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二門(二)

第10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製作的《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也就是 平實導師的著作《起信論講記》的導讀。

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為各位講到了染汙與清淨,說到了如果有一杯潔淨的蒸餾水,裡面被放進一點點的泥沙攪一攪,它就變成了染汙的泥漿水;然而就物理學的角度來看,水是H2O,是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組成的,泥沙分子則是二氧化矽SiO2,像是天然水晶的成分也是二氧化矽,玻璃也是二氧化矽。那當它們是淨水、是水晶、是玻璃的時候,我們說它們是潔淨的、高貴的,然而將泥沙混入水中,我們就說這一杯水是染汙的、是汙穢的;可是水就是水,沙就是沙,彼此並沒有起化學作用,獨立存在的時候,水是H2O,沙是SiO2,混合成泥水的時候,水仍然是H2O,沙也還是SiO2,化學的結構一點都沒有改變,兩者前後沒有半分的差別。那麼請問各位大德,水與沙是潔淨的嗎?混合之後的泥水是汙染的嗎?

《華嚴經》裡面說「心如工畫師」,因為祂變化出三界,祂組合了諸般世間法,世間萬法的本身就是真如妙心的顯現,卻又無妨這一些世間法具有種種生住異滅之相。心為我們畫出了人身,因此我們出生為人類;心為我們畫出了高鼻、大耳,所以我們就有了高鼻、大耳;眾生各各的萬法都是以各各的如來藏為身,並且一切法皆由如來藏所生,所以第八識如來藏心叫作法身,就是萬法之身,所以如來藏是萬法所依之身,所以由凡夫、愚人乃至到成佛後的最終所依,都是如來藏法身。真如心具有一切法的種子功能,從凡愚到成佛之間,此心隨緣出生種種相貌、種種異同,所以萬般色之法與如來藏心法乃是相同而不二;所以無染汙無潔淨,無智無識的相對待,無智亦無得,無一不是如來藏的妙智妙法。

所以在《本生經》第87卷裡面提到:王舍城中有一位全國第一的婆羅門算命師;有一天,這位婆羅門發現一件被老鼠咬破的衣物非常不吉祥,會導致自己與別人的大災難,於是他連忙對兒子說:「孩子!這一件衣服你趕快去把它拿到墳場丟掉,而且還得注意千萬不要用手去碰到它,那會帶來災難的,你找根棍子夾著它去丟掉吧!」這一天早晨,釋迦世尊一早便來到墳場的門口,此時算命師的兒子用竹棍夾著衣服來到了墳場,將棍子和衣服丟下了就走。世尊便上前問小孩說:「小施主!這一件衣服你要丟了嗎?」孩子很直爽地回答:「丟了!不要了。」「那麼此衣已是無主之物了,就讓它作為我們僧侶的袈裟吧!」世尊說著便拾起了這一件不祥的衣物。孩子看到了慌忙叫道:「喬答摩長老!這是不吉祥的凶物,不可以啊!使不得啊!」但是 世尊繼續走著,手提著衣服便回去了竹林精舍。

孩子趕緊跑回家,把墳場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父親,算命師聽說是 釋迦世尊拿走了衣服,心裡瞬間不安了起來。這位婆羅門算命師乃是王舍城中有名望的貴族,以看相算命聞名四方,他並不崇敬佛法僧三寶,因此他聽到了 世尊撿走了那一件不祥的衣服,他所聯想到的是:「喬答摩長老如果穿了這件衣服,會招引災禍,還會因此毀掉整個竹林精舍吧!到時候王舍城的信徒們就會指責是我的錯。」他越想越覺得問題嚴重,急忙地帶著兒子拿起一大堆新的衣服到竹林精舍去拜見 世尊。

算命師來到竹林精舍恭敬地對 世尊說:「喬答摩長老啊!聽說您撿走墳場那一件不祥的衣服,請您千萬不要穿它,那一塊布會給您與整個精舍帶來災難的。請您將它扔了,我這裡帶來了一些全新的布料,就請您收下吧!」此時 世尊回答說:「長者婆羅門啊!我們是出家人,出家人是不講究衣物的新穎與破舊的,我們並非今天如此,從過去就是像這樣的不講究。出家人從墳場、從垃圾堆或者從馬路上撿拾人們丟棄的衣物,我們穿上以後不會有災難落在我們的頭上的。」後來,果然僧團一切如舊,沒有因為那一件衣服而有任何的災禍。

算命師認為這一件衣服是大凶之物,會給自己和身旁的人帶來大災禍,這是從世間的五蘊法的生滅興旺計算推度而來的,也許算命師繼續將這一件衣服留在身邊真的會有災禍發生,把衣服丟掉災禍就暫時不發生了;但是算命師所不知道的是:災禍不是由這一件衣服所出生的,衣服只是一個色法,它沒有自性,它是由如來藏根本因所出生的;未來的災禍,也是由如來藏的種子遇緣而出生,並不是那一件衣服能出生災禍啊!這就好像是牛車不動了,不是因為車子不動,而是因為牛不走了;如果因此去責怪車子不吉祥,要把車子丟棄,那就叫作非因計因。世間只看見諸法生滅相的眾生,就一定會落在非因計因這一端之中,這也是世間的常態。

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說,衣服是如來藏所生,是真如所顯現的妙功德之一,無妨衣服在有世間生滅法相的同時,存在著真如如來藏心的甚深緣起功德業用。離開了衣服,也就沒有真如如來藏了,這是從心真如自體來看;而萬法皆心真如所生,這一件衣服當然也顯示出真如妙心的妙功德啊!哪有什麼吉祥與不吉祥呢?所以僧團並沒有與算命師災禍的共業,並沒有什麼會獨立存在的災禍隨著這一件衣服來到僧團。所以佛菩提道的修行,既在於心生滅門的萬法上,也在於心真如的本質上。所以不同於解脫道去遮止諸惡行的不能作,佛菩提道的修行更在於菩薩行的所為當為。

例如我們回到前面一集所說的《本生經》故事,世尊為象王時,以身體救護蜂鳥的事情,故事的後半部:在象王辭別了蜂鳥媽媽的時候說著:「蜂鳥媽媽!我走了,後面還有一頭象,牠不歸我管轄,等牠來到的時候,你再向牠求個情吧!」象王說完,匆匆忙忙地就去追趕前面的象群了。過了一會兒,一隻雄壯野蠻的大象也下山來了,蜂鳥媽媽連忙飛去向牠求情,但是這一頭大象凶狠可怕,根本不理會蜂鳥媽媽的懇求,反而用鼻子趕走蜂鳥媽媽,一直走到小蜂鳥住的那一棵樹下,揮起了長鼻子把蜂鳥媽媽窩的那一棵樹高高地拔起,然後連同小蜂鳥一腳踩下去,再用鼻子提起血跡斑斑的蜂鳥窩,丟到山崖下的水溝裡面去。

這一頭蠻象幹完壞事之後,向森林發出了一陣長嘯聲,就一躍而去了。飛行在空中的蜂鳥媽媽,看到孩子們受到如此殘酷的殺害,非常傷心,哭著說:「蠻象!別以為你的體格強壯就能以大欺小,如今你殘忍地害死我弱小的孩子們,我發誓在三天內,要讓你看到智慧的力量比你蠻橫的體力強大千倍,我一定要讓你得到報應。」蜂鳥媽媽停止哭泣,揮去了難過的淚水,飛到了森林的盡頭,牠找到了好朋友烏鴉,和烏鴉哭訴了孩子們的悲慘遭遇,請烏鴉幫牠報此仇,用銳利的嘴去啄蠻象的雙眼。

烏鴉很同情蜂鳥媽媽,欣然同意了牠的請求。於是,牠們一同飛進森林裡找到了那一隻蠻象,烏鴉趁著蠻象覓食的時候,出其不意迅速地飛上去,用牠的尖嘴啄瞎了蠻象的兩隻眼睛。此時蜂鳥媽媽謝過烏鴉,又去尋找黑蒼蠅,牠向黑蒼蠅哭訴了孩子們慘遭殺害的經過,請求黑蒼蠅助牠一臂之力,黑蒼蠅問牠:「你希望我怎麼樣幫忙呢?」蜂鳥媽媽說:「請您讓蠻象的眼睛裡面長滿了蛆蟲吧!」「這好辦,你放心!我這就去。」黑蒼蠅說完了,馬上就飛到森林裡去。此時蠻象被烏鴉啄瞎了眼睛後,痛苦難當吼叫不已,在森林裡轉來轉去,而黑蒼蠅帶來了一大群的蒼蠅夥伴,飛到了蠻象的頭上,死死地咬住蠻象的眼睛,產下了成千上萬顆的小卵,這一些卵很快就變成小蛆,小蛆們狠狠地咬食著蠻象的眼睛,使蠻象痛得在地上打滾,苦不堪言。

蜂鳥媽媽謝過黑蒼蠅後,又去尋找青蛙,牠也向青蛙哭訴了蠻象殺孩子的經過,青蛙聽到蜂鳥媽媽的遭遇後,馬上同意幫忙,問說:「需要我幫你幹什麼呢?」蜂鳥媽媽講:「我的朋友啊!蠻象的眼睛已經瞎了,牠現在飢渴萬分,你如果在山上叫,牠就會跟著你的聲音走;等你到了山崖上的時候,你就跳到懸崖邊上去大叫。」「明白了,我知道了!」於是,青蛙就跟著蜂鳥媽媽進到林子裡找到了瞎眼的蠻象。青蛙對著蠻象大叫著:「呱!呱!呱!」蠻象聽到了叫聲,以為找到了方向,馬上就像著了魔一樣,扇起大耳朵,朝青蛙叫的方向衝過去,牠緊追著青蛙不放,青蛙就這樣子把蠻象帶到懸崖邊上,然後青蛙朝懸崖邊的小松樹跳過去,又大叫了幾聲。蠻象聽到了懸崖下方的水流聲,還以為小河離牠不遠了,邁開大步朝前衝去,結果四肢落空,摔到懸崖底下摔死了。蜂鳥媽媽終於以弱小者的智慧,戰勝了蠻象的強大殘暴。

說到此處,世尊便向大眾開示:「僧侶們!不可以有欺壓他人之心。大象雖有巨大強壯的身軀,牠卻逃脫不了四隻小動物團結起來的報復,最後死在弱者手中;所以,人不可貌相,更不可與他人爭鬥。那一隻殘酷的蠻象,就是現在的提婆達多;而救護蜂鳥的象王,就是我的過去世。」接下來,世尊交代了那一隻蜂鳥、烏鴉、蒼蠅、青蛙現在也都是 釋迦世尊的弟子們。

在這個本生故事中,世尊告訴了我們什麼事呢?前面的經文,我們知道了雖然諸法都是妙真如心所生,是如來藏阿賴耶識的功德性,然而這樣的五蘊萬法的法相,它卻是有生有滅的,就是輪迴三界的相貌。因果昭然不爽,是三界輪迴所集成者,是無常、是苦、是空、是非身、是無我,所以不能夠像狂禪和子所說:「哦!我懂了,原來輪迴的色法就是真如,所以我什麼也不必做,什麼修行都沒有必要,只要靜靜地享受三界色的生滅就好了,反正色法就是如來藏嘛!輪迴也不離本來清淨的真如妙心啊!」在佛門裡面,秉持著這一種狂禪觀念,主張諸法自然即是證悟,無需修治也無需觀攝,這樣的人還真不少。

例如打著中國北宗禪招牌的漢地和尚摩訶衍,他在西藏立宗,他說:「凡一切均因思惟而生,並以善業惡業而得善趣惡趣之果,此又循環往復。凡事無所思又無所作為,生此念後即可解脫矣!此種見解即凡事無所思也。」認為只要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那就是最好的修行。

又像是密宗大圓滿的一派主張,例如在《普賢王如來祈禱能顯自然智根本願文》,這一篇願文是教授大圓滿的標準教材,裡面說道:「覺了自心寬坦住,任持安住自明覺,轉成平等性智道。」就像這樣子就能夠成就了平等性智。這一些其實都是狂禪和子,在沒有證悟的時候作夢的境界,忽略了己身三障五毒具足,性障深厚、惡業纏身,卻一昧地說:「我知道了!一切都是心真如的道理,所以無可修行。」這樣子只會讓自己速往三惡道,所以天童宏智禪師也說「森羅萬象許崢嶸」,但是它的先決條件是已經證得了「透脫無方礙眼睛」。也就是說,心真如門與心解脫門這兩者之間,它是一體的兩面,而不能夠偏廢一邊,只看其中一端說:「就是這樣了!」成佛必須要在這兩門當中,去互相運用、互相證得。也就是真正的佛菩提道,它是函蓋了解脫道,而不是單有解脫道,或者把解脫道拋棄掉,說這樣子能夠成佛的。

今天時間的關係,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