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性与空相(四)

第058集
由 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维摩诘经讲记》来加以说明。今天继续上一集的子题〈空性与空相〉。

在上一集,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对话当中告诉大众:身为有疾病的菩萨,对于生病这件事,应该用什么心态来看待。今天继续谈的是“有病的菩萨应该如何调伏其心”?其经文如下:

文殊师利言:“居士!有疾菩萨云何调伏其心?”维摩诘言:“有疾菩萨应作是念:‘今我此病皆从前世妄想颠倒诸烦恼生,无有实法,谁受病者?’所以者何?四大合故假名为身,四大无主,身亦无我。又此病起,皆由着我,是故于我不应生着。既知病本,即除我想及众生想;当起法想,应作是念:‘但以众法合成此身,起唯法起,灭唯法灭。’又此法者各不相知,起时不言我起,灭时不言我灭。彼有疾菩萨为灭法想,当作是念:‘此法想者亦是颠倒,颠倒者是即大患,我应离之。’云何为离?离我、我所;云何离我、我所?谓离二法;云何离二法?谓不念内外诸法,行于平等;云何平等?谓我等、涅槃等;所以者何?我及涅槃,此二皆空;以何为空?但以名字故空。……”(《维摩诘经讲记》卷2)

说明如下:文殊师利菩萨言:“居士!有病的菩萨应该怎样来调伏自己的心呢?”维摩诘居士言:“有病的菩萨应该这么想:‘如今我生病了,都是因为前世有种种的颠倒妄想,有种种烦恼出生的缘故,所以才会生病;然而探究这些病、这些色身及心,都不是真实法,那到底是谁生病了呢?’这个色身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之身,并不是色身真正的主人,也不是真实的我。又病的生起都是因为执著自我,是故于自我不应该生起执著。”

“既然已经知道病的根源是执著自我,应该去除我想及众生想;应当起法想,应该生起这样的念头:‘色身生起的时候,是从空性出生众法和合而有;色身坏灭的时候,也是空性让众法坏灭而消灭。’又空性出生诸法时各不相知,不会说诸法生起时,是空性的我让它出生的,也不会说诸法坏灭时,是空性的我让它坏灭的。有病的菩萨为了消灭诸法想的缘故,应该起这样的念头:‘这个法想也是颠倒的,既然是颠倒,当然有大过患,应该要远离它。’如何远离诸法想的过患呢?那就是离我、我所;如何离我、我所?就是离两个法;离哪两个法呢?就是不念内外诸法而行于平等;如何是不念内外诸法而行于平等呢?那就是五阴的我与涅槃的我是平等平等的;为什么?因为五阴十八界及诸法等法的我,与涅槃的我,这两个法都是虚妄的。它们是以什么为空、为虚妄呢?它们是因缘和合而有,只有名字而已。”

从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对话当中,仍然离开不了空性与空相这个观念,尤其是谈到众生所了知诸法的空相这个部分。然而诸法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空性藉着无明、业种、父精、母血、四大等众缘和合而成、而有的五色根,以及从无始劫以来与空性在一起的意根;也就是说,空性出生了五色根及意根之六根。然后空性藉着所生的五色根,去接触共业有情所变现的山河大地器世间的外五尘,因而有了五尘,以及依附五尘而有的法尘之六尘出现,这六尘都是从空性藉缘而出生。有了六根与六尘相接触,就有六识的出现;前五识就在现前境界当中作粗相分别,意识就在法尘上广为分别,不仅有前五尘的粗相分别,也有前五尘所不能的细相分别,因而有了众人所了知的诸法出现,譬如飞机、飞弹等等。

由于诸法出现的缘故,如果不赋予名字来作为众人沟通的工具,大众就无法进行沟通及交易等行为,所以大众就对每一个法赋予一个名字,来作为大众约定俗成的工具。譬如由动力装置产生前进的推力,并由机翼所产生的升力,而在大气层内飞行的航空器,就叫作飞机;诸如等等,于每一个法赋予一个名字以后,当大众在沟通而指称某一个法时,大众就会知道这个法所含摄的内涵、作用等等。也就是说,透过空性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以后,就有吾人所了知的诸法出现,大众对于每一个法赋予名字以后,不仅诸法有种种名称出现,而且也可以作为大众沟通的工具。然而空性透过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的运作,因而产生了诸法出现以后,以及对于每一个法赋予不同的名字,其实都离开不了空性与空相的范畴。

由于众生有无明的缘故,不知道五阴十八界没有真实的体性,它是人无我的;更不知道依于五阴十八界而有的诸法,也是没有真实的体性,它是法无我的,因而产生了七个较大的过失出现:第一、众生不知外境是空性藉缘而幻化出来的,就会把外境当作真实有。由于空性透过自己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而如实显现似有外境出现,七转识就在似有外境当中作种种分别,让众生误以为有真实外境为自己所接触、所领纳,错以为外境为真实有,就在种种虚妄的外境中造下了种种的善恶业,未来就要受种种可爱的、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因而不断在三界当中轮转生死而无法出离。也因为这样的缘故,才会有喇嘛教的行者主张永远不能否定缘起之物的外境存在,就会把外境当作是真实有,就会有种种索隐行怪的行为出现,乃至妄称、妄想自己已经成就报身佛了。菩萨则不如是,知道外境乃是空性藉着种种缘而幻化出来的,它不是真实有,因此不会被外境所迷惑,反而藉假来修行、来广度众生、来成就自己的佛道。

第二、既然众生把外境当作真实有,就会落入妄心中,就会把见闻觉知的妄心当作是真实。然而众生最能领受、最能体验的心,不外乎就是意识心,祂能广分别外境所显现的种种法。既然众生把外境当作是真实有,就不离六尘上的种种分别,就会把见闻觉知的妄心当作是真实的。所以佛门中,就有人主张意识心却是不灭的,主张有念灵知心、离念灵知心、断际灵知心等心所含摄的意识心为真实心;乃至有人主张在能觉知男女快乐觉受的心,就是成就佛道了,因而堕入 佛在经中所破斥的常见外道、邪淫外道中。然而菩萨很清楚知道,这个觉知心在睡着无梦时、在闷绝时、在正死位时、在无想定时、在灭尽定时、在重度麻醉时,一定会断灭,祂不是真实法;所以,菩萨不会把觉知心当作是真实,反而藉着这个虚妄的觉知心去参禅、去亲证一切有情皆有的空性,因而成为《心经》所开示的菩提萨埵,也就是菩萨因而往佛菩提道迈进。

第三、既然众生落入妄心中,就会落入以我为中心的自我中。既然众生不知道外境真实虚妄,不知道这个觉知心也是虚妄,必然不肯将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心放舍,必然将意识心抱得紧紧的,因而有了以我为中心的自我出现;有了自我的出现,就有了佛门所说的我见出现;有了我见的出现,就会在三界当中不断地轮回生死。既然菩萨不会把外境当作真实法,也不会把觉知心当作是常住法,就不会落入以我为中心的我见中。又菩萨深知我见乃是轮回生死的根本,如果不断除我见,就无法成为真实义菩萨,因此菩萨就会在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及诸法当中,深入去观察、去了知空相的每一个法,尤其是意识心的我,这个法是虚妄的,因而断了我见。我见断了,其他的二结(疑见、戒禁取见)也就断了,成为初果的须陀洹;乃至断了五上分结而成为四果的阿罗汉,因而转进第二大阿僧祇劫继续进修无生法忍的道种智,未来就可以成就佛道。

第四、众生有了以我为中心的自我出现,就会有我执、我所执的出现。既然众生的我见未断,就会产生两种执著出现,那就是为我所拥有的我所执,以及较深层的我见所摄的我执出现。我所分为外我所、内我所:外我所就是指我所拥有的眷属、金银珠宝、名闻利养等等;内我所就是指心所有法。在佛门中,大法师、大居士则要以这个能分别种种境界的觉知心,保持在一念不生的状态中,以此入涅槃、住涅槃;乃至于喇嘛教的行者们,要以这个能够觉知男女快乐觉受的意识心,来成就他们所谓的佛道,不仅落入意识心的内我所中,而且也成就大妄语,未来要受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又我执乃是较深层的我见,众生尚且无法断我见,更何况能断除较深层的我见呢?然而菩萨早已经知道觉知心是生灭法,当然不会落入以意识心为中心的内、外我所中,也不会落入较深层的我执中。这也是菩萨能够断除我见、我执、我所执的主要原因。

第五、既然众生有我见、我执、我所执,就会有种种颠倒妄想出现。既然一般众生无法断除我见、我执、我所执,就会有种种的颠倒妄想出现。譬如堕入常见的人,就会把意识心当作是真实法,所以才要透过打坐等方式,想要保持意识心处于一念不生的状态中入涅槃、住涅槃。可是这样的想法,乃是颠倒想,因为他们所谓的涅槃,还有意根、法尘、意识三个法存在,并不是如 世尊在经中所开示的“涅槃是迥无一法存在的极寂静的境界”。又譬如堕入断见的人,尚且否定一切有情皆有的空性,还有可能证得空性吗?所以说,凡是堕入两边的人,不可能证得空性的中道真实义。也因为如此,他们就会有种种奇怪的想法,乃至有种种索隐行怪的行为出现,妄称在男女淫乐当中,来成就他们所谓的佛道。菩萨则不然,如实地依照 世尊的开示,去亲证一切有情皆有的空性,也知道空性所生的空相都是虚妄法,不会堕入两边;所以,才会成就 世尊所开示的不落两边的中道真实义。

第六、众生有了种种颠倒的妄想出现,就会有种种的烦恼缠缚。由于众生有种种的颠倒想,就会有种种的贪瞋痴的烦恼出现;譬如众生贪口味,听到哪里有好吃的,就算排队要很久的时间,乃至于搭飞机要去很远的地方,也都没有关系;又譬如有人贪着音乐的享受,就算花费百万元来买昂贵的音响设备,也不会手软;又譬如有人为了不劳而获,去作奸犯科,乃至杀人越货在所不惜;这就是众生有了种种烦恼缠缚的表征。菩萨则不然,正好藉着种种的烦恼,来修正自己的行为,使得种种烦恼的现行不见了;乃至于种种烦恼的习气种子随眠也断除了,使得空性所含摄的能藏、所藏、执藏的习性不复现行了,因而往八地入地心迈进。

第七、众生有了种种烦恼的缠缚,就会造作种种的善恶业,导致有了种种的后有身出现,就不断地有种种的生老病死苦出现。由于一般众生无法断除种种的烦恼,而有了烦恼杂染出现;有了烦恼杂染出现,就会造下种种的善恶业,也就是众生有了业杂染出现;有了业杂染出现,就有种种生杂染出现;有了生杂染出现,就会有种种后有身出现。譬如,造善业就会生天享福,造恶业就会下堕畜生道、饿鬼道,乃至地狱道受苦;既然有了后有身出现,就免不了有种种生老病死苦出现。菩萨则不然,发了度化众生的大愿,继续诞生在人间而忍受种种的生老病死苦;虽然菩萨示现有种种苦出现,可是却不以为苦。这也是菩萨一脚站在现象界来观待自己有种种的生老病死苦,一脚站在实相法界来观待空性迥无一法存在的极寂静境界,又有谁在受苦呢?因为这样的缘故,菩萨虽然在人间度化众生,以及示现有种种的生老病死苦,其实没有在度化众生,也没有任何生老病死苦可言,本身是寂静的。

综合上面所说,由于众生不了知人无我及法无我的空相的真实内涵,乃至于不知道依于空相之下所施设的种种名字,都是空性藉着种种缘而出生的,本身都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由于众生不了知种种的空相都是空性藉缘而出生的法,也不知道这些人无我及法无我的空相都是虚妄法,以为他们都是真实的,于是有了种种颠倒想。有了种种颠倒想的缘故,就有种种的烦恼出现;有了种种烦恼的出现,在人间就有种种的疾病出现。

诸佛菩萨为了度化众生而在人间出兴于世,就会与人们一样,示现有疾病在身,藉此生病的机会来教导众生,其实都离开不了空性与空相的范围。所以,维摩诘居士才会开示:五阴的我与涅槃的我是平等平等的,它们都是因缘和合有,但只有名字而已。菩萨则透过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所开示的重点,去亲证一切有情皆有的空性,去观待空相的每一个法都是虚妄法,不仅亲证了空性而有了无生忍,乃至有了无生法忍;而且也有能力去断除我见、我执、我所执,成就初果乃至四果的证量,未来就可以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利乐有情无有穷尽。

如果电视机前面的菩萨能够掌握 文殊师利菩萨与 维摩诘居士所开示的重点,那就是空性、空相,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能够如实地修行,相信在佛菩提道中,就会很顺利而没有任何障碍,而且也能够很迅速地成就自己的佛道,利乐有情无有穷尽。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1