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受優婆塞戒的條件 (七)

第117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

現在各位所收看的節目,是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菩薩正行,也就是 平實導師的著作菩薩《優婆塞戒經講記》的導讀。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已經講到這一本書的第183頁。也就是在到了這個地方,菩薩法師已經為了戒子說完了五戒,弟子也一一地應許,他可以離開五惡,傳戒師就要開始用五戒當作基礎,由各個不同的面向,詳細地告誡戒子有四種事、五個處所不許去涉及,你做得到嗎?

也就是為了:一、貪求世間財物或婬欲的因緣時,仍然不可做虛妄語、虛妄行,還有遇到二、瞋恚,三、愚癡,以及四、恐怖的因緣時,也不可以說虛妄語、做虛妄行。恐怖的因緣,是說遇到了即將產生的危害,心裡很恐怖,就設法讓別人去替代自己來受害,而做出來的這一些虛妄的事情。這四個惡法,戒子都必須要遠離。至於五個處所則是:屠夫的地方、婬女、酒肆、國王、旃陀羅家。這一些是為了避免瓜田李下,引起別人不正當的誤會。

然後還要要求他要遵守五件事情:不可以販賣生命、不賣刀劍、不賣毒藥、不賣酒品、不可壓油。前面四項各位都可以理解,那麼為什麼菩薩不可以去榨油呢?這是指古代在印度芝麻這一些物品,通常是要放到芝麻裡面長蟲了,然後再拿去榨油,所以這一壓,就會傷害了無數的眾生,因此禁止菩薩去做。

還有三件事也不許作:不作羅網、不作藍染、不作釀皮。不作藍染這是指染布的事業,因為古代的藍染,是用植物的樹皮當作染色劑,在染布的過程中,會死傷許多的昆蟲小生物;而釀皮則是說在染色之前,先要用灰水來洗去髒東西,灰水是一種強鹼性的物質,用完之後最後要倒入河流中,會害死大片河中的生物。

然後菩薩法師會繼續說:有關於賭博以及浪費時間的事情,種種的歌舞伎樂的事也不許做;還有四種人不許去親近:沉迷下棋賭博的人、喝醉酒的人、常說謊欺騙眾生的人、以及喜歡賣酒的人;還有有關於放逸的法,都不許你去作,任何時候都不許放逸。

再接下來,菩薩法師還要教授戒子受了菩薩優婆塞戒,要能先學會世間的事,而且要通達;也就是要能夠自己如法地求財,而不是要依靠別人的救濟過活;甚至是使用三寶的財物,不允許。這一點,現在的佛教界也常常誤會,有些人因為在世間生活不容易所以來出家,想說出家以後,不但吃穿無虞,而且還可以領受他人的恭敬供養,這樣子叫作不如法出家,叫作賊住。有資格受優婆塞戒的佛弟子,他必須要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過活,還有餘力可以行布施,這樣子這個人的福德,才會日漸增上,否則這個人的福德,就會日漸減損,在修行上也必定會越來越退步。現在有許多人出了家,開始享受十方的供養,卻不曾想到自己無德、無修、無證,全缺而應供,如何能銷十方之糧呢?又浪費了十方信眾的供養,去做一些與佛法無關的事情,甚至是自己侵吞了這一些財物。這個侵吞、浪費十方財物的罪業的嚴重性,我們已經在前面的課程中說過了。

接下來戒和尚繼續地教導,這一些如法求來的財,要分作四分:一分供養父母、自己、妻兒、眷屬,兩分作為資本繼續營轉謀生,而最後一分則要儲蓄起來。而且財物不可以託付給四個地方:老人、遠處、惡人及大勢力的人。最後還要交代他,有四種惡人要遠離:樂說他過、樂說邪見、口軟心惡、少作多說,這四種惡人要遠離。這四種人主要都是在妄語方面,而產生了大的過惡。還有一類的妄語,是一般人常常忽略的,就是亂發惡誓願,很少有人知道,雖然只是口頭一時愚癡,隨便說說,但就有可能成就後來的惡果。

例如在《賢愚經》裡面說到:如是我聞,當佛在舍衛國祇陀精舍,在波斯匿王過世以後,他的太子離開了本國流亡國外,國家就有一位攝政來當作王,可是卻暴虐無道,把國家弄得亂七八糟。所以這個時候國中的婦女們,看到了國家亂成這個樣子,心中難過,因此也不再樂於俗法,大家就約好:乾脆我們一起去出家吧!成為比丘尼。國中的人們看到這一些女人,有一些是出生良好的貴族,有一些是這個國中非常有勢力人家的女眾,她們都捨棄了各種的享受,出家為比丘尼,所以國人大家都讚歎,競相來供養。這一群比丘尼,她們就約好一起去找一位叫作偷羅難陀比丘尼,希望能夠從偷羅難陀那裡能夠學到佛法。

她們去了之後,對這一位比丘尼作禮問訊,然後說:雖然我們已經出家了,可是我們並不瞭解如甘露一樣的法,希望師父妳能教我們開悟的法。這個時候偷羅難陀心裡卻想到:我今天應該來教導她這一些有錢人的太太,全部統統還俗,為什麼呢?她們如果還俗的話,她們的衣缽財物,不就可以統統歸我了嗎?這樣不是很好嗎?於是偷羅難陀就告訴她們說:妳們都是出身於尊貴大姓,家裡有很大的產業田地、象馬奴婢,一切東西都不匱乏,妳為什麼要捨了這些東西呢?妳們為什麼要來持 佛禁戒,來作比丘尼呢?作比丘尼很辛苦啊!不如妳們捨戒還家,這樣子跟妳們的先生、跟妳們的小孩共相娛樂,還可以有時間的時候來布施,這一世不就過得很快樂了嗎?結果這一群比丘尼聽到偷羅難陀這樣子說,各自都哭了起來,於是就離開了這一位偷羅難陀。

接下來,她們到了微妙比丘尼的地方去,一樣頭面頂禮,然後一樣陳述:我們在家已經太久了,所以心意放蕩、情欲熾燃,希望尊者妳能夠為我們說法。

這個時候微妙比丘尼就問她們:有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之法,妳們想聽哪一種法呢?

比丘尼們就回答:我們想聽現在之法。

微妙比丘尼就用她自己的例子來告誡:我本來是出生在梵志之家,我的爸爸是一個尊貴的人,全國第一;等我長大以後,就把我許配給另外一位梵志的兒子。在第一個兒子出生以後,我的公婆就死掉了,然後我懷了第二個兒子;依照印度的風俗,我帶著我的先生回我家來見我的父母。走到半路忽然肚子痛起來,於是就在一棵樹旁邊,半夜當中我生下了二兒子;生小孩的時候,因為流出來的血污,於是吸引了毒蛇過來,就咬死了我的先生。當時半夜,我呼喚我的先生,他沒有回答我,等到天色漸漸放明之後,我起來去牽他的手,才發現他被毒蛇咬死了,這個時候我就嚇到昏過去;我的大兒子看到了爸爸死掉了,痛哭失聲嚎叫,才把我漸漸地叫醒。

沒辦法,我就把我的大兒子擔在脖子上,懷中抱著小兒子往前進。走到一半,有一條大河,為了過這一條河,我就先把小兒子放在河邊,頂著大兒子去過河,沒想到當走到河中的時候,因為河水太急了,所以大兒子就被水漂走了,我想要救他,可是卻沒有力氣救不了他;這時候我只好返身,想要去抱小兒子,卻發現岸上的小兒子,已經被狼吃掉了,只剩下一灘血留在地上,這個時候我又哭得昏過去。

沒辦法,只好繼續往前走。途中又遇到一位梵志,是我父親過去的好友,就問我說:妳從哪裡來啊?為什麼這麼憔悴痛苦呢?我就把我遇到的這一段事情告訴他。梵志憐我孤苦,然後我就問他:我的父母都還好嗎?他回答:妳的父母全家大小,最近失火全部都被燒死了。他憐憫我,就帶著我回到他的家,就對待我如同是自己的女兒一樣。其他年輕的梵志,看到我端正,於是就向他請求,能夠跟我結為夫婦。後來我又嫁了別人,結果又懷孕了,當時間滿了快要生小孩的時候,我的老公出外到別的地方喝酒,晚上的時候回來,當時我正在生產,沒有辦法打開大門,我的先生喝得醉醺醺的敲著門大喚,然後就發起了脾氣破門而入,看到我就是一陣的猛打,我只好告訴他我正在生產,沒想到對方竟然拿了我剛剛出生的孩子,把他給殺了,放到鍋子裡煮了,還逼我吃下去。我實在太痛苦了,所以半夜之間就偷偷地逃走了。

走到波羅奈這個地方,就在樹下坐著休息,剛好有一位長者的兒子,他自己的老婆已經死掉了,他就為了去掃他老婆的墳墓,路途經過看到我,就問我說:妳是何人啊?為什麼一個人坐在路邊?我就把我的經歷告訴他,他就跟我說:這樣吧!妳就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於是我就跟他回家又結為夫婦了,沒想到經過一段時間,這一位長者子卻得到了重病,奄奄一息最後死掉了。依照當地的習俗,夫君死掉,我也跟著一起被活埋在墳中。結果當天晚上,有一群盜墓賊來打開墳墓,賊王看到我端正,又把我拿過去當作他的妻子;然後他不斷地出去偷盜,最後又被官方砍下了他的頭,他的徒眾們把賊王埋下去,順便又再度的把我埋到土裡面去一起陪葬。沒想到有一群野狗來挖墳,這樣子墳又被牠挖開來,結果我又逃出來了。

這時候我心中就在想:到底我做錯了什麼事?在這樣的時間當中,我是如此地痛苦無法生活。又想起聽人說過,有 釋迦牟尼佛已經成佛了,祂可以解決人世間一切的痛苦,所以我就決定要去投靠佛。走啊!走啊!終於走到了祇園精舍,很遠的地方就已經看到了如來,當時 世尊以祂無漏的智慧知道我來了,所以就出來迎接我。可是當時的我,貧困到沒有衣服穿,所以我看到 世尊來了,只好坐在地上,用雙手抱住我的胸部。佛就告訴阿難:你去拿衣服給這位女人穿。於是我就得到了衣服,然後我跪在 世尊的腳下,把我的痛苦經歷全部都告訴 世尊。佛就說:請就將這位女人,交給大愛道比丘尼。大愛道比丘尼就接受了我,然後為我說無常、苦、空、非身四聖諦之法。我聽到了這一些法,努力地精進,自己已經成就了應真阿羅漢果位,我能夠知道過去、未來,這就是我現世之法。

當時這一些比丘尼於是又再問:請問微妙比丘尼,到底妳的過去是造作了什麼罪業,今生會有這樣子的惡果?微妙就回答:你們好好地聽!在過去有一位長者非常地有錢,因為沒有兒子的原因就取了小妾,十個月後小妾為他生下了一個男兒。這時候原來的這個老婆就想:我是貴族,可是現在卻沒有兒子,沒想到小妾卻生出了小孩,萬一這個小孩長大以後,不就把我所有的家產都搶走了嗎?所以大老婆妒心就生起來,決定要殺了這個小孩。怎麼做呢?她去取了非常細的鐵針,從小孩的頭頂上刺下去,小孩這一刺沒有馬上死掉,過了十五天才慢慢的傷亡。

小妾非常地悲痛哭泣,然後懷疑是大老婆殺了我的兒子,就問大老婆說:妳真是沒有良心,竟然殺了我可愛的兒子。這時候大老婆就自己賭咒發誓:如果是我殺的,就讓我生生世世我的老公被毒蛇咬死,我的兒子被水漂、被狼吃,我自己的身體被活埋到土裡面去,我就把我自己的兒子給吃了,我的父母全家大小全部被火燒死。賭咒完之後,然後再罵這個小妾:你為什麼要毀謗我?妳為什麼要說謊話?沒想到當時所發的咒誓,今生全部都應驗了,沒有辦法改變了。

聽到這裡,諸比丘尼就再問她:為什麼您會有這個福德,能夠跟隨 如來出家,而且能夠成就阿羅漢果位呢?微妙就回答:在過去也是在波羅奈國,有一個大山,山中有許多的辟支佛、聲聞、神仙在修行。當時有一位緣覺辟支佛,進到城裡面來托缽,有一位長者婦看到非常的歡喜,於是就供養他。這一位緣覺吃了以後,馬上就飛升到半空,身上出了水跟火,然後在空中現各種神變。當時的這一位施主婦,馬上就發誓:希望我未來世也能得到像這樣子。當時的那一位供養婦也就是我,因為過去這樣的善因的原因,今生我能夠得見 如來,心開意解成就了阿羅漢道;可是雖然我現在成就了阿羅漢,但是因為過去罪業的緣故,當時我用鐵針刺到小兒的頭上,現在我晝夜都非常地痛苦,就如同有一根熱鐵針,從我的頭頂刺入腳底跑出來,這樣子的痛,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這個時候,諸比丘尼聽到了微妙比丘尼的說法,心中都生起了悲傷的心,大家都在觀察,自己心中貪欲之本,猶同燃燒的火,所以漸漸地貪欲的心就永遠不再生,發現了原來在家之苦比牢獄更可怕。所以大家就互相齊心跟微妙比丘尼說:今天能夠承蒙仁者的教導,讓我們能夠得度生死。所以各位看看口業嚴重不嚴重?要不要謹慎小心?

今天先為各位講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