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實義菩薩?(一)

第58集
由正文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我們這一集開始將爲各位說明:實義菩薩。我們依止著還是 平實導師的《優婆塞戒經講記》來說明實義菩薩的菩薩正行。

接下來我們開始說明「實義菩薩」的意涵。想要成為實義菩薩還真的不容易啊!佛在此經當中開示出了很多條件,我們下面就一一爲各位來說明。經云:「實義菩薩者:能聽深義,樂近善友;樂供養師、父母、善友,樂聽如來十二部經,受持、讀誦、書寫、思義。為法因緣,不惜身命、妻、子、財物,其心堅固。」(《優婆塞戒經》卷2)我們ㄧㄧ來作說明:第一種是要能聽受很深妙的義理,不能滿足於人天乘的善法。假使有人說法時這麼說:「你不要貪心,對人要和藹,大家要一起幫助社會、淨化社會。」這都是世間法的人天善業,都不是深妙的佛法教義。也許有人認為他們正在弘揚深妙法義,如此開示:「你要時時保持覺醒,要注意自己有沒有起心動念,所以要隨順覺、隨順觀。」他說這樣可以證得三果,可是「覺」與「觀」都是意識心,我見仍在而不斷,連初果都證不了了,還說這樣可以證三果,就與常見外道沒有什麼差別了!這不是深妙義。假使有人如實開示解脫道,所說的解脫道理都無錯誤,但這仍然不是深妙義——它不是妙義、也不是深義!因為那是聲聞人的修法,仍然不是深妙的妙義。深妙義是屬於大乘菩薩所修的佛菩提道,必須是聽受般若的總相智、別相智及一切種智,才是真的聽受深妙義。今天諸位菩薩若有膽子信受正覺所宣說的:佛所說法的深妙法,就表示具足了實義菩薩的第一步的資格。因為一般眾生聽到正覺的開經偈說:「我今見聞得證悟。」就會罵起來:「你們好大膽!大妄語啊!」可是諸位若敢來唱和,這表示當實義菩薩的第一步已經完成了。但是先別高興,後面還有很多條件。實義菩薩的第一要件就是要能夠聽受深義,深妙法義能夠聽受;因為一般人聽了以後心裡面就會害怕:「聽說正覺講堂在教人家開悟明心見性,可是我不敢去啊!因為我的根器不好,哪有可能明心見性?去了可能會鬧笑話,所以不敢去聽。」若你敢來聽深妙法而不退轉,就是初步完成了實義菩薩的條件。

第二種實義菩薩的條件是樂近善友。換句話說,就算已經離開了惡友,卻說:「我自己在家讀經、讀論就好了,我一個人自修吧!」他不肯親近善友,那就不是實義菩薩,仍然是假名菩薩;因為經論中有許多法並不是自己閱讀就能夠讀得懂的,往往是自以為懂,結果卻是誤會了。

第三種條件是要樂於供養教導你修證佛法的上師,也要樂於供養家裡的兩尊活佛,他們就是你的老父母;並且還要樂於供養善友,因為善友能夠幫助你修學道業,雖然不是你的師父,他也可以幫助你道業的成長,所以也要樂於供養。把父母放在善友的前頭,是因應世俗法;在佛法中把師長放在最前頭,是因為幫你證法的上師是生生世世相關聯的;所以說,菩薩供養父母只是人倫的根本,但卻是菩薩最親近的報恩田,所以又擺在善友之前。如果在家中對父母惡行惡狀、粗言惡口,而說這個人可以當菩薩,世間沒有這種事情;就好像剋扣父母的供養去外面布施,佛說這是假名布施。孝養父母是人倫的根本,有了這個根本才算是具備修菩薩行的資格;可是佛法的實證畢竟才是重要的,想當實義菩薩的人當然要把供養師長放在第一位了。有了父母才能有這個色身來修菩薩行,我們欠恩於父母,要懂得報恩;可是師長教導你出離生死乃至證得佛菩提果,我們也可以轉而幫助父母修學佛菩提,乃至親證解脫果或佛菩提果,所以在佛法中師長反而比父母更重要。假使有因緣,供養善友也是好事;當你有了資財之後,對於引你進入佛門、引你進入最勝妙了義正法的善友,卻不願意有一些供養,就沒有資格當菩薩了。所以當實義菩薩的第三個條件就是樂於供養師長、父母、善友。

當實義菩薩的第四個條件就是要樂聽受如來十二部經。換句話說,只要是如來所說的經,十二部都得聽受。以前有人跟 平實導師建議說:「不要講《優婆塞戒經》,講《維摩詰經》就好了!」平實導師說:「《維摩詰經》當然要講,但是我得要先講《優婆塞戒經》;假使菩薩戒沒有弄清楚,那怎麼修菩薩道呢?」他們不想聽《優婆塞戒經》,因為 平實導師打算講《優婆塞戒經》時,他們已經開始有了私心在暗中運作了,所以他們反對 平實導師講這一部菩薩正行所應該要具足的菩薩《優婆塞戒經》——講這一部經。當時《楞嚴經》都還沒有講完,正好講到十習因的因果,所以每次講完後都有人臉是黑的或是紫紅色的,因為他們心中可能是認為 平實導師在說他們的不是;然而其實 平實導師只是依據經文直解罷了!可是當時他們心中都變得很奇怪,總是不自在。如果他們現在再聽《優婆塞戒經》,那很可能是聽到一半就中途拂袖而去了!想要當菩薩,所以得要先瞭解菩薩的戒法,菩薩的戒是十二部經中的毗尼,不該說:「講戒的部分我不聽,我只要聽了義法。」所以當時 平實導師沒有答應先講《維摩詰經》,仍然先講這部經。不過這部經中難道就沒有了義法嗎?其實是有的!而且是很勝妙的了義法!所以要樂於聽受如來的十二部經,不要妄自選擇。不但要聽,聽過了以後還要受持;受持,就是接受而奉持,然後還要再加以讀誦、書寫,免得忘失!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思惟所受持的經教義理。聽來的終究只是常識、知識,細加思惟以後就可以變成你自己的了,這是成為實義菩薩的第四個條件。

第五個條件是在說什麼呢?是說為了佛法的因緣,不可以吝惜色身性命乃至自己的妻、子、財物。那女眾們也可以這樣說:「不惜生命、夫、子、財物。」為了正法,什麼都可以不顧,正法才是最重要的。並且不可以只有五分鐘的熱度,還要「其心堅固」。有的人跑道場,剛開始一年中精進得不得了,很勇猛!每到週日是一定要去道場服務的,不管家人如何地反對。一年以後變成二、三週去服務一趟,五年以後變成每年去寺院「回家」一趟——也就是說所謂的回家一趟,十年以後根本就不再修學佛法,回到世間法中了。我們親眼看見這種人,這就是其心不堅固,就無法當實義菩薩。所以為了正法的因緣,應該有堅固心、有長遠心,一直走下去。

佛接著開示如下的經文:「憐愍一切,口言柔濡,先語實語,無有惡語及兩舌語;於自身所不生輕想,舒手惠施無有禁固。」(《優婆塞戒經》卷2)第六個實義菩薩的條件,是說要能夠憐愍一切人乃至憐愍一切狗、貓、鳥、魚……等等眾生,包括你的寵物在內。有的人養狗是很粗魯的,動不動就一腳踢牠、一腳踹牠,都沒有想到牠是眷屬,那就是沒有憐愍心。而這裡主要是講對人要有憐愍心,要憐愍一切人,與人家說話時口言要柔軟,也就是不惡口。不可惡行惡狀地說話,也不許大聲辱罵的口氣來說話。而且要先語、實語:也就是當你知道某人心中有某種懷疑的時候,就先告訴他,為他釋疑,不必等到他來問;而且你所說的話必須是如實語,不是方便的妄語。沒有惡語,就是說不會故意說虛妄語來導致他人走入歧途,不會妄說而害人違犯戒律而造作惡業。兩舌,就是挑撥離間,為達成某種目的而說假話、挑撥是非,這也不可以。若能口言柔軟,先語、實語,沒有惡語也沒有兩舌,這就是實義菩薩的第六個條件。

第七個實義菩薩的條件,是在說明:還得反過來「於自身所不生輕想」。換句話說,如果想要當實義菩薩,一定不許說這句話:「明心、見性,那我沒辦法!」這句話說出了口,就會障礙,這是「於己身生於輕想」。在還沒有到達三地滿心以上時,都仍然有胎昧,所以會這樣想;看清了自己的往世淨業以後,就不會有這種現象。假使已經沒有胎昧,那是三地滿心以上的菩薩,就不必討論這個問題了。但是一般人還是會這樣想:「大概沒辦法悟吧!修到哪裡就算哪裡吧!」不過還是要努力去參,不可以輕易放棄。如果於己身而生輕想,那就不是實義菩薩了!就像來到正覺同修會的同修中若能安住,就是實義菩薩的條件已經具備了一部分。假使幫助他明心了,他卻這樣子想:「這不可能是如來藏!離見聞覺知而又不作主,你們認這個心作為開悟,就是大妄語。」那他就不是實義菩薩了。甚至於後來謗法的說法被破斥以後,於己身生輕想,那就說:「我現在全部歸零,以前的正覺所悟的智慧境界,我仍然不承認是真的開悟。我將在一大阿僧祇劫以後才會證得初地真如。」那也不能算是實義菩薩。因為明明已證得如來藏了,卻妄自否定,而又輕視自己,說要等到一大阿僧祇劫以後才證得初地真如,那就是於己身生於輕想。

第八個實義菩薩的條件,必須要舒手惠施無有禁固。當我們布施的時候,不必刻意設定:今天出門一定要布施。有些好人有一個習慣,日行一善:「我每天出門最少要布施一百塊。」先設定一個出門的條件,然後特地挑乞丐布施。看見有的乞丐似乎收入蠻多的,就決定另外找一個來看收入較少的,那就是有禁固了!舒手惠施的真義是:你既然決定布施給乞丐,那就一體通施,先見了誰就先給誰;不然就分成十份,每一份分成十塊錢,如果你不嫌麻煩的話,就應該把它分成十份。但是舒手惠施無有禁固,是要有前提的:破壞正法的人或道場,你可千萬不要布施,因為你布施了會變成了支持謗法者,是有共業的。所以,凡是否定阿賴耶識心體,謗說不是如來藏的人,或是否定如來藏——阿賴耶識心體的道場,你都不應該去布施,免得成就破法的共業。以前不知道某師的《妙雲集》法義是破壞正法而給予助印,這本是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今天已經知道了,還要去刊印或是助印買來送人,那就是知而故犯,一定會成為破法的共業。所以,舒手惠施雖然沒有禁固,那是從世間相的善事來說的;在正法上得要有禁固,不可以沒有智慧、沒有簡擇地布施,最後卻以善心而成就了破法的共業;這個是第八個條件。

佛接著又開示說:「常樂修磨利智慧刀,雖習外典為破邪見、出勝邪見,善知方便、調伏眾生,於大眾所、不生恐怖。」(《優婆塞戒經》卷2)第九個實義菩薩的條件是說,要常常樂於修智以及磨利自己的智慧刀。必須把智慧不斷地增長,不能老是停留在總相智上面。有的人來學法三、五年了,一直還在總相智上面,在別相智上面都沒有用心,種智那就更甭提了!那就表示說雖然已經有了智慧刀,可是刀刃鏽了、鈍了,沒有常常地磨利。磨利智慧刀的目的要作什麼用途呢?要用更為銳利的智慧去閱讀外道的典籍,瞭解了以後用來破斥外道的邪見,這才是菩薩讀外道典籍的目的。如果有很利的智慧刀,外道典籍你一讀就全部瞭解,不必被人家籠罩。平實導師寫《狂密與真密》五、六十萬字,為什麼三個半月就寫完了?任憑我們怎麼寫也寫不了這麼快,爲什麼能夠寫這麼快呢?但他就是這麼快地寫完!因為 平實導師知道藏密的中心思想與實修方法是什麼本質,不必去思惟、整理、想像,只要把藏密各種外道法分門別類再依次第排好以後,就可以飛快地寫出來。這些藏密的祕密寫出來以後,有很多人台灣、大陸學密十多年還不知道藏密本質的人,他們讀後就會知道了:「原來我的上師是在弘傳雙身法,私底下也是在和異性徒弟合修雙身法的。」也就會恍然大悟了!當然他們藏密的喇嘛一定是很生氣的,一定會想要找我們的麻煩。以前聽說有藏密上師要跟 平實導師要開法義的辨正的無遮大會,但他們都是講著玩的;以前有過兩次藏密的喇嘛約好要來辨正,結果都爽約了,而且連爽約的通知及理由都沒有,所以他們只會虛張聲勢嚇唬人罷了!西藏密宗的密經和密續再加上口訣,都只是在研究女人和性愛技術的雙身法而已,根本就沒有佛法可說,所以 平實導師就把它破了!這就是因為有銳利的智慧刀才能作得到,如果沒有智慧刀,或者刀鋒不利,就一定作不到的。光憑破斥雙身法其實是沒有辦法破除密宗的,所以一定得要全面地一一舉證而辨正它的本質,所以銳利的智慧刀是最重要的,因此 佛說菩薩要常樂於磨利智慧刀,這是身為實義菩薩的第九個條件。

第十個條件是在說什麼呢?第十個實義菩薩的條件是說,還得善於了知種種善巧方便來調伏眾生,當你有了種種善巧方便,能夠調伏眾生的時候,站在大眾面前就不會出生恐怖心。有些人都很恐怖——恐怕 平實導師去找他們,因為根本沒有把握能夠調伏 蕭平實,連一點一滴的把握都沒有。但我們有把握可以調伏他們,縱使心中不服,至少也要讓他們口服;我們就用他的法來破他。所以有人在網站上大喊:「我要跟蕭平實開無遮大會。」平實導師說:「好!」雖然他不符合要求的條件,但是 平實導師說:「好!請把姓名、電話、地址留下來。」但是還是不敢!又縮回去了!網站論壇是虛擬世界,說話都不必負言責;可是法義辨正無遮大會上的說話,可以不必負言責嗎?他們想要辯論法義,卻又希望可以不必負言責,這就是心生恐怖,所以不敢留下真實姓名還有面目。為什麼我們能在大眾面前不生恐怖呢?因為你善知方便調伏眾生,不管是要談論外道法與解脫的關係,或是要談論二乘法、大乘法的解脫與實相,我們都可以跟他們談,所以有把握調伏他們,因此在大眾面前就沒有什麼好恐怖的!因為眾生都是你所能調伏的,能夠這樣才是實義菩薩。

接下來 佛又接著開示說:「常教眾生:菩提易得;能令聞者不生怖心、勤修精進。輕賤煩惱,令彼煩惱不得自在。」(《優婆塞戒經》卷2)實義菩薩的第十一個條件是說,要常常教導眾生說「菩提易得」,因為 佛早就預料到末法時期的大師們都會說:「你就好好給我老實唸佛,不要想開悟,那是聖人們的事。」台灣二、三十年來的佛教界的大師們,不都是這樣子說嗎?有誰敢出來說已經開悟了呢?如果這麼說,就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當初李元松老師剛出來弘法的時候,也是被人家攻擊到體無完膚;但是總算他有一些辦法,漸漸獲得一些認同,雖然後來也證實他的開悟是假的。但是 平實導師剛出來弘法也是一樣,平實導師都不說別人的錯悟,別人卻先罵我們,所以我們只好回應了,就一本又一本的書出來了,走上了法義辨正的不歸路了。俗話說:「一不作,二不休。」既然已經被迫走上了破壞了和諧的假象,不如就一路破下去,乾脆把佛門中的外道見作一個總清理。之所以會演變到這個地步,都是因為我們一直講開悟不難,而諸方大師都說開悟極為困難,就是因為這樣子的緣故,所以才會有這樣子法義辨正的這個問題我們繼續地開展下去。

那今天時間已經到了,我們下一集再繼續跟各位分享這一部分的問題。

阿彌陀佛!


點擊數: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