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應成派之中觀見 (上)

第45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接續著上一次的內容,繼續要為各位導讀佛教正覺講堂所出版的口袋書:平實導師(蕭平實導師)的著作《坦特羅佛教系列》中,來談談坦特羅佛教的宗見,也就是佛教哲學。

不曉得各位還記不記得,好幾年前的報紙報導了一則新聞說呢:在這個台北新店有一個年輕人,學校畢業以後呢不肯去上班工作,每天都躲在家裡面自己對自己說:「我會發財,我是有錢人。我會發財,我是有錢人。」每天就這樣子一直念一直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連出門的時候呢還是在喃喃自語的說「我會發財,我是有錢人」。路過的人都以為這個人瘋了,但是他的鄰居說:「其實這個人很正常,不知道為什麼,每天就是一直念著要發財。」後來記者在路上訪問到這一位年輕人,這個人除了神情比較緊張以外,其他的問答倒也正常。他到底在幹什麼呢?這位年輕人自己說:「只要我一心的相信自己會發財,那麼我的念力就會讓我變成有錢人。」也就是這個人認為,只要他的意識心能夠專注,夠用心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新聞中並沒有說到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發財,那各位覺得呢?他到底有沒有因為這樣子就變成有錢人了呢?可能有人會覺得說:「這不就是古人所說的作白日夢嗎?太可笑了!」但是下一個事件我們可能就笑不出來了。

在民國三十年代前後,當時有一位研究唯識學非常有名的居士,有一次呢他的兒子意外死亡,這個居士喪子之痛,悲痛異常啊!親朋好友知道了,大家就來弔唁問候。這個時候呢,這位居士有一點發狂的跟大家說:「你們不准說我兒子死了,大家要說他還活著,因為『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所以呢只要大家都說他還活著,他就會復活了。」

這兩個故事都是真實發生在社會上的事。第一個年輕人想用意識覺知心的專注去想像,認為說這樣子就可以把心中的想像轉變成事實;第二個人雖然是研究佛教唯識學的專家,但是因為 佛說人有八個識他根本就不曉得第七識與第八識到底是什麼,又不了解說這八個識其實各自有各自的功能與範圍侷限,所以還是只能夠把我們人類現前的意識當作是可以依靠的、是真實的,所以他認為說只要大家都覺得他的兒子還活著,他的兒子就會復活了。

大概正常人聽了這兩個故事都只會覺得可笑,因為他們就是在作白日夢,並且會為他們覺得難過;但是在坦特羅佛教裡面,真的就是這樣子教導弟子,而弟子也深信不疑,就這樣子荒謬的教法代代的相傳下來。不信的話我們來看看,在現在坦特羅佛教勢力當中最大的新噶當派,它的創教祖師這樣子說:「佛為廣大勝解者說八識等,令通達者,亦僅顯示經有是說,非自宗許離六識外,別有異體阿賴耶識。……《釋菩提心論》雖說阿賴耶識之名,然義說意識為一切染淨法之根本。」(《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也就是說,這位祖師認為:佛為了廣大的佛弟子們,為了要讓他們通達法義,達到勝解,所以方便說有八個識,但是這只是代表經中 佛是方便施設說有第七識與第八識而已,並不是允許我們離開六個識以外還有另外一個阿賴耶識……在《釋菩提心論》中雖然有提到阿賴耶識這個名詞,但是真正的意思是說,只有意識是一切染污法與清淨法的根本。這就是代表:坦特羅佛教的新噶當派它只承認有六個識,不承認有第七識與第八識,雖然 佛在許多的經典中都講到第七末那識與第八阿賴耶識,但是那都只是 佛為了教化廣大眾生的方便說,實際上是沒有這兩個識的,所以呢第六意識才是一切法的根本。那既然他認為「只有意識是一切染淨法的根本」,那麼我們的意識如果清淨,一切法就清淨;意識如果染污了,一切法就染污了。

我們再回來看看前面舉的例子。第一位年輕人就是這個想法的忠實信徒,因為他覺得「只要我的意識心不間斷的、完全的覺得自己發財了,那自己就真的發財了」,如果還沒有發財,那就是因為自己的意識心還不夠專注、還不夠確定,所以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口中不斷的喃喃自語,念著「我會發財,我是有錢人」。另外一位號稱「唯識學的專家」那就更厲害了,因為他想到說:「光是我自己的意識覺得我的兒子沒有死,這樣子還不夠,要所有人的意識都覺得我的兒子沒有死,那我的兒子就真的沒有死。」所以他會去要求說:知道他兒子已經死掉的人呢大家都要改口說兒子沒有死,因為這樣子一來,大家的意識都覺得他的兒子沒有死,他的兒子就會復活了。所以如果新噶當派這一位創教人復生,一定會說這兩個人才是他真正的知音啊。這就是認同「意識是一切染污法與清淨法的根本」的人,最後一定不得不掉落的荒謬之中。

如果還是有所疑慮的話,我們再來看一看有一位在現在的坦特羅佛教,特別是在坦特羅佛教華人信眾中幾乎無人不知的「大金剛上師」,在他的書中這樣子說:「本來修法之道,由假修真,先用觀想,後成事實;所謂理想乃事實之母也。下列境界修法之時呢,照之次第觀想,以為練習可也。」(《那洛六法》)「首先要把握一個重要的原則,抽象的哲理,經過日久功深地定力的凝固,就可以變成具體的證量,這是絕對可能的。」(《那洛六法》)

這樣子看到了嗎?坦特羅佛教把自己說的多麼的天花亂墜,什麼「享盡五欲」、「即身成佛」,什麼「在男女性交當中修雙身法可以成佛」,就是用這樣子想像成佛的。如果,我們把那兩位用觀想法就想讓自己變成有錢人,用觀想法就讓兒子可以起死回生的這兩個人拿來作比對,那就真的笑不出來了!可能有人會說:「這怎麼可能呢?這麼荒謬、嚴重錯誤、可笑的教法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相信呢?」其中有一個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深信坦特羅佛教它的宗義,也就是自己秉持了坦特羅佛教的基本哲學,依著這個哲學再去作出判斷,所以就會作出後面錯誤的結果了。

這個情形就好像是二十年前,台灣有一種投資公司,給予投資者非常高、不可思議的高利率,當時讓很多菜籃族媽媽、上班族、退休的老人紛紛把自己的存款、退休金,甚至還有人自以為聰明,向親朋好友用低利借款,然後再把錢交給投資公司,來賺取之間高倍的利率。大家都應該還記得吧?那個時候許多理智的人紛紛跳出來呼籲:投資公司給的這樣的高利率是不可能存在於現實的投資市場上的。但是這一些投資者呢基於各種理由,選擇相信了投資公司的說法,投資公司告訴他們:「我們公司的政商關係好啊,可以知道明天股票的內線消息。我們的公司財力雄厚啊,可以主導明天股票市場的走向。我們公司的這個關係好,可以去主控房地產市場的價位……」這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就是最誘惑人、最容易讓人喪失理智的糖衣。所以最後連許多大學商學院的教授也是被坑殺的對象,搞得血本無歸。大家別忘了老人家說的:「你想賺人家的利息,人家要你的本錢!」

坦特羅佛教一千多年來就是這樣子的寄生在佛法裡面!從印度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當 佛還在世的時候,這種婆羅門的教法沒有辦法侵入到佛教裡面,當 佛滅後幾百年間,就開始一點一點的入侵到佛教裡面來。這背後最基本也是最深沈的原因就是:佛法的基本哲學——也就是宗見,因為沒有辦法實證菩提的原因,然後就失去了、錯亂了。在進入正式的宗見之前,我們得先來看看這一些宗見的基礎,也就是我們人類的心識。

佛說人有八個識,現前可以看到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與意識,這一些是我們每天清醒的時候都用得到的識,很容易體會;但是第七識末那識跟第八個識阿賴耶識,雖然祂們也是時時刻刻在運作,可是如果沒有明師為我們指點的話,一般人很難發現到祂們。但是這個第七識跟第八識,祂們才是在背後支持六識運作的根本原因,所以這才是佛法的根本。諸佛之所以降生人間,就是為了指引眾生萬法的根本——就是六個識背後的根源,也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也就是如來藏,也就是成佛的清淨真如。

佛說:【舍利弗啊!是為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佛告舍利弗:「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諸有所作常為一事,唯以佛之知見示悟眾生。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妙法蓮華經》卷一)也就是佛說:舍利弗啊!諸佛如來都是因為一件大事的因緣,所以出現於世上。諸佛如來的真實意旨,只教導給發大心的菩薩,而不是那些只求一生滅度的聲聞人。諸佛如來以佛的第一義諦真知真見來開示眾生,令眾生悟入如來藏。舍利弗啊!實際上呢,如來就是以唯一佛乘來為眾生說法,沒有其他的二乘或三乘教法。

我們從最簡單的說起:從我們從娘胎出生以後,還是一個嬰兒,我們怎麼樣去認識這個世界的,然後一直到現在,我們心中有豐富的見解與知識,是怎麼來的?小嬰兒用他的眼睛去看色彩、用耳朵去聽聲音、用鼻子去聞氣味、用舌頭去嘗味道、用身體去感覺冷熱,最後用意識心去思量、去分別各種境界,然後整理心中的想法,於是所謂的「我」,「我是誰?我有什麼特質?」的那個「我」就形成了。有了「我」,那麼「我所」也同時形成——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家人,我的房子,我的世界,我的宇宙……我所有的東西會和「我」同時形成。我們把這一些我與我所當作是真實的存在,所以每天為了我、為了我的家人、為了我的國家、為了我的世界而努力的工作,一切的肇因都在於有「我」的存在,如果沒有我,那我所也就變的沒有意義了。

整個宇宙、整個世界、整個家庭,一切都是起自於因為有「我」,我們呢把「我」當作是真實的存在,是我們可以依靠的功能,一切的工作、運作都得先依靠著有「我」的存在。那具體來說,「我」是什麼呢?就是「我」可以看得見、「我」可以聽得到……乃至於「我」可以思考、可以判斷、可以記憶等等。所以所有的中、西哲學共同的前提就是笛卡兒所說的「我思故我在」,因為沒有了「我」,就不會有世界。也就是說,眾生把我們可以看得到、聽得到乃至於能思能量的功能當作是「我」,當作是可以依靠的功能,也就是說當作是「我」的身體。

如果我們去問一個小朋友:「小朋友,你的身體在哪裡?」小朋友會很高興的指著自己的身體說:「這是我的身體啊,這是我的眼睛、這是我的嘴巴、這是我的鼻子……」但是如果問一個大人:「你的身體在哪裡呢?」大人會想:「這個肉身只是一個工具,背後是我的『心』在操控這個身體,所以真正的我應該是我的『心』。」所以當我們說「這個人很好,那個人很壞」,一定不是指對方的身體好或身體壞,而是指這個人的心腸好或者是存心不良,是不是這樣子?也就是我們把一個人的「心」當作是真實的存在。那「心」是什麼?不外乎就是現前可以觀察到的六個識:眼識、耳識、鼻識……到意識。把這六個識的運作當作是真實的「我」,當作是「我」真實的身體,這就是所有的人現前可以觀察到的,所以呢「我」一切的苦就從這六識產生了。

佛把這六個識叫作六識身,六識身才是眾生真正的身體。然後在經中 佛處處都說「有身最苦」,像在《法句經》裡面 佛說:「天下的苦,都是來自於有身,身是苦之器,是眾苦所集。」因為眾生所有的見解,全部都離不開虛妄的六識。我們可以判別,眾生就是因為落在意識的覺觀心,用這個意識的我來搭配五識的運作當作是「我」,所以生生世世都渴求這個能知能覺的意識要了了分明、常住不斷,所以就一直落在我跟我所上,輪迴就會不斷的出生來配合意識心想要能知能覺、了了分明嘛。

比方說大家有沒有觀察過嬰兒,很多嬰兒呢玩著玩著,然後身體累了,眼睛呢忍不住閉上,但是忽然這個嬰兒就會開始發脾氣,很不高興,就是因為不肯入睡、就是因為不肯讓意識心終止,喜歡要讓這個意識心一直保持在了了分明。直到有一天當這個嬰兒發現了,原來睡著以後還是會醒過來的,他才肯願意乖乖的入睡。或者再換一種方式來說——請問大家:大家每天晚上入睡,是因為知道明天早上還會醒過來,那就問大家:「如果我告訴你,今天入睡了從此之後就醒不過來了,大家還願意、還敢睡著嗎?」那就不願意了嘛!會說願意的人,那代表是聲聞道的佛弟子,因為阿羅漢就是類似像這個樣子,捨報後就不在於三界中出生,就是涅槃。

我們來整理看看:我們的眼根對色塵,產生眼識來了別色塵,我們主要就是在青黃赤白的功能上面分辨;我們的耳根對聲塵,來了別聲音的大小高低;我們的鼻根對嗅塵產生鼻識,來了別香臭氣味……乃至於我們的意根對境法塵產生了意識,來作能思能量的功能,這一些就叫作六識。六個識每一個識的產生,都需要根、塵、識的合和運作,比方說眼根對色塵產生眼識,所以六個識乘以三等於十八——六根、六塵、六識就叫作十八界。每一個眾生其實都是活在自己的十八界裡面,別人的十八界我們也不可能進去,因為別人的眼根不是我的眼根,別人的眼識不是我的眼識,別人的心不是我的心。但是眾生總是認為自己的想法最正確,自己的所見所聞最真實,把自己的六識身當作是不會錯的;但是我們六識身的感覺、想法真的就是真實嗎?

在《雜譬喻經》裡面 佛說了一個故事。有一位屠夫覲見阿闍世王,請求阿闍世王把在節日宴會裡面所需要的羊——要殺羊的工作,全部交給這個屠夫來屠殺。國王就覺得奇怪啦,問他說:「屠殺動物是一般人所不樂為的,為什麼你卻希望多多的來殺羊呢?」屠夫就回答:「我有宿命通,我看到我在過去生當中曾經為貧窮的人,但是因為進入了這個屠宰坊,宰殺了許多的羊,所以我死後能夠往生到四天王天享福;天壽結束以後呢轉生到人間,又再作屠夫宰羊,所以又投生到天上享福。這樣子已經六次了,欲界的六天我都已經投生過了,也享受過天福無量。因此請求國王再繼續把這樣屠宰的工作交給我負責,可以讓我生天。」阿闍世王不相信這樣子下賤之人能通宿命,所以就覲謁 佛陀,請 佛陀開示。那到底這一位屠夫真的是因為殺羊能夠生天,還是有別的原因?可是這個屠夫他自己現前見到他是因為殺了羊下一世生天,這裡面到底怎麼回事呢?佛陀怎麼樣開示呢?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為各位講解到這一邊,下一次我們再來看看 佛陀怎麼樣為這一位屠夫開示,是不是真的因為他殺了很多的羊,所以就能夠生天,這一世再繼續來殺很多的羊,下一世又能夠生天呢?

那我們今天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