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有性、如來藏(三)

第15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上一個單元最後講到虛空無為、空性、有性,延續這個重點,在進入 馬鳴菩薩《大乘起信論》卷二對第二種人我見的評破前,我們無妨先就「無為」這個名相稍作一點說明。

所謂「無為」,大致上有兩個定義:一、無所作為,沒有功用。二、不依因緣,自在本有。如果以第八識如來藏來講,祂不生不滅,不依他因他緣他法和合造作而出生,無始自在本有,是無為心;這裡的無為,當然是指第二種定義的無為;一個具體的例子,《金剛經》所說「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之無為法,所指實即同經「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偈所反襯托顯之不可以色見、不可以聲求,猶如虛空,卻又能出生萬法之如來藏、第八識、含藏識、自在心、無為心。此心唯大乘明心所證,小乘聲聞無所了知!任何人於此若稍有存疑,無妨想想禪宗六祖慧能大師畢竟依於五祖三更為他講說哪部大乘般若經而開悟?開悟之後所讚〈自性偈〉內容如何?乃至《壇經》〈付囑第十〉中,他又是如何為弟子眾們開示此自性清淨心即是能含藏萬法之含藏識,亦即第八識,所謂「自性含藏萬法,名含藏識。」

這個不生不滅第八識、自在無為心,同時具足「無漏無為、無漏有為」兩種體性,其中的「無漏無為」純是所顯性,沒有任何功能作用,即是上個單元我們舉《百法明門論》所說,包括虛空無為、真如無為之「四所顯示故」的六種無為法,也就是第一種定義的無為。這種因於五位百法之前四位——心法(心王)、心所法、色法、心不相應行法,現前和合運作,最後方得顯示之第一種定義的無為法,本身全然沒有功用,純是形容詞,如同花之美麗、刀之銳利;美麗必依花本體、銳利必依刀本體,方得被眾生意識心、心所所分別了知,現起名言,產生勝解,而說顯現(註:方便亦可說名出生,不過為了避免誤解而造成混淆,一般僅說它是所顯法,而非所生法。)然而,離開花必無美麗可言,離開刀必無銳利可說,世俗人再愚癡,也不至於會笨到走進花店向店主人說:「我要買點『美麗』回家欣賞,可是我不想買花,能不能算我便宜點?」乃至到刀具店向店老闆說:「我想買點『銳利』回去切東西,可是我不想買刀,能不能打折賣我?」

要注意的是,雖然「虛空無為、虛空、空性、無漏無為」純是所顯法,沒有功用,無所作為,如同前一單元的四指喻與這裡的美麗、銳利喻所說,但卻又正如本單元前段已說,乃至上一單元引六祖開悟時所唱讚之〈自性偈〉全偈時早說,此第八識無為心同時具足「無漏無為、無漏有為」,亦即同時具足「空性、有性」;空有二性純攝一心,猶如一紙兩面,無可分離,不可能存在「唯具無漏無為、空性,不具無漏有為、有性」之自在無為心,亦不可能存在「唯具無漏有為、有性,不具無漏無為、空性」之不生不滅心。「空性、有性、無漏無為、無漏有為」四法,必定同時指向此一慧能祖師所悟之「本自清淨、本不生滅、本自具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之真如心、無為心、中道心、金剛心,因為前四句即是「無漏無為、空性」,第五句即「無漏有為、有性」,合此五句,方得俱顯真心全貌!撥一取四,廢四存一,缺一缺四,皆成過失;舉一提四,說四隨一,一四同心,無可分離。職是之故,雖說「虛空無為、無漏無為、空性」單獨而言應屬所顯法、無作用法,然而經論之中有時卻又以「虛空無為」,以「空性心」、「空性」,甚至直接僅以「虛空」(虛空無為之簡稱,絕非四指喻中之虛空、你我所可方便說為眼見之頑空)兩字,隱喻指稱此「具足空性、有性之自在無為心」,而說此猶如虛空之「空性心」能生萬法,真實不虛,本即諸佛如來究竟寂滅、常恆遍有、不生不滅法身。菩薩們切莫因此而生疑乃至毀謗一切作此說喻之經論,反過來,亦不可偏取一端,望文生義,墮於《大乘起信論》此處所破虛空外道之常見邪論猶不自知,所謂「依文解義,三世佛怨;離經一字,即同魔說。」就是這個道理。必須自有般若明慧,堪能簡擇前後語句文意,明見諸佛菩薩真實諦理,而後方作最後判斷為要。

另外,「無為」一詞,除了上面兩種定義外,有時候尚有介於兩者之間的用法,譬如有時候我們會說,第八識這個不生不滅、非因緣生、本來自在之無為心,雖然能夠隨緣出生蘊處界一切有為法,然而,於其所生諸法,祂既不起我所執著,亦無七轉識般對六塵境界之著相分別與緣慮作主性,一向隨緣任運出生萬法,不執不會,雖爾受熏持種,從不起心動念,無所作為!如斯體性,亦是「無為」。

簡單講完「無為」,在繼續回到《大乘起信論》這個主題前,且容在此先簡單複習提醒菩薩們一點,我們這個小系列總共四個單元,主要僅在作為 平實導師《起信論講記》第四輯相關內容之導讀,簡單介紹講解新譯《大乘起信論》卷二中 馬鳴菩薩所破斥的凡夫「五種人我見」中的前二種。前面兩個單元已將第一種人我見,也就是虛空外道見講完,再來就要破斥凡夫的第二種人我見。開始之前,按照慣例,先將論文唸過一遍:「二者、如經中所說一切世法皆畢竟空,乃至涅槃真如法亦畢竟空,本性如是離一切相。凡愚聞之不解其義,即執涅槃真如法唯空無物;為除彼執,明真如法身自體不空,具足無量性功德故。」

這第二種凡夫錯誤顛倒建立的人我見,它其實就是所謂的斷滅見,所謂的一切法空、假「畢竟空」。須注意者,這裡的假畢竟空,跟我們以前提過的那個跟「勝義有」一體兩面、同時存在的「畢竟空」,是完全不同的。前者這個凡夫人我見的畢竟空,實即等同「空相、斷滅空」;後者那個與勝義有一體兩面的畢竟空,卻是「空性、虛空無為」的同義詞。前者是唯許蘊處界有為生滅,不許阿賴耶識自在本有、能生萬法,謗無「不生不滅、受熏持種真心」之六識論;後者卻是依於兼具空有二性之如來藏阿賴耶識而說「真性有為空,緣生故如幻,無為無起滅,不實如空華」之八識論。此《楞嚴經》中 釋尊所說長偈一分四句,自續中觀師清辨於其所造《大乘掌珍論》中亦曾論及,是否直接引用自梵本《楞嚴經》雖未可知,而於 玄奘大師所譯版本中說為「真性有為空,如幻緣生故,無為無有實,不起似空華」,一經一論兩偈字義,究真而言雖實全同,清辨淺思邪謬所作詮解卻是「世俗諦許有依他、圓成,勝義諦中一切皆空。」大違 無著、世親、護法論師與 彌勒菩薩依 佛真教而說之「虛妄分別有,於此二都無,此中唯有空,於彼亦有此,故說一切法,非空非不空,有無及有故,是則契中道」。簡單來說,對破清辨邪見所執「勝義一切皆空」,而說「勝義諦中,非空非有,中道離言,絕諸戲論。」玄奘大師高徒 窺基菩薩於《成唯識論述記》卷四中,亦引判清辨一類毀謗阿賴耶識生滅虛妄之六識論中觀師為:「彼依《掌珍》『真性有為空』等似比量,撥無此(第八)識及一切法,皆言無體。」明證此類六識論中觀師,雖口口聲聲服膺中道,卻連所謂中道——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常不斷、不來不去、不一不異,本來全依彼等謗為虛妄假立之阿賴耶識「自在本有,非屬依他,從未出生,永不斷滅,故名不生不滅。心體常住,受熏持種,不別垢淨,不被垢淨,故名不垢不淨。成佛不增,凡夫不減,不落數法,非可思議,故名不增不減。種子現行生滅可轉非常,心體涅槃真如不易非斷,故名不常不斷。猶如虛空,非色非空,縱報化二佛不見此能生之心來此三界,方二乘寂滅亦無一所生法去彼涅槃,故名不來不去。賴耶藏識如海常住,蘊處界法似浪恆轉,離海無浪是故非異,浪息海澄是故非一,斯名不一不異」全無所知!由此愚癡無明,自處生滅邪暗,故違《楞嚴》、《密嚴》、《楞伽》、《華嚴》、《解深密》諸經正義,口說中道、空性,卻惡謗中道所依、空性所歸之第八阿賴耶藏識唯是假名施設、非真實有,恰恰落於前此所說之自無般若明慧,不堪簡擇前後語句文意,枉見諸佛菩薩真實諦理,真真所謂「依文解義,三世佛怨」也。民國初年,毀謗《楞嚴經》、《大乘起信論》為漢地所造偽經假論之呂澂,與同屬歐陽竟無弟子之王恩洋,曾經就此清辨《大乘掌珍論》一偈往來爭辯筆戰,然而,前後一箇棺材,古今三箇死漢,既則兩皆未悟,終究純是紙上風波、口中是非罷爾,不值費文添墨,於此離題增作哂議。

回到單元主題,換句話說,不管是佛門內外、在家居士或是出家法師,那些不承認有七八二識而妄說緣起性空的六識論者,都是落於 馬鳴菩薩《大乘起信論》這裡所要破斥的第二種人我見,也就是所謂的斷滅見外道。

這些斷滅見六識論外道,從佛世到近代,不管是在佛法起源的印度,還是向外流傳開來以後的中土、南洋、東北亞、西藏各地,從來都沒缺少過!前面剛提到的清辨一類自續中觀師外,月稱、寂天、宗喀巴等一類應成中觀師,乃至一直到現代,這種六識論斷滅見仍是甚囂塵上,不曾斷滅過!其煢煢大者,即屬數十年來台灣佛教界內所流行的一種說法:「緣起性空是佛法當中最高義理。」的始作俑者——印順法師。印順以其錯誤的「虛妄唯識、真常唯心、性空唯名」大乘三系判教、淺仄狹隘的「人間佛教」思想、沿襲自歐美日本無信仰學者而更發揚光大的「大乘非佛說」,廣泛地影響或者說蠱惑了一大群高推尊崇他為「佛法導師、玄奘以來第一人」的出家與在家信眾。特別是最後一項的「大乘非佛說,只有阿含經才是原始佛教、真正佛法!」這個毒見,在他號稱被台灣四大山頭共尊為佛法導師的光環下,數十年來所造成的流毒與遺害更是難以估算。有些印順學派的信徒,在面對這種指責時,經常會引用印順在民國32年發表的〈大乘是佛說論〉為其緩頰辯駁,然而對於更後期、更能代表他真正看法的著作,卻反而選擇性地視若無睹,忘了這個在民國62年〈研究佛法的立場與方法〉演講中,誠實地對聽眾公開承認:「我自己很慚愧,沒有能夠真正向修證的路子走。」骨子底其實就只是一個披著僧袍的佛學文字研究者,不過短短八年後,在民國40年對香港信眾演說〈淨土新論〉(收錄於《妙雲集/淨土與禪》)時,就已經毫不遮掩地告訴大眾——西方淨土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信仰,是發展自古印度人民對太陽(神)無量光明、壽命的西方夕陽落日信仰,套用他的原話,所謂「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攝取太陽崇拜的思想」;而「文殊、觀音、勢至、無盡意、寶檀華、藥王、藥上、彌勒」等八大菩薩的雛形成立,是取材自太陽系中除了地球之外的八大行星;至於東方 藥師琉璃光如來淨土則是脫胎換骨源自天界的淨化,而十二藥叉神將原本就是黃道十二宮、十二生肖等十二種畜生的神話移情轉化!

印順這種「大乘非佛說」邪見,從他四十餘歲堅固建立以後,不僅從來不曾改變立場過,一直研究發展下去,在民國69年出版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自序中,他更且清楚公開發表了「大乘非佛說」的完整進階版:【「大乘佛法」,是從「對佛的永恆懷念」而開顯出來的。……「原始佛教」經「部派佛教」而開展為「大乘佛教」,「初期大乘」經「後期大乘」而演化為「祕密大乘佛教」,推動的主力,正是「佛涅槃以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

而在同書第八章第一節〈佛菩薩的仰信〉中,他更說到:【梵王為主,融攝舍利弗的德性,形成文殊師利。帝釋為主,融攝大目犍連的德性,成為普賢。人間、天上的二大脇侍,成為二大菩薩;二大脇侍間的釋迦佛,就成為毘盧遮那。】

換句話說,在印順看來,不僅大乘佛經是後世佛弟子因於對「一死永滅的佛陀」永恆的懷念而偽造,是這些後世佛弟子們集體大妄語,未親聞佛音而夸言「如是我聞」,未成佛而敢僭稱《佛說無量壽經》、《佛說藥師如來本願經》、《佛說彌勒下生經》、《佛說維摩詰經》,乃至連文殊、普賢兩大脇侍菩薩,也都只不過是聲聞弟子舍利弗的梵天化、目犍連的帝釋化,歷史上根本不曾真正存在過。從之而推,禪宗語錄中記載到的寒山、拾得當然也都只是村夫妄想,因為文殊、普賢根本是虛構人物!而 玄奘大師當世即已立傳流通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記載那爛陀寺老住持戒賢論師因多年風病苦痛纏身本欲絕食求死,卻蒙 文殊、觀音、彌勒三大菩薩示現,為他講說病痛因縁,所謂:【「『我是曼殊室利菩薩!我等見汝空欲捨身不為利益,故來勸汝!當依我語,顯揚正法《瑜伽論》等,遍及未聞,汝身即漸安隱,勿憂不差。有支那國僧,樂通大法,欲就汝學,汝可待教之。』法藏聞已,禮拜報曰:『敬依尊教!』言已不見。自爾已來,和上所苦瘳除。」僧眾聞者莫不稱歎希有。法師得親承斯記,悲喜不能自勝,更禮謝曰:「若如所說,玄奘當盡力聽習,願尊慈悲攝受誨教。」法藏又問:「法師汝在路幾年?」答:「三年。」既與昔夢符同,種種誨喻令法師歡喜,以申師弟之情。」】當然亦是 玄奘大師夥同當時五天竺佛法中心那爛陀寺的住持戒賢大師、侄弟子覺賢、一寺僧眾,乃至歸唐之後與他同時、為他立傳的慧立、彥悰法師,編造神話,欺瞞世人,企圖詐取盛名,樹立威信罷了!當然,文殊師利既然是假,普賢、觀音自亦非真,而號稱不讀不知佛家富貴之《華嚴經》與廣大靈感之《大悲咒》,自然也都只不過是愚夫愚婦才會去受持讀誦的偽經偽咒囉!然而,任何一位信受輪迴因果,任何一位對佛法僧三寶具足基本恭敬清淨信心的佛弟子,有可能會接受印順這種不修無證、純粹基於偏隘有限學術研究遐思而作的愚癡無智謗佛、謗法、謗僧結論嗎?絕不可能!

如果連上面白紙黑字,再三舉例引用印順這些清楚不韙對眾自呈、不遮不掩流傳後世的著作,都不足以成為他毀謗大乘非佛說,毀謗諸大菩薩純屬想像捏造,毀謗 彌陀世尊、藥師如來本無淨土也從不存在的鐵證!那我們恐怕不知道這世上到底還有什麼證據可以被稱為「白紙黑字,鐵證如山」了。

其實,要破斥大乘非佛說再容易不過,在其他單元我們也已經舉過一些例子。最簡單來說,只要能夠證明「阿羅漢不是佛」,便已經證明「大乘必是佛說」。原因不辯自明——四阿含全部所說不過都是幫助眾生證得阿羅漢乃至緣覺之法,翻遍四阿含諸經都見不到一卷一處有清楚詳實記載到如何成佛之道。

然而,佛是阿羅漢,阿羅漢清楚卻不是佛!十大聲聞弟子中,各有第一,各有偏勝,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連神通第一,羅睺羅密行第一,富樓那說法第一,顯然弟子們之間,智慧、神通、多聞、天眼、戒律、解空、論議等等,各有高下,絕不平等!若阿羅漢是佛,難道世上竟有智慧、神通、功德不平等之此佛、彼佛嗎?又,阿含清楚記載女人不能成就轉輪聖王乃至佛,清楚記載佛三十二相中有馬陰藏相,然而比丘尼眾中,大阿羅漢比丘尼又豈僅一兩個!阿羅漢既然女人可成,顯然,阿羅漢絕非佛。又,阿含清楚記載一世界無二佛、如來十號中阿羅漢唯具其一,而不管佛世佛後,也都不曾有聖弟子敢自稱自己是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調御丈夫、天人師、無上士、佛、世尊。又,阿含還清楚記載,頭陀第一、佛分半座的大迦葉,托缽乞食回來後,向 釋尊頂禮懺悔,自言我愚我癡、不善不辨,不忍佛戒,不知佛意!試問:這世上還有佛會犯任何過失而需要向另一尊佛跪拜、懺悔的嗎?三明六通大阿羅漢亦是緣覺辟支佛的迦葉尊者,可能是佛嗎?任何聲聞阿羅漢、緣覺辟支佛,可能是佛嗎?還會犯錯、還需要悔過的三明六通大阿羅漢,有可能只是在福德、慈悲上不如佛,在智慧、解脫上卻是與佛相等嗎?其他例子還所在多有,不勝枚舉,也都可以清楚為大家證明:「阿羅漢絕對不是佛,聲聞緣覺辟支佛的智慧、神通、解脫、功德、證量絕不等同於佛!」另外,提醒大家一點,還請菩薩們牢記:我們上面引用到的所有經典證據,全部都在小乘四阿含範圍內,連一部大乘經典都還不須「麻煩」到喔!

好!既然阿羅漢不是佛,既然小乘結集的四阿含經典中,所記載的都只是幫助佛弟子們成為聲聞緣覺的二乘法道,不曾有一經一卷清楚詳實談及阿羅漢之上的大乘成佛之道,那麼,小乘怎麼可能是佛法的全部?大乘成佛之道又怎麼可能不是 佛親口所說?卻是印順所毀謗的後世弟子因於對 佛陀一死永滅的永恆懷念而偽造呢?

最後,我們不妨再引用連印順自己也都信服,認為是四部阿含中最古老最可靠的《雜阿含》來為這個「大乘非佛說」作總結。《雜阿含》卷十五(404經)記載,佛不問自說,為比丘開示:【「爾時,世尊與諸大眾到申恕林,坐樹下。爾時,世尊手把樹葉,告諸比丘:「此手中葉為多耶?大林樹葉為多?」比丘白佛:「世尊手中樹葉甚少,彼大林中樹葉無量百千億萬倍,乃至算數譬類不可為比。」「如是,諸比丘!我成等正覺,自所見法為人定說者,如手中樹葉,所以者何?彼法義饒益,法饒益,梵行饒益、明慧正覺、向於涅槃。如大林樹葉,如我成等正覺,自知正法所不說者(註:注意「正法」兩字),亦復如是,所以者何?彼法非義饒益,非法饒益,非梵行饒益、明慧正覺、正向涅槃故。是故,諸比丘!於四聖諦未無間等者,當勤方便,起增上欲,學無間等。」】

佛成等正覺「一切自所見法」中,有可能有一法不是無漏、清淨而相應解脫嗎?既然必是無漏、清淨而且相應佛地解脫,為何其中卻有不為聲聞比丘而說者?乃至此類「自知正法所不說者」比諸「自所見法為人定說者」,竟然還是「大林樹葉」比諸「手中樹葉」,甚至說為「無量百千億萬倍,乃至算數譬類不可為比」呢?答案再簡單不過!這些如大林葉、廣大無邊、無漏清淨、究竟解脫之「成等正覺自所知法」,本是「成無上正等正覺自所知法」,本非「成有上非究竟聲聞緣覺自所知法」!換句話說,本來即是大乘、無上、究竟解脫、成佛之道;於外道乃至聲聞緣覺二乘而言,唯屬十四無記一類,不須為彼講說之涅槃本際、入胎識、名色因、名色本、五陰俱識、不生不滅法。尚未迴小向大的聲聞阿羅漢,乃至怖畏生死、志求寂滅、絕不迴心之定性二乘聲聞人,所求既是灰身泯智,不於三界輪迴生死,滅盡蘊處界一切生滅法,證無餘涅槃,成自了漢!何德何能何有大心根器,堪得聽聞親修此菩薩依四宏誓願發無上菩提心而後方堪聽聞修持之一切種智無上成佛大法呢?聽之徒自更增迷悶罷爾。甚至根器所限,不僅永遠不得親證佛菩提,連聲聞緣覺二乘解脫,恐怕都將「於內有恐怖、於外有恐怖」,連初果須陀洹都且永遠不得實證!這個道理,平實導師於《阿含正義》相關章節已親依所證如實勝妙演說無遺。有興趣再進一步瞭解的菩薩,盡請自行參閱翻尋,思惟其中法義,必得利益不少。此處篇幅所限,不更闡述下去。

從這一點再連結上我們這個單元的主題。無數大乘經典乃至菩薩聖論,都清楚地談到,大小乘之差別就在阿賴耶識、如來藏之證知與不證知。因為阿羅漢滅盡蘊處界一切生滅法而證入無餘涅槃卻非斷滅,因為佛地圓滿具足實證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槃、無住處涅槃」四種涅槃,因為阿羅漢不須斷而成佛必斷之無始無明、所知障,因為辟支佛不能證而成佛必證之法無我、一切種智,都必須依此第八識、如來藏、一切種子識、不生不滅心、涅槃本際而說而立!《楞伽、楞嚴、密嚴、華嚴、解深密》諸大乘契經如是說,《瑜伽師地論、顯揚聖教論、攝大乘論、成唯識論》諸菩薩聖論亦如是證!乃至這個具足空性、有性的不生不滅心、真如心、如來藏、阿賴耶識,即便我們不舉經論,單單依於最基本入門的佛法常識知見,也都可以如理證明,如實建立這個真實心真實存在,真實不虛。

時間的關係,今天就先講到這裡,下個單元我們再繼續。

祝願大家:吉祥康泰,學法無礙!阿彌陀佛!


點擊數: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