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闻佛功德之香

第078集
由 正礼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到,天女跟舍利弗在谈论说:“妳这个天在这个房间到底多久了啊?”天女就说:“我在这个地方待的时间,就跟你解脱是一样的啊!”舍利弗就说:“那妳在这里到底是多久呢?”因为天女是以她的转依如来藏来看,祂根本没有在那个房间,因为如来藏不受时间、空间所束缚,祂怎么会在那里呢?所以天女就说:“我在这个地方就跟你解脱一样!”可是舍利弗一时不能理解,就问说:“那妳到底在这里多久啊?”天女就说:“你的解脱到现在有多久呢?”换舍利弗答不上。为什么呢?因为舍利弗是声闻人,他们的解脱是把自己灭尽,可是他现在还活着啊!所以他的解脱他答不上来。

因为如果要说他真正的解脱是要等他入灭了,剩下如来藏独存于法界里面。可是当他入了无余涅槃,如来藏独存于法界的时候,他也自我消失了。所以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办法说他现在是怎么解脱;可是他入了无余涅槃的时候,他已经灭尽了,他也不能说他什么时候解脱、他解脱多久,所以对他来说没有办法回答。

这个时候天女又追问说:“那你这个耆旧、你这个解脱、你这么有智慧,你怎么默然了呢?”舍利弗就说:“解脱者是没有言说的,所以说:‘故吾于是不知所云。’”解脱不能用言语表达,因为声闻人的解脱,是把一切法灭尽作为解脱,既然一切法灭尽,那就没有言说可以来表达,所以对于天女的追问,舍利弗就只能说:“那我没办法回答。”

因为一个是从大乘菩萨的实证来说如来藏祂是不住于哪里的。因为既然是无住,怎么可以问说:“祂在这个房间多久呢?”因为如来藏是无住,就好像声闻人的解脱,这个如来藏独存的状态是一样的,所以天女就反问说:“我在这个房间跟你的解脱是一样的啊!那你解脱多久呢?”可是舍利弗从声闻的角度来说,他的解脱是把自己灭尽,他也不能说啊!所以因为这样子,舍利弗就说:“我的解脱是没有言说的,所以我就不晓得该怎么说了。”

接下来天女就跟他讲,那文字、言说就菩萨法来说,是怎么样跟声闻不同:

天曰:“言说文字皆解脱相,所以者何?解脱者不内、不外、不在两间,文字亦不内、不外、不在两间。是故舍利弗!无离文字说解脱也!所以者何?一切诸法是解脱相。”(《维摩诘所说经》卷2)

天女就说:“言说跟文字其实也都是解脱相啊!” 你不能说文字、言说它是要灭尽的,把灭尽文字、言说,灭尽一切法来说解脱,所以天女就直接跟舍利弗说:“言说跟文字其实也是解脱相啊!为什么呢?因为解脱是不内、不外、不在两间。”也就是说,解脱是把一切法灭尽──就声闻人;可是就菩萨来说,解脱就是如来藏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祂的解脱啊!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第八识如来藏,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两间,因为祂的存在是无住处的,既然是没有住处,当然祂就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两间哪!既然这样子,文字、言说其实它也是不内、不外、不在两间,因为我们不能说文字在什么地方,因为在我们内心里面,你不能指出它在内、在外,或在我们身体的中间,都不能这样说,因为从法界的实相也确实是这样子啊!因为那就是一个了知而已,既然只是个了知,你怎么能说它是在哪一个内、哪一个外,或在两间呢?没有办法这样子说。既然是这样子,所以显然言说、文字跟你的解脱是一样的,跟如来藏的本来解脱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同样的,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两间。既然是这样子,文字、言说既然跟解脱是一样,所以不能离开文字来说解脱。

换言之,在声闻法里面,解脱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说明,因为那是把一切法灭尽;可是就菩萨法来说,不灭尽一切法照样可以说解脱,所以菩萨可以利用语言文字,利用言说来解说什么叫作解脱,所以菩萨的解脱跟声闻人是截然不同,因为声闻人是把自己灭尽,没有蕴处界;可是菩萨在有蕴处界一切法的时候,是直接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菩萨当然就有能力以言说、文字来解说什么叫解脱。也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声闻人是要把一切法灭尽,才称为解脱;可是就菩萨法来说,是一切诸法就是解脱相,为什么呢?因为有一切诸法的存在当下,就证明背后一定要有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

换言之,生灭的法它不能单独存在,既然已经能够在现象界里面看到一切诸法已经存在,而这个生灭变异的一切诸法存在,它之所以能够存在而显现,必然是因为它背后有如来藏,所以说有一切诸法存在的情况之下,就已经显示了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而祂的存在是不受一切诸法的影响,因为祂是独存,而不依靠蕴处界一切诸法而存在的。反而是一切诸法要依无住的第八识如来藏而存在。

当天女这样解释言说、文字也是解脱相的时候,舍利弗反而疑惑了。他说:“既然一切法的存在就是解脱相,那是不是我们就不用修行了呢?”所以舍利弗就提出下面的问题。

舍利弗言:“不复以离淫怒痴为解脱乎?”天曰:“佛为增上慢人说‘离淫怒痴为解脱’耳;若无增上慢者,佛说淫怒痴性即是解脱。”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天女!汝何所得,以何为证,辩乃如是?”天曰:“我无得无证,故辩如是。所以者何?若有得有证者,即于佛法为增上慢。”(《维摩诘所说经》卷2)

舍利弗就提出这个问题:“若一切诸法就是解脱相,那我们就是不是不要离开淫、怒、痴,不用离开贪、瞋、痴三毒了呢?”因为既然一切法的存在就是解脱相了,那我们就不需要离开这个淫、怒、痴,不用离开贪、瞋、痴了吗?提出这个问题。天女就跟他说:佛是为了增上慢人才说有淫、怒、痴这件事情需要离开的,如果一个人是没有增上慢的人,那佛陀就会说淫、怒、痴的自性其实就是解脱性。也就是说一切法存在,即使在蕴处界里面有淫、怒、痴的现象,菩萨有淫、怒、痴,就像说 维摩诘他有生病的相,因为淫、怒、痴也是众生的病相。可是 维摩诘菩萨进入五浊恶世度化众生,所以 维摩诘菩萨也要生病啊!他一样会显现出好像跟世间人一样的淫、怒、痴现象,可是那个现象是为了要度化五浊恶世有淫、怒、痴的众生所必须有的。因为五浊恶世的众生就是这样运行的,所以天女就会说:“佛陀对于没有增上慢的菩萨,就跟他说:‘淫、怒、痴其实就是解脱。’”

这个时候,舍利弗听到这么胜妙的道理,他就非常赞叹说:“妳到底是证了什么样的法,妳竟然能够有这样子论辨的能力?”天女就说:“我是无得无证的。而且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有得有证,就是在佛法中是有增上慢的。”也就是说,菩萨转依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他是不认为说有什么实证的。为什么?因为转依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第八识如来藏还需要证得什么呢?不需要!可是虽然他会说无得无证,可是他所说出来的道理,又对于众生来说是极为殊胜、极为胜妙的!所以说虽然是无得无证,那是因为依于第八识如来藏而说无得无证,那声闻人是有增上慢的。为什么?因为他是依于蕴处界,所以声闻相的人,有时候他就会有增上慢;他觉得我穿上僧衣,我就代表佛教,那样子就叫增上慢。因为他依于蕴处界而着于相;菩萨依于第八识如来藏是无证无得,所以他见一切众生平等不着相,凡是所论都是依于实际的道理而论就可以啦!这样才是菩萨的修行,是不着种种相,更不会执著于身相。

在这个时候舍利弗就提出一个问题:“像妳这样子的话,那是不是我们声闻的这个法、缘觉这个法,好像不需要存在了,对不对?因为声闻缘觉所修跟菩萨不一样嘛!听妳这样讲,好像声闻缘觉这个法,好像可以不需要。”所以舍利弗就问:

舍利弗问天:“汝于三乘为何志求?”天曰:“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以大悲法化众生故,我为大乘。舍利弗!如人入瞻卜林,唯嗅瞻卜,不嗅余香;如是,若入此室,但闻佛功德之香,不乐闻声闻、辟支佛功德香也。……”(《维摩诘所说经》卷2)

也就是说,舍利弗就问这个天女说:“那对于三乘妳有什么样志愿呢?”也就是说:“妳是追求哪一个啊?”天女就跟他答,如果说她碰到众生,她是需要用声闻法来化度,她就用声闻法来度化众生,那时候她就叫声闻;如果她碰到一个人,是要依于缘觉法、辟支佛法度化他的,她就跟他说辟支佛法,这个时候这个菩萨就是辟支佛。其实,这个道理跟观世音菩萨的三十二应入国土身是一模一样的道理啊!如果说他碰到众生是乐爱大乘法的,他就以大悲的法来度化这个众生,那个时候他就是大乘。

所以问菩萨说:“那你志求什么?”其实菩萨所志求的是一切法;也就是说,他会包含着声闻、缘觉跟菩萨法;也就是说菩萨法是包含声闻跟缘觉的法。

换言之所谓的佛法其实是一乘,可是这个一乘里面,是包含了声闻跟缘觉的;也就是说声闻、缘觉的法,是从菩萨法里面流出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说声闻法它能够独存吗?不可能!就像说法界的实相里面,生灭的法不能独存一样,它必须依于第八识──这个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正法。所以声闻法也是同样的道理,它不可能独存,它必须依于菩萨法而存在,因为只有依于菩萨法的不生不灭法,才能够有声闻跟缘觉的法能够证得;如果没有菩萨的不生不灭法的宣说,声闻缘觉的灭谛跟还灭,都会堕入断灭空。所以显然声闻的灭谛跟缘觉的还灭,统统都要依于大乘的不生不灭法的实证,才能够让他们避免堕入断灭见里面。所以说菩萨证得不生不灭法的当下,他一定也同时证得了声闻跟证得了缘觉。

所以天女就说:【舍利弗!如人入瞻卜林,但唯嗅瞻卜,不闻不嗅余香。】就是那个瞻卜林,那个瞻卜是非常香的一种树木,它的香味非常的浓郁,超过了其他的香味,所以进入这样子的森林里面,就只闻到瞻卜的香味,其他的香味全部盖住。所以说若入此室─就是进入到 维摩诘菩萨的房间里面─就只有闻到佛功德的香,你就闻不到声闻、缘觉的功德之香。为什么?因为那个香味,声闻、缘觉的法一点都不殊胜,因为跟佛菩提来比较,声闻法跟缘觉法就一点都不殊胜。因为他们只是证得蕴处界的这些生灭法的灭尽而已。可是佛的功德或是菩萨的功德,他是要证得不生不灭的法,而且证得不生不灭法之后,同时他也证得了生灭法啊!所以菩萨的法道是函盖了声闻跟缘觉,所以大乘的菩萨明心就同时也断我见,也证得了声闻果,就是这个道理,因为菩萨的法函盖了声闻跟缘觉。

有些人就会认为说,在阿含里面,好像有些人就主张那里面没有看到大乘啊!其实这样的说法也是错,因为我们可以看《阿含经》里面已经很具体地把三乘的名相都举出来了。我们看《增壹阿含经》卷41:

是时,阿难复白佛言:“彼人为在何部?声闻部、辟支部?为佛部耶?”佛告阿难:“彼人当名正在辟支部。所以然者,此人皆由造诸功德、行众善本,修清净四谛,分别诸法。”

也就是说,在《增壹阿含经》卷41里面,阿难就问 佛陀说,说那个人他到底是属于声闻部呢?还是辟支佛部呢?还是佛部?佛部就是大乘。佛陀就告诉阿难说:“那个人,其实他是正属于辟支佛部。”显然他是在中乘,所以在这段经文里面,已经很明确的把声闻、辟支跟佛这三乘的名相同时显现,所以在阿含里面,本来就已经记录了有三乘,只是有些人不能胜解大乘法的殊胜,就毁谤大乘,认为大乘是后来菩萨结集的,不是 佛陀亲口所说的。可是那样的说法是严重的错误,而且完全不符合文献证据,也不符合事实啊!

好,那我们看看,接下来这个天女又说:

“舍利弗!其有释、梵、四天王、诸天、龙、鬼神等入此室者,闻斯上人讲说正法,皆乐佛功德之香,发心而出。舍利弗!吾止此室十有二年,初不闻说声闻、辟支佛法,但闻菩萨大慈大悲不可思议诸佛之法。”(《维摩诘所说经》卷2)

也就是说,天女跟舍利弗说:“进到这个房间的人,有释提桓因、有大梵天王、有四天王、有诸天、龙、鬼神等等,都进来这里,然后进到这个房间里面的时候,闻 维摩诘上人说法的时候,都是喜欢听闻 佛的功德之香,然后就发了菩萨心才离开的。舍利弗他在这个房间里面,已经十二年了,刚开始都没有听闻到声闻、辟支佛法,完全都听到的是菩萨大慈大悲的佛法的功德之香。”

好!我们今天的课程,就跟各位介绍到这边,谢谢各位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