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絕對不可能是佛

第10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我們這個系列的主題,我們把它標列為叫作「決定淨信大乘」。在之前其他的單元,也跟菩薩們說過了兩個層次。第一個先來簡擇佛法與外道;第二個要來簡擇佛法當中,如何決定淨信大乘,而能夠避開那一些錯誤的講說小乘法而誹謗如來藏、第八識真實存在的這一些沒有實證的小乘人。再提醒菩薩們一點,這裡的小乘並不是要我們不信、不淨信,不決定淨信小乘,並不是要誹謗那一些如實證得小乘無學果的這些聖人。我們特別指的是那一些以意識境界為真、為實,以相應於意識境界的樂空雙運,或以意識的變相建立真實心的這些佛法中的外道;這一些假的小乘人,乃至假的大乘人,我們所說的是指—特別是指這樣子的一個佛法當中的假名修學者而論。

好!我們上一回合,已經證成了 佛是全知,雖然 祂不是全能;依於這樣的不貪求名利 佛所說的實語,而來證成有輪迴、有因果、有業種,有因果業種儲存於第八識,不是任何不信受的人能夠去誹謗的。您可以不信受,可是您要先證成一點,你要證成因果這些業種,當它還沒有兌現的時候,它要儲存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哪一處?哪一蘊?哪一界?您必定沒有辦法找出蘊處界當中有任何一法能夠來儲存業種。您也不可以像《大毘婆沙論》那一些五百阿羅漢,只以三個字來解釋這些他們沒有辦法解釋的這樣子的一個業種必定是不會喪失的這樣子一個道理。所謂的「假使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大寶積經》卷57)經過百千劫這樣子的五蘊身心不知道變換多少了,五陰十八界一生一世的變換,一日一夜的變化,乃至這樣子生生世世,不同的在天道、人道、畜生道、阿修羅道、餓鬼道、地獄道不斷地轉換。這些業種既然都不可能在某一生、某一世的五陰十八界當中能夠記存、能夠攝藏,可是輪迴現象又是真實的,是佛所說,乃至有一些科學的證據,都可以來告訴我們。

我們先姑且把這個部分,先舉一本書來為菩薩們作一個簡單的介紹,這一本書是美國維吉尼亞州大學,已經將近是二十世紀初的這一個Ian Stevenson他所寫作的一本書,這本書的名稱叫作《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就是二十個能夠來證成,雖然他文章很客氣地講說是suggestive。他是一個科學研究者,乃至當時的氛圍還沒有辦法普遍地信受有輪迴,可是如果您真正地去看看,依這樣子的一個有醫學博士學位的人,一個在維吉尼亞州這樣子非常知名的大學當一個系主任的這樣子的一個科學研究者,他所建立的這些輪迴因果的報告,是您我沒有辦法去否認的。很簡單來講,這一本書的第52頁,它記載了在印度這個地方,它有一個case有一個案例。這個案例的主人翁是女生,她叫作Sukla,她在她一歲半(一歲半說實在地,菩薩們可以自己想一想,一歲半的時候,您在作什麼?),她在一歲半的時候,她經常會玩一個遊戲:她會拿一塊木頭、她會拿個枕頭,或是這一些東西充填物來當作好像玩洋娃娃一樣,她稱呼這樣一個枕頭或是木塊,她把它稱為Minu。然後當家裡的人問她:「Minu是誰?」她說:「她是我前世的女兒。」請記得她是一歲半,一歲半有誰教導她?沒有。更稀奇的是她不只能夠講出她前世女兒的名字,她連前世丈夫的名字,前一世丈夫的兄弟的名字她都記得。在她還是非常非常小的時候,她可能還是三、四歲或四、五歲(因為我並沒有把這一個完全看清楚,不過基本上應該是絕對是小於五歲的情況下),她因為因緣,結果有人剛好認識她上一世的夫家,又剛好認識她這一世父親的家族,這一個人聽到Sukla的父親跟他描述說,他女兒有這樣的狀況,然後跟他講了這樣的名字,然後這一個人從中媒介,而讓這一個小朋友Sukla有因緣直接去找到她前世的親人。

當她這一世的父親,帶著這一個幾歲的,可能是三歲,四、五歲的小孩子,到她前一世的家中的時候,她是走在前面,她是為這一世的父親來引路,而來找到她上一世所謂的家人;而找到家人的時候,後後續續如果您有這一個 Stevenson博士的這一本,關於這個案例的報告的話,他不是這樣子簡單地認證,他會四處的求證,他可能有前期、中期、後期,就同樣一個問題而論證,去驗證你所說是不是屬實。除了這一個人可以證實之外,那個人可不可以證實,而這一個小朋友回到她上一世的家之後,她還能夠指出來她以前,她上一世也是一個媳婦,她這個媳婦跟她的婆婆在廚房當中,她所坐的位置是如何;她還能夠指出來她上一世有一個銅製的鑷子,或是說一個夾子放在哪個地方;她更能夠不經別人的指導引誘,而指出來在一堆的衣服裡頭有三件所謂的紗麗,是她上一世身為一個婆羅門女子所擁有的。

好!從這樣一個簡單的例子,證成了輪迴必定也是真實存在的,乃至剛好在我們錄影的前後,美國有一個很年輕、很小的一個白人的幼兒,她老是跟她的母親說:「我上一世是一個黑人女人,我是怎麼樣子死亡的。」應該是發生在紐約市。乃至在更稍早之前,有一個白人小孩,他跟他的父親、母親說:「我上一世是二次世界大戰的飛行員,我是怎麼樣的罹難,我有怎麼樣子的一個同袍。」結果父母親還真的帶他去驗證,而且證明這確實是存在的。

好!這樣簡單地這樣諸多的轉世的案例,證成了輪迴實有。可是輪迴實有,並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別忘了是要解脫輪迴。解脫輪迴必定要有正見,這也為什麼我們要有對大乘的起信;因為大乘的建立,是建立在第八識如來藏上,沒有這個輪迴的主體第八識,那大乘就不用建立了,只要有小乘,大家都無餘涅槃解脫就好了,可是事實當然不是如是。這個單元我們回到我們的主題,我們主要就是要回到第二個層次。就是說,同樣是佛法當中,我們如何來證成必定有第八識如來藏真實存在。換句話說,必定有大乘有別於小乘存在,我們要驗證的重點,或是要來引申的重點,就在於我只要證成阿羅漢不是佛。當然佛十號具足,十號裡面有一個阿羅漢,佛是阿羅漢,可是阿羅漢不是佛。

所有四阿含的道理,只告訴我們如何證得阿羅漢,從來沒有四阿含哪一個地方,詳細地講說到如何能夠證得佛菩提。雖然說《增壹阿含》或是其他的經文裡面有談到所有三乘菩提的這樣的名相;可是很清楚地,並沒有告訴我們成佛之道,頂多告訴我們如何成為辟支佛、成為阿羅漢,那我們就依於這樣子的一個topic證成阿羅漢非佛。我只要能夠證成這一點,那我就證成了大乘必定存在,而且有別於四阿含小乘,而能夠據此來破斥把大乘法謗為是佛逝世之後,這後世論師對於 佛陀永恆的懷念,乃至對於這個輪迴業種的建立,而來慢慢地互相推敲、演論、辯述而來建立的,不是佛世建立的。這一種見解我們直接可以批判,它是佛法當中的外道。

就好像有些修學佛法的人,竟然有這樣子非常荒謬的講法:「這個佛教當中輪迴的觀念,那是從婆羅門那邊繼承來的。」如果您是修學佛法的人,你這句話絕對不應該說,除非您根本是外道,你不是佛法當中的修學人。為什麼這麼說呢?即使您不信受大乘法,你只信受小乘,你信受小乘,你必定要信有欲界、有欲界天、有色界天;你必定要信受四阿含當中分明記載了非常多的案例,有天上的天人下來跟 佛陀頂禮、供養、請法。這樣子的案例,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三界輪迴當中有這樣子的天人,天人的壽命遠遠超過所謂的婆羅門教、古印度教存在於人間的時間。佛陀還需要從這些外道法、從這些奧義書、從這些梵書(這些有些是已經佛陀之後的),乃至從這些四吠陀,或是從這些印度人、這一些凡夫身上,才去沿襲而去抄襲這些觀念嗎?所以才說如果你是外道,你這麼說沒有大礙;如果你是佛法當中的修行人,那你這樣子講法根本是在謗佛;除非你是以學術的方式研究佛法,你不認為真實佛法能夠讓你解脫,那你無妨繼續這樣子的一個謗佛的論述。

如果你是真實修學佛法的人,那你單單從剛剛所說的天的壽命,天人真實存在嗎?阿含的記載是虛偽的嗎?既然 佛的智慧、佛的神通,遠遠高出於還在輪迴當中的欲界天人、色界天人,而欲界、色界天人的壽命,簡直是人間的千萬百億年了,那您怎麼說?佛還需要從 祂示現成佛,悉達多太子出生這樣子的古印度,才要去抄襲這些外道建立輪迴呢?順便再演說一點,有些人也不相信 佛是右脅入胎,右脅出胎。那最簡單的一點,除非 佛是因為您本身的因緣比較不殊勝,故意示現給您看,要不然以 佛已經能夠脫離三界,解脫輪迴了。目犍連尊者的神通,我們也都知道,他能夠示現一腳踩在天宮,一腳踩在閻浮提而震動天宮,目連尊者不過是 佛的弟子,神通、智慧也不如 佛;乃至遠不如目犍連的這樣子一個天人,他都是化身出生的;天人尚且能夠清淨化身出生,為什麼不相信三界最偉大的天人師──佛,還要像您我一樣,還要從母親的不淨之處而入胎、而出胎呢?這個道理請菩薩們再稍微回憶一下,我們上一次講到的,佛如何是全知,如果您信受 佛是全知,如果您信受四阿含是真實經典,即使您不信受大乘法,您都不應該建立這樣子的錯誤知見。

好!回到我們的重點,我們剛剛說過了,只要我們證成阿羅漢不是 佛,那我們等於就證成了——大乘法本來就不是後世的論師演繹推溯而成。因為大乘法的主體就是第八識,而第八識如果不存在,輪迴就不存在;因為蘊處界沒有一個生滅法能夠儲存業種。那我們就回到這一個論點,我們就純粹主要引用四阿含來證成阿羅漢不是 佛,來證成四阿含初轉法輪所說的,只是來幫助我們斷除這個分段生死,所謂的斷煩惱障證人無我,甚至嚴格來講只是人無我的一少分,還沒有資格講說人無我的全部。因為阿羅漢也好、辟支佛也好,這些小乘聲聞人,特別是定性聲聞人,不知迴小向大的這些定性聲聞人,即使他證得無學果位,他也只是斷了煩惱障的現行,他對於習氣種子都根本還沒有觸及、還斷除不了。

好!直接我們就再來引用四阿含當中種種的經文,來證成阿羅漢絕對不是佛。那我們分成下列的幾點,我們能夠演述到第幾點,就講到第幾點。第一點、最簡單的道理,也是一般稍微有佛法常識的人,應該一點就要通的。阿羅漢如果是佛,那麼請問 佛示現涅槃之後,還需要集結經典嗎?根本不需要經律論所謂三藏的結集。因為道理很簡單,佛就是阿羅漢,阿羅漢又是佛;那阿羅漢既然是佛,佛所說的就是佛語,就是經典。那即使 佛逝世了,這些阿羅漢每一個人說的,都是佛語啊!那何須還要五百阿羅漢來結集呢?那這一點完全在道理上,就完全已經證成了阿羅漢絕對不是佛,這是最簡單的道理。

好!第二點、我們說阿羅漢如果是佛,那麼 世尊就不應該在《中阿含》卷28《瞿曇彌經》,這裡是講述 祂的姨母出家成為大愛道比丘尼。因為阿難為她們這樣子的跟 佛請求,在這部經裡面 佛講說到了,女人不能成就五種法:第一個如來;第二個轉輪聖王;第三個天帝釋;第四個魔王,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主;乃至還有最後一個大梵天。就依於 佛在《中阿含》卷28《瞿曇彌經》所說的,女人不能成就這五法。換句話說,如果這一個法是女人可以成就的,那必定它不應該是「佛」法。我們都知道大愛道比丘尼,乃至所謂蓮花色比丘尼,這些都是所謂的阿羅漢比丘尼,從這一點,聰明一點、伶俐一點的菩薩一聽就知道了,既然阿羅漢女人可以當、女人可以作;可是 佛又說了,剛剛所說的五種法女人不能證得,其中最主要的,我們的重點就在於「佛」。換句話說,女人不可能即身成佛,不可能有佛是女人;可是阿羅漢,明明有阿羅漢比丘尼,她是女眾啊!所以很簡單來講,阿羅漢絕對不可能是佛。

在這邊簡單地又要演說一下,免得有一些觀眾菩薩們誤會了。欸!佛法難道重男輕女嗎?不對!佛雖然示現為男生,實際上 佛早就超脫三界了,三界當中色界、無色界,無色界沒有色身,色界根本是禪悅為食,遠離欲界的財色名食睡,沒有色欲、沒有淫欲的煩惱,是中性身。佛即使 祂示現在三十二相當中,有一個所謂的馬陰藏相,好像有男根相,實際上您去看一下大乘經典的描述,佛的男根相不是一般欲界的男眾所擁有的那個低劣下俗的依之而修於無上瑜伽,這樣子的樂空雙運所說的那個所謂的美化美稱為金剛杵的那一種相。佛的馬陰藏相是蓮花相,而這蓮花相當中,您如果有天眼可見,祂是無量無邊的寶剎,有無量無邊的諸佛菩薩示現而為來演說佛法,所以請菩薩們不要誤會佛法當中重男輕女、有男女性別歧視,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道理。之前也講說過了,佛法是絕對平等的宗教,佛法當中一切眾生,乃至畜生、乃至地獄道的眾生,都具足這個如來藏,依如來藏而說一切眾生平等平等。既然一個畜生尚且跟您我這樣的一個人平等的,怎麼可能還說佛法當中是重男輕女,有歧視女人呢?更何況任何一個男眾難道敢說,您過去世沒有當過女人嗎?任何一個女眾,難道過去世沒當過男人嗎?所以請記得,不要對於我們這樣子的一個舉述有一個錯誤的衍生乃至懷疑。

第三點、如果阿羅漢是佛,那麼比丘尼阿羅漢應該就是佛啊!那除了剛剛講的,佛不可能是女人作之外,同樣的道理,我們舉佛十號,佛十號是什麼?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 世尊。種種的十號,這個十號當中,有一個是調御丈夫,調御丈夫那當然不是一個巾幗豪傑,不是一個女眾,這個延順我們上一個第二點所說的,我們就不加解釋。因為我們只是要提出很清楚的一些事實、簡單的道理,您一想就應該知道阿羅漢絕對不是佛。

第四點、剛剛已經有講過了,因為阿羅漢如果是佛,三十二相也不應該有馬陰藏相,那這個我們就隨順了就這樣子唸過。

再來第五點,阿羅漢如果是佛的話,《雜阿含經》在卷30,八三○經裡面,迦葉尊者這個苦行第一,頭陀行第一的這個金色頭陀,這個迦葉尊者,他就不應該還要跟 佛懺悔。已經證得一切智慧的佛無一法而不知,祂怎麼可能還會犯任何過失,而要向任何有情懺悔呢?我們簡單地把這個《雜阿含經》卷30相關的經文,簡單地唸過去,讓菩薩們有一個理解。迦葉尊者因為對於 佛制下了這樣子一個戒律,心中有所不滿,後來呢?因為終究是一個證得阿羅漢的他後來發現這是自己的過失,托缽回來以後他跟 佛頂禮以後,跟 佛說了:「悔過!世尊!悔過!善逝!我愚我癡!不善不辨!」(《雜阿含經》卷30)這裡迦葉尊者他說:「佛啊!我向您懺悔啊!佛啊!我真是愚癡啊!我這樣子的發心,我這樣的作意不善,我沒有智慧去辨別了知您施設戒律這樣子的一個根本所在;我起了這樣子的不好的心所,我現在向您懺悔。」阿羅漢如果是佛,難道還有佛跟佛懺悔的道理嗎?好!這是第五點。

第六點、如果阿羅漢就是佛,那麼《增一阿含》,請記得我們這邊舉的都只是在小乘經典,故意把它侷限在阿含的部分。《增一阿含經》卷18第八經,佛對諸比丘說了:「諸比丘啊!我今非獨在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中為尊貴,乃至世間一切人民當中都是最尊貴的,今有四法本末,我躬自知之。」佛這裡面所說的四法,其實就是三法印,再多加一個諸受,一切受都是苦。換句話說,佛在大眾當中無畏演說,在四眾:出家、在家各二眾,加起來四眾;在這四眾弟子當中,我是最尊貴的。當然是最尊貴的,要不然 佛怎麼可以說祂十號具足,是天人師、是佛、是世尊呢?從這樣的道理,我們也可以知道,佛絕對不是等於阿羅漢,不是等於 祂那些弟子阿羅漢。四阿含小乘裡面所演說的這些,讓您我證得聲聞菩提、緣覺菩提的無學果的這一些小乘法,絕對也不等於大乘法;而大乘法必定是本來佛在阿含的時候,就已經隱喻而說;乃至二轉法輪更彰顯而說,乃至三轉法輪,完全如實的顯耀而說。從這一點我們要來證成說:阿羅漢不是佛,雖然佛是阿羅漢。那從這樣的證成,就可以瞭解大乘裡面,乃至大乘所依的如來藏第八識是本來就真實存在的。

時間的關係,我們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