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
由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節目。今天我們所要探討的題目是「何謂本覺、不覺、始覺、相似覺、隨分覺、究竟覺?」

這總共是三集的探討,這是第三集節目的介紹。在上一集節目當中,對這個題目,還有一小段論文還沒有介紹,我們繼續來看這一段論文:【謂依本覺有不覺,依不覺說有始覺。又以覺心源故,名究竟覺;不覺心源故,非究竟覺。】(《大乘起信論》卷1)意思是在講,如果還不能親證自己身中第八阿賴耶識的本覺,於這樣的本覺不能證知,說這樣的凡夫還是位在「不覺」。所以不覺在講因地凡夫的眾生,以及包括二乘法道當中的聖人,因為都還不能夠實證覺悟到自己身中阿賴耶識的本覺,所以 馬鳴菩薩說他們還是不覺。簡單來說,已經覺悟阿賴耶識本覺的,就建立為「始覺」;而還沒有親證本覺,就建立為「不覺」。所以都是依是否已經親證自己身中阿賴耶識的本覺,來建立始覺跟不覺。

另外論文也談到了,又依已經能夠覺悟這個本覺的源底,對於祂所含藏的一切法種都能夠覺悟,都能夠究竟了知,沒有一法遺漏掉,這樣對阿賴耶識所具有的本有覺照功德能究竟了知,功德完全顯發,馬鳴菩薩建立為「究竟覺」;而能於自身心真如阿賴耶識所具有的功德究竟了知了,那當然就是究竟圓滿佛地的證境,所以究竟佛位所覺悟的究竟覺,還是依於本覺而談,仍依於本覺的究竟圓滿覺悟,來說佛所覺悟的叫作究竟覺。

下一段論文,談到不覺,以及二乘法修學者與大乘初業菩薩,因為還不能夠證悟本覺,所誤會的覺悟就是所謂的「相似覺」。我們把這段論文,先引來為大家作說明。所以論文當中繼續開示說:【如凡夫人,前念不覺、起於煩惱,後念制伏、令不更生,此雖名覺,即是不覺。如二乘人及初業菩薩,覺有念無念、體相別異,以捨麤分別故,名相似覺。】(《大乘起信論》卷1)所以這段論文先談到了不覺,意思就是講,還沒有覺悟阿賴耶識本覺的凡夫位修行人,甚至是ㄧ些已經在教導大眾修行的大法師們,他們就是因為誤會 佛陀經中的開示,因為經中開示說:「我們的心真如阿賴耶識,是一個不會分別六塵境界的心。」因此這些大師們就很努力去打坐修定,或是用這樣的方法去教導信眾努力打坐修定,試著想要把這個會分別的識陰六識心,透過修定的方法,努力要把妄念給制伏,不要讓它生起;直到妄念都降伏了,也就是把自己能分別的六識覺知心,要把祂修行成為經文所說的無分別心阿賴耶識心,以為這樣子是親證無分別心阿賴耶識心,親證阿賴耶識的本覺。馬鳴菩薩對這樣的人說,把妄念不再現起的覺悟,並不是真正的證悟菩薩的覺悟本覺,還只是凡夫的覺悟,其實還是位在不覺,是ㄧ個不曾覺悟的人。也就是論文說:「前念不覺、起於煩惱,後念制伏、令不更生,此雖名覺,即是不覺。」那我們進一步來看,這段論文的文義就是在講,有錯誤這些修學的人認為說,因為當下不能夠觀照到前一念的生起,而開始有了隨後的種種語言文字煩惱妄想出現,那他認為這個時候,應該更怎麼樣呢?要更努力來修定,讓心能夠制心於一處,把心制心於清淨的一念不生當中,使得後念能夠制伏,不要再生起妄念及種種的煩惱妄想。馬鳴菩薩說,這樣勉強可以說也是一種覺悟,但其實是屬於凡夫的覺悟,並不是大乘佛法當中聖人的覺悟;這樣的人,還是不曾覺悟本覺的人,仍然名為不覺。

這段論文後面繼續談到,所謂的「相似覺」,這個字面上的意思,其實就是在講相似的覺悟。也就是說,還不能夠親證阿賴耶識的本覺,只是一種相似的覺悟。這主要是在講,二乘解脫道這些修學者,以及大乘法道上剛開始學禪法,還沒有證悟的這些凡夫菩薩們。所以論文說到:「如二乘人及初業菩薩,覺有念無念、體相別異,以捨麤分別故,名相似覺。」為什麼這兩種人只是相似覺,只是相似的覺悟?因為他們只是能夠覺察到,心的有念與無念時候的體相是有不同,他們也能夠捨棄比較粗糙的使用語言文字上的分別,這樣的覺悟還不是已經親證阿賴耶識的本覺,只是一種相似的覺悟,所以名為相似覺。那麼斷除粗糙的語言文字妄想,其實還是凡夫的證境,也不是屬於二乘解脫道的正修,因為二乘解脫道主要是在斷我見、我執煩惱上用心,要把障礙二乘人出離三界生死的我見、我執煩惱把它斷盡,而不是透過打坐修定,努力斷除語言文字妄想上面去用功修行;因為我們不管覺知心是修到已能離開比較粗糙的語言文字分別,或是心中連語言文字也都暫時不現起的一念不生無妄念境界,但這還都是屬於第六識意識心的境界相,跟第八識心心真如阿賴耶識的實相境界完全無關。這是因為我們的本心阿賴耶識心祂是個無分別心,祂是於六塵萬法從無分別的心,而且是無始劫以來本來就沒有分別的心,並不是透過打坐修定,努力將本來就會分別的識陰六識心強制壓伏,成為暫時相似的無分別。

也就是說,這心真如阿賴耶識的無分別體性,是本來就沒有分別,不是透過打坐修定,不是經過修行之後,才具有這樣的無分別體性。所以這樣透過打坐修定,努力地把妄念制伏,使妄念不再生起,就誤會成為是開悟的聖人,而開始用聖位菩薩自居,或進而為門人信眾,胡亂去印證人家開悟,這種情形古來就有,在末法時代的今天,還是非常的普遍,所以錯悟的諸方大師,也還是繼續用這個方法在教導學人,這讓所有一生辛苦修學的大眾,終其一生唐捐其功、一無所獲,甚至抱憾而終,修行沒有成就。當然這不是修學者的問題,因為這是所有以定為禪諸方大師的錯誤教導。這些大師們應當自身要去謹慎的思辨,不要再用這樣錯誤的法教來繼續誤導大眾,不要去墮入 馬鳴菩薩這段論文所說的不覺跟相似覺當中,也就是強不知以為知,實際並沒有親證而說他已經親證,墮入大妄語的惡業過失當中啊!

所以,以上論文,我們已經探討不覺、相似覺。在下面論文,馬鳴菩薩繼續開示初地菩薩以上所次第分證的「隨分覺」,以及究竟佛地所成就的「究竟覺」。

上一段論文談到二乘解脫道修學者,以及剛開始修學般若的凡夫菩薩們,雖然他還沒有親證阿賴耶識的本覺,可是因為信受佛語的緣故,能夠信受阿含經典 佛開示有一個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識,以這個識為緣,才能夠出生下一世的名色五陰眾生我。這名色當中已經函蓋了眾生的前六識心,以及意根第七識心;外於這七轉識心,必然還有另外一個識心來出生了眾生的名色七轉識心的我。所以阿含經典當中,這個地方談到的識心,識緣名色的識心,當然就是第八識,也就是本識入胎識;也依這個第八識入胎識作根本因,才有下一世的眾生五陰我能夠再度出生。這個本識入胎識,就是論文當中所談到的第八識心真如阿賴耶識。

二乘解脫道的修學者,以及剛初學般若還沒有親證般若這些大乘凡夫菩薩們,因為還不能親證祂,但是已經能夠經常去體驗,而且他也覺知到了前六識的見聞覺知心,在很多時中是會斷滅的心;特別在唯識學所談的唯識五個無心位當中,是ㄧ定會斷滅;也就是這六識心,祂不是會常住不滅;而第七識意根,這個恆審思量、處處作主的心,雖然無始劫來恆時存在不壞,但是二乘聖者一旦入了無餘涅槃的時候,還是要滅盡這個第七識意根。所以他們已經能夠去體驗,知道了這七轉識心以外,必定有另外一個心體是恆而常住不壞滅;雖然還不能夠親證,但是他們的心是比較清淨,也開始捨離六塵相的這些粗分別,更靠近了始覺位菩薩的親證,所以論文才稱他們目前這樣的覺悟是相似覺。如果未來能夠進一步親證自己心真如阿賴耶識,能夠現觀祂的本覺體性,那他們就進入了始覺位,成為始覺菩薩。從這個始覺位當中,繼續再悟後起修,也就是從剛悟入時候的七住位來進一步修行,而能夠去得到各自本分上更多的覺悟,這就是七住位始覺菩薩悟後起修,開始能夠次第親證 馬鳴菩薩論文所說的廣義隨分覺。所以 馬鳴菩薩論文談到這個隨分覺,是有廣義跟狹義的差別說,因為廣義來講,七住的始覺位菩薩,他的悟後起修,開始得到更多的覺悟,是可以把它納入廣義的隨分覺,因為這樣的菩薩,已經親證他們的法身。但是 馬鳴菩薩下一段論文所談的隨分覺,它是從比較狹義的定義,來看待這個隨分覺,也就是論文這個地方的隨分覺是講,只有開始親證五分法身的初地階位以上的菩薩,才說這樣的菩薩才有親證隨分覺。

這一段論文的開示,我們先引用如下,為大家說明:【如法身菩薩,覺念無念皆無有相,捨中品分別故,名隨分覺。若超過菩薩地,究竟道滿足,一念相應覺心初起,始名爲覺;遠離覺相微細分別,究竟永盡,心根本性常住現前,是爲如來,名究竟覺。】(《大乘起信論》卷1)這段論文 馬鳴菩薩就是從狹義層面來定義,說悟後起修的三賢位菩薩,這包括十住、十行、十迴向位的菩薩,還不能稱為法身菩薩,不說他已經親證隨分覺,因為三賢位菩薩的五分法身,都沒有能夠具足現起的緣故,所以從狹義的定義來談,必須登入初地入地心階位開始,才稱為是法身菩薩。因為論文當中說:「如法身菩薩,覺念無念皆無有相,捨中品分別故,名隨分覺。」意思就是說,這樣的菩薩已經能夠覺悟到,有念的心體與無念的心體,全部都是無相,而且已能夠捨離中品分別;就是說能夠捨離這思惑的煩惱,所以稱為已親證隨分覺。

這裡談到中品分別是思惑,粗品分別是在講我見的煩惱,屬於見道所應斷的煩惱;而中品分別思惑煩惱,已經屬於修所應斷的根本煩惱。所以見惑煩惱談的是六根本煩惱當中的惡見、不正見的煩惱;思惑煩惱已經屬於六根本煩惱當中的貪、瞋、癡、慢、疑,這些煩惱相較於見惑來說是更深細,更不容易斷除,所以是見道後應該要次第斷除的中品分別。

初地菩薩已經能夠捨離這樣的中品分別思惑煩惱,所以已經親證了隨分覺;除了思惑煩惱以外,還有那些更微細的、更難斷除的,那叫作無明惑,那是屬於細品惑,也就是塵沙惑;因為這微細惑,好像印度恆河沙一樣,又多又微細,很難斷除,在始覺之後即開始一分一分有能力去斷除它。當你能夠對這個法界實相心阿賴耶識心所含藏種子功能差別都完全能夠具足了知,親證一切種智的時候,也就是你斷盡了這些細品的塵沙惑,也就是你已經實證了佛地的究竟覺──已經成佛了。

所以這段論文最後談到:「遠離覺相微細分別,究竟永盡,心根本性常住現前,是為如來,名究竟覺。」修學般若的菩薩,在因地親證了般若,成為始覺位,必須要去一一體驗所親證的本覺當中無量無數的法,要能夠如實了知這些覺相所攝的六塵萬法以外的微細分別;能夠於本覺中的法究竟如實了知,也就是可以了知到心的根本性,即是真如的功能差別顯現。因為究竟佛地的七轉識,已經可以與覺遍十方的第八識心體的真如性完全相容,因此才能夠覺遍十方的有緣眾生,能夠與眾生感應道交,這樣的境界就是論文所談到的「心根本性常住現前」,而這就是如來的證境,這就是實證佛地真如無垢識,祂已經能夠跟二十一個心所有法完全相應而無所不能,這就是 馬鳴菩薩論文所說佛地圓滿實證的究竟覺。

總合以上三集的節目,對於這些名相,馬鳴菩薩的開示是在講,由凡夫修行到究竟佛地,各有應次第分證的覺悟。再為大家列出來說明,說這幾個分證的階位,就是因地凡夫位的不能知、不能證阿賴耶識本覺的時候,立名「不覺」;而由七住開始,剛開始證入本覺,立名為「始覺」;而以二乘凡夫跟尚未親證本覺的大乘菩薩的錯誤的覺悟,所謂的相似的覺悟,立名「相似覺」;初地菩薩親證了五分法身開始,一直到十地圓滿實證,乃至到了等覺地百劫修相好光明,都名「隨分覺」;最後佛地已經斷除二障煩惱,所謂斷盡兩種無明而究竟清淨、究竟圓滿覺悟,那是佛地的「究竟覺」。

所以這以上三集節目當中,我們已經完整為大家來介紹論文當中所談到的本覺、不覺、始覺、相似覺、隨分覺、究竟覺。諸位同修、菩薩們,如果您想要進一步去瞭解整段論文的開示內容,請菩薩們可以請閱 平實導師(蕭平實導師)的著作《起信論講記》,那你就能夠更瞭解當中的甚深法義。

今天這一集的探討,就為大家談到這裡。

最後要祝願所有的菩薩:色身康泰,學法無礙,道業增上,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