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传统中国文化特色佛法 (新浪网--中华才智人物)

新浪网采访张董事长与孙老师,弘扬中国文化传统特色佛法。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华才智人物栏目》,我是主持人张媛 。那么,今天作客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正觉教育基金会的张公仆先生,以及佛教正觉同修会的孙正德老师,欢迎二位!

张董事长:谢谢!大家好!

主持人:嗯。那么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和我们共同分享一下佛学的智慧,讲解真正意义上的佛学经法。我们也都知道,佛教是讲究因缘法,那么是怎样的机缘,让二位共同的达成了一个共识,共同踏入了中国佛法传教这条道路呢?

董事长:好的,主持人。

主持人:嗯。

董事长:谈到因缘,我们要从我们的中国的历史里面,当初达摩祖师在南北朝的时代,把禅宗的法传到中国来。那玄奘法师在六百多年(公元六百多年),从印度把真正的大乘的佛法、三乘的佛法带到中国来发扬,然后后面成立了(发展出了)五家七宗的佛法整个的盛况。那么,后来因为种种的因缘、时局,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说佛法甚深极甚深,很不容易传,所以后面真正的佛法就泯灭了。但是我们看到的,现在都流于表相的佛法,真正的佛法隐没了,可是这个法脉还在;我们今天有很好的因缘。谈到因缘,我们看到习主席在今年的(在法国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演讲里面提到,我们要弘传我们中国丰富的传统文化特色的佛法。我觉得,我们今天要把我们中国历史里面,曾经非常辉煌的真正的佛法,把它重新找回来,发扬出来。所以这也是这样的一个因缘,我们希望到这边来,跟大家一起来弘扬佛法。

主持人:嗯。张先生说得非常好,那孙老师呢?

孙正德老师:是的。在二十年前,有朋友介绍参加了这个平实导师传授佛法的共修课程。我经过了无相念佛的锻炼,就进入了看话头、参禅的阶段,不久就找到了自己的如来藏,开悟明心,然后又眼见佛性。找到了真心本性以后,我对于人性以及生命的价值完全改观了。因为这个虚妄不实的自我,常常受到烦恼的障碍而不能自在,而表相上却有着各种不同的不平等,又看到众生皆有平等的如来藏;那么,在这样子的平等中,呈现着诸多不平等的相貌,那这些不平等,又汇归于平等的如来藏。所以当我找到了平等的──真理的平等,心里感到非常幸福。开悟以后,我时时能够领受到我的这个如来藏,祂本来解脱、本来自在的这样的功德,而且祂又具足了六度波罗蜜福慧圆满的本体。这一分真实不虚的般若解脱功德(这种智慧),超越了我这个五蕴假我在生死中的生老病死之苦,所以我转依了本来就在、不生不灭、能够生起万法的真如心如来藏,也让我能够解开了世间上很多的疑惑。例如:为什么有人一生中都这么富贵?为什么有人一生中都贫穷?为何有人时而富贵、时而贫穷?为何又会有六道轮回?原来,这些都是如来藏所呈现的三世因果的差别。在二十年前,有许多想要在佛法中,追求开悟生起般若功德的人,可是他们在正知见上没有建立正确的观念,都是在意识境界上着墨;以想象居多,把许多定境中的状况当作是开悟,当作是找到了真心本性。也有像这个假藏传佛教四大派,他们利用男女邪淫藏精不漏的这个淫欲的受乐境界,当作是即身成佛的境界;中国佛教真藏传佛教的真实佛法,显然被严重地扭曲啦!单纯的佛弟子,想要修学佛法却被误导而远离了佛法的实证,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中国佛教就会像劣币驱逐良币一样被消灭掉。平实导师本着菩萨慈悲的本怀,不忍众生被误导,不忍传到中国的佛陀正法就这样子消灭掉。所以在这样因缘下,以中国禅宗开悟的法门作为实证的基础,二十年来为佛弟子们,次第建立了这样的一个阿含解脱、般若中观、唯识种智的佛陀三转法轮的正确知见。我们平实导师,他不求自己的利益,为的就是要弘传正确的佛法,想要把曾经在中国延续了一千多年的大乘佛教,再度复兴起来广利人天。那弟子们受到了平实导师传法的恩泽,领受到了平实导师为众生、为护持佛陀如来藏正法,无私无我地这样的在努力。我们大家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复兴中国佛教所必须要努力的项目,在平实导师所带领的正觉教团中都会达成共识。我参与佛法的教学道路,也就是期望能够报答佛恩、报答师恩、报答众生恩的。

主持人:嗯。孙老师您刚刚一直提到了导师萧平实先生,那么对于萧平实老师的本身,以二位对于他的了解呢,他是怎样追求、寻找一种自己本来具足的这种真如本心如来藏的呢?

孙正德老师:在二十五年前,平实导师他亲近了一位大法师,他专门是讲禅与悟的。他教导学人要放下自我、放下瞋爱得失的观点,然后在日常生活中修练平常心,以数息的方式来练习打坐;如果能够到达虚空粉碎、大地落沈的境界,就是证悟空性了。这位大法师虽然在书中是这样写着悟境,可是他却对他的弟子们说:「只要我能帮助你们开悟就好,你们不要问我有没有开悟。」这位大法师他没有看话头、参禅的功夫,平实导师他是自己建立看话头功夫的。当时依照这位大法师的教导,再怎么样的精进努力用功,都没有办法会通禅宗祖师的公案,觉得只是意识心的境界与觉受,没有办法生起丝毫的解脱功德与智慧。所以平实导师就闭关,自己参究了十九天,最后一天下午,他舍弃了这位大法师的方法,然后他就思考着这个「明心见性」的意义是什么?后来他发现到:原来开悟所要明的心,应当不是这个本来就知道自我的意识觉知心。他发起了往世的智慧,最后他就找到了与意识心完全不一样,意识心以外的这个真如本心如来藏。之后马上又眼见佛性,以这个父母所生的肉眼,亲见真如心如来藏不同于六识见闻觉知的清净佛性。因为是被大法师所误导,所悟的内容与大法师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个明心见性没有办法被印证。平实导师他就阅读大藏经,从《阿含经》开始,到《般若经》、《唯识经论》,这样每天阅读,历经了一年多。从经典中佛陀的教导,他印证到原来他所找到的这个,真的是万法的根源,真的是阿罗汉入无余涅盘的本际,祂真的是本来自性解脱的第八识真如心——如来藏,在因地又称为阿赖耶识;之后平实导师又发起了初禅、二禅,通达了般若的次第,也发起了道种智。这个就是平实导师这一生开悟通达般若的过程因缘。

主持人:嗯。好的!那我问一下张公仆先生,平常您跟萧老师也一定有很多的接触吧!

张董事长:是的。

主持人:嗯。那么在这些接触与往来中,对于萧老师的这些评价是怎样呢?他又有哪些故事,让您留下深刻的印象呢?

张董事长:是的。平实导师每天从早到晚,都坐在计算机前面,不断地把甚深真正的法义要写出来,成为书籍广为流传,让大家都能够接触到真正的了义正法。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非常的辛苦!他的书已经超过一百多本了,那如果不是一个悲愿——悲悯众生的动力,没有人能够那么辛苦地来作,从来没有停顿过。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包括我们年节放假,他一样从早到晚这样子作。所以他这种悲心,让我们作弟子的非常地感动,也知道他现在最大的悲心,就是一心想把这个正法回到中国来弘传,让大家真正接触到正法。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他除了这么这么努力的为众生以外,他自己一无所求。他不为名、不为利,他从来不接受供养。不单是这样子,他反而把他自己的财产、自己的钱,拿出来布施、护持正法。那么他也不要名,我们看到他从来不把他的相片要公布出来,他不搞个人崇拜,他一切的行止就像个普通人。他也不仅没有侍者、没有司机、没有什么…,买东西啊、作什么都自己来。所以从他自己的行为之中,就充分地显现跟实践了经典告诉我们的,一个真正的实义菩萨,他行的六度万行,就是以这样的一个表现表彰出来。那我们弟子们看了以后,我们只有赞叹跟学习。

主持人:嗯。他自己就是以身作则。

张董事长:完全是以身作则。

主持人:嗯。那么,萧老师是在什么样的一种际遇下,创办了这个正觉同修会?从创办以来,他的因缘或宗旨是什么呢?

张董事长:是的,他在90年…就是证悟了本心以后。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明心见性后,就发觉这个法那么好!就很希望赶快让大家都知道,所以很多地方请他去,他都到那个地方来说法。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后来很多的弟子们就说:「那不如我们大家一起来找个地方,大家来共修。」这个中间当然有一些波折,到了真正的成立同修会是在1997年,也是应了大家(众弟子)的要求来成立的。平实导师根本那个时候不想当法主,就是说如果有谁更适合来传这个法,他愿意把这个法传给那个更适合传的人来传。所以他不是为了要当法主来成立的!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那同修会成立了以后呢,其实就是一个,让大家能够来在这个地方共修的地方;来修集福德、来学习真正的知见,以及来修习定力。这个是我想在修学佛法中,不可或缺的这几个因素。同时,同修会它有几个很重要的不一样的特点。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第一个就是,同修会它是:我们从来不干预政治的。我们从来不对外募款,我们财务是完全的透明的。所有我们的人—在会里面工作的—统统都是义工,没有一个人是领薪水的。我们只有说,在平实导师带领下,赶快大家一起来共同来成就平实导师的这个大愿,把这个法传给大家。所以,「同修会」我想包括的就是像这么一个性质的一个单位。

主持人:嗯。那它是不是也遵循了这种佛教的精髓呢?

张董事长:是的!所以佛教精髓里面就讲,我们要行—实际上要行—六度万行嘛!

主持人:嗯、嗯。

张董事长:所以我们就谨遵着每一个。不是说我们来到同修会,只是来上个课听个法就完了,我们要在平常的生活中要实践。所以,像我们的六度里面布施度,我们同修会就作了很多布施的工作。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大家不断地去作各种的善行、善举,布施给大众,跟大家结缘。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更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也来告诉大众们,什么是邪法。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怎么样要避免受到因挂着宗教的名义而被欺骗,被骗财、骗色。这都是我们——几乎我们同修会所有的财产财物,都用在众生这个身上。所以我想还有很多,像自己对自己的修行,在生活中以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都是在生活中、工作中,都要不断地要来行菩萨的行。

主持人:嗯、嗯。那我想问一下孙老师,我们同修会成立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咱们同修会了。那么在这些年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深刻的故事呢?

孙正德老师:嗯,好。正觉同修会成立到现在为止,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

主持人:嗯。

孙正德老师:第一件就是这中间历经了三次的法难。因为早期的修学者,他并没有踏实的锻炼断我见的解脱智慧,所以虽然开悟了,可是这个我见的烦恼势力很强,没有办法让他安住于这个真如无所得的心,没办法转依。所以,当他的私心想要获得名闻利养不能满足的时候,他就退转了。也因为这个因缘,让平实导师在法难的挑战下,写出法义更胜妙的书籍出来流通,来辨正这些真正的法义是什么。虽然说流通这些书籍,是揭露了正觉的家丑,可是也因为这样子,让许多佛弟子们能够看到,更胜妙而且对如来藏正法的全盘性的这个理路有更深入的理解—在很短的时间内能这样更深入理解—都是因为在这个法难的挑战下,平实导师为了要把这些法义,显示出它真正的义理是什么;那就很详细地解说、很详细地申论。这种书籍的流通出来以后,因为大家对于平实导师所说的八识论的如来藏正法的信心更加增长(因为这个是连内部实证者,都没有办法推翻、没有办法动摇的),所以有更多的人,想要进来同修会里面修学佛法,这是其中因素之一,也是一个我印象最深刻的。

主持人:嗯。那您觉得,就是咱们同修会有什么特殊之处,吸引了这么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咱们同修会呢?

孙正德老师:嗯。就是前面所提的,就是

现在的这个修学佛法的风气,最重要的就是,想要真正能够得到自我的这个受用。那在外面,表相上的佛法让他们感觉到用不上(虽然有学佛,可是用不上)。可是呢,从阅读平实导师所写的这些法义辨正的书籍里面,又感受到这些东西很有道理又很有智慧,感觉到可以入他自己的心。所以呢,这是现在学佛的人,感到有特色的地方,那这些如果我能够实证也能运用的话,那么对我来讲,应该就是我要追求佛法的一个目标了。

主持人:嗯。孙老师,咱们中国的佛教,已经发展至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那么它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孙正德老师:好!您问了一个很棒的问题。

主持人:嗯。

孙正德老师:因为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可能就是知道,可是却没办法去理解它的本质的。我们要推溯到公元520年,中国南北朝;达摩祖师东来,将佛法藉由禅宗开悟的法门,传给了二祖慧可;之后,接续三祖、四祖,一直到唐朝五祖弘忍大师传给六祖慧能。六祖慧能大师之后,中国禅宗极为兴盛。这段期间一直到哪里呢?一直到南宋的大慧宗杲,长达了一千多年。中国禅宗,为什么可以兴盛一千多年,它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有两点。

第一个就是说:在唐朝贞观时期,这个时候玄奘菩萨,他以坚毅不拔的精神,到天竺去取回大量的大乘经典,他又把它翻译成汉文在中国流通。他以极高的证量立下了「真唯识量」这个大乘义理,要接受所有的人的挑战,可是终其一生没有人能破。玄奘菩萨他翻译了《般若经》以及《唯识经论》,他支持了南方慧能大师的开悟境界;因为当时慧能大师,他是(等于说是)没有读书的、不识字的。但是也因为这样子,有这些经论的存在,就没有人能够破禅宗。中国禅宗,因为这样的一个藉由经典来印证禅宗的开悟,最重要是在于说,因为开悟就是要证悟第八识如来藏,而般若本身就是在讲第八识本身出生了众生的五蕴身以后,不即不离;然后不落于空、不落于有的中道性,不反观自我、不觉知自我,然后不取不舍这种真如空性。这个《唯识》本身,又是属于菩萨开悟以后,他要修证佛菩提的重要经论依据。所以,等于说玄奘菩萨的译经,让中国禅宗的文化极为兴盛,这个流风所及,就形成了中国文化里面很有特色的组成,就是大乘佛教;这一点到现在为止,还是傲视全球,是现在中国人的骄傲,也是未来中国人的骄傲。那么另外一个因素说,这一千多年中国的这个大乘佛教盛行的因素,就是开悟有共同的经论可以当作检验的标准,当时的菩萨学人参究、参禅,他们因为开悟有共同的标准,所以四处参访,这个风气非常盛行。所以,中国禅宗一直到唐宋时期兴盛到极致,能够入于人心,最后能够传到韩国、日本等地。就是因为这样子,当时在那个时代,真正开悟的禅师,他是不容许悟错的人以意识境界的法来弘传、来误导学人的。所以当时,把错悟的人的落处拈提出来的风气也非常的盛行;就像玄奘菩萨造《成唯识论》,还有就是克勤祖师的《碧岩录》,还有就是大慧宗杲力破天童宏智的默照禅,还有就是无门慧开的无门关,以及真藏传佛教笃卜巴作的《山法了义海论》,他以如来藏法义取代双身法,以及多罗那他极力推广他空见等;这些都是在中国禅宗上很有名,历史上很有名的拈提护法的禅风,这个也是中国佛教在禅宗的历史上,很有特色的传统文化之一。另外就是中国大乘佛教没落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因为禅宗的开悟法门失传了,没有实证如来藏的情况之下,般若、唯识却只是落在意识境界中,想象而各自解读,没有办法契合《般若经》里面所说的证量意向 。这种情况之下,造成寺院里面没有真正可以实证的佛法,中国禅宗的文化没落了,一般的信众对出家僧人没有信心,就问题层出不穷;正统佛教变成落入在外道常见法中,而使得那个假藏传佛教性力派双身法得以推广。另外我们从中国佛教的弘传历史以及发展来看,其实佛教的本质,不外乎是断我见证解脱,开悟证得般若实相智慧,以及修学一切种智成佛;而要解脱生死轮回,就是要以如来藏的不生不死、本来解脱为涅盘本际;而般若实相指的就是说,如来藏出生了众生的五蕴身,能够与五蕴身在一起,不即不离、不取不舍,以真如空性为体;而一切种智就是要以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功能差别为体。所以,佛教一定要以如来藏来贯串二乘的解脱道、大乘的菩萨道以及最究竟的佛道。假如离开了以真实如来藏为主轴的法,假如说是以现象界的缘起性空当作是最究竟,变成说如来藏只是假名施设,不是真实有;那么就没有解脱可证,因为就落入断灭了,就没有般若可证,因为全部都是无常的法,就不是中道啦,就没有一切种智可圆成;因为每一世都是落入断灭中,哪有所谓一切种智可证呢?所以,这个离开了如来藏的法为主轴的话,就没有佛法可说,那佛法也就会灭掉!

主持人:嗯。孙老师,我们平常很多都会提到「南无阿弥陀佛」这几个字,我们日用而不知,那您能不能跟我们详细的解读一下这几个字,到底有什么理念和意义呢?

孙正德老师:「南无阿弥陀佛」它字面上的意义,指的就是归命无量寿佛,它有事上、有理上的义涵;在事上的义涵,指的就是归命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阿弥陀佛,那透过念佛法门信、愿、行的锻炼,希望在舍报以后,能够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受到阿弥陀佛的接引与摄受;那么在理上,指的就是归命自性弥陀,归命于这个本来就在、不生不死、永不坏灭的真心本性如来藏。因为祂是本来就在、没有出生过,所以又称为无量寿佛——自性无量寿佛。那把这个虚幻不实的五蕴自我,归命于这个永远不会坏灭的真心如来藏,那这种情况之下的话,就可以远离颠倒、恐怖、妄想,而安隐地在世间行菩萨道。阿弥陀佛在因地,也是依止于这个同样法性的如来藏,修学菩萨道,最后圆满成就佛道。祂以这个如来藏的本来就在、不生不死、永远不会坏灭、无量寿的这个功德来当作佛号,让佛弟子们来忆持念诵。所以呢,当佛弟子念诵「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字面上的意思,其实它还呈现着世间圆满吉祥的意义,因为在世间能够长寿,是一切人所追求的福报;那同时呢,它也隐藏着世出世间般若解脱的禅意祝愿,因为若有人以清净心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或者是互相问候「阿弥陀佛」,除了能够得到世间吉祥圆满的祝福以外,同时,在开悟的因缘具足的情况之下,也能藉由念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而开悟,就能够有因缘生起了世出世间的般若智慧功德的。

主持人:我们的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句「中国梦」,所以大家都在努力地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对于咱们的未来规划中,正觉同修会有什么自己的梦想呢?

孙正德老师:嗯,好的。习主席他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了中华民族的心声与力量,要让有五千年辉煌历史的中国再度崛起,呈现出精深的文化,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瞩目与尊重;这样的一个策略高瞻远瞩,实在令人赞佩。而中国精深文化的组成,重要成分就是佛教。佛教能够平等地深入每一阶层的人心,佛教讲求因果,佛教能出世间又不离世间的般若涵养,能够孕育中国人民于社会、经济、文化、艺术以及伦理道德领域里面,愿意去恶修善,然后愿意修学良善的这个法,那这个部分呢,是外国宗教所无法比较的,无法和我们中国佛教所比较的。而佛教的本质就是它的法要,以及它修行上所必须要遵守的戒律。譬如说在证解脱、断我见、开悟证般若以及这个修学,譬如说一切种智这个部分,还有就是说出家菩萨呢,他一定要恪守声闻戒以及出家﹝菩萨﹞戒;那在家菩萨呢,他一定要受持含摄了五戒十善的菩萨戒,这要有很明确的规范,不能五花八门各自为政;否则仿冒的假佛教,它就会以骗财敛色的方式,来破坏佛教在对大众清净 的公信力。那所以说正觉唯一的梦想,就是要通过真正法义的辨正与弘传,让这些佛法中的法要以及戒律,要树立出明确规范。要让我们中国佛教能够复兴起来,也要让我们在一千多年前曾经兴盛的中国大乘佛教,再度能够入于人心,带动人心的良善本质;那么这将会是能够让我们这个中国特有的文化,成为实现中国梦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主持人:孙老师,您刚刚提到了行善的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佛教的精髓就是大慈大悲。那么宗旨是普度众生,它的职责就是劝善。刚刚张先生也说了,咱们萧平实老师平时撰写了很多的著作,在此您跟我们谈一谈,佛学在构建和谐社会、传递正能量这一方面,有着怎样的作用呢?

孙正德老师:中国佛教它是大乘佛教,不同于南传小乘佛教,只求自己修道得解脱。而大乘佛教的修学者都是菩萨,菩萨道所修学的六度波罗蜜中,是以布施持戒为首的,而都是要先从利益众生着手。佛陀教导菩萨也是要以众生苦为己苦,要为拔众生苦而在道业上精进努力。众生之苦,不外乎是在世间生活匮乏贫穷,而还有就是不能求得真正的解脱得到安隐之乐,所以修学大乘法的菩萨是最懂得财布施与法布施的。若只是作财布施呢,仅能短暂地解除众生之苦;而如果运用佛陀所宣说的正法来当作法布施,能够滋润众生的善根,带动出正能量,让众生呢他愿意来这个行善,也懂得三世因果、知恩报恩,乐于来参与布施,来行五戒十善,那么呈现出来的那就是一个祥和快乐的社会。平实导师所著作的这些书籍里面,都是在为众生作法布施,为众生建立正确的佛法知见,不畏惧大法师、大道场的抵制,他就是要把佛陀真正的法义申论辨正出来,为的就是要拔除众生被误导之苦,为了要停止这些未悟言悟、造作恶业的人不要再继续造作恶业,为的就是要利益有心修学佛法的人能够实证佛法。佛教它布施、持戒的这个慈悲的文化,就是能够使得人心呢,懂得怎么样去顾虑别人的观点,能够体贴别人的处境;同时呢,他也能够观照到自己,应作、不应作的这个生活轨范。那么这样的人心呈现出来,将会是一个和谐社会的相貌了。

主持人:那么有一句话,是正所谓「欲速则不达」。现在很多人都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那么张先生您认为:我们如何用佛法来思想、来引导和改变这种心态呢?

张董事长:好的。我想尤其是现在时下的ㄧ些年轻人急功近利,我想这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功利主义盛行的一个必然的结果。那所以会这样,因为其实根源就是大家都不信有三世的因果。那其实要怎么样来改变这整个的氛围呢?不是说我们用道德劝说就可以了,那个效果是非常少的,要从根本着手。其实根本就是习主席说的:「我们要把我们具有中国文化特质的佛法,重新发扬起来。」因为这个真正的佛法,它的核心就是以如来藏贯穿我们的前世、后世,祂就好像是一个超级超级的大计算机,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么祂就是您所有的一切业行——身口意的业行,巨细靡遗地被记录在这部大计算机中。当我们接触到真正的佛法的时候,我们了解的时候,然后实证三乘菩提,就知道我们因果的可怕。所以《法句经》里面就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它的要旨在哪里?就是因为众生有如来藏。只有这样子,大家整个社会都能够接触到了义正法以后,大家才知道,然后整个的社会氛围会改变,那么这种功利主义社会现象,才能够彻底的,从根源上的,来消除掉。

主持人:我再想请问一下张先生,那咱们的同修会在大陆都做了哪些具体的事情呢?

张董事长:同修会当初就觉得我们是大乘的佛法,就是要积极入世的,不是自己躲到山里面自己去修的,那因为要度众生就要跟众生在一起。所以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想川震的灾难非常的大,我们那个时候就整个所有的同修会的成员都发起了(自动发起的)这个募集捐献。我刚刚曾经报告说,我们从来不募款的,所以这些都是大家自动自发的。那很快地就募集到一笔资金,然后我们就透过这边的宗教局;透过这样,希望都能把善款能够用到灾区的学校、寺庙的重建,以及事故的孩子们……这些,那我想因为两岸本来就是一家,血脉相连。我们台湾也曾经发生过很严重的这个地震,我们知道这个尤其灾后一些心理的创伤,还有很多很长远的路要走;所以这些展现我们的一个(一种)无私的、不分两岸的ㄧ种布施。同样的,我想我们在台湾地区,已经做了很多这样的ㄧ些慈善的工作,包括就像我们一直强调,我们提供一些奖学金,不要求他的学业成绩很好,但是真正是需要帮助的孩子,我们来赞助他。那么对这些孩子来讲,他们会得到激励;这个激励对他来讲,也许在他未来成长过程中,它会成为可以回馈社会的一种激发。那我们也提供很多一些弱势的团体,像我们跟台湾(全台湾)的里长——这边类似像区长,一个区的一个领导一样;那我们跟他们合作,因为他们最知道他们的辖区里面,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是哪些,那我们每年就跟他们在过年前发个红包,我们叫作「雪中送炭」的活动;并不能实质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但是也是给他们一个温暖,让他们有生活的一个希望,跟激起他对生命的一个动力。那还有很多像一些失智的、一些失能的一些小孩子们,他们的发展,还有孤儿院等等。那在大陆地区,我想我们未来,我们随着希望正觉的法在大陆弘传,能够整个弘传以后,当然伴随我们的一定是布施。六度的布施为首的,这个一定会来就放在首位跟社会来结合。这个我想会随着我们真正佛法的传布,在这边来展开,这个我想也是我们的心愿。

主持人:张先生,您是什么时候与这个佛法结缘的呢?

张董事长:我严格讲起来应该是两千年的时候,现在有十四年了。那说起来也是很幸运,我不像有很多的学佛人找了二、三十年,跑了很多道场,但却找不到真的法,那我一学佛就进入到正觉。然后,其实我们学理工的就知道(你学佛法以后),它不是一个盲目的信仰,而是它是ㄧ个讲生命实相的东西,就跟自己切身﹝相关﹞的。它不是ㄧ个玄学而是ㄧ个义学,可实修实证的,所以这就很有意思;它的结构,它的脉络,它的逻辑都非常的科学,而且随着现代的科技的发展,它不会说哪些地方产生了扞格,完全没有!反而更展现了佛法的胜妙。尤其它有次第的,它不是说﹝渺渺﹞茫茫不知要怎么修,它有一个次第。佛法在三贤位修的次第中,尤其很重要的ㄧ个关﹝键﹞,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如来藏。所以五祖讲「不识本心(就是没有找到本心),学法无益」,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但是不知道真正的是怎么样的一个触证了自己真心以后要怎么修?所以我也非常的幸运,在平实导师的座下,能够找到自己的真心——如来藏,然后整个的般若正观现前,终于知道,哦!是怎么回事:生命的实相是怎么回事;我们的五阴呈现出来是一个虚妄的、生灭的法是怎么回事。祂的后面,这真实法可以现前看到、观察到的,所以祂是一个非常活脱脱、活生生的,而且非常科学的一个法。我想对我们的(整个的)从此展开的我们所有的人生观,学佛的应该走的历程都完全很清楚。很踏实。

主持人:您是一开始接触了这个佛法,就是接触了咱们同修会。

张董事长: 就是接触到了。

主持人:嗯!那是怎么样的机缘下,就是结识了同修会呢?

张董事长:是我的夫人(我的太太),她就先一步走进同修会,当然她比我辛苦一点,她之前也跑了好几个地方,但是总是表相上的,感觉到,喔!这里有可以拜佛、可以礼佛、可以忏经,就是一些仪式。但是真正谈的法,仅仅止于到意识心的层次,就是讲的是缘起性空,讲的是《心经》、《金刚经》就是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大家都会讲!可是,那个心是什么呢?都落在意识心里面,脱不出来。这个在我们再从一个实证佛法来讲,你要找到它背后的因素是什么,你不是在这个表象,因为我们意识心是很不可靠的。现在的神经科学,医学、科学家们了解到意识心,第一个,祂的反应是慢的。我们讲,我们看到一条蛇会马上跳开,我们意识心还没有分辨出牠是蛇,而且意识心经常会骗我们的。所以,佛经里面明明告诉我们,这个说「诸所有意识」啊,不管你粗意识还是细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意根跟法尘触了以后,才产生了意识。所 以祂比意根跟法尘还要﹝晚出生存在﹞ ,从祂们生出来 的,你怎么可以把意识当作一个常住法呢?依祂来修呢?所以接触了真正了义正法以后,才知道,啊!生命的实相是什么!真正学佛人应该修什么!

主持人:在与佛法结缘了这一个过程当中,有什么故事,让您觉得特别的深刻的吗?

张董事长:就我个人来讲,学佛的历程还顺利。但是,我可以跟大家借着这个机会报告就是一个,找到自己的如来藏是很震撼的。但是我们今生有缘,平实导师给我们,因为他知道要振兴大乘真正的了义正法,需要有人出来帮忙一起来推展作事情。所以如果说,不是平实导师来这样的一个缘,要找到真心不容易的。我们看到古时候,从禅宗的一些公案里面,多少人「行脚」,那时候所谓行脚,大江南北去找啊!去找哪里有证悟的祖师,可以让他协助他能够开悟明心,一辈子找不到的,太多了!太多了!那这找到的时候是很震撼,然后知道,真的是像是总观,这只是一个开始啊!这是看到一个生命实相的整体的观是怎么回事,后面的路还很长,所以佛道的路是…

主持人:很长。

张董事长:非常长的。

主持人:除了这些,对于您的人生有什么启迪吗?

张董事长:启迪就是我想烦恼可以降伏、可以除掉。对于(因为那些看到的都是所生法嘛!)你这个功名利禄,以前年轻时候还没有接触佛法,就会把这个看得很重,现在来看根本就不看重这一些。那另外对于生死(我们讲解脱),因为你有一个不生不死的,本来自性清净的,这个如来藏──我们的涅盘心,祂本来就在那个地方,不会生、不会死,所以这一世的肉身的生死,这一世色身差不多了,该走了就走嘛!再来就好了嘛!真正重要的就是,你执藏在你的如来藏里面的种子,你有没有让它清净,你的福德有没有建立得更多,这个我想才是我们真正主要的。

主持人:真正得到的。那您觉得您接触佛法以来,对于您的人生有什么变化吗?

张董事长:我想后面我的余生,就是希望在这个我们习主席的这个这么高瞻远瞩的号召下面,在我们的中国,能够把真正的了义佛法能够弘扬,让我们的中国梦,因为这样的弘扬而能够成就,这也是我想我未来的一个期望。

主持人:嗯!那您有没有希望社会的大环境,能够如何的对待佛法呢?

张董事长:是的。这个就要靠了义佛法在这个地方落地,其实它本来就在这边落地生根,只是把它重新找回来,要怎么找?我想我们会结合了我们整个,我们全中国民众,现在大家都有中国梦。

主持人:对。

张董事长:那习主席也有高瞻远瞩的一个期许,跟大家的一个指导的方向,我们共同来成就这样的一个梦,一步一步地走,那当然路很长,但是总是要,我相信会,前面讲到一个因缘嘛!

主持人:对。

张董事长:因缘,佛菩萨会加持,因缘应该已经到了。

主持人:嗯!那2014年咱们正觉教育基金会,会有什么规划呢?

张董事长:我们的事情很多很多,那忙到我们规划,除了最主要的核心还是阐扬佛法,怎么样法让更多人能够接触,除了在台湾,当然在大陆。

主持人:大陆也有。

张董事长:两岸,这个是最主要的核心。伴随着我讲的就是说,很多事务性的工作,怎么样能够让我们的,这个跟得上后勤,我们讲事务能够支持得上。因为我们要推展佛法,后面必须要很多人出来帮忙,大家一起。好在就是说,真正在我们同修会里面,这个推展的人,其实同修会在台湾,不是一个大山头,我们台湾有所谓的四大山头,所谓的信众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同修会不以这个号召,我们也没有大庙,也没有盖大寺院,我们都是完全根据实际的需要,哪里需要,那边的人有需要来学法的时候,我们就在那个地方,购置足够刚好来因应他们的一个共修的场所,不会盖什么,不会把钱花在这些地方;但是我们花很多精神在﹝法上﹞,像平实老师,为什么要写那么多的书!除了有很多的地方是辨正法义,哪些法是错误的;还有一些是怎么让一些人,能够接触到真正的法是什么,不断地在写。还有像这种已经明心的一些菩萨,他后面要再怎么走?一些更深的法义,像平实导师现在教我们增上班的学员《瑜伽师地论》;这一部论就是当初玄奘法师到印度去求法,最主要他就是求这一部论,是弥勒菩萨的一部论,我们叫根本论,那现在平实导师就在教我们增上班在学这个法。那当玄奘菩萨回来了以后,又把所有的这些,他揉合了所有的这个法义,然后再著作了一本大作——巨作,叫作《成唯识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部论,其实核心就在讲如来藏。那大家其实在对于玄奘法师,可能一般人只是了解,或者西方人了解,就是他是一个西方取经,或者是西方人认为,他是一个探险家;其实大家不知道,他是一个在法义上通达的一个了不起的法师。他在印度那个时候十多年的期间,到最后快要离开印度的时候,大约公元642年,那个时候印度的主要的一个国王,叫作戒日王,帮他举办了一场无遮大会,在曲女城这个地方,这一段历史是被写在印度的历史里面;这个无遮大会就是说,让玄奘法师跟所有的外道法师来辨正——来法义辨正。那玄奘法师就立出他的宗,我提出的宗旨是什么!欢迎所有的外道,如果说对我要挑战的人来挑战。他非常了不得的,那个无遮大会,是一个很严谨的一个辨正的﹝事情﹞,不像现在人有时候会来辩论,那根本就没有一个规则,那个就乱来啦!那个在无遮大会里面,如果说是辩输的一方,按照它的规矩是要:要不然就自裁,要不然就归依对方当弟子。所以,玄奘菩萨为了弘扬这个法,护持这个正法,不惜生命,以生命那个﹝住持正法﹞,他当然是有绝对的自信。

主持人:对。

张董事长:可是没有一个外道敢来挑战。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整个无遮大会十几天,没有一个人来挑战。然后,所以他的证量是不得了的,然后他把他的证量带回到那时候震旦──就是我们中国,把经典再﹝翻译出来﹞,因为经典很多很深的,你如果没有证悟到那个证量,你翻译不出来的;所以能够翻译出来,我们今天能够读到这三乘菩提的经典,那个是我们的福气!只是说很深,一定要有正法的,要有善知识的引导,才能够跟随玄奘法师的脚步,知道这个了义正法在说什么。这些资源、这些宝藏,都在我们这边,都在中国这一边;今天就看我们怎么挖掘出来!

主持人:我们要慢慢地学习和挖掘!那么就是谈到具体的规划,你有没有想些一些具体的事情,跟我们小小透露一下?

张董事长:我们希望这个,我们在大陆这一片,我相信会随着时代的改变,因为现在经济发达了。

主持人:在飞速发展当中。

张董事长:对!飞速的发展!相对的,我们在精神上要能够要有完整的,就刚刚我讲的:我们不能走向功利主义。

主持人:对!

张董事长:那这个是我们整个中国,现在有待整个来积极弘传和发扬起来的。我们非常乐意,非常的,我们毫不保留的,这个也是我们平实导师念兹在兹,日夜在想着:怎么把法传到这边来。那我想,我们希望跟我们在这个地方,我们的领导们、我们的民众们、我们的佛教界,都能够知道真正的了义正法,能够护持,大家一起来,好好的来怎么样来传扬。那至于您讲的「具体」,因为这些我想都还在……整个我想还要顺应着整个时代的潮流来发展,所以我这边倒不能够说一下就讲得非常具体,但是我想这个方向是绝对的!

主持人:那最后您对于未来也给我们展望一下吧!

张董事长:未来,我们正觉梦就是在中国把这个真正的了义正法来弘扬!那正觉梦能够成就的话,我相信中国梦一定成就!

主持人:张先生!那请您跟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咱们基金会的这个机构设置和全球的规模吧!

张董事长:是!正觉同修会成立以来,到目前在台湾的台北、桃园、新竹、台中、嘉义、高雄、台南都成立了讲堂,我们就根据那个地方的民众,有需要、有因缘接触到了义正法的时候,我们就在那个地方,完全根据需要来开班。那我们在海外,在美国的洛杉矶以及香港,也都有正式开班,来接引大家。那我们开的班里面,有分不同的层级,一般刚进来的,不管是从来没有接触过佛法的,或者是在外面已经学了二、三十年的,找不到真正佛法方向的,进来以后,那我们就重新把过去都打包,或者像一张白纸一样,重新开始。我们都有亲教师,也就是像孙老师一样的老师,带每一个班,用两年半的时间,很有次第顺序的,把整个佛法正确的知见,来引导这个学人能够了解;同时间,教大家这个无相念佛的功夫。无相念佛的功夫,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法门,它是《楞严经》里面〈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大势至菩萨教我们的一个法门。怎么样透过无相的方式,而且可以在动中来修习这个定力,这个方法是现代人,你在忙碌的工作中,都可以随时来修行的一个法门,它对我们的定的修持非常有帮助。我们知道我们要找到自性弥陀——自性真如,一定要有相当的定力,那所以我们叫作「禅净班」。透过这个定力的功夫,然后来找到我们的自性净土,这禅净班两年半。然后呢,两年半以后不是就完了,因为佛法是无量无边的,大家学是学不完的,所以我们后面就有成立所谓的增上班、进阶班,「进阶班」就是给大家两年半以后进来学。那如果说有因缘能够破参,找到自性弥陀的话,就进入到「增上班」;那平实导师会亲自带着这些破参的学人,来学真正的更深一层的法。所以这个是我们同修会目前,大概在教学的据点,以及怎么样来开班、来讲授佛法。

主持人:刚刚您还提到了量子物理学喔!佛法与物理学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您跟我们讲解一下!

张董事长:是的!佛法既然它是一个讲生命实相的法,就是要找到真正的实相是什么。科学家都在找实相,我们知道天文物理学家,一直在找宇宙怎么生成?都从外面、从物质社会上去找,但是其实在量子物理学的这个领域里面,已经有些科学家找到一些,在不同于我们一般人认识的世界。那这个得从量子物理的泰斗,一个丹麦科学家叫作波尔,他在作量子物理的一些实验时候,发现到一些非常奇怪的现象,我们现在看得到的,如果说大家从百度上面去查询:什么叫作「双缝实验」,两条缝的实验,或者去查什么叫作「量子纠缠」,这个叫ERP的这种悖论,它的专有名词,我们一般就讲「量子纠缠」(就纠缠不清的纠缠),大家在百度上就可以找到的,这些产生的现象是不能解释。所以在那个时候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就很奇怪,所有的科学家就集中在哥本哈根这个地方,有 几年就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会那么奇怪?那个时候呢波尔就发表了一个,所谓惊世骇俗的一个说法,他说:「物理不能告诉我们世界是怎么一回事,物理只能告诉我们,我们观察到的世界是怎么回事!」其实这个就是我们佛法讲的,也就是玄奘法师他在曲女城无遮大会的时候,他立的这个严谨的,我们讲因明学──宗、因、喻;宗:他立的如:「真故极成色不离于眼识」。这个意思是说,我们所有看到的色法、色尘──这个花,并不是你眼睛看到它,你眼睛只是这个光线的光粒子或是光波,到你的眼睛的眼球后面的视神经,这一段是它的光波或者光粒子进来,到你视神经以后,后面转了,是转到过程之中,产生了电波或者化学的化学能,一直到你的脑袋,然后在你那个区域,产生出了一个花的样子出来。所谓红色它只是它的波长,把其他的颜色的波长吸收了,然后没有吸收红色的一个波长;什么叫红色,这个定义只是说让你脑袋看到一个,这样的一个红色的花。所以这个连最近的我们讲物理界里面很有名的一个叫作,英国的一个坐着轮椅的那个科学家叫霍金嘛,他都体认到这一点,所以他在他的最近的一本科普的著作里面叫作《大设计─The grand design》,这本书里面就讲:「我们所有感知到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乃至于鼻子闻到的,甚至于意识所认识到的,没有不是从脑袋变出来的。」所以在他的意象里面,所有认知的反应就是一个大脑,一个大脑变现让你感觉好像有外界的存在。其实,这个其实在佛法里面有讲,为什么玄奘菩萨在讲「真故极成色不离眼识」。他的因就讲的「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所谓「自许初三摄」,「初三」是什么呢?眼根触色尘生眼识,你要了解这个道理,是玄奘菩萨曲女城的无遮大会立的这个,跟波尔这个量子物理学家讲的,完全如出一辙,只是波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佛法完全透达!虽然有「初三」──眼根触色尘出眼识,但是后面,我们还是要回归讲到如来藏!

主持人:嗯!

张董事长:是!

主持人:嗯!好!我们讲了很多啊!佛学啊、行善啊,那么二位对于此还有什么补充吗?

张董事长:今天我们孙老师来跟大家介绍的,跟外面所说的一般讲的佛法,讲「缘起性空」啊,或者我们要「作善事啊,存好心啊,作好事啊,说好话啊」都不一样!因为我们是从根本来讲,因为从形式上来讲,现在的普遍的表相佛法,都是在形式上,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所以我想今天回过来,今天孙老师很详尽地,很浅显地,把这整个其实是甚深的法要,已经呈现给各位观众了!那么后续其实各位如果有要更深入了解的话,可以往这个方向,也可以从我们平实导师的书里面去作了解。

主持人:好的!那么也再次感谢二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们的节目,好了!本期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点击数:6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