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大乘起信論》的三種發心

第25集
由正仁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在上一次的節目當中,我們探討了 馬鳴菩薩有關發了菩提心還會退轉的事情;今天我們要接著繼續來探討「三種發心」。

馬鳴菩薩的論文中說:【復次,信成就發心,略說有三:一、發正直心,如理正念眞如法故。二、發深重心,樂集一切諸善行故。三、發大悲心,願拔一切衆生苦故。】(《大乘起信論》卷2)這個部分就是說佛弟子在信位中,所成就的發菩提心,把它歸納起來大略有三種:第一種、發正直心,發正直心就是修學禪宗的禪,想要證悟實相般若、想要明心,這叫作發正直心。馬鳴菩薩會說這叫作發正直心是有用意的,為什麼不說發上進心、發菩提心、發勝進心等等呢?而是說發正直心;因為學人所要證悟的這個真如心,祂是絕對正直的,如果你想要騙祂去作什麼壞事,那是跟祂不相應的。假使跟祂說:「這個花盆很漂亮,你也來欣賞欣賞吧!」祂不會跟你一同欣賞的;你說:「這個音樂太妙了,所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你也來聽聽吧!」祂也不會跟你一起聽的;你要祂來執著人間的法,祂絕不跟你一起執著的,更何況想要祂欺騙眾生,欺騙上師等,祂絕對不會這樣作。祂始終無貪無取、不偏不倚,祂自始至終都是這樣的正直心。既然祂是這樣的正直心,你想要證得這個正直心,那就得自己的心也是正直的。假使自己的心是歪曲的,就一定會以自己歪曲的心性來尋覓真如心,也會誤以為真如心和自己一樣的會想東想西,會有貪厭等心性,那又如何能跟祂相應呢?縱使有一天真的證得真如心以後,你絕對沒辦法承擔,說祂就是真如心;你心中想的真如心,和離念靈知心一樣會覺知六塵,會有和離念靈知心一樣的離語言文字的貪厭心性。所以縱使聽到真如心的密意,縱使證得祂以後,你一定會說:「這個善知識教我親證的這個心竟然就是真如心,真是笑死人了!祂又不知六塵、不領受六塵,像個癡呆的白癡一樣,説這個叫作真心啊!我才不信呢!」正因為這個真如心跟你所想像的真如心截然不同,完全不一樣,所以就不信受。眾生所想像的心,是喜歡好看的、喜歡好聽的、喜歡好吃的、喜歡穿起來是細軟感覺的,都是喜歡人家說奉承的話,讓自己聽起來好舒爽;都是喜歡有覺有知、有喜怒哀樂的心。他們所想像的真如心都是類似凡夫的意識覺知心,都是有貪厭與取捨的心。這都與 佛所開示的完全不同;眾生所認知的真心,總是有這樣重大的誤會,可是這種意識心的體性,都跟真心不相應,不棄捨這種錯誤的認知就很難證得真心。

真心永遠都是直心而行,從來不彎曲的,所以《小品般若經》裡面,稱真心為不念心,從來不憶念一切法;又稱為非心心,說祂叫作不是心的心,講的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你如果想要證悟這個心,就得要發正直心,心得要正,不諂曲、不彎曲;發正直心的人才能夠去證得祂,證得祂以後才不會退轉。為什麼 馬鳴菩薩說,想要使信心成就的話,先得要發正直心,因為必須如理正念真如法故。有一天當你證得真如心的時候,其實是由於你發了正直心,不認為常常會扭曲、會亂想心思的覺知心自己是真心,所以你才可能跟祂真如心相應。現觀真如心之後,你會這樣說:「果然這才是我要證的真如心,這個真如心真的就是這樣,清淨正直。」這個時候,你就敢堅定地發起成佛之心了。你證得真如心了,你說:「佛也是證得這個真如,我也是證得這個真如,那我成佛是有希望的。」這個時候真的是信心百倍了,敢拍胸脯說:「我將來一定可以成佛,因為我已經證得真如心了,現在只剩下真如裡面的種子,把它轉一轉、變一變,變到究竟清淨時,這就成佛了。」終於找到了這個真心了。那什麼樣的人會發起這種正直心呢?就是禪宗裡真正想要求證真如心的人,而不是專在表相上分別說,究竟是哪個道場比較大?是哪個法師居士的名氣比較大?哪裡的供養比較多?然後去找那些大名聲的凡夫大法師求法。真正追求正法的人,他會先冷靜地判斷:誰所說的法才是真正的了義正法,誰的法是跟經典可以印證的。他會先用經典聖教去驗證大師們,然後才會認定某某人所說的法義,是真正的了義正法才會決定跟他學,這樣的人才叫作發正直心。

第二個信成就的發心,是發深重心。深重心就是說:這個人樂於修集一切善行而不會退轉。最現成的例子,在台灣就有了,慈濟功德會的老會員中,至今還沒有退離,修集一切善法的人們,就是這樣的例子;而離開慈濟,但繼續在善法上用心,繼續修集一切善法的人,都屬於這種人。特別是慈濟的委員們,他們一天到晚忙眾生的事,忙得不亦樂乎,身體雖然很累了,但是心情很愉快,這就是樂集一切諸善行的佛弟子。經由這種樂集一切諸善行的過程,他們漸漸地累積了將來見道所應有的福德資糧;未來的某一天,因為他們這樣努力修集福德,使得見道的福德資糧終於具足了,就一定會想起來:我那麼辛苦的每天為眾生奔忙,説這樣就是學佛;可是我這樣學佛的目的在哪裡?我真的懂得般若了嗎?我真的證到了解脱境界了嗎?這樣修行是不是可以成佛?像這樣子努力地行善,豈不是和非佛門外教的行善一樣,難道這樣行善就是在學佛嗎?當他的福德資糧還沒具足時,他不會想起證道的事情。但是有一天,當他見道的福德資糧具足的時候,他就會開始探索,探索的結果,他一定會努力地蒐集善知識的著作,努力地到處去聽聞佛法,看有什麼道場可以幫助他見道;不只是在財施利益眾生上面,也要在佛法的佛菩提道上面去求真修實證。當然一定會有一天,終於讓他聽到正理:「佛法就是修學解脱道。」又有一天,會聽到第一義的了義正理:「佛法就是修學佛菩提道、成佛之道,就是修證第八識的一切種智。」這時他就會開始認真地熏習了義正法的妙理,也會開始整理探究,最後終於認清楚佛法的內涵,然後他就勇猛直前地,開始往這條路上前進,這就是發深重心。

一個人肯在一、二十年中不斷地利樂有情,不斷地為眾生的安樂而作事,沒有抱怨過,沒有退卻過;有一天,發起探究佛法正理的時候,就是他發深重心的時候到了。我們這裡就有幾位這樣的慈濟委員,他們就是這樣的情形,他們對於利樂眾生的事情從來沒有退卻過;後來終於起心探討佛法的內涵,找來找去,最後就走進正覺同修會這條路來,這就是以發深重心為緣,而發起佛菩提心,樂集一切諸善行故。

第三、發大悲心,願拔一切眾生苦故。第三種發心就叫作發大悲心,那是因為他願意拔除一切眾生痛苦的緣故,因此而發菩提心。前些時候在網路論壇上面,有一個人是學五術的,五術在道家裡面滿重要的,就好像我們佛家講五明,大約是相同的地位。這個人對西藏密宗的法義有較深入的瞭解,曾經說藏密是邪教,所以有人就請求他,請你出來破邪顯正,救救眾生,免得那麼多人被西藏密宗所誤導;他說:「我衡量自己的分量不夠,西藏密宗是個大馬蜂窩,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這個馬蜂窩是不能亂捅的,所以就留到以後讓有能力的人去作吧!」他雖然不敢捅這個馬蜂窩,因為藏密確實是個超大的馬蜂窩,但是他卻敢在網路上說,以自己所知來救護某些人。這意思就是說,他是有那個悲心的,但是自覺沒有那個能力,沒有應付藏密喇嘛圍剿的能力,所以只好說,留給有能力的人去作。密宗的大手印、大圓滿,以及他們所謂的無上密的心中法,你如果沒有完全瞭解他們所謂的無上密,光從表相上要去破它,那也真的是很困難;所以他很聰明地說:這個大馬蜂窩留給有能力的人去捅,我暫時不與密宗正面衝突。這個意思是說,肯發大悲心的人其實是不少的,但問題是,有沒有那個應付的能力,如果沒有對付藏密龐大邪見團體圍剿的能力,破邪顯正的智慧不具足的時候,光靠勇氣與悲心是不足以成事的;這時明哲保身,以求日後有能力對付藏密,這是正確的作法。你本身要有勝妙的智慧,有智有勇,才能成就那個事業。有勇無智,光靠謀略也沒有用;有勇無謀,也還是沒有用。

在世間法上,如果有謀略就可以成功,但是在佛法上面,你必須要有真實的證量,才能夠作這件事。所以說,發大悲心是有許多人能發起的,也是願意去作的;但是有些人能力不夠,就要靠我們來加以扶植,來幫他們建立正確的見地,助他們生起種智上的妙慧;然後他們才有把握,才有能力出來破斥邪見、救護眾生。在我們同修會中,未來將漸漸地會有這種人出現,不會只是我們幾位親教師而已,還漸漸地會有許多這種人出現;請諸位把眼睛擦亮,拭目以待,將來會證明我說的話都是真實不虛的。以上所說,是得道正因裡面,信成就發心,共有三大類。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說明到這裡為止,非常謝謝大家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安泰,道業精進,福慧增長,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