙著去享受欲界天種種勝妙的五欲,他們忙著享受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來學佛呢?如果你想要請他們撥空來聽你講一句佛法,他會說我沒時間啦!我很忙啦!因為他們是在忙著享樂,忙著去享受欲界天的種種的勝妙五欲境界。如果你是想要度色界天的天人,他們卻是忙著在修定,他們一天到晚都在靜坐,這樣來修禪定,他們是希望自己在捨壽以後,可以往生到更高、更上的一個層次的色界天之中,因此大家都在定中安住修行,這樣來增進定力。在這個時候,你又能說佛法給誰聽呢?

若是在無色界當中呢,在無色界當中,那裡既然沒有色蘊,你又如何能夠找得到有誰來聽你說法呢?所以這樣看來,只有在人間的時候,你還可以找到一些因緣,讓眾生有時間可以聽你說幾句佛法,因為你如果跟他講「苦、空、無常、無我」,這樣至少也可以講上幾秒鐘,講上幾分鐘吧!多少可以讓他們熏習聽聞一下,但是如果你到了欲界天,或者到了色界天的話,你要講佛法給他們聽,那就是很困難的,如果是到了無色界,那根本就沒有辦法為其他的有情來傳授佛法。這樣看來除了人間之外,只剩下色界天的某一些地方,其他地方都沒有機會了;而色界天的最高層次就是色究竟天,這是超過第四禪境界的色界境界,只有證得無生法忍果的地上菩薩們,當他們不想在人間來住持正法的時候,他們才去往生到色究竟天。至於二乘聖人,以及三賢位的菩薩們,如果他們證得第四禪的時候,他們是可以生到五不還天的下四天當中,但是他們卻是進不了色究竟天,所以那裡又叫作密嚴淨土。

這是人間的地上菩薩,如果他在下一世,不想要再來人間的時候,他們所往生的地方,在色究竟天那裡,他們是可以面見報身佛的;而最後身菩薩既然示現成佛,那就必須要有諸地菩薩能夠來親近、來修學的色界最莊嚴身。所以最後身菩薩當然要有能力來示現色究竟天的功德了,但是他卻必須要在人間示現成佛,以人間的有情,作為他度化眾生的第一目標,因為在人間的人類境界當中,其實是苦樂參半的境界;這樣的境界是最容易修學佛法的,人間的境界並不像欲界天的天人境界那樣,因為欲界的天人們,他們是忙著去享樂,而不會想要修學佛法的,因此學佛的因緣,並不如人間來得適合,所以諸佛都一定是在人間成佛的。

但是諸佛成佛的時候,並不一定是要像 釋迦世尊那樣的辛苦示現,釋迦世尊成佛會那樣的辛苦,是因為祂是大悲心使然,這樣來憐憫短劫中的五濁惡世的眾生,因此祂就示現那樣辛苦的成佛方式。其實大多數的菩薩,在因地選擇自己成佛的狀況時,是不會選在人間、在人壽百歲的時候來成佛的,因為在人壽百歲時候的眾生,這樣的眾生,他們的善根乃是最少的;這樣的眾生,他們的疑心卻是最多的;這樣的眾生,他們的福德也是最不足的;所以在這樣人壽百歲的時劫當中的五濁惡世,這個時候的眾生,其實是最難度的。因此我們要感恩、感念於 釋迦牟尼如來,祂是這樣的慈悲,願意在這樣短劫五濁的地方,示現成佛度化我們這些有情。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講到這裡。還有其他的內容,將在後面的課程當中說明,歡迎繼續收看。阿彌陀佛!


點擊數: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