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加行

第48集
由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接著上一次的內容繼續來為各位講說:坦特羅佛教它的修行次第。

坦特羅佛教呢,它是先要修所謂的「四加行」,可是這個無上瑜伽的四加行呢,並不是原本佛所說的四加行。然後修完四加行之後,才有資格依序的去修錬四級灌頂:也就是寶瓶灌頂、秘密灌頂、智慧灌頂,以及勝義灌頂或者叫名詞灌頂,這樣子就能夠「即身成佛」。但是它所成的佛,是坦特羅佛教中的佛,不是佛教中的佛。

我們就來看這個基礎的「四加行」好了。無上瑜伽的「四加行」又叫作四不共加行,代表它的獨特性,與顯教的修行是不同的。「四加行」當中,第一個是「歸依大禮拜」。行者口中念著,心中想著歸依金剛上師、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南無古魯貝、南無不達耶、南無達摩耶、南無僧伽耶;然後用五體投地的方式——整個身體都趴在地上,然後起來,這叫作一拜,總共要做完十萬拜;做完大禮拜以後呢,行者要觀想自己的上師與佛、法、僧三寶都化為光,融入自身——代表呢我就是上師,我就是佛,我就是法,我就是僧。這是為了日後的觀想做準備,也是為了堅固自己對上師的信心。

第二個叫作「供曼達」,獻曼達法又稱為大供養法。理論上行者要將自己所有一切珍貴美好的財產,全部都用來供養上師,來表示呢自己的虔誠跟敬意。用一個曼達盤觀想為整個宇宙,依照自己的財力,盡力的把這個珍寶供品放入曼達盤。除了觀想這個鍛錬自己的觀想力之外,還是為了加深自己對上師的信心,把上師跟佛、法、僧劃上等號,甚至過之無不及呀,日後如果需要的話,就可以捨得把自己的配偶、姊妹甚至是母親都供養給上師。

第三個是修「金剛薩埵法」,認為說「我的惡業深重啊,要清除惡業」,那要清除惡業,就要修金剛薩埵法。心中觀想金剛薩埵在自己的頭頂上,降下光明進入自身,然後呢,把自己身體裡面的黑暗、無明統統給驅逐出去;口中念誦著金剛薩埵百字明咒,身體結金剛薩埵印,這樣子就可以消除了我們無始以來的業障與罪業。這個法還是在強化自己的觀想能力,另外就是為了要預先熟悉後面生起次第裡面本尊身天色瑜伽的修持方法,也是為了日後修第二灌頂,降下精液白明點做準備。金剛薩埵咒又被叫作百字明咒,裡面包括了坦特羅佛教中靜、忿百尊的召喚,其實連這個金剛薩埵咒的意思都是在講雙身修行。它的意思大致上是這樣子的,它說這個:「嗡,金剛薩埵戒誓,最崇高的讚嘆。金剛薩埵請賜予我、請護佑我,永遠與我在一起,讓我一切圓滿具足,心中生出多多的善念,請慈悲加持我,把所有都賜予我,以及完成所有一切的事業,讓我的心出生善念。(後面就講到嘍),讓我的心具有四無量心、四灌(也就是四級灌頂)、四樂(也就是因為行雙身法而產生的各種——四種快樂,也就是四喜、四空、四身)。薄伽梵一切如來金剛薩埵不要遺棄我,請加持我為金剛的持有者、大三昧耶的有情眾,一起融入空性的境界」。所以在修四加行的時候,就已經很清楚的告訴行者:修無上瑜伽就是要修男女雙身法,以獲得之間的淫樂,在淫樂當中成為坦特羅佛教當中的三身佛。

第四個是「上師相應法」。行者觀想上師坐在自己的頭頂上,用不同的色光加持自己,然後達到自己與上師一樣,上師與自己一樣,自己就是上師,上師就是自己;所以我們的「身」變成化身,「語」變成報身,「意」變成法身,這樣子我們就具足了法、報、化三身佛的境界,並且包容一切眾生在這樣的三身境界當中。

「上師相應法」是整個四加行裡面最重要的一個部分。甚至也有人主張只要上師相應法成就了,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不必等到四加行全部滿足。那麼在上師相應法的時候呢最重觀想,用觀想來完成而不一定要作實際的手印或跪拜等等;所以呢目的是說,在任何場所只要有空閒的時間都可以進行;也就是要百分之百、完完全全的相信上師,因為自己跟上師無二無別,上師就是佛、就是法、就是僧、就是自己,所以呢上師、我、佛、法、僧全部劃上等號,融為一體。上師的身體叫作「佛身」,上師所說的話叫作「佛語」,上師的心叫作「佛心」,然後呢,上師放出來的屁都是香的,上師拉出來的屎還可以拿來吃。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我是說真的!

總之,坦特羅佛教的這個四加行就是為了修無上瑜伽、本尊瑜伽、這個氣脈明點還有第三灌男女雙修法的前行做準備。

但是,佛法裡面的四加行是指:即將要進入見道位之前,會出現的煖、頂、忍、世第一法的四個階段。不論是解脫道或是佛菩提道,修行的順序呢都會經過資糧位、加行位、通達位、修習位、究竟位。四加行就是說在加行位已經滿足,即將要進入通達位,也就是見道位,中間會經過的四個階段。修習解脫道有解脫道四加行位,佛菩提道有大乘法當中的這個四加行位。我們就以比較簡單的二乘見道——真斷我見的四加行位來說好了。「煖」就是說,好像我們生火,要生起見到光明的火——在古時候呢是鑽木取火,鑽木的時候把材料準備好,旁邊放上小紙屑、小木屑,鑽哪鑽哪……開始呢有熱的溫暖跑出來,有微微的煙跑出來,那我們就知道這一次的生火有希望成功;雖然還看不到真正的火,但是「煖」的相已經出來了;代表我們的方向正確,只要不中斷,繼續努力,火就可以出來。「頂」就是指繼續加熱、繼續鑽,讓熱量累積到頂點。那但是是不是說到了頂點之後火就會蹦出來呢?還不是,在火正式出來之前有一段時間好像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呢我們只要繼續鑽,繼續安忍下去,雖然表面看起來沒有變化,實際上就是要讓木屑一直升溫,這就叫作安忍位;如果這個時候沒有辦法安忍,停了下來,那火就不能出生。在火剛剛產生的時候是透明的,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所以還會以為和以前一樣,怎麼一直都沒有變化,直到木屑開始變黑了,我們才知道火其實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那麼這一段火剛剛開始出來但是還看不太見的這一段時間,如果隨便來了一陣風,還是有可能把它吹熄的,這一段時間就叫作「世第一位」。當然,火如果真的完全的燒起來了,那就可以把生死的木材給燒掉,這就叫作見道通達位。在《瑜伽師地論》裡面這樣子說:

【復作是念:「我於今者(就是說,如理的去作意,觀五蘊十八界),唯有諸根,唯有境界(就是說,只看到了有六根、有六塵),唯有從彼所生諸受(從六根六塵所生出來的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唯有其心,唯有假名我、我所法,唯有其見(意識心的認知),唯有假立(的諸法),此中可得(也就是說,只有在十八界裡面才有我跟我所諸法),除此更無,若過若增。」如是唯有諸蘊可得,於諸蘊中無有常恆、堅住主宰,或說為「我」,或說為「有情」。】(《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

意思是講說:我們觀行的五蘊十八界所看到的,是不是不外乎是能緣的心與所緣的六塵、五蘊?那能緣的覺知心也就是識蘊、受蘊、想蘊、行蘊,在其中受苦、受樂或者受不苦不樂的心,是不是無常的?是不是苦?是不是無我?是不是非生?是不是空?而所緣的六塵五蘊是不是無常?是不是苦?是不是無我、非生、空?覺知心是假我,那比如說,各位觀行到的六塵五蘊是內在的六塵還是外的六塵?是內六塵;所以六塵在內,五蘊也在內,覺知心是假我,六塵是假我,五蘊是假我,所謂的我、覺知心與六塵五蘊是不是都是內在的、假我的?所以,能見與所見是一還是異?是相等的、是平等的還是不平等的?所取的六塵五蘊是誰所出生的?能取的識是誰所出生的?自己所取的是不是根本就是自己?是不是在自己的內心自住當中去取自己的相分,叫作自己玩自己?如果這樣子觀行確定了,那就是自己親證到的現量如此,這個部分一定要自己去現觀現證才行。

「如是行者,於諸聖諦,下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是名為煖。」(《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再來,能夠這樣子生起這樣的自證的境界,叫作下品忍——下品的安忍、安住。因為我們只觀到自己,最多就是觀察到我們看得見的人間的六塵而得到確認。接下來就觀得更廣,比如說:看下三道的眾生、天界的眾生,他們的境界是不是也是這樣子自己住在自己的境界,能緣的心與所緣的境仍然是自生、自住,還是這樣子的平等平等。具足的觀察了三界眾生,有的是用現量去觀行,有的是用比量去確認、推斷,不論三界中的任何一地中,是不是都是這個樣子呢?「我」是能緣,「我」是所緣,能緣與所緣也就是覺知心與六塵五蘊,是不是都是自己內在的、自身的、所有的?都是假名為我的一個部分?能緣與所緣是不是本來就是平等平等?

「中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是名為頂。」(《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再接下來,既然已經現證了能緣的覺知心與所緣的六塵五蘊都是假有我的一部分,其實都是如來藏生的啦,就不會再有疑惑跟懷疑,可以隨順於真實的諦理,可以安忍、安住在這樣子本來五蘊就是空之中,諸法本來就無生無我,隨順安住在真實諦的無生忍中。

「上忍所攝,能緣所緣平等,平等智生名諦順忍。」(《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眾生本來是認為諸法有生,五蘊有我,住在我見之中,一路上修行證到這樣的智慧就斷了我見。我見呢,它本來會障礙我們證道,因為斷了我見所以能住在真正的無分別心,把覺知心自己與五蘊法都放下,所以從此之後心就能住於真正的寂靜而無間斷,也就是心得決定,不再動搖。

「即於如是寂靜心位,最後一念無分別心從此無間,於前所觀諸聖諦裏起內作意,此即名為世第一法。從此以後,出世心生非世間心,此是世間諸行最後界畔邊際,是故名為世第一法。」(《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這樣的人,與沒有見道的世間眾生是相反的,所以把他叫作世間第一。從此之後這一位、這個菩薩他的心中,所生起來的都是出世的念頭,而不是世間的念;這樣的人已經在世間法的邊緣,未來即將離開世間,所以他可以說為世第一。其實這就是四向四果、四雙八輩裡面的初果向了;從此之後,就進入了四雙八輩的行列,未來就一定會進入見道位。

所以,對比了坦特羅佛教裡面的「四加行」,跟佛教裡面真正的四加行,相信各位一定能分辨兩者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

另外,還有一點可以提醒各位的,在台灣有很多的知識分子,參加了廣論班——也就是修習《菩提道次第廣論》。這種班研習班的特色是依著三士道來說,但是講完三士道之後,卻不再繼續講這一本書後面的止觀雙運實修法,然後又回頭再重新講。這是因為這一本書後面的止觀雙運,它就已經是在為修雙身法作準備了,而且後面的內容作者一再的強調說,要行者繼續修習無上瑜伽——也就是要修男女雙修法,方是正道。所以很多修習《廣論》的人,可能學了五年、十年,他們都會非常的訝異發現:「唉,我不曉得有這個部分啊!我們老師說,光是把《廣論》學好就很不容易了。」這是真的!因為教導《廣論》的老師們,刻意的隱藏後半部,更不要說把《密宗道次第廣論》介紹進來。

整個坦特羅佛教就是在意識心的想像、雙身法上面去努力。這樣的修法不只在坦特羅佛教當中,在印度教裡面仍然維持著這樣的修法。例如,2010年7月28日,某大報紙專訪了一位叫作貝瑪——她是一位修譚崔的信徒,也就是修坦特羅,不過她不是佛教徒,她是修印度教中的譚崔——當時呢記者問她說:「你為什麼要修這個譚崔男女雙修啊?」她講了一些事情,可以值得我們來注意。她說: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她發現「性」是她最害怕最痛苦的一件事,因為她小的時候,這一位女生被性侵,所以她長大以後和先生做愛非常的痛,都只是應付了事,完全沒有快樂的感覺。當她開始學習譚崔的時候,她的第一次一夜情是到加拿大,去跟一個加拿大這個教譚崔的老師,彼此互相交合,一開始呢她覺得性是很髒、很噁心的事,可是漸漸的她掙扎了兩晚,就開始同意了。那麼她也知道,她自己說:「我害怕失去孩子與先生,但是我願意負責。第一次出軌做愛我很驚嚇,羞愧到全身捲縮。可是當我完全融入,我開始哇哇大叫,原來做愛有這種方式,我和先生都只有性交,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這一些。等到我從加拿大回來之後,就主動約老公做愛,也是第一次覺得高興哇哇大叫。我發現我的先生不如那個加拿大人,我越看我就越比較,就越批判我的先生,每次和先生做愛,就會浮現我和加拿大人做愛的影像。我掙扎著,到底要不要把那一段事情告訴我的先生?說了,他一定會辦離婚,我會失去我的小孩,一定很痛,但是,守住這個秘密比我失去他還苦,所以我決定說出來。」

各位從這一段社會實際上發生的事情可以知道:修學譚崔——不管是印度教的譚崔,還是坦特羅佛教中的譚崔,最後的下場就是像這個樣子。如果一個人他是追求性解放,追求自己的這個意識境界,別人倒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把這樣子的一個東西引入到佛教,說這個就是佛教當中的「成佛」,請問各位佛弟子們能不能接受?或者這樣子問各位:「您願意讓您的妻子、您的先生、您的女兒、您的母親去學這樣的雙身法嗎?」如果您看到人家就要學這樣子的坦特羅佛教,你會不會為他擔心?你要不要站出來告訴他的真相?這些問題相信各位都已經有了正確的答案。

平實導師(蕭平實導師)率領正覺講堂的同修們,就是和各位有著一樣的心,本著一位菩薩應該去做的本分,因為菩薩護持正法的願心,不願意見到眾生是發善心來學佛,最後得到的卻是下三道的惡業果報;所以要提醒大家去分辨什麼是正法?什麼是邪法?什麼是菩提法?什麼是外道法?不要把外道法變成了佛菩提法。

今天就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相信各位有智慧去抉擇正確的智慧。

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