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云何调伏其心?

第061集
由 正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正觉教团这一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的主题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副标题“空性中道真实义”。是以佛教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讲述的《维摩诘经讲记》一书共六辑作为模板,由教团亲教师分配章节依序宣讲。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到不论声闻解脱道行者、或者只修解脱道的通教菩萨,他们纵使断离欲漏、有漏、无明漏而能断除三界攀缘,能自知自作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当然已经去除了众生疾病的根本,但是由于没有亲证如来藏,维摩诘菩萨就认为他们仍然是未具佛法。为什么说他们未具佛法呢?因为以声闻解脱道来说,已经证得诸漏已尽,不受后有的四果阿罗汉,由于未证如来藏,而只证得世间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无常空、缘起性空,他们就会急着要灰身泯智──就是把色身和拥有阿罗汉智慧的意识觉知心都灭掉,急着要入涅槃。

但是真实佛法不是这样,最简单的一个理由,就是学佛人三归依时都要在佛前发四宏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但是声闻解脱道行者急着要入涅槃,即使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也是有未能回心大乘的声闻阿罗汉要入涅槃。像 释迦世尊最后弟子须跋陀罗,他活到一百二十岁,他在三个月前就听说 释迦如来即将要入灭;他想来求法,却又一天拖过一天,到了 世尊宣示要入灭的那一天早上,他还是拖延着不来,一直到了那天晚上想一想,再过一会儿 世尊就要入灭了,我还是去求法吧!这时 世尊已侧卧在娑罗双树之间,即将要入灭了,他才姗姗来迟;所以阿难尊者不肯让他打扰世尊,于是双方就在那边,提高声调争吵了起来。佛陀听了就说:“阿难,让他进来吧!这是我所要度的最后一个声闻弟子。”

因为须跋陀罗证得非想非非想定,他觉得自己很了不得,他想:“我已经一百二十岁了,而佛陀才八十几岁。”所以佛陀三个月前公开说三个月后要入涅槃,就是要说给须跋陀罗知道;因为须拔陀罗的心中对涅槃有疑,但却是一天拖过一天,到了最后一天他都还在犹豫,终于挨到了那天晚上的最后一刻,知道再不来问 世尊这个疑惑就没办法解决了,终于才来烦扰 世尊;所以 佛陀为他说法,他当下成为俱解脱阿罗汉;不仅没说:“我这个一百二十岁之身还可以用,世尊离开人间之后我就继续护持正法。”却反而说:“唉呀!我不忍看见世尊入涅槃啦,所以我要先走了。”世尊早就知道他是个声闻种性的人,所以就说:“善哉!汝自知时。”意思是说:“你自己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入涅槃。”他听了就在世尊面前坐着入无余涅槃。

且不说他证得阿罗汉果对正法久住有没有帮助,我们前面说到的诸佛通愿——四宏誓愿,他成就了哪一个誓愿?显然是一个都没有。这就难怪维摩诘菩萨要说他们是未具佛法,因为从真实佛法、完整的佛法来看,就如维摩诘菩萨开示:蕴处界我与涅槃,

如此二法无决定性,得是平等,无有余病;唯有空病,空病亦空。(《维摩诘所说经》卷2)

平实导师进一步解释说:这个我与涅槃都没有决定性,因为十八界我灭尽了就没有我了,这个我怎么会有决定性呢?都是因为十八界存在,所以才说有我。涅槃也是一样,正因为有如来藏存在,才说有涅槃可证;如果不是如来藏存在,就没有涅槃可证。从我与如来藏平等、从涅槃与如来藏平等,这样来看时还有什么病可说呢?若要说有的话,那就是空性;因为如来藏也是空──没有形色,既没有任何物质、又不像觉知心有见闻觉知而能觉知自我的存在,所以你不能够说祂“有”,所以说祂也是“空”。

这就是从世间相来看蕴处界我是无常空、是缘起性空,而如来藏祂更是既无一切世间物质的形与相,也没有见闻觉知心——觉知六尘诸法的知觉性,当然更是空;《般若经》中就称祂为毕竟空。那什么是毕竟空呢?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开示:“由毕竟故,得名真实。”(《瑜伽师地论》卷85)所以毕竟空就是真实空。因为说蕴处界我是无常空、缘起性空,其实都是从它们本无后有、有而还灭的生灭相来说空,并不是真实的空;而毕竟空就是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证悟本心如来藏后,现观到如来藏具有“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无动摇”的空性。

然而从大乘别教,证悟如来藏菩萨的见地来看,所证如来藏虽然是无三界一切有,是最极清净,并且如如不动的毕竟空,但是却又能如惠能大师一样,现观到如来藏具有“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的有性。“本不生灭、本自具足”是说如来藏本体,具有本来就具足了能自己存在的自性,祂不是依他法才能出生,也不会因为他法而灭坏,或有所减损。

如来藏具有本不生灭、本自具足的有性;又具有本自清净、本无动摇的空性,这正是涅槃的实质内涵,《阿含经》中称为涅槃的实际。平实导师说:“因为有如来藏存在才说有涅槃可证,如果不是如来藏存在就没有涅槃可证。”道理也就在此;这样来理解的时候,当然我与如来藏平等,涅槃也与如来藏平等。而能生万法,则是说如来藏能直接、间接出生、或显现蕴处界及器世间一切法。这当中如来藏虽然出生了蕴处界我,但并不是像妈妈生了小孩、或者母鸡生了鸡蛋一般,出生之后,小孩或鸡蛋就与母体的妈妈或母鸡分离;而是如同明镜显现影像一样,明镜上的影像与明镜本身是不可分离的。五祖弘忍为六祖惠能说《金刚经》,到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大师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就是因为他证悟了如来藏,现前观察到如来藏与蕴处界我之间,存在着这样的亲密的关系;所以平实导师开示:“蕴处界我其实与如来藏是同一个,是不可分离。”

说到了这边,经过我们分别从空和有,这两个角度来作分析,大家应该不难察觉,其实因为有如来藏的有,才会有蕴处界我的无常空、缘起性空;而如来藏心体所显的毕竟空、以及祂的涅槃性,当然与如来藏能生万法的有性,更是不可分离。就如同花朵的美丽与花朵本身,是不可分离,不能够说离开了花朵本身,还有花朵的美丽存在;如果有,那一定是意识心中虚妄想而已。

因此这就很清楚了,当缘起缘灭、无常变异的蕴处界我存在的当下,涅槃就已经存在,并不是蕴处界我灭尽无余之后才是涅槃,所以维摩诘菩萨才会说:“我等、涅槃等。”(《维摩诘所说经》卷2)既然蕴处界我和涅槃是平等平等,又何必急着入涅槃。就因为证悟如来藏的大乘别教菩萨,亲证了这个法界实相,所以平实导师说:因此菩萨可以继续往上进修,断尽思惑以后,进入到八地时仍继续进修菩萨道,才能广利众生永无穷尽,最后终于能够成佛。这是与不回心的声闻阿罗汉们,走着一条完全不同的修行之路,但这也才是真正具足佛法的成佛之道。

但是大乘别教证悟如来藏的菩萨,为了广利众生成就佛道,在三大阿僧祇劫中,几乎世世都生而为人,取得人间的蕴处界,那就不免会有病苦。如同维摩诘菩萨说:“从有攀缘则为病本。何所攀缘?谓之三界。”(《维摩诘所说经》卷2)发心履践四宏誓愿的菩萨,等于就是发誓永不入涅槃,就得要继续缘于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的各种境界,来取得三界相应的有情身,那就免不了会有三界各种不同的烦恼病苦缠身,这时有疾菩萨云何调伏其心?更重要的是,菩萨既然要生生受生为人来广利众生,对于同时生在三界中承受着种种烦恼病苦的众生,又该如何去调伏他们呢?

维摩诘菩萨开示说:

设身有苦,念恶趣众生,起大悲心:“我既调伏,亦当调伏一切众生;但除其病而不除法,为断病本而教导之。”(《维摩诘所说经》卷2)

平实导师解释说:菩萨要生起什么大悲心呢?应当自己这样想:“我既然证得如来藏以后,如今已经调伏了,因为自己已经证得无所受的如来藏了,所以既不起涅槃贪、也不起五欲贪,只是随缘而行,所以心得调伏;我自己既然已经调伏了,也应当教导众生同样的调伏自心不堕断灭空中,也不会去断灭自己的十八界,但是也不对十八界生起贪着;这样调伏自心,并且教导一切众生如此调伏自心。”所以有疾菩萨看见疾病现起时,他只是去医治;把自己的疾病除掉,但是不除诸法。诸法指的就是蕴处界,离开蕴处界我,对众生而言就无一切法了。

导师的意思,我们可以用一个世俗的说法来说,就是身体有病就针对疾病来医治,而不是以自杀灭掉整个身体来说疾病也没了;因为身体既然不存在了,这时说有疾病、没疾病,那就一点儿意义也没有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前面维摩诘菩萨开示:烦恼病苦的根本,是由于众生攀缘执著三界种种境界。

接着菩萨又说:“云何断攀缘?以无所得,若无所得则无攀缘。”(《维摩诘所说经》卷2)阿罗汉们都是有所得,他们唯一的无所得就是无我,要把三界攀缘断掉;灭尽蕴处界诸法、不再出生,而说无所得、无我。平实导师却说:阿罗汉他们的无所得、断攀缘也是方便说,他们攀缘于无我。因为无我与真我的差别,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无我在世间法现象界的蕴处界上面来说,因为蕴处界等等这些世间法,无常、苦、空故无我。可是佛法中的真我,并不是在讲蕴处界等三界我,这真我是从实相法界如来藏来说的;如来藏才是一切有情的真实我,因为祂恒住不坏,具有种种胜妙的功德业用,却又是性如金刚,不能够说是无常故空的无我,而是每一个人都有的真实我;所以不能舍弃了如来藏这个真实法而去单修蕴处界无我,然后说这就是佛的正法。

这也就是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圣教:

若说如来藏,显示诸世间;无智恶邪见,舍我修无我,言是佛正法。(《央掘魔罗经》卷2)

这里所说的无知的恶邪见,因为如来藏正法是实相法界的事、是一切有情的真我,这个真我函盖了现象界的法——蕴处界,而现象界的蕴处界显示出来的无我法却是依真我如来藏作基础,才能够说蕴处界等“我”是生住异灭、缘起故空,所以蕴处界等无我法,也不能够离开真我如来藏,不能说完全无我的断灭空就是佛法。

《央掘魔罗经》还说:

闻彼说不怖,离慢舍身命,广说如来藏;是名为世间,堪忍上调伏。(《央掘魔罗经》卷2)

如果听闻那人讲无我法,而心里面听了不惊恐、不畏惧,愿意舍离我慢——认定最微细觉知心意识是真我——就是阿含解脱道中说的我慢,如果不再认定觉知心最微细状态的自我是真实,这就是舍我慢,这样把这个慢舍掉,并且下定决心,宁可舍身命也要广说如来藏;像这样子离慢舍身命而广说如来藏,对于那些正在否定如来藏而专说无我法的人,心里面完全没有恐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为世间作事的人,才是真正为了救度世间而来的人。因为他们亲证,而现观自己真我──本际如来藏无始劫以来都无所得,既然真我本来就无所得,又何须攀缘三界蕴处界假我的身与命呢?

因此平实导师强调,菩萨告诉众生:你学我的法,而不要像阿罗汉一样,病重了就想要入涅槃;即使将来有一天能证无余涅槃,也不可以去取涅槃;生病时就把病治好,治好了,其余诸法都不须除,不用入无余涅槃,继续行菩萨行;要这样去教导众生。像大乘别教菩萨以这样的方式来舍身命,身命舍了当然就无病苦可说啦!这位菩萨必定能堪忍于一切横逆的境界,他已经成为上上的调伏者了。

时间的关系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