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菩提道函蓋解脫道 (一)

第17集
由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在前面一個單元中,我們略說了佛法的兩大甘露法門,也就是解脫道與佛菩提道,並且從各種不同的層面,來說明佛法中的這兩個主要道之間的差別法相。今天,我們要接續上一個單元的主軸,也就是要從另外一個層面,來說明佛菩提道函蓋解脫道的道理所在,並且也要詳細的來解說這兩個主要道修行的內涵和修學次第,歡迎大家繼續收看。

前面我們說過,二乘法是屬於解脫道的修行,也就是經由斷除我見和我執以後,煩惱滅盡了而取證解脫果,從此不再受生於三界之中,因此而得以免除生死輪迴之苦;而大乘菩提的修行,則是從親證第八識入手,然後依次第進修,圓滿菩薩五十二階位的修證過程以後,得以成就究竟的佛道。然而在這當中,大乘菩薩同樣是要斷除煩惱障,要修證解脫的法門;而二乘菩提的行者,雖然可以斷盡煩惱取證解脫了,但是他們卻不知也不證大乘菩薩所親證的實相心——如來藏,因此而說大乘菩提所修所行函蓋解脫道。也就是說,菩薩在解脫果方面如果無法圓滿,當然也就無法成佛了。

接下來,我們想從兩個層面來說明「佛菩提道函蓋解脫道」的道理所在。第一個層面,是從「佛菩提道之四聖諦函蓋解脫道之四聖諦」這樣的角度來作說明。

各位菩薩,四聖諦是所有的佛子們所耳熟能詳的法道,但是對於四聖諦的實際意涵究竟如何,卻不是大家都能如實的了解。如果分別從二乘法和大乘法的觀點來看四聖諦的時候,這其中就會有許多的差別出現。譬如說,大乘菩薩在為眾生宣說四聖諦的時候,不會只從二乘法的角度來宣說四聖諦,他也會依大乘的密意來宣說四聖諦的法要。菩薩在二乘法中,除了為眾生宣說苦的實質、苦的法相以外,並且還會為眾生來剖析苦有八苦、三苦的差別。所謂八苦,是指生老病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等,而三苦則是指苦苦、行苦、壞苦。然而,不管是八苦或者三苦,總括就是一個「苦」字,也就是說,都是因為五蘊熾盛的緣故才有眾苦的產生。菩薩為眾生說明了這些苦的道理,再為眾生說明:這些苦只是一個結果,而造成苦的原因則是因為集的緣故。也就是,眾生在世間生活,六根觸六塵,一切因緣當中不斷的攀緣六塵諸法,乃至執著不捨,因此而不斷的蒐集未來的苦果。菩薩除了為眾生說明造成八苦、三苦的原因以外,同時也會開示眾生,如果要斷除這種苦集的現象,就必須要經由修行八正道以及三十七助道品等法,才能逐次的斷盡煩惱,滅除後有的種子,而可以在捨壽時,不再因業力的牽制而繼續受生於三界之中。

各位菩薩,前面所略說的這一段苦、集、滅、道的道理,是菩薩依二乘法的法道而為眾生宣說。然而菩薩在宣說二乘法的苦、集、滅、道四聖諦以後,又會依大乘法的義理來開示眾生,使眾生可以從大乘法的角度來更進一步了解四聖諦的究竟道理。

在大乘法當中不以「苦」為聖諦,這是為什麼呢?譬如說,牛啊、羊啊、人類乃至於地獄的有情,都在受種種的苦,他們也都知道無常、苦、空的道理,照道理說他們也都應該有苦聖諦才對啊?然而事實不然。這些各類有情雖然都在受苦,也都知道苦,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要如何才能離苦,如何才能斷苦,所以說他們都沒有苦聖諦。甚至於二乘的有學無學,也沒有苦聖諦。說到這裡您可能心中早已打了一個很大的問號了:「欸?為什麼連二乘的有學無學也都沒有苦聖諦呢?您是不是講錯了呢?」這倒不是!這意思是說,這些不迴心的阿羅漢,悉皆不知不聞如來秘藏,也就是說,他們都不知道有這個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而迴小向大的阿羅漢們,雖然聽聞過實相心如來藏,但是卻不知也不證,或者想要證卻不能證,所以說這就是真正的苦啊。

如果是經過修行以後,能夠親證實相心如來藏,並且能夠領受第八識如來藏的種種功德時,就已經是進入了菩薩數之中,就不再只是二乘行者而已了。菩薩由於親證實相心如來藏的緣故,所以能夠現觀蘊處界我都是苦、空、無常、無我的,都是依於自心如來藏為因,才有蘊處界的苦、空、無常與無我;並且能夠現觀都是依於自心藏識,才有諸法的緣起與緣滅,也才有所謂的緣起性空可說。菩薩能夠親自證實,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實相心乃是二乘苦聖諦以及因緣觀的根源;而二乘定性無學是不知也不證這個實相心如來藏,所以他們才會害怕隔陰之迷而不願意再受生死;而菩薩由於證得這個實相心的緣故,所以才能夠發起受生願,願意生生世世常住世間,自度度他永遠不入無餘涅槃。

由以上所說,我們就可以知道:定性二乘無學因為害怕生死苦,所以說他們只有苦,而沒有苦聖諦;而菩薩由於能夠現觀二乘無學不知不證實相而害怕生死苦的原因,所以菩薩們就能夠不害怕生死苦。因此說菩薩不唯有苦,也有苦聖諦。

各位菩薩,以上略說苦聖諦。接下來,我們繼續來說明苦集聖諦。

《佛說決定義經》卷一云:「集諦者,謂貪愛法。由此貪愛,而生耽著,以耽著故,發業潤生,招集為因,是名集諦。」(《佛說決定義經》卷一)這段經文的意思是說:一切有情,由於貪愛六塵諸法的緣故,所以對六塵諸法心生耽著;由於耽著的緣故,所以就不斷的造作諸業,招集未來再出生的苦果,這就是集諦的意思。

二乘定性聲聞緣覺只能了知以上所說苦集的道理,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要聞熏般若的真實智慧,因此,如果有因緣聽聞菩薩在宣說般若總相智與別相智的時候,往往都會心生煩惱而不願意聽聞,何況是要他們來修學般若智慧呢!由於這樣的緣故,所以說二乘無學在大乘法中有苦集,而沒有苦集聖諦。反觀菩薩則不然。菩薩不只是了知二乘定性無學的苦集聖諦;也了知二乘人由於被無始無明所遮障的緣故,所以不知也不證生命的實相。而菩薩卻能夠如實的親證實相心,也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因此而說菩薩在大乘法中是已證苦集,也證苦集聖諦。這是什麼道理呢?這意思是說,菩薩在七住位時開悟明心親證實相,打破了無始無明,但是由於無始無明還沒有究竟的斷盡,所以有苦集;但對於實相心如來藏卻是已知已證,並且能夠以此為基礎,繼續深入的去修證如來藏中所含藏的一切法,所以說菩薩也有苦集聖諦。

各位菩薩,在說過苦聖諦與苦集聖諦之後,我們繼續來說明苦滅聖諦。《大乘義章》卷十八云:「滅煩惱故,滅生死故,名之為滅;離眾相故,大寂靜故,亦名為滅。」(《大乘義章》卷十八)意思是說:眾生經由修行,滅盡了煩惱,斷除了意識、意根的執著性,捨壽之後,不必再因業的勢力牽制,而在三界六道中繼續受生酬償業果,這個時候十八界都滅盡了,僅剩下如來藏獨存的境界,這也就是滅盡一切的涅槃境界。以上所說斷盡我見、我執而可以證得涅槃的道理,是二乘無學所知所行的境界。也就是說,定性二乘無學能夠了知蘊處界苦集滅除的境界,但是他們卻無法了知菩薩所可證得的無始無明隨眠滅除的境界,所以說定性二乘無學在大乘法中沒有「滅聖諦」。然而菩薩不只能夠了知二乘的滅聖諦,也能夠了知無始無明隨眠滅盡就可以成佛的道理。所以說菩薩在大乘法中不僅有苦滅,也有苦滅聖諦。

各位菩薩,前面已經介紹了四聖諦中的苦聖諦、苦集聖諦以及苦滅聖諦。接下來,我們繼續說明苦滅道聖諦。所謂「苦滅道聖諦」,簡稱為「道諦」。前面我們說過,苦滅就是一切煩惱斷盡,一切苦斷盡,捨壽時可以滅盡五陰十八界,不再受生酬償業果,僅剩下如來藏獨存的涅槃境界。因此說涅槃是果,而「道」則是能通往涅槃之路,行者如果想要實證涅槃,就必須行於此道。

在《阿毘達磨俱舍論》卷二十五,有這樣的一段經文說:

【道義云何?謂涅槃路,乘此能往涅槃城故。或復道者,謂求所依,依此尋求涅槃果故。解脫勝進如何名道?與道類同,轉上品故,或前前力至後後故,或能趣入無餘依故。道於餘處立通行名,以能通達趣涅槃故。】(《阿毘達磨俱舍論》卷二十五)

這段經文的意思是說:由於行於此道的緣故,所以能夠知苦、斷集、證滅、修道,這樣的正理可以使人到達涅槃解脫的境界,所以稱為道諦。這裡所謂的可以趣向涅槃的正道,主要是指八正道而言,也就是所謂的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和正定。除了八正道之外,佛世尊又開示了三十七助道品的法要,來幫助弟子們修行,如果能夠遵循這些法道來努力實踐,就可以漸漸的趣向涅槃解脫的境界。

以上所說是定性二乘無學所能知的蘊處界苦集滅除的法道,雖然如此,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菩薩滅除無始無明塵沙惑的法道,所以說二乘人在大乘法中沒有苦滅的道聖諦。而菩薩不只有能夠證知定性二乘的滅苦之道,也能夠證知無始無明塵沙惑滅除之道,這都是由於菩薩證得了實相心而有般若智慧的緣故。所以菩薩也能度化眾生同樣的證得真實心如來藏,由是而能夠發起真實的般若智慧,可以自知未來也必定會成佛,所以菩薩心中就無所怖畏。菩薩由於能夠如實的了知成佛之道的緣故,所以說菩薩在大乘法中,不僅有苦滅之道,也有苦滅道聖諦。

各位菩薩,以上所說是從四聖諦的角度,來說「佛菩提道函蓋解脫道」的道理。也就是說,定性二乘無學雖然能知、能證聲聞法的苦、集、滅、道四聖諦,卻只能依現象界而觀蘊處界的緣起性空,以及蘊處界的苦、空、無常、無我,也由於不知不證實相心如來藏的緣故,所以他們害怕隔迷之陰,而不願意再受生死。而大乘菩薩則由於親證了法界的實相,所以不只能夠證聲聞法的四聖諦,更能以親證法界實相心為基礎,並能夠知道無始無明滅除的究竟清淨境界,因此而能夠發起菩薩大心來,生生世世陪伴眾生,與眾生同行共事,一起邁向一切苦真實永滅、究竟成佛的境界。所以說,大乘菩薩的四聖諦,不僅函蓋二乘法的四聖諦,其修證內涵更遠遠是殊勝於二乘法四聖諦之所修與所證。

在介紹完「佛菩提道之四聖諦函蓋解脫道之四聖諦」以後,接下來,我們再從另一個層面,也就是從「佛菩提道的法無我函蓋解脫道的法無我」這樣的角度,來為各位說明「佛菩提道函蓋解脫道」的道理。

聲聞法中所謂的「法無我智」,其實就是指三法印裡面所說的「諸法無我」。聲聞乘行者,在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觀行當中證驗了人無我以後,再以蘊處界的人無我為基礎,現前觀察在蘊處界輾轉所生的諸法之中,其實並沒有真實不壞的我存在,因此而斷盡我見、我執,成為阿羅漢。這些聲聞阿羅漢們不僅有盡智,也有「無生智」,也就是,他們不僅有一切後有永盡的智慧,也能夠為眾生宣說「諸法無我」的道理,使眾生們也能夠親證諸法無我,所以說他們是聲聞「法無我智」的說通者。但是這些阿羅漢,雖然已是聲聞「法無我智」的說通者,卻仍然不知道諸法之所以緣起緣滅的根源——也就是實相心如來藏,因此就無法與大乘的般若慧相應。所以才會使得這些阿羅漢們各各都害怕見到等覺大士的 維摩詰菩薩,這是因為阿羅漢們完全無法與菩薩對話的緣故。

而緣覺乘的法無我智,也如同聲聞乘一樣,不離三法印中的「諸法無我」。緣覺乘的行者,以十二因緣來作觀行,並且能夠深細的證知諸法之中,並沒有常恆自在的「我」存在,全部都和蘊處界一樣都是緣起緣滅。這些緣覺乘的行者,在緣起法當中,能夠現觀「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道理。這裡所說的「識」是指第八阿賴耶識,而「名色」則是指意根以及受精卵。也就是說,緣覺乘行者能夠了知無明是依於阿賴耶識而住,而至後世,而起現行。由於緣覺乘行者的觀行十分的深細,所以他們的智慧也不是聲聞阿羅漢所能知之。這樣的緣覺辟支佛,雖然能夠為人宣說十二因緣的緣起正觀,所以說他們是緣覺「法無我智」之說通者,但是由於他們也沒有證得實相心,所以對於菩薩所說的中觀正理仍然不能證入,仍然無法了知菩薩之所修、所行和所證。

以上所說的是聲聞與緣覺的法無我智。各位菩薩,至於菩薩的「法無我智」是如何呢,我們在下一集中繼續為大家說明。

今天非常謝謝大家的收看!下次再會。

阿彌陀佛!


點擊數: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