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有为、无为入不二法门

第091集
由 正贤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入不二法门之一”。

在《维摩诘所说经》卷2第九品中,维摩诘大士要诸位菩萨说出:“如何是菩萨入不二法门?”连同 文殊师利菩萨,总共有三十二位菩萨各自说出了所入的不二法门。前面正觉教团的菩萨已经讲了十位菩萨的入不二法门,今天开始末学就从第十一位菩萨—净解菩萨说起—分四次跟诸位大德解说另十位菩萨所说的入不二法门。

《维摩诘所说经》卷2:

净解菩萨曰:“有为、无为为二。若离一切数,则心如虚空,以清净慧无所碍者,是为入不二法门。”

净解菩萨说:“有为与无为是两种法。若能离开有为法与无为法,不落在有数的法,则心就像虚空一般,以这样清净的智慧、一切都无有遮碍的人,这样就是入不二法门的人。”为何离有为、无为二法,就能像虚空一样能够离于一切数,而且这样就有清净慧,成为一切都无碍的智者,是一种入不二法门的人?所以净解菩萨的话中,有很多的法值得我们来探讨:如何是有为法?如何又是无为法?要如何才能离有为法与无为法?又为何离此二法能入不二法门?

首先,我们来弄清楚“什么是有为法”。《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6:

具寿善现白佛言:“世尊!云何有为法?”佛告善现:“谓欲界系法、色界系法、无色界系法、五蕴、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觉支、八圣道支、三解脱门、六到彼岸、五眼、六神通、佛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解、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十八佛不共法、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所有一切有生、有住、有异、有灭法。善现!是名有为法。”

现将经文大意解说如下:“尊者须菩提请问佛说:‘什么是有为法?’佛陀告诉须菩提说:‘所有被三界系缚的法、五蕴的法、四禅八定、四无量心、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圣道、三解脱门、六波罗蜜、五眼、六神通、佛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解、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十八佛不共法、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所有一切有生、住、异、灭四相的法都是有为法。’”

由 佛告诉须菩提的这段经文可知,一切只要有生、住、异、灭四种法相的法都是有为法;包括四圣中声闻、缘觉、菩萨及佛法界的一切法,以及六凡法界的一切法都是有为法。因为这一切有为法都是有生住异灭的法,都是无常法,所以 佛在《大般涅槃经》卷1的偈颂中才会说:“一切有为法,皆悉归无常。”《大方等大集经》卷56中,佛也这么说:

汝等共谛听,一切有为法,无常火所烧,无有少常者;譬如诸戏人,作于种种戏,如是等众生,皆为烦恼转;犹如幻芭蕉,亦如水中月,三界有为法,一切皆如是。

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佛在经中告诉我们的不就是这些法吗?既然有为、无常法,最后都要归于断灭,佛又为何要说法四十九年?那是因为 佛如果不说,众生就不知五阴、三界的虚妄性,便不知要修四圣谛、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的法,无法出离三界,永远在生死轮回里受尽苦难。如果不说六度到彼岸,便不能成就菩萨道,乃至佛的十力、四无所畏及十八佛不共法;不说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便不能发菩提心去度无量众生,就不能成就一切种智。因此,即使以上这些都是无漏的有为法,但为众生故说,否则众生永远不知三界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便如戏人永远活在戏梦中造作种种戏,为无尽的烦恼所转。

已说过有为法,接下来谈到无为法。《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6:

具寿善现白佛言:“世尊!云何无为法?”佛告善现:“若法无生、无住、无异、无灭可得,所谓贪尽、瞋尽、痴尽、真如、法界、法性、法住、法定、不虚妄性、不变异性、离生性、平等性、实际。善现!此等名无为法。”

尊者须菩提又向 佛请问说:“什么是无为法?”佛告诉须菩提说:“如果这样的法没有生、住、异、灭四种法相可得,所谓的贪、瞋、痴也都灭尽,这个法是真实而如如不动,是一切法的根本功能差别,是诸法缘起,无始时来,不论有无佛出世,法尔如是,理所成就之法性;是法常住,如成就性,以无颠倒文句安立;这个法从不改异,没有任何的虚妄性,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异性;乃至离于一切生灭性,而其性是平等的,是真实的本际。善现!这样的法就叫作无为法。”由此可知,无为法是无有生住异灭的法,也没有贪瞋痴等等无明烦恼,是真实、常住、如如不动、平等、实际的法;与一切有为法相违,名无为法。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15中说:“属有为故比知生住异灭之法,属无为故比知无生住异灭法。”

净解菩萨说:“若离一切数,则心如虚空,以清净慧无所碍者,是为入不二法门。”(《维摩诘所说经》卷2)那要如何才能离一切数?也就是说,要离有为与无为二法;又为何离一切数,则心便能如虚空,而且有清净慧以及无所遮碍?大菩萨首先必须善知有为、无为法,得有为、无为法方便,如此才能不执著此二法,自然不会堕一切诸法名数中。请看《持世经》卷4 佛的开示:

持世!何谓菩萨摩诃萨善知有为、无为法,得有为、无为法方便?持世!菩萨摩诃萨正观择有为、无为法。云何为正观择?是有为法,无有作者、无有受者。

上来在前面引《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明有为与无为,目的即是要让大家善知有为、无为法,如此才能得有为、无为法方便;当菩萨摩诃萨正观择此二法时,便知有生住异灭的有为法,无有作者,亦无有受者。

举例来说,众生的五阴无有作者,如果说我们的五阴是妈妈所生,母亲是我们的作者,天底下没有一个母亲,不愿生一个聪明伶俐又健康的孩子,可是现见世间有很多的宝宝,出生时五根不具,乃至畸形;一个妈妈连要生男、生女,都不能自我作主,更别谈能造作我们的五阴了。如果说我们的五阴是上帝所作,那上帝又是谁创作的?那一直推下去便有无穷的过失,所以经中说连大梵天也不敢承认人类是他创造的,故知有为法的五阴是无有作者。有为法既然有生住异灭之相,这样的缘生法也无有受者。《瑜伽师地论》卷56 弥勒菩萨说:

云何名缘生法?谓无主宰、无有作者、无有受者、无自作用、不得自在,从因而生,托众缘转,本无而有,有已散灭。

《持世经》卷4 佛又说:

是有为法自生自堕数中,是故名有为法。是有为法以虚妄因缘和合行。云何为行自堕数中?以二相缘知故,名有为法生。

有为法只要一出生,便一定会坏灭,至少有生、灭二相,更别说有很多的虚妄因缘和合才能运行,所以自然堕于数中。佛接着又说:

是法无有作者、无使作者,是法自生,无能起作者,是故说名有为法。是诸有为法,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不合不散,从虚妄根本分别起,无明因缘故皆无所有,但以诸行力故有用,是法无有作者、无有起者,是名有为。

佛的意思是说:有为法没有哪一个主宰者去创作它,也不能令他人来创造它,有为法的出生,不是任何人可以令它生起就生起。所有的一切有为法,也没有内、外、中间的处所,不是和合而有,也不是分散便出生了,而是从众生的虚妄分别才生起的;众生因为无明的因缘,因此出生了三界一切有为法;而这些有为法皆无真实有,一切皆归无常坏灭毕竟空无,但以有行阴的运转力而显现出有所作用。

佛又说:

有为者即是系义,随凡夫颠倒所贪着说。智者通达不得有为法,不得有为所摄法,智者所不数故名有为法。何以故?诸智者不得有为分别,为凡夫世俗假名故,分别是有为。贤圣不随一切诸法名数,诸贤圣虽离诸法名数,是故说得无为者名为贤圣。

所有的有为法都离不开三界一切法,因此不是被欲界所系缚,便是被色界或无色界所系缚。佛为了颠倒的凡夫众生所贪着的三界法,随众生所堕之处而分别开演三界一切有为法;有智慧的圣者自然能通达一切法,便不会被有为法所系缚,也不会被有为所摄的法所系缚,因为有智慧的圣者,不堕在有数的有为法中。因为所有的贤圣都远离了有为法的虚妄分别,非如凡夫因落入世俗假名安立而无知,故起种种分别,所以说贤圣是得无为的人。

佛紧接着说:

智者通达一切有为法皆是无为,是故不复起作诸业。智者知见一切有为法起相虚诳妄想,是故不复起作有为。何以故?有为法无有定性,一切有为法皆无性、无起作。何以故?持世!无有行有为缘而能通达无为,通达无为者,更不复缘有为。

佛说:“有智慧的人通达了一切有为法,了知有为法也是无为法,清楚认知此二法无二无别,故不复在世间起造诸业;智者看到三界一切的有为法,都是虚无诳骗众生的妄想,因此不会再去造作出生三界有为的法。因为这一切有为法都无有定性,那些以有为法为缘而去造作诸行的人,是无法通达无为的;而通达无为的圣者,是决定不会反过来再去缘于有为法。”

佛最后告诉持世菩萨说:

有为法如实相即是无为,则更不复有所分别。若不分别有为、无为法,即是无为法;若分别是有为、是无为,则不能通达无为。断一切分别,是名通达无为,如实通达缘性断诸缘故,不在数、不在非数。持世!是名菩萨摩诃萨有为、无为法方便,所谓于诸法无所住、无所系,亦不贪受若有为、若无为法。

当菩萨摩诃萨证入有为法不离实相,深知有为法与实相心非一非异时,就不再分别此是有为、此是无为;因为在分别有为、无为时,便不能通达无为,故说断一切分别,是名通达无为。因能如实通达一切缘生法都无真实的体性,便能断舍一切外缘,不会落在有无二数中。如是名菩萨摩诃萨通达有为、无为法方便,是入不二法门之智者。

凡夫众生因不知有为的虚妄性,便执著有为法而造作诸业,更因不知不证实相心,便落入有为、无为的名数中,产生种种的分别,不知有为、无为只是名言的差别。从《思益梵天所问经》卷3 文殊师利与思益梵天的对话可知:

又问“何故数名有为法?”答言:“以尽相故,名有为法。”又问:“有为法者为住何所?”答言:“无为性中住。”又问:“有为法、无为法有何差别?”答言:“有为法、无为法,文字言说有差别耳!所以者何?以文字言说,言是有为、是无为。若求有为、无为实相,则无差别,以实相无差别故。”又问:“何等是诸法实相义?”答言:“一切法平等无有差别,是诸法实相义。”

文殊师利问思益梵天说:“以什么缘故说心数法名为有为法?”思益梵天回答说:“以世间相是尽相,故名有为法。世间是尽相,终不可尽。是故,佛说一切有为法是尽相。”文殊师利又问:“有为法安住在什么处所?”思益梵天回答说:“住于无为的体性中。”文殊师利问:“有为法、无为法有什么差别?”思益梵天说:“只是文字言说有差别而已。如果追求有为、无为的真实相,就没有任何的差别,因为一切法皆平等的实相是没有差别的。”由此可知:想要入不二法门,就是要证入一切法皆平等无差别的实相心,如此才知有为、无为都是自心所现,只是语言文字的差别罢了。

从《深密解脱经》卷1,圣者深密解脱菩萨告诉善问菩萨的内容可以得到证明:

善男子!复有众生非是愚痴,见于实谛,得诸圣人出世间智,如实能知一切诸法,证无言语真实法体。而彼众生,见闻有为无为之法,生如是心:‘如所见闻,无如是等有为无为名字等法。’复作是念:‘有此有为无为言说,从虚妄分别行相而生。’如彼幻法迷惑于智,以生有为无为异异名相。彼人了知,不如见闻如是取着:‘此是真实,余者虚妄。’为显彼义而取言语。彼人不须更观胜法。“善男子!如是彼事,圣人智知,圣人见见,无言所证。为欲证彼无言之法,说彼有为无为名相。”尔时,深密解脱菩萨而说偈言:“深义无言语,诸佛说不二;痴人依无明,戏论著二法。”

如此可知:“不是愚痴的人,证见了真实的道理,得到所有圣人出世间的智慧,能如实的了知一切诸法,证得了言语道断的真实法体。这样的人,看见听闻了有为、无为的法,便生起这样的心:就像自己所见所闻,并没有有为、无为的法,这些只是名字而已。又起这样的念想:这些有为、无为的言说,是从虚妄分别的行相出生的,就像那些幻化的法,迷惑人的智慧,所以出生了有为、无为种种不同的名相。那个不愚痴的人,知道不要像所见所闻而去执取贪着,这是真实法,其余是虚妄法,为了显示它的义理才取受言说,这样的人就不需再去观行胜法。”圣者深密解脱菩萨告诉善问菩萨说:“前面所说的事理,是圣人智知、圣人现见,圣者无言所证的。以契入深义无言语,如是得不二法门者,这样的人自然不需更观胜法,因已离一切数,心如虚空,是有清净慧无所碍的圣人,是为入不二法门的人。”

因时间的关系,“入不二法门之一”就说到这里。

敬祝诸位菩萨:福慧增长、学佛无碍!

谢谢诸位菩萨的收看。


点击数: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