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大乘起信--大乘vs.小乘

第9集
由正潔老師開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門起信》。上一個單元我們講到輪迴,講到說 佛是全知,可是 佛不是全能。講到說依於楊振寧博士他這樣子一個科學家,從這一個科學的角度提出三種檢驗的方法。而從《起世經》乃至《瑜伽師地論》這諸多相關的對於這個我們所生活的器世間的描述,來證成 佛是實語人。佛又以太子出家,祂不需要為了名聞利養而大妄語。這樣的 佛,祂告訴我們有輪迴,祂告訴我們 祂看到了眾生在無量無邊的生死當中,在三界六道輪迴;這樣的 佛,所說的實語是值得我們去信任的,對於輪迴有信心。您有信心,是指信受輪迴是真實存在的,對於輪迴的苦產生了一分的體會;想要解脫自己的苦,也想要解脫無量無邊皆曾互為父母、兄弟、姊妹眾生的苦,然後我們對於三寶起了清淨的信心;所有的信心的根本,就在這一個輪迴的真實,從輪迴的真實,相呼應到我們這一個系列所要演說的。

所謂的決定淨信大乘,有兩個層次。第一個,信佛法不信外道;第二個,信大乘。可是這裡說的不信小乘,是指小乘當中毀謗大乘法,毀謗如來藏阿賴耶識,毀謗這個輪迴的根本,這樣子一個小乘沒有證果的人所說的邪說。並不是說我們對於一些定性聲聞人,我們也要去毀謗,這一點要請觀眾菩薩們小心簡別,我們並不是這樣子的一個意味。

既然輪迴是實有,因為 佛是全知,佛不妄語,佛說輪迴實有。那依於輪迴的實有,我們已經可以來簡擇,佛法與外道哪一個值得信受?而應該對於佛法要取得決定淨信,起了決定淨信之後,佛法當中有三乘,有菩薩乘,也就是佛乘,有辟支佛乘、有聲聞乘。為什麼我們只是決定淨信於大乘,而要來成就佛道?為什麼我們對於小乘法,只是把它視為大乘法修行當中,也必定會實證的一個解脫分段生死的煩惱障的部分?當然我們不謗小乘,可是我們絕對也不歸依於定性聲聞人,因為歸依於定性聲聞人,您滅掉五蘊、十八界證入無餘涅槃之後,您不於三界現身意,您對於一切眾生,乃至之前我們所說的無量劫來皆曾互為父母、兄弟、姊妹的這些有情,您無所助益,這樣子的一個修行是太自私了。

好!!回到輪迴。輪迴,既然 佛說有輪迴,那輪迴又是如何能夠成立呢?講輪迴必定講果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誰在造業受報?每一世的有情眾生的五蘊、十八界各個不同;五蘊、十八界從何而出生?五蘊、十八界當中,難道又有任何一個法,能夠來攝藏這些業種收集起來,而能夠於未來世、後後世而來酬償應該要酬償的業果?五蘊、十八界當中有一法,能夠擔任起這樣子的任務,有這樣子的功德嗎?我們就從這一邊談起,而來證成第二個層次的淨信。是淨信,決定淨信大乘;而不是對於小乘,特別是那一些毀謗大乘佛法的小乘人,對他所說的法起決定淨信。五蘊、十八界,所謂的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乃至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之前的單元我們有說過:您是外道也好,您是佛法當中三乘菩提的某一乘的修行者也好,您對於佛這樣的分類,您大可以不需要馬上信受。您可以去想辦法、去製造或者建立,您自己的一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這樣子的一個系統。可是可以預先就告訴您,您絕對不可能逾於這一個 佛的施設而能夠找到某一個生滅法能夠超越這個範疇。

那為了比較簡單明瞭,一般的眾生也比較能夠體會的情況下,我們以五蘊、十八界當中,就〈正覺總持咒〉第一句,五蘊、十八界或是五陰、十八界,陰跟蘊那只是前後翻譯的不同,當然還有比較深細的意思。譬如:佛有清淨的五蘊,可是佛沒有五陰。好!既然以十八界,我們來談談輪迴,談談輪迴如何成立。如果像這些錯誤地執著小乘裡面的說法,認為如果有人說:有一個藏識,有一個如來藏,有一個第八識來記持業種,那這樣子一個大乘人,其實就是自性見外道。這樣的說法合理嗎?我們就不妨從這邊開始談起,既然已經信受輪迴而來修學佛法,因為於輪迴起信而想要解脫輪迴,而來三歸、而來五戒、而來四種修,全部的前提都在於輪迴。而輪迴講的就是因果酬償這樣子的道理。我們依於身口意行而成就了身口意業,這些身口意業,難道捨離 佛在三轉法輪所說的如來藏唯識經典,還有任何一法能夠來記持這些業種、來酬償眾生該要酬償的業果,有這樣子一個法嗎?我們不妨來一一檢視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我們依於七轉識,依這樣子一個五蘊身心,而來造作了這一些相應於身口意業的這樣子的善或惡。

舉例來講:布施行善,忍辱持戒行善,殺人放火造惡。那無妨就以殺人或是說布施來作一個舉例好了。我今天布施一個眾生了,布施這個行為成就一個果報,果報不會馬上兌現,它必定是要緣成熟了才能夠成為果報。它可能隔個五年、十年今生受報──現世報,它也可能隔了五世、十世,乃至一劫、兩劫,因緣成熟才受報。譬如經典裡面有講到了,一個砍柴的樵夫無量劫前,他因為無量劫前這一個砍柴的樵夫,上山遇到老虎,他慌亂之中爬樹,而說了一聲:「南無佛!」依於這樣無量劫前,阿羅漢、聲聞阿羅漢即使具足了神通、宿命神通,仍然沒有辦法檢查得出來他跟佛法有緣,而不允許他在 釋迦牟尼佛佛世的時候出家,而由 佛才能夠為他講說這個因緣。

間隔了這樣的無量劫,那這個業種到底能夠儲存在他無量劫來每一生、每一世的哪一個五蘊呢?稍微有具足一點佛法常識的就應該知道,不可能五蘊當中有任何一法能夠來儲存這無量劫來的業種。因為五蘊來講,特別色、受、想、行、識。小乘來講識蘊只及於六識,不及於第七識、不及於第八識。那五蘊既然沒有任何一法能夠記持業種,必定有五蘊之外的另外一法能夠記持業種。這在小乘沒有明說,因為小乘人要求解脫,他不需要證得這個如來藏──第八識;反過來,大乘人要證得佛地所證的一切種智,他必須要先證得一切種子識。所謂一切種子如瀑流,這個阿陀那識,分界差別就這麼大,所以才產生了三轉法輪當中 佛所說的法深細不同;可是皆是依於這個如來藏一心而來演說萬法,乃至辟支佛所要修學的十二因緣、十因緣,也不離一心而說。這在《華嚴經》當中,也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時間關係就不加以演說。

好!剛剛簡單地,反而是先把五蘊的部分講完了。回到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我們剛剛說了布施,我們無妨再說一個殺人好了。舉例來講:我今天殺了一個人,我不一定這一世會受到司法的制裁,乃至受到因果律這樣的業報,我可能隔了無量世。這一世殺人的這一個色身,很清楚地不可能帶到未來世,因為這一世的色身,也不是從前世帶來;這些父母、子女乃至這些關係,依於這個人、我、眾生、壽者相,依五根身建立的這個關係,是每一生、每一世都在轉變的。我今天殺了一個人,這個殺人的惡業,未來世必須要償還,可是又不一定是下一世,乃至下下世要償還,那我們無妨來簡擇看看,六根、六塵、六識有哪一界、哪一法,能來儲存殺人這個惡業種子,而在因緣成熟的時候來酬償果報?

從最簡單的六塵:色、聲、香、味、觸、法,這個細微的部分,我們沒有時間去解說,可是很清楚地這個塵是來來去去的,不管是外相分的、是內相分的,六塵是生生滅滅,是很容易去證知的。色塵不可能從昨天帶到今天,我這個色身時時刻刻在轉變,山河大地這一些,從化學元素來講,從您我所看得到的,這一些樹葉、這些種子、這些顏色的變化、大小形狀的變化、生老病死的變化,我們都很容易察知,它是無常之法剎那生滅的,六塵不可能能夠記持業種,它是物質色法。六塵不能,那六識能嗎?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最簡單的例子,佛法當中我們有說無心五位:【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成唯識論》卷7)

換句話說,在很多有情存在的狀態當中,意識心是會斷滅的。舉我們現前現代人能夠了知的,您全身麻醉的時候,您意識斷滅;您睡覺熟睡了,可是您沒有在作夢狀態當中,您意識也是斷滅的;然後再推而到這一期生命的一開始,您我還是受精卵的時候,您根本沒有大腦,您哪來的意識?那既然受精卵,精子、卵子都從父親、母親來,從父親、母親而來的精子跟卵形成的受精卵,難道您的業種會儲存在您這一世的父親跟母親身上嗎?那也一樣不可能。不只是這個物質色法不可能、六塵不可能,然後六識都有斷滅的時候;乃至在一期生命當中,所謂的本有,所謂的死有、中有還有生有,這每一個「有」位—三界有的有位當中—意識並不是都恆常存在的,所以六識不可能是業種儲存的一個場所。

既然六塵、六識都不可能儲藏我們布施或是殺人的這一些業種,不可能儲藏這一些不是馬上就兌現的這樣子的一個果報、儲存所有的業種。那六根可能嗎?六根前五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又分為勝義根的部分、又分為扶塵根的部分;不管是勝義根、扶塵根,其實還是相應剛剛所說的,還是屬於色法的一個部分。我們也說過了,您今天吃刈包,您明天吃個漢堡;一下子豬肉,一下子牛肉,一下子這一些蛋白質胺基酸的改變,您腦中的腦細胞難道沒有在改變嗎?更不要提從原子的角度來講。您的腦細胞沒有一個細胞不是時時刻刻在變異的,所以從五根身,不管從扶塵根的角度來看,不管是從勝義根的角度來看,都也不可能記持我們的業種。

十八界當中我們已經去除掉了六塵、六識,乃至前五根了。意根可以記持業種嗎?很清楚地,意根是小乘聲聞人,在證入無餘依涅槃的時候,他必須要滅掉的法。所謂的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必定是所有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永遠會因為我們修學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依四聖諦、八正道,乃至依十因緣、十二因緣的流轉還滅,而來證得小乘的無學果位。不管是阿羅漢無學果,或是辟支佛無學果,依之而能夠在壽算終了的時候,或是提前依自己的四禪八定具足而來提前捨報,這個捨報必定是要滅掉身心──五蘊身心,滅掉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如果這一個我們在輪迴當中能夠不斷存在的意根,能夠記持業種,這裡就會產生兩個過失了。

第一個過失,阿羅漢滅掉五蘊、十八界之後,佛法就跟斷滅見外道一樣了,那原來修學佛法只是證一個斷滅,這合理嗎?似乎不太合理。從另外一個更為深細的角度來講,意根本身的功能何在?有讀過 平實導師(蕭平實導師)諸論、諸書的菩薩們應該都知道,意根就是一個作主的心。意根在唯識學裡面,我們說祂是恆常地、不斷地遍計所執;這一個意根時時刻刻在變動攀緣的,這個意根不相應於記憶,這個意根甚至不相應於喜、怒、哀、樂,這個意根本身不會主動形成一個新的好習慣或是壞習慣,祂也不會主動地改掉一個舊的壞習慣。這之前我們在講賭癮,或是毒癮,或是菸癮的時候,也有提過這樣子的一個說法。

換句話說,意根本身如果祂能夠記持業種,祂就沒有辦法時時刻刻去攀緣,祂時時刻刻不斷地攀緣其他的境界法;祂又是可滅之法,這樣子一個法,本身就是所謂的心猿意馬,祂怎麼能夠記持得住這樣子的業種呢?佛在三轉法輪的時候,當然我們說二轉法輪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有說過了。即使一些引用二轉法輪般若系經典,乃至譬如 龍樹菩薩所造的相應於大般若經所說的《大智度論》來說:你們執著於三轉法輪的唯識如來藏經典,二轉法輪才是究竟,龍樹菩薩從來也沒有講什麼含藏識啊!我們會建議這樣子的一個執著這樣見解的菩薩,無妨在CBETA當中,用「識種子」這三個字去檢索一下《大智度論》相應的內容。這樣的識種子絕對不可能是意識種子,乃至不可能是意根的種子,必定是那個如來藏第八識。這一個能夠相應於大種性自性,相應於造色的這樣子一個功德性的這個第八識,以這個第八識而講祂的種子,而講說祂能夠入胎,這一點無妨請有疑問的菩薩,自己去搜尋一下《大智度論》。

既然只有如來藏,只有第八識能夠記持這樣的種子,當然 佛於三轉法輪所說的唯識如來藏,必定是不可以被小乘聲聞人所來毀壞;因為如果您毀謗了如來藏——阿賴耶識,那因果沒有辦法成立,輪迴也就無從說起了。沒有輪迴那我們就不需要修學佛法,沒有如來藏、沒有第八識,又沒有一個受熏持種根身器的一個真實心、一個實體,那我們一切的修行,都只是為了證得一個斷滅,我相信沒有任何一位菩薩,願意接受這樣子一個結論。從這裡來看,從如來藏在《八識規矩頌》裡面,我們所說的「浩浩三藏不可窮」,三種藏:我愛執藏、所藏,還有能藏。依如來藏第八識具足這樣的體性,祂本身是不生不滅法,祂不是五蘊十八界裡面的任何一法。

之前也跟菩薩們提過,您要從整個佛法來思量,您信受輪迴,信受輪迴有因果、有業報、有業種;又自己檢驗過了,沒有第六蘊、沒有第十九界、沒有第十三處。既然生滅法的範圍只在這裡,可是自己遍尋去觀察五蘊也好、十二處也好、十八界也好,當中沒有任何一法能夠來儲存業種。可是明明輪迴又存在啊!佛如實說有啊!即使您不信受二轉法輪、三轉法輪的經典,至少四阿含裡面都已經清清楚楚地講過眾生的輪迴,眾生依自己所造作的業,而去自作自受。當然大乘法裡面,不是只單獨狹隘地講自作自受;依如來藏每一世的身心,每一世的五蘊不同,從這個五蘊的觀點,從如來藏的觀點,分別都可以講:自作自受,他作他受;自作他受,他作自受都講得通,都能夠圓融貫穿,這才叫作大乘法。

好!回來這一點,所有否認如來藏的人,他等於是把佛法推向於斷滅見外道一樣的境界。所有否定如來藏第八識真實存在的人,他必定沒有辦法找出五蘊、十八界當中任何一法能夠記持業種,他必定落於進退失據的狀態。既然沒有一個法來記持業種,即使您像那個《大毘婆沙論》,號稱是五百阿羅漢所造的這一個《大毘婆沙論》。因為剛剛說過了,小乘人他不需要實證這一個本來自性清淨涅槃;他只要證得一一能夠滅盡五蘊、十八界,而能夠證得無餘涅槃,乃至生前還有五蘊存在,以五蘊為餘苦所依這樣的有餘涅槃,他所證只是在這裡;他只要滅生死,他沒有要證究竟解脫佛地,他不需要證知如來藏。可是即使是這樣子的阿羅漢聲聞人,他絕對也不敢去毀謗有一個不生不滅法存在、有一個涅槃本際存在。

因為很簡單,所有三乘菩提必定是依三法印,或是四法印而來驗證。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這樣子已經把五蘊、十八界法它的生滅、無常、無我都講清楚了。重點在於涅槃祂是寂靜,涅槃不是斷滅。阿羅漢乃至聲聞、緣覺、辟支佛,他證入無餘涅槃之後,滅掉五蘊十八界,佛說他並不是斷滅,是寂靜、是清涼。這個寂靜清涼,雖然是依於二乘定性聲聞人所不須實證的第八識如來藏來說,是隱喻而說。可是如果您不想當一個自了漢,您願意自度度他、自利利他,願意當一個孝順,真正的大孝、大愛的一個生生世世願意濟度這一些無量劫來父母、兄弟、姊妹的一個菩薩、一個有情,那您就應該要信受 佛在初轉法輪已經隱說了這個涅槃本際、這個入胎識、這個名色因、名色本,這個五陰俱識;您也要信受不管是二轉法輪的般若經典是經也好、是論也好都已經隱說了,當然是比阿含的階段,還要更深細地去證成的有這樣一個如來藏阿賴耶識。

因為之前我們所曾經錄製的單元,也引用了六祖是因於五祖為他講說《金剛經》,所謂的二轉法輪的經典而開悟。他開悟以後他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不生滅,本無動搖,能生萬法。」這個能出生萬法的這一個識,這個自性叫作含藏識。很清楚地,由這個禪宗的大祖師,也為我們證成了這一個能夠出生萬法,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本來就是 玄奘大師所力弘的這個唯識如來藏了義經典,了義正法裡面所說的第八識。浩浩三藏不可窮,能夠受熏持種根身器這一個如來藏識第八識,不管從賢聖的角度來講,從我們剛剛的道理,這樣的一個推求來講,五蘊十八界生滅法,沒有一法能夠超過。可是生滅法本身,又不可能記持業種存在,沒有業種就沒有輪迴,沒有因果的施設;沒有輪迴因果,你我又何必來修學佛法,何必受三歸五戒?從道理的實說也好,從經論的實說也好,從這些禪宗祖師,這一些唯識的大祖師所造作的論而來演說,我們都可以證成這個第八識絕對是真實存在,而且是必定可以為有情所實證的。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先演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